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9章 针锋相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胥!”

    几声疾呼同时在屋内响起。

    “他无事。”苏子宸却将胥重新放回床上淡然解释道,“从他的脉象看,体内气滞血瘀,靠药物化解很慢,不如将淤血打通吐出。”

    几人均是松了一口气。

    “覃王,可为我准备一把琴?”

    苏子宸再次开口。

    宇文澈想到孟漓禾,猜想他是要为胥用琴音疗伤,便很快吩咐人送上一把琴。

    苏子宸将放琴的桌子正对胥的床前,接着坐于之后。

    “请各位先回吧,此曲不是一时半会可完。”

    宇文澈想了想,还是带几人离开,毕竟,他也不担心有旁人在,会影响他的弹奏。

    声音很快从房间流出,那是孟漓禾还没有听到过的曲子。

    说不出什么感受,然而,却觉得身体里每个角落都无比舒畅。

    宇文澈方才为胥耗用了许多真气,这会竟然觉得体内的真气又慢慢恢复起来,真是十分的奇妙。

    心里不由踏实了许多,或许,胥真的有救了。

    不过尽管如此,几个人还是坚持在外面等。

    一是,因为担心胥,二是因为,里面的人还在努力,他们更不能离开,哪怕,能做的也只有祈祷。

    只是没想到,这一场弹奏,竟是硬生生一口气从天亮弹到了天黑。

    门终于被打开,因为天已黑,看不太清苏子宸的脸色,但不用想,也知道十分疲惫,因他弹奏的琴音是带着内力的。

    只见他背着手,对着孟漓禾微微一笑:“胥应该没事了。”

    “真的?”孟漓禾眼前一亮,几乎不敢相信他的话,“我进去看看他。”

    说完,便赶紧跑了进去。

    其余几人也是激动不已,以至于孟漓禾还没跑到门前,便觉一个影子在面前一闪而过,直到进了屋子才发现,原来夜已经站到了胥的床头。

    诗韵也随后走了进来,看到胥的脸色,顿时大呼了一口气。

    因为此时胥呼吸匀称,再没有方才那种担心他某一口气就停止的揪心,而且,脸上竟有了血色!

    孟漓禾悬着的心也终于松下,拍了拍夜的肩:“怎么样?我说过一定会救活他。”

    孟漓禾只是随口一说,出乎意料,夜竟然忽然单腿跪地,给孟漓禾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多谢王妃救命之恩。”

    他方才听的明白,那个苏先生完全是因为王妃才出手相救,不管从珍贵的药还是弹了这么久的琴来说,都是用了十足的力。

    孟漓禾吓了一大跳,赶紧将夜扶起。

    不过,这一整天糟糕的情绪缠绕着她,此时,听到这个消息的她觉得开心不少,当下不想再凝重下去。

    而且,这夜看她的眼神,分明就像看个菩萨。

    要知道,被百姓传成菩萨转世已经很无语了好吗?

    她可不想家里还有这么个人瞅着自己。

    当下笑嘻嘻的说:“喂,夜,我说你天天和胥打来打去,没想到感情倒是很好嘛!果然打是情骂是爱啊!”

    然而,朴实的夜哪里受到过这种调笑,又没有胥那样跳脱,当即脸红到了耳根:“王妃,我和胥……和胥是切磋……切磋武艺。”

    “噗哈哈。夜你真可爱。”孟漓禾和诗韵对视一眼,非常没有人品的开始轮番逗弄起来。

    而屋外,听着阵阵笑声从屋子传出的宇文澈,也将心放了下来。

    “多谢苏先生,若以后有用得着本王的,苏先生一句话,本王定在所不辞。”

    “不必。”苏子宸却淡然回绝,“我所做只是为了漓禾,断不会因此让覃王为我办事。”

    漓禾……

    宇文澈眯眼,叫的真亲密啊……

    他好像都没有这样叫过……

    挑了挑眉,继续道:“苏先生为本王的王妃有恩,便是对本王有恩,所以,是一个性质。”

    真是赤果果的宣布主权,非常霸道冷酷炫!

    然而,苏子宸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问道:“漓禾对王爷很重要么?”

    “那当然。”宇文澈骄傲点头。

    “那就好。”苏子宸神色未变的点点头,“希望王爷果真如此。”

    宇文澈立即有些不爽,他竟然被一个外人这样说?

    而且这个人总有一种长者范儿,是他的错觉吗?

    就因为认了孟漓禾当妹妹,会不会,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只是,心中虽然有诸多不快,但此人刚刚救了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此刻发难,只是说道:“想不到苏先生当真看重这个妹妹。”

    他的话其实非常有提醒意味,尤其,还特别加重了妹妹两个字。

    然而,让宇文澈费解的是,苏子宸听到这话竟然笑了:“不错,漓禾对我非常重要,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宇文澈顿时脸色一变。

    这简直让他想到了孟漓江,可是,这话若是孟漓江说出口,他可以接受,但是,放到苏子宸这里,却是真正的挑衅,因为,苏子宸与孟漓禾非亲非故,谁知道苏子宸到底是不是打着哥哥的名义,却要挖他的墙角呢?

