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0章 你摸够了没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她却没想到,那边与她同桌的诗韵却忽然开口道:“王爷,王妃,属下有一个请求,那就是……”

    诗韵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才说:“放弃阿振吧。”

    “你说什么?”孟漓禾手中筷子一顿,紧紧皱着眉看向诗韵,眼里都带着怒火。

    诗韵低下头,她其实方才看到胥的一刹那就做了决定。

    因为欧阳振,覃王受过重伤,她自己受过重伤,如今又是胥,那下一个又会是谁?

    王爷和王妃都在尽全力救欧阳振,她都看在眼里,可是若是用他人的性命作为代价,她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事情发生?

    于是,她再次回道:“王妃,你们已经尽力了,但是他的情况并没有那么容易救治,我想,让我留下吧,只要每天偷偷看看他,确认他是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你觉得他现在是好的?”孟漓禾直接将筷子放下,盯着诗韵问。

    诗韵的脸色也有些发白,半晌却说:“对我来说,他还活着就很满足了。”

    “你……”孟漓禾此时又是心疼又是恨铁不成钢,“对你来说就满足了?但是对欧阳振呢?你凭什么决定他的人生?”

    “王妃。”诗韵此时眼圈有些发红,“阿振在练功初始就预料过这一天,我早已经做好了失去他的准备,他甚至交代过我,若是有一天他走火入魔,让我亲手杀了他,以免伤及无辜,可是我……终究下不了手。”

    孟漓禾没想到,他们竟早已打算了这么久远的事情。

    不由看向宇文澈,只见他听到此话,面色虽然未变,但那双眼,却明显暗淡了许多。

    那个人,明明知道如此有危险,却还是为了自己去做了,甚至,已经做好了与最爱的妻子阴阳两隔的准备。

    试问有哪个人可以无动于衷?

    可是,反过来,又有哪个人这样放弃呢?

    孟漓禾脸色终于和缓下来,方才的怒气也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

    能说出放弃自己的爱人这种话,想必心里比谁都苦吧?

    如果这件事放在自己身上……

    忍不住想到宇文澈也像欧阳振那样,放弃的字眼还没出现,就已经感觉到一阵阵刺痛。

    而她和宇文澈仅仅是名义夫妻,就算她现在对宇文澈有些动了心,但比起诗韵和欧阳振的感情,还是差远了吧?

    “诗韵。”孟漓禾声音和缓,因为本身就坐在她身边,所以干脆抓住她的手,“你记得,不管什么时候,我和王爷都不会放弃欧阳振,我可以治好你,就可以治好他,希望你相信我。”

    诗韵手下一颤,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宇文澈却眼中亮了许多,看着孟漓禾的目光波光闪烁。

    孟漓禾拍拍诗韵的手,神色却有些凝重起来,低声道:“其实这一次胥受伤,我应该负全部责任。”

    听她这么说,宇文澈眉头一皱,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是孟漓禾却抬手制止,继续说下去:“我没有想到,他被催眠后还会情绪不稳定到醒来,终究还是我预估失误,太冒险了。”

    “催眠?”一旁,苏子宸忽然开口,目光中竟有些平日很难见到的光亮,“你是说,你会将他沉睡?”

    “额。”孟漓禾顿了顿,忽然想起,她的催眠术,按理她不应该这么没有防备的暴露的,可是今日明明也知道苏子宸在场,却也这么不经意的说了出来,看起来,是真的把他当哥哥了啊!

    既然如此,孟漓禾也不再隐瞒:“是,我可以引他进入沉睡状态,但是,为他做心理疏导之时,他却会醒过来攻击人,所以胥才会受伤。”

    苏子宸似是有些惊讶,不过却也未再多问,而是沉吟片刻道:“我想,我可以帮他。”

    孟漓禾一愣:“子宸哥,你会治走火入魔?”

    “不。”苏子宸摇摇头,“所有走火入魔都要打通体内杂乱的内力,才有机会让人恢复正常,这一点,覃王应该知道。”

    “不错。”宇文澈点头。

    孟漓禾疑惑加深:“那你?”

    苏子宸笑笑:“你可以催眠心理疏导,覃王可以内力引导,我,就坐在一旁抚琴,确保他不会情绪暴躁即可。”

    “对啊!”孟漓禾眼前一亮,“我简直是个傻子,怎么之前就没想到?”

    “关心则乱,而且今天一天发生了很多事,怎么能说自己是傻子?你可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徒弟。”苏子宸语气温柔,让人觉得沉溺在他的目光中都会化了。

    宇文澈眼皮垂下,苏子宸这神情,怎么越发越不知道收敛了!

    真当他是瞎的么?

    “咦?徒弟?”孟漓禾却没有在意的眉毛一挑,“你不是不认我是徒弟?”

