笔趣阁

第212章 采花贼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原本半倾在凤清语身前的身子重新站直,看着她似笑非笑。

    方才这句话,其实根本就是她临时起意。

    什么采花贼喜欢热闹的地方,完全是她随口诈了这么一下。

    却没想到,这个凤清语这么大反应。

    之前被人差点侵犯之后没有害怕,现在说可能真的会来,却怕了起来。

    凤清语啊凤清语,演戏,你还真是差了许多啊!

    如果她没有猜错,什么采花贼差点得手,什么不得对外声张,恐怕都是假的吧?

    根本想把她弄到这个宅子里住才是真实目的吧?

    她就说,怎么这么见不得光的事,还特意捅到皇后那里去。

    所以说来说去,根本就是利用皇后来压她吧?

    也不知道,那个皇后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竟然也陪着给自己演了这么一出戏。

    不过如此一来,她倒是不担心了。

    神秘侍卫,在孟漓禾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瞪了一眼凤清语。

    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女人和女人,真的是没办法比。

    只有凤清语,此时还陷入方才孟漓禾所说的事情中,恐慌的不可自拔。

    “凤公主,那不如这样吧。”孟漓禾颇为好心的开口,毕竟,她心里这么善良不是?

    凤清语赶紧抬头,看向孟漓禾,虽然对孟漓禾半点好感都没有,但在皇宫她亲眼见过她的本事,要是采花贼真的来,说不定真的要指望她。

    孟漓禾笑了笑,指了指窗外:“我那个贴身暗卫是女子,武功非常高,不如让她晚上暂时睡在你的屋子,这样我们外面设了埋伏,里面也有高手等着他,想必,他一定插翅难飞。”

    凤清语一听有人可以顶替自己做诱饵,顿时点头道:“好,好!”

    神秘侍卫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蠢货。

    孟漓禾似有意又似无意的朝着神秘侍卫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一勾,接着朝门外走了出去。

    神秘侍卫身形不由一顿,这女人,好像注意到他了。

    方才那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挑衅。

    忽然,心里不由笑了起来,怎么就有这么聪明的女子?

    尤其是和身边这凤清语一对比,更是觉得,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和自己并肩齐躯。

    诗韵很快被唤回,并且还因此多了个晚上睡觉的地方。

    孟漓禾都不知道凤清语这样的智商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想来是真的命好,在宫里没有人欺负,才能混成现在这个飞扬跋扈的模样。

    皇后为了她辛辛苦苦把暗卫给清除了出去,现在她不费吹灰之力,便又叫了回来,而且还能睡在公主的房间,顺便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真的是……叫她如何是好!

    这么低级的怪,就不要这么蹦跶了好吗?浪费时间。

    她还想尽早回去,给芩妃催眠那!

    不过,尽管她已彻底放下了心,但做戏要做全套,之后,她也干脆简单部署了侍卫的埋伏地点,并且到了天黑后,让诗韵换上了凤清语的衣服,睡在了她的房间。

    而自己,则睡在了这宅子的客房。

    反正她也不觉得真的会有什么采花贼来。

    夜幕,很快降临。

    一如孟漓禾所想,她躺在床上待了许久,也没什么动静。

    睡意渐渐越来越浓,孟漓禾干脆放下之前还有点一点点防备,渐渐睡去。

    忽然,窗子吱呀一声,声音却很轻,轻的像是微风拂过,接着,便没有再多其他动静,以至于,这点声响,根本不足以将睡梦中的孟漓禾吵醒。

    然而,屋子里,却多了一个身影,慢慢的朝着床边靠近!

    床上的孟漓禾呼吸均匀,眼睛紧闭,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睑下方,像是一把轻巧的小扇子。

    小嘴微翘,时而还动一动,在这样毫无防备的状态下,显得尤为可爱。

    那个身影,几乎看的有些发呆。

    甚至在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身子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动作,竟是微微弯下身子,朝着那张小嘴吻了过去。

    一个轻触,却似一道光在脑中一闪,让他忍不住脑子发空,只想在那张柔软的小嘴上流连,不再浅尝即止。

    然而,孟漓禾却被这不适感弄得不由清醒,一睁眼,就看见眼前一张带着面具的脸,而那嘴上的感觉……

    孟漓禾不由气血上涌,双手一个用力,便将身上,这个胆敢侵犯她的人推开!

    “来……”

    然而,还未等她喊出口,那人便飞快的上前,伸手朝她身上一点,顿时,她的话便再也发不出来。

    孟漓禾徒劳的张了张嘴,简直气愤至极,这个人竟然点了他的哑穴!

