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9章 皇后宴请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说了待为芩妃催眠之时,宇文澈也要参与,孟漓禾便也不能马上行动,只是去和苏子宸简单说了一下此事,得到苏子宸的同意后,便独自离开。

    虽然,琴谱中大部分曲子她都还不会,但是她此时手还没恢复好,也只能先停下来。

    而且,今日听宇文澈说起府中,才察觉自己这个女主人,说是从赵雪莹手里拿到了王府的执掌大权,却到现在也没做什么实事。

    芩妃的病已经有很多年,而且同欧阳振的走火入魔不同,她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精神疾病,因此治好她的病,一定是个长久之战,那么既然一时半会离不开,她也不好再对王府事务不闻不问。

    于是,干脆请了管家过来,从头开始学起打理府中之事。

    因宇文澈喜好清净,且府内在她来之前,只有宇文澈和赵雪莹两个主子,赵雪莹离开之后,管家想来也是体谅王妃的心思,也随即将赵雪莹的心腹或者伺候过她的人,都从王府清除了出去,所以如今,剩下的倒是颇受信赖的。

    孟漓禾简单了解过后,便觉欣慰很多,毕竟,她实在不喜欢再拎出几个下人出来开刀立威。

    毕竟,她要的是衷心的人,而非在恫吓下不得不衷心的人,那绝对是不一样的。

    而王府内的账目,倒真的是颇要费一番功夫。

    不仔细看不知道,宇文澈名下当真有不少的产业,至少明面上这些着实让她大吃一惊。

    因此,一个下午过去,孟漓禾看的是头昏脑胀,只有管家在那边不停说王妃已经很厉害,假以时日定能做好王府主母云云。

    而孟漓禾只觉主母能不能做好不知道,她只想好好睡一觉,安抚她那累极的脑子。

    然而,宇文澈大概最近是真的有些忙。

    因为直到孟漓禾已经在倚栏院睡着,宇文澈还没有回来,而且等到孟漓禾第二日早上醒来,宇文澈已经走了。

    所以两个人虽说共处一室,孟漓禾却连他的面都没有见到。

    而更没想到的是,眼下竟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奴才这就告退了。”

    孟漓禾看着眼前的人朝着自己行礼,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将人目送出府,才又低头看向手中的帖子。

    此人,正是当日她第一次进宫时,扬言要对她搜身的宦官。

    而这帖子,竟是皇后要为辰风公主凤轻语接风洗尘,而请她务必前去。

    帖子上的地点极为诡异,不是在皇宫,却是在凤轻语现在所住的宅子里。

    皇后到底打了什么算盘不得而知,但是显而易见的是,这一定是一场鸿门宴。

    但皇后的帖子,却又不得不去。

    “王妃,依老奴看,不如等王爷回来陪您一起过去。”

    帖子管家也有目睹,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多句嘴,毕竟皇后与覃王对立已久。

    孟漓禾却摇了摇头:“方才那公公说的很清楚,此次均为女眷参加,王爷不方便参加。”

    管家有些焦急起来,看了看府门,又劝道:“那不如等王爷从宫里回来,再做定夺。”

    孟漓禾点点头,看了也只能如此了。

    只是,她心里却也清楚的很,如果皇后铁了心要为难她,宇文澈那边怕是早就没那么顺利回来。

    果然,一直临近中午的宴会开始,王府内也没见到宇文澈的半个影子。

    管家急得团团转,可偏偏宇文澈去的是皇宫,见的是皇上,就算托里面的内应捎口信,也不一定那么及时。

    孟漓禾看了看时辰,终于咬了咬牙:“备车。”

    管家彻底急了,赶忙上前道:“王妃,您不如再等等,说不定……”

    “来不及了。”孟漓禾边说边朝府门走去,“若是等下晚到,皇后那边更有理由发难了。”

    “可是……”管家仍旧不放心。

    “无妨,宴会并非请了我一个,我会小心一些,等王爷回来,你再禀报吧。”孟漓禾安抚道。

    如今,她没有别的选择。

    覃王妃的身份摆在这,所有女眷都去,她不可能拒绝。

    管家见孟漓禾主意已定,也的确想不到更好的法子,只得多派了许多侍卫跟着。

    随后,便又再派人想办法尽快与宫里的宇文澈联络上。

    然而,这多的几个侍卫,却在刚刚到达凤轻语的宅门,便被直接盯上。

    “覃王妃大驾光临,轻语有失远迎了。”凤轻语站在门前,看着面前的孟漓禾说着客气的话,脸上和动作却没有半点恭敬之意。

    孟漓禾笑笑:“凤公主不必客气。”

    凤轻语挑了挑眉,看向她身后,接着说道:“怎么覃王妃来参加宴会,还带了这么多侍卫,难道,还怕本公主绑了你不成?”

