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5章 真恩爱啊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和别人一起听墙角这种事,并不是很自在好吗!

    然后,两个门声一前一后响起。

    门外,几乎同时走出的宇文澈和夜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啪嗒。”

    一个肉丸又没有加稳,在送入嘴前掉在了盘子里,又从盘中蹦了出来,落在地上,并在地上滚了几个圈。

    孟漓禾放下筷子,哀怨的看着宇文澈。

    宇文澈淡定又夹了一个肉丸,但是这次不是放在孟漓禾碗里,而是举到孟漓禾嘴边。

    孟漓禾愣了愣,不过也没多做犹豫,张嘴就咬了下去。

    肉丸细腻美味,咬进嘴里还有汤汁,孟漓禾不禁享受的眯了眯眼。

    宇文澈看的好笑,不由又加了一块。

    孟漓禾来之不拒,干脆放弃手中的筷子,只用那笨拙的手指指指这指指那,直接演绎了何为饭来张口。

    而对面,被邀请过来一起吃饭的欧阳振,惊讶的几乎想不起还要吃饭。

    然而反观身旁的诗韵,却见她见怪不怪的低头自己吃,仿佛没看见。

    欧阳振觉得自己这一觉当真睡得太长,连覃王都能宠女人,这个世界岂不是变了天了?

    以前跟随覃王多年,别说是看他伺候别人,除了冷笑根本没有任何别的笑在他脸上出现过好吗?

    一开始欧阳振还以为,说不定王爷有什么目的,但是任何目的也不可能让他那个王爷对人如此吧?而且还这么……甘之如饴。

    这王妃当真不是一般人!

    忽然,胳膊被碰了碰,诗韵低声说:“吃饭。”

    欧阳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眼神过于直白,赶紧低下头继续吃饭。

    倒是苏子宸颇为淡定,全程目不斜视。

    那边又开始喂起了汤,孟漓禾撅起小嘴喝着,一点也没不好意思。

    毕竟,她好歹也在医学院待过那么久,这么惨不忍睹的包扎手法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谁让他给自己弄成这幅样子呢?

    孟漓禾被伺候的一点不心虚。

    汤足饭饱。

    被伺候着擦了嘴的孟漓禾,也不好直接离席,毕竟,宇文澈一直在喂她,几乎自己没怎么吃,她也不至于那么白眼狼,吃完就走。

    所以,这会无事可做,干脆看着对面说道:“诗韵,欧阳振,你们久别重逢,今晚本王妃替王爷放你们假,晚上不用守着我们了。”

    欧阳振将筷子一放,神情立即严肃起来:“王妃,属下是暗卫,保护王爷安全为首位。”

    他已经知道自己打伤胥的事,现在夜和胥两个人都不在,若是他们再不守着,那就相当于没有人保护了。

    “无妨。”宇文澈接口道,“这山庄里侍卫众多,也没有几个人知晓,不会有什么事。”

    “可是……”欧阳振皱眉,他这么久没有尽到暗卫的责任,如今好不容易好了,却只顾自己私情,实在让他难安。

    孟漓禾又说道:“而且你的身体才恢复,也需要静心调理。”

    “那就还是让属下自己保护吧。”诗韵适合接过话。

    孟漓禾却赶紧摆摆她那两只白爪子,频频说着:“不行不行不行,你们这小别胜新婚,打扰是要被雷劈的。”

    宇文澈抽了抽嘴角,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诗韵虽然嫁为人妇,但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想了想又道:“那不如让属下就住在王爷王妃的隔壁,那样也容易及时听到动静。”

    宇文澈皱皱眉,其实经过昨晚,他本想和孟漓禾分开住,毕竟,昨晚的经历实在是……

    而且他也已经打算和她保持一些距离了,虽然目前还没有行动起来。

    但是,看了看她的手,好像今晚还是非在一起不可了,便也干脆没说话,对此他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孟漓禾听到诗韵说“听到动静”四个字后,不知怎的就想到那晚她和宇文澈不小心听到的墙角,不由想到,这要是晚上住隔壁,听到点什么,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纠结了一下,还是委婉的开口:“还是不用了吧,省的互相影响。”

    “噗。”宇文澈正在喝一口汤,闻言直接喷了出去。

    孟漓禾吓了一跳,她本来特意用了互相,本意是不好直接说怕被他们影响自己,所以委婉了那么一下。

    但是,仔细一想才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

    简直忍不住要捶墙,她并不是那个意思啊!

    然而现在再解释根本就是越抹越黑吧?