    然而,还未等宇文澈再次开口,孟漓禾已经从屋子里出来。

    大概是因为太兴奋,此时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说道:“王爷,子宸哥,你们在聊什么啊?”

    “我在答谢苏先生。”宇文澈抢先回答,神色已经一脸淡定。

    “对对对。”孟漓禾拼命点头,“王爷你一定要好好谢谢子宸哥!”

    接着,又转头看向苏子宸:“对了,子宸哥,你想要什么,我们狠狠敲诈王爷一笔?”

    苏子宸哭笑不得:“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开开心心的就好。”

    “啊?”孟漓禾傻眼,“看不出来啊子宸哥,这么会哄女人开心,将来我肯定有个漂亮大嫂。”

    苏子宸眼中温柔:“借你吉言。”

    被两个人无视的宇文澈在一旁冷眼旁观,真当他是瞎的么?

    “胥醒了吗?”宇文澈机智的用胥来打断两人谈话。

    “哦,对!”孟漓禾被这么一提醒,立即想到她方才出来要问的话,转向苏子宸道,“子宸哥,我们刚刚那么吵胥也没醒,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啊?还要很久么?”

    “随时都会醒,所以今晚,要有个人留守。”

    苏子宸话一说完,宇文澈面前便立即出现一个人。

    “王爷,请让属下今晚留守。”

    宇文澈挑了挑眉,看向难得如此风风火火的夜:“你要留下照顾胥?”

    孟漓禾也来了兴致,走过来看着他。

    大概是方才被自家王妃调戏的有些过,这会听这么一问,立即那窘迫之色又现。

    “属下想他那脾气只有我安抚的了,万一受伤后难伺候……而且,侍女也……也不方便。”

    夜硬着头皮说完。

    本来大多数时候,宇文澈也没什么危险,暗卫保护也只是习惯,如今,胥如此,夜与他一向多年并肩,自然不会不答应。

    孟漓禾却不嫌事大的又开口逗弄了起来:“可是夜,你要是陪胥了,那王爷的安全怎么办啊?你不会把胥看的比王爷还重吧?”

    “当然不是!”夜立即表忠心,“属下只是……只是不放心胥。”

    “噗。”孟漓禾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一点也没有身为王妃应该摆点威严的自觉性。

    好在诗韵终究没她那么快,看到夜被她逗的脖子都红了,赶紧道:“王妃,王爷的安全属下来保护就好了。”

    孟漓禾一愣,立即不满意道:“你方才明明说晚上要保护我的。”

    诗韵想也没想道:“属下也会保护王妃啊,你和王爷一个屋子,属下刚好守两个。”

    这话一出,倒是轮到孟漓禾脸红了。

    所以这意思不就是说,她今晚要和宇文澈睡一个屋了?

    她方才明明只是想逗夜来着啊?

    怎么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呢?

    倒是这会让她说“我才不要和他一屋睡。”或者“谁要和他一屋睡啊。”连她自己都觉得,听起来是恼羞成怒的表现啊!

    真是世间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于是,只好寄希望于宇文澈,两眼巴巴放光,意思是“快说你武功高强不需要保护!”

    接受到目光的宇文澈立即聪明的心领神会,温柔道:“放心,晚上在我身边,我也会保护你。”

    孟漓禾:

    你接受错信息了喂骚年!

    宇文澈却无视孟漓禾目瞪口呆的神情,对着夜道:“好好照顾胥。”

    “是!”夜领命奔回屋,简直化身为风一样的男子。

    倒是苏子宸神色未变,似乎这番对话对他毫无影响,只是在一切尘埃落定后,看向孟漓禾道:“我方才在屋内时你一直在此,是否到现在还未进食?”

    孟漓禾一愣,没想到子宸弹着琴还知道外面的动静,要知道,她弹琴时简直所有精力都用在手指上,完全没有余力关心别的,这就是差别啊!

    肚子忽然咕噜一声响,像是替她回答了子宸的问话。

    孟漓禾吐吐舌,在开口之前,听到宇文澈对山庄人吩咐道:“立即准备一桌上好的饭菜。”

    饭菜很快备好,夜坚持在屋内守着胥,因此便送了一份进去。

    而山庄饭厅,连同诗韵在内,大家齐齐坐在桌旁。

    孟漓禾一天没有感觉,这会看到饭菜,便赶紧大快朵颐了起来。

    毕竟,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开心的事。

    而且对于欧阳振,她也决定有空和子宸一起商量起来对策。

    然而,她却没想到,那边与她同桌的诗韵却忽然开口道:“王爷,王妃,属下有一个请求,那就是……”

    诗韵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才说:“放弃阿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