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1章 一点也不污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被这声音吓的一个激灵,脸上的疼痛都顾不上了,赶紧睁开眼。

    然而这一睁眼,更是吓得不轻。

    因为她发现自己此刻正埋在宇文澈的胸前,而被他攥住的手正在好死不死的扣在他的胸膛上,所以说,她刚刚摸的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是他的……胸肌?

    那么,那个小点?

    孟漓禾脑中“嗡”的一声,只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她是不小心“轻薄”了宇文澈?

    天哪,那以这家伙的脾气,会不会把自己大卸八块?

    不过,应该也不会吧?

    毕竟,他以前也无意间瞧过她的身子,而且还碰过!

    但是,却也是情况使然,不得已而为之。

    那她现在好像并没有什么理由啊!

    那怎么办?

    要不然就说自己是梦游?

    不对,梦游是什么样子来着?

    好像现在已经来不及伪装了啊!

    怎么办?要不然……

    不知道为何,她的脑子里竟然脱线的想起那句“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只觉顿时,整个人生观都很不好了。

    “你在想什么?”忍无可忍,宇文澈望着这个还紧紧贴在自己身上,并且湿漉漉的大眼睛无辜的望着自己,整张脸的颜色几乎可以和煮红的虾媲美的某人,额头上青筋直跳。

    他觉得,这个女人如果再不离开自己,他一定会直接办了她!

    孟漓禾果然马上醒悟过来,立即像弹簧一样,一下子往后跳了很远。

    神情佯装淡定,但目光却根本不敢和宇文澈接触,处于游离状态,轻咳一声说:“那个,我,我不是故意……你,那个,你……”

    宇文澈看着她一身衬衣,越发将她的身材显露无遗,目光也不由偏开一些,声线有些暗哑,轻吐一口气道:“你方才慌慌张张跑出去做什么?连……连外衫都未穿?”

    听到这个,孟漓禾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只穿着那丝绸做的粉红衬衣。

    这衣服光滑细腻,却几乎是全部贴在身上,其实若是放到现在,这衣服不露胳膊不露腿的,真是保守的不能再保守。

    所以,她觉得即使和宇文澈同床而眠,这个被作为睡衣,也是很过关的。

    但是,现在被猛的提出来,在这昏黄的油灯闪烁下,孟漓禾不知怎的,竟觉比没穿衣服还羞耻,脸上越发热了起来,下意识便想要回床上用被子紧紧裹住,可是这样一来,不是更显得欲盖弥彰吗?

    孟漓禾欲哭无泪,只好硬着头皮,慌慌张张道:“我见你一直未归,以为是胥出了什么事,所以一着急就冲了出去,然后没想到正好撞到你,不不不,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你,所以轻薄了你……不不不,也不是轻薄,就是摸了一下,不不,也不是故意摸,只是下意识觉得好摸,不不,不是说你好摸,我是说胸肌,不,我……”

    “胥没事。”眼见孟漓禾说的越发没有边际,宇文澈抬头按压了一下跳动的额头,忍不住打断她的话。

    若不是眼前这人是孟漓禾,他一定觉得这人在勾引自己,为什么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在逼他扑过去呢?

    宇文澈觉得自己真是不认识自己了。

    “哦。是吗?”孟漓禾终于在方才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的状况下找到新话题,赶紧道,“你去看了?醒过来了吗?”

    宇文澈一噎:“我没去。”

    “啊?”孟漓禾愣住,下意识就回道,“你不是出去的时候说去看胥?”

    宇文澈神情忽然有些异样:“我只是去洗个了澡。”

    孟漓禾一双眼睁的老大,仿佛不理解他怎么忽然变卦。

    然而,宇文澈并不打算做什么解释,甚至直接朝床榻边走去,边走边说:“很晚了,睡吧。”

    废话,说想某些画面想的浑身发热,所以不得不泡了一个时辰冷水澡这种事,会告诉这个画面中的人?

    那他一定是疯了!

    宇文澈难得如此暴躁,因为他那一个时辰的澡根本已经白泡了,被她那么一撩,现在泡一夜也不一定有用!

    可是,又要睡一张床!

    他真是不知道何苦要这么为难自己。

    孟漓禾皱皱眉,越发觉得今天的宇文澈真是好奇怪啊!

    不过,看得出宇文澈不想说,她也不好再问。

    毕竟,难得这家伙没有因为方才的事发难,甚至连往日那恶趣味般的调戏都没有,真是可喜可贺啊!

    于是,也迈着小步子走了过去。

    宇文澈在床边停下,孟漓禾就坐在床上自觉的脱了鞋,之后爬向床的里侧。

    那跪趴在床上的姿势……

    宇文澈感觉鼻子又要发热,忙在出糗前为自己迅速点了一穴,简直机智!