    果然,诗韵一听,立即脸上又红了些:“那王爷和王妃,有事了随时……发信号。”

    “嗯嗯。”孟漓禾匆匆点点头,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结束这个诡异的话题。

    好在宇文澈喷出一口汤后便擦了嘴,也没有再继续吃下去的意思。

    孟漓禾赶紧开口:“那王爷我们走吧。”

    “好。”宇文澈站起身,同她一同离开。

    远远的还听到身后,欧阳振的一声声感叹:“王爷和王妃,果真恩爱啊……真恩爱啊……恩爱啊……爱啊……啊……”

    孟漓禾越发难堪,小步子迈的极快,连小腰都扭了起来,看的身后的宇文澈几乎笑出声。

    他真是越来越觉得,最近的日子好像越来越顺心了。

    然而,他顺心,不代表孟漓禾也觉得自己顺心。

    因为她很快发现一个问题,她晚上怎么洗澡怎么脱衣服!

    虽然一般古代人都可以让丫鬟伺候,但是她不是古代人,她自己双手不能碰水,让她等着被别人洗澡?

    那简直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好吗?

    算了,她放弃。

    所以,宇文澈在孟漓禾的要求下,将她的外衫脱掉,准备再去洗个冷水澡时,就听到她十分不爽的开口道:“宇文澈,你今天晚上不许洗澡。”

    宇文澈脚步一停,看向她郁结的眼神:“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洗,你陪我。”孟漓禾撅起嘴,她才不要自己灰头土脸躺在床上,而这个家伙却去泡半天澡那么舒服呢。

    宇文澈简直气笑,这到底什么理论?

    不过尽管如此,看着这张全部散发哀怨气息的小脸,他还是最终没有出门,只是命人端来了水,好歹把脸和脚什么的洗一遍。

    只是这样一来,尽管有侍女服侍,他还是免不了看到孟漓禾那如玉般光滑细腻的小脚。

    虽然孟漓禾一个现代人,对这种被人看脚的事,实在没什么感觉,但宇文澈却觉得再一次受到了冲击。

    然而不仅不能出去洗澡,甚至还要躺在身边不能离开,毕竟她双手不方便,说到底是为了帮自己,他没办法留她一人在床上。

    而且,他还担心她睡着了会压到手,所以这一夜几乎根本没睡,一直在守着,可谓是史上最煎熬最累的一夜。

    他宇文澈自打活这么大还没这么疲惫过。

    所以,等到欧阳振早早在外面等他,准备护送他今日上朝之时,就发现他两眼下乌青,神色不一般的疲惫。

    于是,虽然表面一脸正直,心里却不能不暗暗佩服那个王妃,不禁又开始感慨,果然是恩爱啊……

    而此时的孟漓禾并不知道外面欧阳振的心思,毕竟她还在沉睡,不然她肯定会吐槽,大哥,你除了恩爱能不能换个词?

    想想就头疼好吗?

    简直是语言贫乏综合症,让人着实头大。

    不过,等她醒来之时,不仅没有觉得头大,反而觉得睡得无比舒爽,甚至连手都没有压到,可见她睡觉的姿势多么淑女,棒棒哒!

    而如今三天已过,宇文澈既然已经反朝,欧阳振也已痊愈,自然没有理由再留在蜀山庄。

    只不过,胥如今还不方便移动,孟漓禾想了想,还是吩咐了夜与他留下。

    然而,夜虽然在照顾胥上义不容辞,但身为暗卫却并不能心安理得留下。

    不过,如今王府有欧阳振和诗韵两人,而且欧阳振经此一劫练就神功,不说天下无敌,但一般人也绝对不是对手。

    因此,夜也终于在孟漓禾的要求下留了下来,只答应待胥稍好后便回府。

    于是,简单用了早餐后,便同诗韵和苏子宸一起,回到了王府。

    因孟漓禾起的本就不早,又用她因缠裹而变得笨拙的双手用了餐,所以回到王府时,已经不算早。

    孟漓禾瞧着府门口停放的陌生马车,好奇道:“管家大叔,王爷今日有客人?”

    管家却摇了摇头:“王爷今日上朝后还未回,这马车是大理寺梅大人的,不过梅大人方才说,是来拜见王妃的,老奴已请梅大人在后厅等候。”

    大理寺……

    孟漓禾咀嚼了这三个字片刻,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可不是么?梅青方如今已被封为大理寺卿了。

    朝管家点了点头,孟漓禾便赶紧朝后厅而去。

    而苏子宸也自行回院,在王府,没有孟漓禾主动要求,他并不需要时刻陪她练琴,而且她现在手上有伤,一时半会想来也练不了琴,加之她眼下还有别的事要忙。

    后厅是比较熟捻的人才会请入的地方,孟漓禾笑了笑,这管家大叔看起来忠厚老实,但是心思却比谁都清楚,难怪被宇文澈如此信赖。

    只是,这梅青方一大早便来王府找自己,还这么大张旗鼓,完全不避讳别人,直接坐马车,并堂而皇之的将马车放于府门口,是有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