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7章 这几天跟我睡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梅青方皱皱眉,没有再开口,却听孟漓禾继续说道:“那如果可以,我是不是可以见见你哥哥?”

    “王爷回来啦,今日梅大人来寻王妃,老奴刚刚送梅大人离开。”宇文澈一回府,管家便赶紧迎上前。

    宇文澈脚步微顿:“本王知道。”

    管家一愣,啧啧,原来王爷知道啊!

    他本不是多事之人,也知道些王妃的事迹,但府内大大小小的事,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向王爷汇报一下。

    只不过,看来是他咸吃萝卜淡操心了,不过想想也是,王爷怎么可能不知道王妃的动向呢,毕竟两人一直黏黏糊糊实力虐狗。

    果然,宇文澈下一句话,便再次证实他所想。

    “王妃所在何处?”

    “回王爷,王妃此时正陪芩妃娘娘在院子里。”

    管家刚一说完,宇文澈便大步朝芩妃如今所在的院子而去。

    留下在身后望着背影的管家一阵感叹。

    都出去玩了三天了,这才上个朝的空就等不及要见面,果然是恩爱的令人发指啊!

    话说,他也该给厨房吴婶送块布料去了……

    宇文澈最终还是先回院子换了常服,才又朝母妃的院落走去。

    他今日回来的有些晚,快到正午的阳光已经十分明媚,洒下一片金黄的光芒。

    而远远的,他却觉眼前有光闪烁,颇有些刺眼。

    不由眯了眯眼,再朝刺眼处望去,只见那是院门口的三个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反着光。

    宇文澈定睛辨认着,良久才看清,那三个大字,写的正是——玉芩院。

    玉芩院,玉芩宫。

    宇文澈心头一颤,母妃曾经的宫殿不就是叫玉芩宫吗?

    他还是第一次对孟漓禾提起时,曾经随口说过,父皇当年也是对母妃宠爱有嘉,赐了环境颇好的玉芩宫。

    没想到孟漓禾竟然记得……

    而且,母妃刚刚回府三日,他们又一直忙于其他事,连他都没有时间去安排这些事,孟漓禾竟然早已放在心上。

    一种复杂的情绪自心里油然升起,宇文澈只觉得那个要远离她的信念仿佛更远了一些。

    这个女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却把每件事都放在心里。

    而且,所有答应过他的事几乎全部做到了,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做的么?

    连宇文澈都不禁怀疑。

    只不过,这么一想,却忽然想到一句话。

    “等我治好诗韵和欧阳振便离开王府。”

    宇文澈双眼眯起,久久回荡这句话,离开王府,离开……

    如今诗韵和欧阳振都已经好了,她会真的离开吗?

    忽然,有些按捺不住的朝着院内走去。

    院子里,孟漓禾手里正拿着一个毯子,弯着腰准备朝已经在藤椅睡着的芩妃盖去,动作十分的小心翼翼,生怕吵醒了她。

    或许是因为与宇文澈有相似的眉眼,也或许是自小并没有过与母亲相处过,因此,即便芩妃如今神经并不正常,但被她以母亲身份来对待,孟漓禾还是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宇文澈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躺在藤椅上的芩妃大概因常年不见阳光,脸色还有些苍白,但却比之前脸色好了许多,仔细看,还有些微微的红。

    看了看她身边石桌上的碗,里面的东西未用完,还残余一点。

    那东西他再熟悉不过,曾经他调养身体时,孟漓禾每日都会吩咐人做这些药膳。

    宇文澈的眼眸不由加深,又抬头看向孟漓禾。

    直到孟漓禾回头,才走了过去,方要开口,便见孟漓禾抬手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接着又拉着他走到稍远点的地方才停下,小声说着:“王爷,你来的不巧,母妃刚刚睡着。”

    宇文澈微微一笑:“无妨,我本就是来找你。”

    “啊?”孟漓禾愣了愣,她好像还没看过宇文澈这么温和的笑。

    以前倒也不是没见他笑过,但一见面就被这么柔和的笑恍眼,孟漓禾还是有点呆住。

    她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帅哥不能随便笑了,因为会把周围人电死啊!

    宇文澈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忍不住更加觉得好笑。

    他承认,方才在院外想到她要离开之时,心情还是格外紧绷,但是任谁看到自己的母亲被如此呵护,心里都忍不住柔软吧?

    毕竟,那份关怀不是假的。

    从袖中掏出一个圆形盒子,宇文澈拉着孟漓禾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接着,竟是在她面前蹲下,拉住她的手。

    孟漓禾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王爷,你要干嘛?”

