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3章 催眠成功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琴声依然在缓缓流淌。

    孟漓禾又开始了诸多之前般的心理暗示。

    许是他上一次的催眠多少起了作用,这一次,在身份上,他起初仍有些混乱,但很快,他便开始认清了自己为覃王暗卫这个身份。

    而因为上一次的前车之鉴,孟漓禾这一次并没有上来就提诗韵,而是让他逐渐认可,代宇文澈练功并且最终走火入魔这件事。

    听到走火入魔,他的情绪有一瞬的暴躁,但在苏子宸的琴音下,也很快平稳下来,最终,宇文澈终于得以在他的认可下,凑近他,为他进行了长达一个时辰的内力梳理。

    而苏子宸与孟漓禾也丝毫未敢松懈,一直在身边严阵以待。

    据说,练此功者,十有**会走火入魔。

    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无法让气息平稳,控制内力在体内横行。

    而据传只有一种药,可以对此有用,但世人几乎很难拿到。

    那便是因为,此人虽为神医,但常年不出谷,也无人能进的去。

    只有唯一的徒弟,偶尔出谷采买,才会露面。

    这也是为何当初诗韵见竹马时深信不疑的原因,因为那竹马便是神医唯一的弟子。

    但却未想到,发生那样的事,反而让欧阳振误会,催化了他的走火入魔。

    而此功一旦走火入魔,必须自身配合外界一同内力疏导,否则,可能最终两败俱伤。

    但让走火入魔之人配合外人,那几乎是天方夜谭。

    因此,此功虽然十分厉害,但敢练之人寥寥无几。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宇文澈只觉欧阳振的内力稳定不少,但离真正与常人无异,还需很大距离。

    然而,在欧阳振体内霸道的内力下,宇文澈已渐渐有些吃力,但又想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更想要一口气将所有的内力平息掉。

    孟漓禾又怎能猜不到他所想,但眼见他额头开始出汗,脸色也有些发白,只是在强挺,便恨不得立即制止。

    她就算再想救治欧阳振,却也不想以伤害宇文澈为代价,更何况,那样,诗韵也会更过意不去。

    怎么办呢?

    孟漓禾急的开始团团转。

    忽然,柔和的琴声戛然而止。

    苏子宸从琴旁站起:“漓禾,你来接着弹。”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宇文澈那边用了一个多时辰,苏子宸这边也弹了一个多时辰,加上他昨日便弹了很久,自然也是累了。

    于是,赶紧点点头,走了过去,接下去弹奏。

    这首曲子她弹过跟多次,所以得心应手,并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方才担心宇文澈时有些焦躁的情绪还有琴音安抚,但自己开始弹起来,弹奏之人却并不受琴音影响,立即更加烦乱起来。

    苏子宸听出孟漓禾手下的不稳,却也未开口,并且出乎意料的是,却在琴音响起后,走向了宇文澈。

    “让我来帮吧,你快支撑不住了。”

    宇文澈皱皱眉:“你?”

    他的确知道这个人有内力,也应该很深厚,但却没想到他还能帮人至此。

    又是为了孟漓禾,这个对他无比重要的人?

    下意识的并不想再承他的情,但就是这么一想,他自己的气息便乱了起来。

    而这一乱,欧阳振的内力明显很乱了起来,身体都隐隐有些躁动。

    苏子宸很快察觉到,眉头紧蹙,声音冷冽许多:“赶紧放手,你难道要陪他一起走火入魔?”

    宇文澈心知此时不是意气用事之时,便干脆收了手。

    苏子宸很快接上。

    缓缓不断的内力再次汇入欧阳振的体内,安抚他方才要嚣张肆虐的内力。

    很快,内力再次平息下来,苏子宸不再管身边的宇文澈,专心平复了起来。

    而终于,孟漓禾的琴音也开始平稳下来,一时间只有琴音流淌,一种前所未有的心灵宁静。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欧阳振长达几年的走火入魔,凌乱的内力迷乱了心智,想要一口气解开,必然会耗用很长时间。

    宇文澈便与苏子宸轮流上阵,每人一个时辰,之后便打坐调息,恢复后换下一个人。

    这么轮下去,竟然轮到天色渐暗。

    孟漓禾的手弹的几乎都要麻木,但她却不能停下来。

    欧阳振的内力在反抗外界内力的侵入,若是没有琴音辅助,势必安抚起来会更加困难。

    因此,即使胳膊已经酸痛的只能维持一个动作,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嘶……”忽然,一个刺痛从指尖传来,孟漓禾定睛一看,一滴血从指尖溢出。

    十指连心,孟漓禾咬住下唇,那是手指终于在长时间的弹奏下不堪重负。

    而且,很快,另外几个手指也纷纷开始淌血。

    孟漓禾很想收回手,因为每拨弄一下,手指都会无比的疼。

    但是,她不能停。

    身边,正在调息的宇文澈此时正闭着眼打坐,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然而,苏子宸却很快感觉到,因为,欧阳振体内残余的纷乱内力,以成倍的速度在平息。