    “只是不用你拜师,叫叫徒弟也无妨。”苏子宸笑意吟吟。

    呵呵,还调笑起来了。

    宇文澈不爽的端起酒杯喝酒。

    “这都行。”孟漓禾甘拜下风,嘻嘻笑道,“那你有几个徒弟呀,我看看最聪明的我后面有几个人。”

    “就你一个。”

    “噗。”宇文澈一口酒喷了出来。

    孟漓禾嘴角微抽,哭笑不得,十分后悔问出这个问题!

    明明之前还有的优越感如今连渣都不剩了。

    苏子宸你这样微笑着扔炸弹真的好吗?

    心好累。

    不管怎么说,这还算是一顿颇为愉快的进食。

    并且,几人在酒足饭饱之余,还商量出了救治欧阳振大计,不得不说是很大的收获。

    而饭后,宇文澈也丝毫不手软的将孟漓禾拎进了自己的房门。

    当然,美其名曰,缺人保护。

    虽然连孟漓禾也不知道,这国泰民安的到底要保护啥?

    不过,也不是没有一起住过,她也懒得扭捏了。

    再说,宇文澈也不是那种人。

    没有她的同意,他肯定不会对自己如何。

    而且,像他这种人,别人倒贴也不一定肯吧?

    孟漓禾任凭自己胡思乱想着,但是却不知为何,心里有些紧张。

    大概,是因为她最近有些确认了自己的心意?

    反倒不能特别淡定的面对了?

    尤其,是看到侍女将大大的一桶热水送进来的时候,更是罕见的有些手足无措。

    以往,也不是没有中间隔着一个屏风就这么洗过,可是今天怎么就感觉特别不好意思呢?

    孟漓禾简直欲哭无泪。

    忽然,宇文澈从床上站起。

    孟漓禾站在水桶边只觉寒毛都竖了起来。

    他不会又像以前那样逗自己吧?

    那她不用想也知道如今自己战斗力不足。

    然而,宇文澈却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从身边有到门口:“水好了,你先沐浴吧,我去看看胥。”

    说完,便推门出去,还不忘紧紧的关上了门。

    孟漓禾目瞪口呆,哇,今天怎么这么正经了?

    恶趣味不发作了?

    这简直……太好了!

    不过,又有一点淡淡的失落是怎么回事?

    孟漓禾拍拍自己的脸,红着脸脱下衣服,将自己泡进水桶里。

    而门外不远处,听到那一声落水声的宇文澈,耳根一热,脚步愈发加快了许多。

    为什么忽然觉得,把孟漓禾拉进屋子一起住,实在是太考验自己了呢?

    宇文澈从来不知道,一向冷情的他,甚至一想到孟漓禾在沐浴这件事,就有些心慌意乱。

    明明,他以前都不止一次看过她的**啊!

    然而,这么一想。

    孟漓禾当初中了药在他掌心下辗转的模样,她衣冠不整,满面霞红的模样,甚至她一丝不挂的模样……立即闪现在眼前。

    宇文澈只觉鼻子一热……

    再一低头,见鬼一样的看向地面。

    他!竟!然!流!鼻!血!了!

    宇文澈难得无法冷静,去往胥屋子的脚步硬生生转了方向,走向了另一间屋子。

    而洗完澡的孟漓禾,百无聊赖的在床上等了很久,也没见宇文澈回来。

    孟漓禾不由在床上辗转反侧,这家伙干嘛去了这是?

    去看看胥需要这么长时间吗?

    她的澡都洗完好久啦!

    糟了,难道是胥有了意外情况,他在那里处理所以回不来?

    孟漓禾越想越不对,干脆一轱辘从床上爬起,因为担心胥,甚至外衣都未穿,只穿着里面的衬衣衬裤便拉开门向外跑去。

    然后……

    “嘭”的一声,孟漓禾只觉脸部一痛,感觉自己像是撞上了一堵墙!

    好硬!什么东西!

    夜本就很黑,孟漓禾又疼的闭上眼睛,不过手却忍不住朝撞上的东西摸去,下意识想知道她撞在了什么上面。

    咦,很丝滑,手感很好。

    戳一戳,硬邦邦又有弹性。

    好像还有好几块,什么东西?

    宇文澈一瞬间只觉刚刚泡了半天的冷水澡前功尽弃。

    他本以为这个女人一定睡的不省人事,没想到竟然毫无防备的扑进他的怀里,而且还乱摸?

    她是不是真觉得他是柳下惠了?

    然而,孟漓禾却完全无所察觉,甚至还在继续游离着她那只罪恶的小手。

    忽然,手下不知摸到何处,停了下来。

    咦,这里的突起是什么……

    孟漓禾忍不住捏了一下,然后就听到头顶上方,一声沉重的呼吸传来,接着,一只大手用力的拉住她,制止了她的动作。

    然后,她就听到宇文澈似乎咬牙切齿,呼吸不稳的说:“孟漓禾,你摸够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