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6章 凤岩门内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下官参见覃王妃。”一见孟漓禾远远而来,本在厅内被招呼已坐下的梅青方连忙起身相迎。

    孟漓禾与他早已熟悉,本不欲受这虚礼,但一想到两人这不得不在意的身份,还是忍了下去。

    不管对他对自己,在如今这到处充满虎视眈眈的情形下,维持基本礼仪都是最大的保护。

    抬脚进了厅内,见四周并没有人,孟漓禾还是扶了他一把,接着说道:“有事找我?”

    然而,才只是轻轻一接触,梅青方便如触电般缩回了胳膊,接着虽站直身体,但依旧低着头恭敬的回道:“回王妃,下官确实有事。”

    孟漓禾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想当初,他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一同执行任务,他甚至因她平安回来抱过她。

    现在,这身份知道后,别说是举动,连碰一下都这样抵触了。

    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是她方才也不过是碰到他的衣角吧?

    这样从亲密无间的搭档,最终到了恪守礼节,虽然孟漓禾做了很多思想建设,还是觉得一阵失落。

    不由挑了挑眉,语气有些怏怏的调笑道:“梅大人可是新上任的大理寺卿,来王府找王妃,不怕被人说了闲话?”

    梅青方果然脸色一变,连忙又行了礼:“回王妃,下官并不是鲁莽行事。下官……是禀明了皇上,受到皇上首肯之后才敢来此。”

    “禀明皇上?”孟漓禾这次当真疑惑了。

    “是,日前因这次皇上寿宴,百官三日均可不入朝,民间便有盗贼在此期间猖獗,覃王妃查案能力有目共睹,因此,下官便得到皇上特批,日后有疑难杂案,可随时入王府请教。”梅青方解释道,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另外,覃王也是知晓的,所以,王妃不必担心。”

    她担心?孟漓禾几乎要气笑。

    她方才本就是见他如此,所以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他还真的考虑了这么多,还特意在百官面前光明正大请愿,省的最后被人诟病。

    “梅大人做事果然滴水不漏。”孟漓禾气闷道,“只是这样一来,恐怕整个朝廷也都知道,你这个一向不站队的状元郎,如今和覃王成为一脉了。”

    孟漓禾故意挑他的刺说,谁让他摆出这幅样子让她不爽呢!

    谁料梅青方却眼眸闪了闪道:“下官,本也已早站好了队,正好借此摆明。”

    他的确在上次理清对孟漓禾的感情时,便做了决定。

    对孟漓禾的幻想,他只当昨日一个美好的梦。

    抛除这些,孟漓禾对他有恩,他只想用也只能用,站在覃王这边,作为对她的报答。

    孟漓禾却愣住,方才有些气闷的心不由紧了紧。

    她怎么会不明白,梅青方做此决定,八成是因为她。

    心里有些暖流涌入,梅青方被拉入覃王阵营,对覃王一定是百利无一害。

    只是,如果为了她……

    这份情当真是有些沉重。

    许是看出她所想,梅青方再次开口:“当今朝堂,大皇子与皇后一脉,势力颇大,但大皇子飞扬跋扈,并非仁君,三皇子钟情笔墨,每日书画写字为伴,心不在此,四皇子病逝,五皇子与二皇子覃王一脉,覃王虽传言冷漠,然有大义,因此,如此是下官不得不为之。”

    孟漓禾听他如此说,心里多少宽慰了一些。

    但是,却也清楚的知道,选覃王并非不得不为之,因为还有一个选项是,独善其身。

    一般人可能无法做到,但是梅青方的确有真才实学之人,且一直做了这么多年,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不管将来谁做了皇帝,也不会对他如何,最多因介意没有涌立自己,而不会提拔为重臣。

    那样,就不会有任何性命之忧。

    看起来,宇文澈的大业,她果然掺和了太深了呢。

    想要完全抽离,倒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毕竟如今,她好像还要对梅青方的加入负责。

    只是,梅青方已经这样解释,孟漓禾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点头,转移话题道:“那个盗贼都盗了什么,很狡猾么?”

    梅青方一怔,倒是没想到她这么快便被自己说服,本以为还要再多解释一番。

    但如今,她明显没有反驳之意,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其实也猜到了这些都是说辞,猜到了他根本是因为她。

    心里忍不住苦笑,他们竟然同时打起了哑谜。

    他是不想让她有心理负担,可是聪明如她,又怎会不知道?

    只是,聪明如她,却恐怕永远也想不透他的心意吧?

    罢了罢了,怎么又开始想了?