    孟漓禾眯了眯眼,这个凤轻语说话还真是嚣张的厉害,干脆点了点头:“不错。”

    “你!”凤轻语火气上头,“你把本公主当成什么人了?”

    孟漓禾这才笑道:“本王妃倒是不懂了,这绑人是你提出来的,这小人之心也是你提醒我有的,怎么又怪到我头上了?”

    “你说什么?”凤轻语简直被孟漓禾绕晕了,“我那只是随口一说,你……”

    “那就好,既然凤公主只是随口一说,那便不存在侍卫不妥的事,我们进去吧。”孟漓禾淡定的拍了拍凤轻语的肩,随后带着人直接进入。

    身后,凤轻语气的直跺脚。

    身边,一个声音凉凉开口:“早就说过,你不是她的对手。”

    凤轻语被这句话立即激的怒意四起,刚想看看是哪个侍从这么不长眼的敢开口,一扭头,却顿时脸上僵住,半句话不敢多说。

    而那人却只是静静的看着孟漓禾离去的背影,眼里却带着三分笑意。

    凤轻语忍不住心惊。

    却听这次,那人明显换回她熟悉的声音低声道:“去跟上看看。”

    凤轻语不敢怠慢,转身朝孟漓禾所去的方向而去。

    而在她的身后,只有一名面容普通,身材却无比高大挺拔的侍卫跟随。

    孟漓禾走入宴会厅时,已有朝中不少女人到达,一如上次她去皇宫参加祭天仪式时。

    只是这一次,经过了皇宫御花园内一事,众人看她已从那时的揣测和不屑,全部转变为畏惧。

    毕竟,敢在皇上面前指点江山,甚至能让皇上许诺的人,绝对不是她们能惹得起的。

    因此,众人均纷纷行礼,甚至停下交谈,让出一条路,供她走向上座。

    既然是皇后设宴,那么想必皇后会出现,因此,孟漓禾便坐在了下首的第一个位置,倒不是她在意这地位,而是,她绝不能比那个凤轻语低。

    而凤轻语远远的看到众人拥戴孟漓禾的样子,以及她那甚至可以堪比皇后的架势,更是气的恨不得把手里的巾帕都撕烂。

    只有她身旁那侍卫,看着孟漓禾的身姿,眼眸逐渐变得幽深。

    果然,待所有人都已到齐片刻,皇后才姗姗而来。

    并没有看孟漓禾一眼,仿佛,根本就没有特意请人去送帖子一样。

    之后,便开始招呼大家,一阵套路话之后,宴会便正式开始。

    孟漓禾不在意的看着这一切,只觉乐得自在。

    如果这宴会不是针对她,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整场宴会的确没有发生任何事,几乎是平平静静,顺顺利利的结束。

    孟漓禾甚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所以,请她过来,就真的只是吃个饭?

    这饭不会下毒了吧?

    不对啊,她特意很小心的用袖珍银针试过了呀。

    就像要解释她的疑惑般,皇后终于在宴会结束后,开口道:“各位可以先行回去了,覃王妃留下,本宫还有些体己的话要说。”

    所有女眷一听此话,立即谢恩告辞。

    孟漓禾的心却沉了下去。

    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

    不过,体己,真是体你的大头鬼啊!

    然而皇后在众人散去之后,却又禀退了左右。

    孟漓禾看着自己的侍卫尽数离去,皱了皱眉。

    却听皇后再次开口:“覃王妃,请你将暗卫也禀退。”

    孟漓禾眉头更紧,心里都不由咯噔一下,这个皇后竟然能感觉到她带了暗卫?

    而且,连暗卫都要支开,是要做什么?

    难道,想对她动手不成?

    许是猜出她所想,皇后继续道:“皇家之人,几乎都有暗卫保护,但本宫接下来要说的事事关重大,为确保万一,不能冒这个险。”

    孟漓禾不由看向凤清语身边那名熟悉的侍卫,开口道:“母后,那凤公主的侍卫……”

    皇后却神色未变道:“本宫要说的事便是凤公主之事,她的侍卫早已知晓,不必回避。”

    孟漓禾心里冷哼,果然今天她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但是如今这个情况,已经是骑虎难下,不过,她也要看看,这个皇后到底要做什么!

    孟漓禾侧头对着窗外道:“诗韵,你先退下。”

    很快,窗外便传来诗韵带着焦急的声音:“王妃……”

    “听令,退下!”孟漓禾态度坚决。

    诗韵也没办法再开口,只好听命。

    只是,王妃说的是退下,那她便先暂时退出这个宅子,就这样回到王府,她实在不放心。

    很快,里里外外,都安静了下来。

    一旁的公公朝着皇后点了点头,皇后才终于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