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0章 请你帮个忙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覃王妃,本宫特意将你留下,是想请你帮个忙。”皇后终于慢悠悠开口。

    孟漓禾不由惊讶,皇后让她帮忙,她没听错吧?

    只不过,面上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恭敬的说道:“母后但说无妨,若有儿媳可以效力之处,儿媳自当尽全力。”

    皇后点了点头,这才看了一眼凤清语说道:“想必你也已经听说京城近日这采花贼一事了吧?”

    采花贼?

    孟漓禾仔细想了一下,这才想起昨日梅青方来府上便是打着请教此案的旗号,心里不由咯噔一声,难道,皇后是来试探她和梅青方的?

    早知如此,昨日应该多问几句的。

    然而,眼下,为了不引起怀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回母后,儿媳的确了解一二。”

    “那便好。”皇后点点头,“本宫要你做的就是留在这里,将这个案子破解掉。”

    孟漓禾一愣,让她破案?怎么会忽然提出这种事?而且……

    看了看神色有些不对的凤清语,孟漓禾终于问道:“请问母后,儿媳不懂为何要留在此地破案,还请母后明示。”

    “既然你问,本宫也没打算瞒你。”皇后看着凤清语道,“昨日那采花贼进了这宅子,欲对凤公主行那不轨之事,幸亏被人及时发现,才没有酿成大祸,但此事不宜声张,你同为女子,查起来会比较方便。”

    孟漓禾忍不住朝凤清语又看了一眼,她前世办案良多,怎么都无法将凤清语与一个受害者联系起来。

    一般女人如果前一天晚上被男人差一点……那第二天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状态,还跑到门口和她示威?

    而且古代的女子将此看的尤为重要,她一个金枝玉叶,想来应该更受打击才对。

    而反观凤清语的状态,实在是太诡异了,平静的让人无法相信。

    孟漓禾紧紧的盯着凤清语,企图从凤清语的眼中看出什么,她实在是觉得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然而,凤清语却出乎意料的低着头,并没有接住她的目光,反倒让孟漓禾想要观察微表情的打算落空。

    “覃王妃,你的答复呢?”

    孟漓禾许久没有回复,皇后的脸上立即露出些不愉。

    孟漓禾赶紧收回目光,回道:“回母后,儿媳可以留下片刻调查一下线索。”

    皇后却摇了摇头:“覃王妃,你理解错了,本宫的意思不是让你留下查线索,而是留在这里,直到查出凶手。”

    “什么?”孟漓禾太过惊讶,忍不住下意识就这么反问了过来,反应过来自己如此对皇后说话是大不敬之后,孟漓禾压了压那翻滚的情绪又解释道,“儿媳是不理解为何需要留在这里。”

    皇后挑了挑眉,淡淡说道:“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这个采花贼的属性,据他以往行为,凡是他盯上的人,第一次没有得手,还会再来,所以,你住在这里,才能更好的破案。”

    孟漓禾这下真的无语了,如果是这样,那只要设个陷阱等着不就好了?

    不说请皇宫的侍卫,就说凤清语原本带来的侍卫,都足以抵挡此人了吧?

    不然,之前怎么会没有得手呢?

    那,非要让她留下又是什么理由?

    不想和皇后就此事硬碰,孟漓禾只好道:“母后,儿媳此次出来并没告知王爷,若是要留宿,儿媳还要问下王爷才能定夺。”

    此话一出,凤清语立即狠狠的瞪了孟漓禾一眼。

    竟然抬出覃王?

    这是故意在表现覃王有多在意她吗?

    真是气死了!

    而且,若是覃王知道她被人轻薄……

    凤清语下意识就要开口反驳。

    然而,皇后却在她之前不急不慢的说:“这件事,本宫并不打算让你告诉覃王。”

    孟漓禾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就听皇后继续道:“此事事关凤公主清誉,他是男子,不方便知道,所以本宫才请你来,秘密调查。”

    一句男子,将她的后路全部堵住。

    然而,孟漓禾也不可能坐以待毙,她总觉得留在这里,绝不只是查案那么简单,虽然她也想不出这些人的目的,但是,却清楚的知道,她面前的这几个人,除了那个神秘的侍卫,其他人是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的。

    所以,她想了想又说道:“那既然如此,不如由儿媳指定一个擒贼方案,待捉住后,儿媳再亲自来审……”

    “覃王妃!”皇后这次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厉声打断孟漓禾的话道,“凤公主乃我国贵客,不过是请你留下来协助报案,本宫这皇后的命令你都不听了?”