    梅青方强自回神道:“是个采花贼,确实有些狡猾,但是……下官并不是为此事而来。”

    “哦?”孟漓禾挑眉,“你不是让我协助破案?”

    “那案子已经有些眉目。”梅青方道,“下官过来,是因为……”

    他又四周看了看才低声道:“我昨晚与他见了面。”

    孟漓禾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问道:“你哥哥?”

    “嗯。”梅青方目光炯炯,神情严肃。

    孟漓禾恍然,原来绕了一大圈,梅青方的目的在这。

    还真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

    不过,提起此人,孟漓禾也敛了色问道:“那你哥哥说了什么?可知你母亲的下落?”

    梅青方脸色一黯,摇了摇头。

    孟漓禾并不是很意外,不过还是安慰道:“别难过,你能找到哥哥,就能找到母亲,何况,如今你们两个可以一起找。”

    梅青方却神情复杂,半晌才开口:“并非如此容易的事,因为母亲并非简单失踪,而是和凤岩门有关。”

    “什么?”孟漓禾惊讶,她之前的确有想过这个层面,却没想到,进了凤岩门的梅青x竟然自己也知道这件事。

    梅青方神色凝重,接着娓娓道来。

    孟漓禾却越听越心惊。

    原来,所有入凤岩门的孩子,都被允诺每隔一段时间与父母相见,并且还会为他们安置到一处如世外桃源般的宁静场所供他们居住。

    作为回报,凤岩门的孩子长大为凤岩门所用,每年回报所赚银两给凤岩门。

    然而,这只是当初入门时所约定。

    每个父母都希望孩子有很好的前程,因为凤岩门的确连朝廷命官都出来过,所以他们深信不疑。

    然而,梅青方的哥哥日渐长大,却发现,他们所做之事,远不如表面那么简单。

    有的人入朝,有的人做生意。

    但,都要随时听命于凤岩门。

    并且,对于凤岩门,不得有一丝**,哪怕是朝堂之事。

    而如果不从……

    那么,当日在“世外桃源”供养的父母,便是你最大的威胁。

    这才是为何梅青方的母亲会失踪的原因,因为本就是被凤岩门暗自接走。

    而最初的几年,梅青x也的确见过母亲,但他自十六岁后便再未见过,即使询问组织,组织也以成年便以任务为先,断绝杂念为理由,不予相见。

    所以,这同样也是梅青x多年不认梅青方的原因。

    因为梅青方很小便过继出去,凤岩门当年并不知道他还有个弟弟。

    而他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这里还有个可以牵制他的人。

    孟漓禾只觉冷汗出了一层,怎么会有这样的组织?

    竟然从小便开始培养人,最后以亲人作为牵制?让你即使不愿再服从他的命令,也无法反抗,因为你最亲的人还在他们手里。

    最重要的是,如果是这样,那凤岩门这些年培养出来的人,已经遍布各地,各个势力,甚至之前听说不止在殇庆国。

    那这个组织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他难道要把这些国家,连根拔起?

    真是好大的胃口。

    难怪他们并不收无父无母的孤儿,原来是因为无法牵制。

    孟漓禾终于将当时的疑惑扫清了,但是却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真是太可怕了。

    她忽然有点知道今日梅青方为何而来了,作为朝廷官员,即便是大理寺卿,他的势力还不允许他查清楚。

    想到当日答应他之事,孟漓禾开口道:“青方,你放心,我会全力帮你查。”

    然而,梅青方却皱了皱眉,犹豫了半晌才说道:“兄长并不信任官府之人,今日之事,其实他并不允许我告诉别人。是我擅自做主,想要听听……你的意见。”

    孟漓禾心里一动,他说的是“你的意见。”而非王妃。

    所以说,绕来绕去,还不是在心里也把她当朋友呢?

    那一上来搞的那样疏离,当真以为他对自己只恪守礼仪,没有其他交情了呢!

    真是让她白白生了一肚子气!

    孟漓禾终于点点头:“你的意思是,不想这件事让覃王知道对吗?”

    梅青方有些心虚,或许是因他对孟漓禾的特殊感情,让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分。

    “好。我答应你。”孟漓禾却不等他开口,提前回答道。

    梅青方一愣,下意识解释道:“毕竟我的哥哥,也在这次刺杀皇上的行动中,若是覃王知道……”

    “我懂。”孟漓禾点点头,而且此事涉及到许多朝廷官员,她觉得也确实不能打草惊蛇,而宇文澈经常要面对这些人,让他不动声色不是做不到,但也确实有些难。

    梅青方皱皱眉,没有再开口,却听孟漓禾继续说道:“那如果可以,我是不是可以见见你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