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2章 画风不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觉睡得颇为舒爽,所以洗漱完之后就神清气爽的打开窗户,推开门,走出来。

    毕竟,屋子里味道怪怪的。

    而且伺候她洗漱的小侍女脸一直很红,看起来今天应该是很热的一天啊!

    孟漓禾推开门,诗韵一脸红光的正在外面等着。

    她虽然也是暗卫,但终究是女人,孟漓禾更喜欢让她做贴身侍卫,像是侍女一样的存在,又可以保护她。

    “诗韵,有什么好事吗?怎么这么高兴?”孟漓禾不由走上前,只觉今日这些人都怎么了,看起来都脸色不错啊!

    诗韵赶紧答道:“王妃,当然有好事!胥醒了!”

    孟漓禾一愣,也是不由大喜:“真的?那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对了,王爷早就去了吗?”

    “王爷?”诗韵想了想,“属下好像之前听他吩咐人,说是要沐浴。这会不知道是否过去了。”

    沐浴?

    孟漓禾脚下一顿,怎么又沐浴啊?

    昨晚去了半天就是沐浴,今早早早起床还是沐浴,难不成这宇文澈忽然有了洁癖不成,孟漓禾囧囧的想着。

    不过不管咋样,现在胥醒了,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了,孟漓禾虽然想了一下,还是不再纠结,匆匆忙忙的赶了过去。

    只不过,刚走到胥的门口,就被眼前的一幕闪瞎了眼。

    只见胥此时正斜靠在床头,而一向看起来高冷的夜,竟然左手拿着一个碗,右手拿着一个勺子舀里面的粥,之后还放到嘴边吹了吹,接着再递了过去。

    然后她那傲娇的暗卫胥同志,只是张开嘴咽下,双手完全不动,吃完之后还一脸高傲的说:“真烫,也不好好吹吹。”

    最令人惊奇的是,往日没两句就能混战到一起的夜,此时竟然不仅没反驳,还好脾气的在舀下一勺之后多吹了几口再送,于是胥同志才表示勉强凑合。

    孟漓禾纠结的站在门前,脸上抽了抽,为啥感觉一夜之间,画风变得这么清奇呢?

    说好的高冷面瘫暗卫呢?

    心好累,真是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了。

    “站在这里做什么?”

    身后,宇文澈的声音忽然响起。

    几个人同时一怔。

    当然反应最快的是屋里那两个暗卫。

    夜赶紧放下碗,站起身:“属下参见王爷,王妃。”

    连胥都要挣扎着起身,还是宇文澈眼疾手快,一把上前按住他:“受了伤就不要起来了。”

    胥这才应了声,依然靠在那。

    孟漓禾嘴角一勾,看他刚才那挣扎起来的样子,好像恢复的不错啊。

    真没想到,子宸的药和琴音这么厉害。

    明明昨日还是一个将死之人啊!

    改日,她一定也要奋发向上,励志做一个持琴拯救苍生之人!

    不过,现在……嘿嘿。

    孟漓禾眼珠一转:“胥,现在觉得如何啊?伤口还疼吗?”

    胥赶紧道:“回王妃,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是吗?”孟漓禾点点头,忽然一脸关切的问,“你除了胸口,还有伤到别的地方吗,比如手啊胳膊之类的?”

    “没有!”胥立即答道,并且为了让王妃相信,还特意伸出手臂弯了弯,眼神里满满都是“看,我那强壮的肌肉啊!”

    “哦,那就好。”孟漓禾又眉开眼笑起来,接着一本正经分外无辜道,“我看夜一直亲自喂你,还以为你手不能动了呢!”

    “额……”胥脸色一红,“我,我那,我只是,我就是……”

    孟漓禾上前拍拍胥的肩,还眨了一下一只眼:“我懂,我懂。”

    胥被拍的一脸懵逼,你懂什么呀?我怎么觉得我都不懂?

    只有夜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昨晚就见识过王妃的逗人技术,连他的智商都抵挡不住,更别提胥了,这个傻蛋!

    好在,这里还占着个正经人宇文澈,虽然他也有恶趣味,不过很显然,这种恶趣味一般只对着自家王妃,而且因为某些原因,最近对孟漓禾都收敛了很多。

    所以,在看着两个跟了自己几年的暗卫被调戏成这样,还是好心开口:“大夫有来过吗?”

