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章 皇城不让进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现在他还没那个时间,详细的研究,转头对着宇文峯,“都安排好了?”

    宇文峯点点头。

    “放心,一直到皇城,不会再有任何危险。”宇文澈扭头对着孟漓禾说道。

    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的谜,而且如此聪明,既然辰风国不杀她,那他更没有理由让她死。

    但,带走她?

    无论是谁,最好还是戒掉这个痴心妄想!

    这个女人,说不定,会是日后自己很好的助力!

    “哦。”孟漓禾却沉浸在再次的失落中不可自拔。

    原本刚刚猜想是梦时,以为还有机会回到现代。

    现在,又是一场空。

    有什么比有了希望再失望更残酷的事呢?

    眼眸闪了闪,宇文澈还是没有多说,转身离开。

    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谜,不过,不急于今天解开。

    然而,看戏看不明白的宇文峯在身后一路飞奔。

    “二哥,喂,等等我,二嫂这是怎么了?”

    “她——刚刚对我摄魂了。”宇文澈冷静回答。

    宇文峯石化当场。

    谁能告诉他,他走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两人走远,豆蔻才怯生生的走到孟漓禾身边。

    “公主,公主。”

    看着孟漓禾没反应,豆蔻忍不住拉了拉她的衣角。

    “公主?”

    “嗯?叫我吗?”犹自愣神的孟漓禾下意识答到。

    “对啊,这里只有您一个是公主啊。”

    豆蔻异常诧异,为什么她觉得,公主好像变了好多呢?

    不仅变厉害了,还变得异常活泼。

    就是好像一会特别聪明一会特别傻。

    真是伤脑筋。

    孟漓禾终于回过神。

    面前只剩豆蔻和两个侍卫。

    刚刚的男人已经不知了去向。

    孟漓禾拍了拍脑门,竟然忘记问他的名字了!

    就算不是那个人,好歹也是救命恩人。

    而且,他刚刚似乎听到什么都安排好了,不会有危险什么的……

    可是,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好像并没有这个人吧……

    那,他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会保护自己?

    “公主……”豆蔻简直要急出泪来,怎么公主这会又开始打自己了。

    孟漓禾终于回过神,暂时将刚刚那些事抛之脑后。

    既然,他还会保护自己,那总会再见的吧!

    那就到时候再问好了。

    扭过头:“你叫我干嘛?”

    豆蔻终于把眼泪收回去:“公主,奴婢是想问你太阳快要下山了,我们好像明天早上赶不到觞庆国皇城了。”

    孟漓禾皱皱眉,这个时代,两国和亲之时,会事先约定一个时间。

    这个时间,会有所嫁国在城门举行迎接仪式,届时将有德高望重的大臣参加。

    俗称,迎新礼。

    之后迎入之前准备好的皇家驿站,第二日便正式成亲。

    而风邑国和觞庆国约定的时间是本月十日,也就是明天。

    按照现在的路途,至少还得走半日以上。

    如果要按时赶到,那就只能今晚赶夜路。

    以这具身体的招危险体质……

    孟漓禾苦笑,反正白天晚上也差不多,况且那人还会保护自己。

    思考片刻,孟漓禾终于做了决定,那就是,如约赶到。

    她可不想制造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出乎意料的是,一夜平静。

    一行人按时到达。

    孟漓禾在马车上换了衣服,由豆蔻服侍着洗漱梳妆后,便准备正式进入皇城。

    远处,石头砌成的高大城墙,隔绝了任何人来犯的可能性。

    来来往往穿梭不停的行人,都要在城门处,接受守城军的盘查。

    马车一路排着队伍,到了他们该入关的时间了。

    穿着一身灰色甲胄的官兵,却拦下了她们。

    “站住,什么人?”

    门口的守卫严肃的看着马车,一把拦住。

    马车停住,侍卫回答:

    “马车里是我们风邑国前来和亲的公主。这是两国和亲之信物。”

    侍卫拿出了通关文牒,和一枚双鱼衔尾的玉佩出来。

    那玉佩晶莹剔透,一看,就并非凡品。

    “公主?”

    但是,守城的守卫却轻蔑扫了一眼马车,根本不去接递来的信物,和身边侍卫对视嗤笑一声,“就这副样子也想假装公主?这是哪个旮旯冒出来的公主,坐这么破的马车。”

    孟漓禾在车里叹了口气,如今自己这幅样子也着实寒酸,原本嫁妆就不丰厚,但至少也还有几辆随行的马车,可如今因为刺客的缘故,仅剩两名侍卫,也只能将未损坏的嫁妆装入一个车带来。

    加上自己这辆,也总共才两辆而已。

    且,这两辆因为打斗,还有些破烂……

    “你,竟敢出言侮辱?”风邑国一侍卫怒不可视,士可杀不可辱!

    “侮辱?”城门守卫拔刀相向,“别说侮辱,再不滚,抓你们进大牢!”

    “你敢!”风邑国侍卫亦从身边拔起佩剑。

    打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