    于是孟漓禾一回头就看到宇文澈扭曲的一张脸,不由嘴角抽了抽,面瘫是病,果然难治啊!

    好在,孟漓禾躺在床上的时候,大概是碍于之前对身旁之人的“轻薄”,反正十分老实,乖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没有肢体接触,宇文澈终于松下一口气。

    听着身边渐渐平稳的呼吸声,心思却越发清醒,同时又有些无奈。

    他宇文澈何时这样过?

    曾经,有人为了接触他,一丝不挂出现在他床上,他都能毫不留情,一脚踢下去,甚至还有人给他下过药,他都可以自行等药性散去,也对面前的人没有一丝杂念。

    现在,竟然连对方脱个鞋子都有些受不住?

    这一切,已经超过他二十多年的理解范围,他变得越发注意她,越发想要靠近她,情不自禁想要保护她。

    怎么可能会这样?

    从来没经历过****的宇文澈第一次有些困惑。

    原本,他是想确定心思之后,就告诉她,并且希望她留下来,做自己真正的王妃。

    可是现在,他彷徨了。

    因为事情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记得,父皇不管喜欢谁,最多就是留宿几晚,之后该继续宠幸谁便宠幸谁,并没有什么影响。

    可是,为何他一想到要接触的对象,换成别的女人,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呢?

    这情况不对!

    一个荒诞的念头,忍不住在脑海里升起。

    难道,这个女人给他悄悄做了催眠?

    让他,非她不可?

    不不不,怎么可能,她不是一直要逃离这里吗?

    而且,她为自己做过那么多,他怎么能怀疑她?

    但是,这情况真的不太正常,是他自己的问题吗?

    宇文澈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心底,他真的不怀疑孟漓禾。

    可是,他又无法解释现在的情况。

    或许,试着和她保持一下距离?

    宇文澈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终于决定不再多想,闭上眼睛开始入睡。

    终于,如他所愿。

    在经历了漫长的纠结后,方才那施旎的心思也的确消失殆尽,很快,便迷迷糊糊间便要睡去。

    然而,睡梦中的孟漓禾一个翻身,碰到身边的东西,下意识便抱紧。

    而,神智已经在睡眠笼罩下不够清醒的宇文澈,早已忘记方才保持距离的决定,也在这具熟悉身体的接近下,转过身,将娇小的身子搂在怀里。

    一夜香甜,满室温暖。

    直到……

    孟漓禾觉得这一夜睡的真是无比舒爽,很暖和的同时,觉得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踏实过,就好像找到了她在现代的大熊,除了感觉有个很硬的东西老顶着自己以外,整体还是十分舒服,忍不住轻轻的蹭了蹭脸。

    然后,那腿边的挨着自己的东西似乎更顶着自己了。

    孟漓禾睡梦中皱着眉,下意识用腿朝前反击了几下,好像对方终于失去了强硬的架势,不再与自己对抗,于是才消停下来。

    而睡梦中的宇文澈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惊醒。

    只见怀里,那个娇小的脑袋正窝在自己胸前,枕着自己的胳膊,小脸大概是因为睡得暖和,此时红扑扑的看起来格外粉嫩,四肢也交缠着巴着自己。

    忍不住眉头皱了皱,他怎么睡的这么熟?

    竟然就这样抱着她睡了一宿不自知?

    往日,别说是触碰他,哪怕有个风吹草动,他也可以瞬间清醒起来。

    真的是越发不受控制了。

    看来,真的要保持一些距离看看了。

    于是瞬间惊醒的宇文澈覃大王爷,在智商迅速回笼,情商一直处于负数的状态下,很快得出了这个结论。

    于是,动了动身子,却忽然浑身一僵。

    下面……

    宇文澈感觉到一阵奇怪的触感,紧接着,脸上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红,接着又白了白,之后又黑了黑,最后……

    青白交加,红色诡异,面部僵硬,双眼发直。

    他竟然……

    忽然一个翻身,在他反应过来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当响之势,抽身而出,呼的一下,门开了又关。

    而同时,孟漓禾的头几乎在同一时刻咚的一声磕在床上。

    “啊,好痛!”孟漓禾刚做完了一场对抗的梦后睡的香甜,忽然被一阵痛意惊醒,揉着头十分不满的睁开眼。

    却见自己此时正好好的躺在床上,只是没有睡在枕头之上,而是睡在床中间,甚至几乎霸占了宇文澈那一侧的空间。

    不过,孟漓禾揉揉眼,好在宇文澈起的早啊!

    只是,怎么从枕头上掉下来,头会这么疼呢?

    她的小脑袋还真是脆弱呀,可一定要保护好这张花容月貌的小脸嘻嘻嘻。

    孟漓禾一醒来就自恋的想着,接着却忽然鼻子抽了抽。

    咦,这是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