    孟漓禾的心沉了沉,皇后若是以身份来压她,她的确一点辙都没有。

    既然这样……

    孟漓禾只得为自己争取最后一丝利益。

    “母后,既然如此。那儿媳愿意留下,只是,既然采花贼可能会来,那儿媳希望将暗卫调回。”

    皇后终于脸色缓和下来,却不在意道:“不必,此事少一人知道便少一分走漏风声的危险,而且,你不必担心,因为这采花贼,只挑处子。”

    孟漓禾脸上倏地一变,她不说还好,说了更可怕了好吗?

    她又没有和宇文澈洞过房,也是结结实实实实在在清清白白白白净净的处子之身好吗?

    不过……对了!

    孟漓禾眼前一亮,又说道:“但是母后,儿媳若是住在王府,贼子或许不会如何,但这里,他并不知……”

    “不必担心。”皇后有些不耐,不过还是说道,“那采花贼厉害就厉害在,他可以分辨谁是处子,所以你多虑了。”

    孟漓禾脸顿时白了白。

    这个竟然也可以分辨?

    难道,是那种小说里练邪功的,专采阴补阳什么的?

    那她,不是真完了?

    下意识捏了捏袖口里的铃铛,孟漓禾完全说不出话。

    因为,她没办法反驳。

    当年,落红已经验过。

    如果现在说自己与宇文澈还没有夫妻之实,那当日就是欺上之罪。

    孟漓禾偷偷的看了看皇后,难道她是故意试探自己?

    只见皇后脸上露出诸多不耐烦,但却没有其余的表情。

    孟漓禾又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

    记忆里,皇后对她的恶意一向从不掩盖,若是只是试探这件事,应该不会做的如此随意。

    那么,也就是说,这一次,皇后倒是误打误撞,刚好撞到她的弱点上来了?

    她这个运气,也真够差的。

    孟漓禾不再多说,眼下,她只好认命,希望,如他们所说,采花贼对凤清语还没有得手,应该没心思找第二个人。

    而在他得手凤清语之前,一定会被他们制服,这样,她还可以安全。

    皇后的神情愈发不耐,孟漓禾咬了咬牙,终于低下头说道:“回母后,儿媳……愿留下。”

    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此时她低着头,从皇后的角度,并不能看见她的脸。

    而凤清语听到此话,只是觉得心里无比愉快。

    反正,孟漓禾在她这,宇文澈要想见她,只能来此。

    那她就有很多机会接近宇文澈。

    只要一天破不了案,他俩就一天别想在一起。

    那她,总有一天会趁虚而入。

    男人么,还不都是没了女人就按捺不住?

    到那个时候,孟漓禾,我再看看你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等她进了覃王府,她保证有一百个办法让孟漓禾生不如死!

    然而,真正注意到孟漓禾那异常神情的,恐怕只有那一个人。

    被孟漓禾誉为神秘侍卫的男子,从方才孟漓禾听到采花贼只采处子之身时那脸色变化开始,便一路将她的神情收为眼底。

    孟漓禾那听到皇后多次安抚,依然极不自然的神情,与她平时自信的表现相差极大。

    那明显,是他从未见过的慌张。

    甚至,连这女人面临强敌时都不轻易闪现的东西。

    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到底在怕什么?

    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从脑子里蹦出。

    神秘侍卫的眼中几乎一瞬间蹦出了与这张脸极为不符的光亮。

    难道,她还是……

    心,竟然在一瞬间因为这个猜想猛烈跳动起来,几乎恨不得马上抓住她来确认。

    这种忽然变化的气场,甚至让皇后身边的公公都不由朝这边扫了一眼。

    神秘侍卫连忙按捺住心中某些情绪。

    然而,那猜想却越来越浓烈。

    以他对宇文澈的了解,那男人的确冷情的可以,因此,一开始,他也不相信宇文澈会真与她如何。

    但之后又见他屡次为这个女人挡在身前,让他不甘的承认那个他原本不想承认的事实。

    毕竟,这个孟漓禾,实在是有意思,有意思的让男人无法抗拒。

    连他,在没见她的这么多日子里,都不止一次的想起这个女人。

    可是他怎么忘了,以这个女人的性格和才智,又怎会轻易交出自己。

    所以,他想到此,几乎可以肯定,她与宇文澈一定,仅仅停留在名义上而已!

    不管宇文澈是否已经在意,他都还没有得到孟漓禾这个人!

    心里再也止不住的雀跃,看来,他也算是意外收获了。

    皇后那边终于等到了孟漓禾的答复,便也不再说什么。

    至于等下孟漓禾会怎么查案,怎么抓人,她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只是,在走之前,还是不放心的交代一句:“覃王妃,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如果覃王问起,你可以说住下来陪凤公主玩几天。”

    然而,此话刚说完,便听门外小厮来报:“覃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