    宇文澈慢慢将孟漓禾手上的绷带一根根解开,低着头说着:“抹药。这是我今日去太医院取来的,不会留疤。”

    说着,将盒盖打开,小心翼翼的涂抹在每个手指尖上。

    指尖上的神经最牵动内心,都说十指连心,自然不只是疼痛能达到心底,随着宇文澈的动作,孟漓禾只觉心像被一片羽毛骚动,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好了。”很久后,宇文澈将药抹完,又仔细看了看伤口才道,“恢复的不错,问过太医,每日抹两到三次这种药便可,不需要再裹起来了。”

    孟漓禾点点头,脸上发热的看着自己的十个指尖。

    指尖的伤口已经初步愈合,原本就不是很深,只是每根上面都被琴划伤了许多道,所以当初满手血淋林的,才觉得可怕,如今所有的小伤口上的皮肤都已凝固,这样下去,恐怕一两天就痊愈了。

    孟漓禾在心里叹了口气,早知道,刚刚就不要与梅青方另约时间见梅青骏了,她原本是觉得裹成这种样子,实在有损颜面,有损气势来着。

    罢了,回头派人送封书信好了。

    不过,既然不用缠纱布了,而且伤口也愈合的差不多了,那是不是就说明,可以洗澡了?

    孟漓禾一想到这,立马又开心起来。

    天知道,她多想去好好洗个澡。

    宇文澈却及时打破了她的美好幻想:“太医说了,这几天还是注意不要碰水,若是想要洗澡,便叫豆蔻伺候吧,她不是你的贴身丫鬟么?”

    孟漓禾扬起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怎么竟然还要几天啊!

    宇文澈方才就知道她心里所想,因此才特意嘱咐一下,但是看到她这瞬间就塌下去的小脸,顿时觉得好笑不已。

    “知道不方便,以后就记得爱护自己的手。”

    话里,却是三分责备,七分关心。

    孟漓禾下意识想要反驳的话便堵在嘴里,好像,最近越来越难以同他反驳了。

    孟漓禾你真是要完蛋啊!

    见她难得的没有顶嘴,宇文澈也不再逗下去,只是说道:“今日梅大人过来,想必你也已知道这采花贼有多猖獗,为了保险起见,你这几日还是睡在倚栏院吧。”

    “啊?”孟漓禾的嘴又成了圆形。

    老实讲,方才梅青方来,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并没有怎么谈采花贼的事,所以到底有多猖獗,他还真不知道。

    但不管怎样,也不至于采到王府来吧?

    宇文澈又接着说道:“不过,我这几日朝中有事,会比较忙。若是回来的比较晚,你就先睡,我会将所有侍卫调到倚栏院防卫。”

    自从上次寿宴之事后,皇上明显对宇文澈开始有所倚重,而且虽然只恢复上朝第一天,已经有很多有眼色的大臣前来攀附,这才导致他下朝都晚了许多。

    原本他心里还惦记着取药的事,而且也不想于这些人过于亲近,但想到未来的路,倒也并不能草率对待。

    只不过,这样一来,他倒是比以往忙上许多。

    这不,午后,皇上还特召他过去议事。

    他这会送完了药,可能很快用完餐便要再去皇宫。

    看得出宇文澈的着急,孟漓禾本想拒绝的话倒也没再说出口了。

    而且说实话,这些日子她发现,好像身边忽然习惯了有这么一个人。

    那种踏实和安全感让她全身心的满足,睡的竟是比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要好。

    如果不考虑自己与他的未来,就这样顺其自然的话,或者说顺从内心的话,她倒是很愿意同他接近。

    罢了罢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考虑吧。

    只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一件事需要征求宇文澈的意见。

    所以,在与宇文澈一起用午餐时,孟漓禾禀退左右后才开口:“王爷,我有个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宇文澈稍稍放下筷子,抬头看向她:“王府的事么?若是王府的事,你自己决定就好。不懂的话问管家。”

    孟漓禾一愣,心里不知为何怦怦直跳。

    这种丈夫全权让妻子搭理家里的既视感。

    事实上,好像还确实就是这样。

    压了压心里的杂念,孟漓禾摇摇头:“不是,是关于母妃。”

    宇文澈眉头一皱,继而神色有些凝重:“母妃怎么了?可是身体上的问题?”

    在他心里,孟漓禾会检查尸体的情况,自然也是会查看人的病情,又想到方才在院中看到的一幕,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不是不是。”孟漓禾赶紧否决掉,接着有些犹豫的开口道,“我想……我想……我想对母妃催眠。”

    “你说什么?”宇文澈脸色一变,忽又想到方才一直到他们离开,母妃都没有醒来,顿时脸色更加沉了沉,道,“方才便是你为了她催了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