    夜赶紧回答:“王爷,胥昨晚就醒了,早早叫了大夫过来,大夫直说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好,还说再服几次药,好好养些时日就能痊愈了。”

    “那就好。”宇文澈点点头,“那你这几日就继续照顾胥吧。让他尽量静养到完全好了为止。”

    “是。”夜应声,只是又有些犹豫道,“那王爷的安全……”

    “无妨,这里本就侍卫众多,本王这两天会留在这里。”宇文澈说道。

    既然昨日研究了治疗欧阳振的对策,他也亲眼见识过曲子的功效,如今既然不需要上朝,倒不如当真付诸于行动起来。

    因此,只是简单慰问了一会儿,便同孟漓禾及诗韵一起,离开了屋子。

    苏子宸大概也听到了胥清醒的消息,不过大概在他的意料之内,加上似乎并不想过去邀功,只在与几人一同进餐时询问了几声便作罢。

    三人倒是十分有默契的,吃完饭便准备好了琴去探望欧阳振。

    只有诗韵还是十分忐忑,犹豫着要不要跟去。

    因为孟漓禾已经表明遵从她的想法,但也必须是在院外,以免她的出现刺激到欧阳振。

    不过,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心里想要见他的愿望,远远的跟了上去。

    早晨,欧阳振一般都在自己的院子里练剑。

    所以当他们到达之时,院内的欧阳振正挥舞着剑,当真是舞出一片落叶纷飞。

    “谁?”

    感觉到有人走进院子,欧阳振飞身一转,便到了来人之前,用剑直指了过去。

    宇文澈停下脚步,却并未闪避,静静的看着欧阳振将剑停在离自己的脸只有一尺之处。

    “是你!”欧阳振眼睛一眯,剑却落了下来,眼神中似乎有些迟疑,“王爷?”

    宇文澈不由震惊道:“你认得本王了?”

    孟漓禾也是眼前一亮,却见欧阳振忽然又皱了皱眉,似乎在努力思索。

    “认得,不认得,你是覃王,那欧阳振是谁?暗卫……”

    很快,欧阳振又开始进入到当日相似的情况中,只是这一次,没有人提示,他只是看到宇文澈的脸,便开始混乱起来。

    孟漓禾有些了然,想来,是上一次仅仅做了一点时间的催眠起了点作用。

    欧阳振应该还没有从脑子里真正想起宇文澈,他只是接受过暗示,这张脸这个人,是他曾经的主子,覃王。

    不过,这也是好现象。

    至少说明,催眠对他起了作用。

    只要能够安抚他的情绪,对于恢复他的神智,让他接受自己的身份,从而接受宇文澈为他疏通内力,都有很大的帮助。

    可谓是万里长征,终于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宇文澈皱着眉看向孟漓禾,孟漓禾朝她露出一个安抚的笑,之后便对苏子宸点了点头。

    苏子宸直接抱琴朝石桌旁走去。

    欧阳振的领地受到了侵犯,且意识尚混乱,此时很快暴躁起来:“你又是谁?”

    说着,竟是直接朝他用剑逼了过去。

    宇文澈赶紧也拔剑相迎。

    只是,才对了不到两下,苏子宸手下的琴弦已经被拨动,并且熟悉的曲子,便飞快的从指尖流泻而出。

    而仅仅听了不到一句,欧阳振的动作明显迟缓下来。

    甚至连方才因为欧阳振拔剑而处于有些焦急状态的宇文澈,也在这琴音中,觉得心平气和了许多。

    苏子宸的琴音与孟漓禾不同,他是加了内力在其中,因此更加浑厚,效果也来的更快更迅猛。

    很快,两个人的剑都应声而落。

    渐渐的,苏子宸才敛了内力,只用手指的力量弹奏起来。

    毕竟,昨日是为了救人,才坚持长时间加持内力在琴中。

    如果只是安抚情绪,内力倒是大可不必。

    孟漓禾赶紧走到欧阳振身前,看着他的脸,不过却忽然又犹豫了一番。

    她要在子宸面前露铃铛吗?

    虽然认了哥哥不假,但是……

    想来想去,孟漓禾还是决定作罢,再等等吧,不到万不得已,她还是不想暴露最后的武器。

    看着孟漓禾将手里本已握住的铜铃又放了回去,宇文澈倒是嘴角一勾。

    看起来,她对苏子宸也不是没有防备的。

    一时间,这种只有他被信任的感觉越发让他觉得高兴起来。

    孟漓禾倒是没注意这么多,此时干脆举起一双手,用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以外人看起来诡异,但似乎又有着什么规律的手势在欧阳振的面前舞动起来。

    然而,欧阳振却似乎很是排斥,甚至于有些烦躁。

    而一旁的苏子宸在默默的看了一会之后,猛然加重了力道,才又缓和了些他的情绪。

    孟漓禾没想到他这么难对付,不过也不气馁的继续在他面前手指飞舞,并开口诱导道:“看着我的手指,你看的出我比划的是什么形状吗?”

    欧阳振终于被她的问话吸引,不再故意躲开视线,而是专注的望了过去。

    孟漓禾嘴角一勾,继续说道:“仔细看着,觉得眼睛是不是很累,你累了,很累了,可以闭一会儿再看,休息一下,先闭上眼睛睡一会……”

    终于,在孟漓禾的手势和语言的引导下,欧阳振渐渐闭上双眼,催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