    他清楚,那是琴音遇血,呈现出的加倍效果。

    他从没告诉过孟漓禾,就是不想她知道后有一天会主动用上。

    因为十指连心的痛楚,他不想让她承受。

    然而此时,宇文澈才停下不久,还没有恢复过来,他也不能中途停下,否则内力这种无形的东西,很快会重新肆虐回来,到时候可谓前功尽弃。

    为今之计,只有加快速度了。

    苏子宸闭上眼,努力摒除一切杂念,让气息慢慢沉淀,接着猛然爆发。

    这一次,他用了十成的功力。

    与走火入魔之人互通内力,十成功力是非常危险之事,因为过于沉浸,如果控制不好,也可能被肆虐的内力所利用,但反之,控制得当的话,也能很快压制。

    苏子宸自认自控能力很强,因此他决定背水一战。

    很快,加持的琴音,十成的功力,让欧阳振体内最后一丝凌乱不忍安宁的内力也平复下来。

    如果一切顺利,欧阳振很快便可以恢复神智,并且,练就神功。

    苏子宸终于停了下来。

    但十成功力下,他的内力耗用过多,此时也有些气息不稳。

    不过,他还是坚持走到琴前,弯下腰,一把拉起孟漓禾的手,看着她满手的鲜血,有些心疼的说道:“漓禾,不要弹了,他好了。”

    孟漓禾眼睛一亮,赶紧跳起来。

    只是这忽然的跳起,让本就有些乏力的苏子宸一个不查,差点被他往后冲倒,为了阻止身体向后,下意识拉住手中的东西,却把孟漓禾一拉,虽然制止了摔倒的趋势,却不小心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

    所以,宇文澈听到那句话后,一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孟漓禾靠在苏子宸怀里,两个人的手还紧紧握在一起。

    眼睛忽然觉得一阵刺痛,他忽然怀疑,欧阳振那股凌乱的内力是不是到了他的体内,不然他为什么这么想砍人呢?

    好在,孟漓禾马上反应过来,因为不想让宇文澈看到自己的手因救欧阳振受伤,所以赶紧收了起来,还心虚的避开了宇文澈的目光,只默念着,希望他没看到哇。

    只是这一幕,在宇文澈眼里,却像极了娇羞。

    再看苏子宸,一脸关切,关切中还带着心疼。

    呵,耗用内力后第一件事竟然不是打坐,而是怕她累到。

    什么原因,自然是不言而喻吧?

    “欧阳振好了,可以醒过来了。”

    眼前,苏子宸对着孟漓禾提醒道。

    孟漓禾这才回神,重重点头:“对对对。”

    让欧阳振醒来很简单,孟漓禾只稍加诱导便醒了过来。

    黄昏的阳光并不刺眼,欧阳振睁开眼时,却有了一瞬间的刺痛。

    仿佛重获新生般,第一次认识这个世界。

    大家都安静的等着,没有说话。

    欧阳振眼里终于有了焦距,接着却看向面前的女子。

    “你是谁?”

    依然是与之前无差的语气,然而孟漓禾却笑了。

    因为他的目光清明,有疏离,有疑惑,有防备,却没有敌意。

    “你不认识我。”孟漓禾开口道,接着,拉过已经站起的宇文澈道,“但是,你应该认识他。”

    欧阳振定睛一看,神色立即严肃起来,同时行了个礼才道:“属下参见王爷。”

    宇文澈眼中也有喜色:“你认得本王了?那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欧阳振皱皱眉道:“属下……属下不知道为何在此,也好像睡了很久,很多事不记得,但是属下绝不会忘记覃王!”

    宇文澈彻底放下心来,他并不打算此时告诉欧阳振,不仅曾经忘记他,而且将他打到重伤之事。

    只是上前,难得心里有些激动的把他拉起,拍拍他的肩道:“醒来就好。”

    欧阳振有些莫名的听着这话,却也没有问什么。

    因为,他好像真的错过了好多。

    宇文澈转向苏子宸,今日,又欠了苏子宸一个情。

    不过……

    宇文澈又对着欧阳振道:“这位是本王的王妃,那位是王妃兄长,你之前走火入魔,是此二人合力医好你的。”

    走火入魔……

    欧阳振心里一惊,记忆有些回笼,虽然想不起走火入魔之后的事,却一瞬回到走火入魔之前,难道……

    “不只是我们二人,王爷也出了不少力。”孟漓禾又补充道。

    欧阳振这才回过神,虽然不知道王爷何时有了王妃,甚至他都很难想象王爷会让女人接近,但看样子王妃似乎很受王爷看中,且又是自己恩人,马上恭敬道:“属下参见王妃,参见……”

    “叫我苏先生就好,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苏子宸在一旁打断,因为对于他来说,救人的确只是顺便,他并不想让谁感恩。

    “不。”欧阳振却十分坚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们便是我的再生父母。”

    “哈哈。”孟漓禾却摇了摇头打趣道,“好啦,阿振,本王妃可没那么老好吗,没你这么大的儿子,你当初也是为了王爷如此,我们帮你是为了还债,什么恩不恩的,都是一家人。”

    在她心里,暗卫反正一辈子跟着他们,一起吃住,不是一家人又是什么?

    宇文澈难得的扯了扯嘴角,没有多说。

    欧阳振却忍不住瞪大了眼,天哪,王爷怎么就笑了呢?

    不过,这个王妃真的很可爱,难怪连王爷都躲不过啊!

    “阿振……”

    忽然,院门口,一声带着些哽咽的声音传来。

    欧阳振不由抬头望去,然而,却在一瞬间就冷下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