    然而,那张被吻的微微发红的小嘴,却在这样一张一合的动作下,显得愈发吸引人的目光,让那人的眼眸逐渐加深。

    而孟漓禾终于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恐慌,刚刚这个人,是吻了自己?

    难道,他就是采花贼?

    天哪,那她之前的判断是错误的吗?

    这宅子,真的出现过采花贼吗?她真的是太大意了!

    可是,不对,这样的话,采花贼不是应该去凤清语的房间吗?怎么会来她这里?

    她之前因为觉得采花贼并不会来,所以根本对她所在的这个院子没有过任何部署啊!

    等等……

    孟漓禾脑子里忽然闪出皇后的话,不由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因为此人,采花的对象都是处子……

    如果采花贼真的出现过的话,那皇后的话便也是真的,那么就是说,因为诗韵已经与欧阳振成亲,所以这个采花贼才寻到自己的屋子里来吗?

    天哪,她怎么会这么蠢!

    她把诗韵安排在那,根本就是不信采花贼会真的来啊!绝对没有想到会引火烧身啊!

    孟漓禾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并且飞快的想着对策。

    不料,那人却先开了口:“答应我不喊,我便给你解开穴道。”

    孟漓禾赶紧点头,不管怎样,可以言语沟通说不定还有机会!

    那人手指在她身上一点,孟漓禾试着轻了轻嗓子,果然发现有声音发出。

    接着,才故作镇定道:“你是谁?”

    那人一身黑色衣衫,脸上戴着黑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张薄薄的唇。

    只见这张唇,微微一勾,接着吐出三个字:“采花贼。”

    孟漓禾心里一跳,刚刚的猜想得到证实,只觉这个采花贼,当真是不要脸,竟敢如此自报家门。

    但眼下,不是她考虑这个的时候。

    她想来想去,还是说道:“那个,我听说你只采处子,我,我嫁过人了。”

    那人却又笑了笑:“嫁过人,不一定就不是处子了,我闻得到你的气味,你就是处子无误。”

    采花贼说的很笃定,让孟漓禾的脸色顿时变了变,这人果然是个变态,竟然真的可以闻出?这根本就不科学吧!

    难道,她今日真的在劫难逃了?

    不行,她绝对不能把自己的清白毁在这样一个人手里!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孟漓禾只好这样争取着利益,又接着威胁道,“实不相瞒,我是覃王妃,你若是碰了我,他一定不会饶过你。”

    那人见她没有否认,嘴角的笑意更大,竟是在她身前坐下,伸手抓过她一缕发丝道:“覃王妃?既然是覃王妃,既然覃王这么在意你,你来和我解释解释为何你还是处子呢?”

    “我……”孟漓禾只觉一个头两个大,她真的是无法解释如今这诡异的局面,总不能和这个人说他俩只是名义夫妻吧?这样的话,不是说明覃王根本不在乎她吗?

    天哪,她是不是傻,怎么就给自己弄成一个这样的局面。

    “所以,你与他,并非真正夫妻。”那人却没有再问,而是忽然下了结论。

    孟漓禾诧异的望去,只觉面具中露出的那双眼,似是隐隐有着光。

    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这人不会是确定自己是处子,所以要对自己不轨了吧!

    孟漓禾赶紧再次开口:“那啥,你冷静,你听我说,我是大夫,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练什么功夫?”

    那人眼眸果然一闪,疑惑道:“功夫?”

    孟漓禾见此人有与自己攀谈的意思,赶忙说:“对啊,就是那种采阴补阳的邪功,还必须是处子身的。”

    那人嘴角抽了抽,又道:“练了又怎样?”

    果然如此啊!孟漓禾赶紧劝说道:“你听我说,这种事情绝对不长久,说不定你会走火入魔,我是大夫,我治疗过走火入魔的人,很恐怖的,我帮你想些别的方式练功,你看你这人也年纪轻轻,一表人才,这种欲速则不达的事情一定做不得的。”

    “噗。”那人终于禁不住,一下笑出声。

    孟漓禾简直要气哭,大哥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啊!

    这是在讨论她到底会不会失去清白这么严肃的事啊!

    拜托你认真一点好吗?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个女人,非常可爱?”那人笑够,抬头看向有些气急败坏的孟漓禾,忽然说道。

    孟漓禾心里顿时警铃大作,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劲?

    不由往后缩了缩:“那啥,你不要乱来。”

    那人,却看着她的样子,嘴角挂着笑,慢慢贴近她道:“怎么办?我现在,真的想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