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7章 为你而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几乎是严阵以待,看着他转过的身子,暗暗凝结内力,随时防范。

    夜和胥也是难得的安静,一动不动的观察着他的动作,准备随时出手。

    孟漓禾自知此刻形势危机,但此时此刻,她却不能停手。

    好在,这首曲子她初练之时,就为了日后安抚欧阳振所用,所以此刻弹的十分得心应手。

    加上她常年催眠练习的手势,也让她十指的速度可以达到一般人不能达到的境界。

    所以,她眼见欧阳振的掌朝她的方向劈来,却依然忍住想要逃离的本能,再次弹了下去。

    出乎所料。

    欧阳振的掌只打到了一半,便停住。

    那只稍稍带出来的掌风,也在宇文澈防备中,抵消了下去。

    可以说,对孟漓禾丝毫没有造成伤害。

    欧阳振在旁人眼里,几乎就是奇迹般的慢慢将掌收回,脸色也平和起来,眉间还带着许多疑惑,应该还是因为方才那个是谁的问题在纠结,但是,却不再狂躁。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孟漓禾依旧没有敢松懈的弹着琴,同时,对宇文澈示意了一下。

    宇文澈心领神会,看着欧阳振道:“阿振,你是我的暗卫,记得了吗?”

    欧阳振看着宇文澈,眼神里还有很多茫然。

    “你是我的主子?我的主子是谁?”

    欧阳振看似混乱的问题,宇文澈却听懂了,他静静道:“本王是覃王宇文澈。”

    “覃王,覃王……”欧阳振嘴中喃喃自语,眼神里一会清明一会迷茫,但很好的是,真的没有再焦躁起来。

    孟漓禾记得宇文澈说过,如果要根治他的走火入魔,必须给他传输内力,将他体内散乱的内力梳整。

    但是眼下,他还是认不出宇文澈是谁,那么想必也就不会接受宇文澈为他如此。

    如果强行的话,欧阳振眼下只是不再狂躁,但不代表他对排斥的人,或者说感觉到有威胁的人不会动手。

    孟漓禾想了又想,还是停下手中的动作。

    现在欧阳振很平静,应该没那么快便狂躁起来吧?

    但无论如何,如今,她只能赌了。

    “王爷,我想可能还是需要我先为他催眠。”

    孟漓禾在宇文澈身后轻轻说。

    宇文澈听完转头看了看欧阳振,思索片刻便将她稍稍让出,低声说:“你小心。”

    “嗯。”孟漓禾点点头,迅速拿出铜铃,不带欧阳振看清她的面容,便已在他眼前飞快的晃动起来。

    她可是记得,上一次,欧阳振看到她时,把她当成了诗韵,要过来杀自己,这一次可不能再给他时间思考了。

    而欧阳振本就处于没有防备的状态,这么一晃,很快便闭上了眼。

    孟漓禾这才真真正正的松了一口气。

    接着,不敢再有任何怠慢的,将他引入了深度睡眠。

    接着轻柔的对他进行暗示和启发。

    “你是欧阳振,覃王宇文澈的暗卫。你想象一下,你走到一个门前,门的两侧有两个高大的石狮子,石狮子中间是一扇红漆木门,你看到了吗?”

    欧阳振静默片刻,接着点点头。

    孟漓禾一喜,接着说道:“在那门的顶上,有一个镶着金黄色大字的牌匾,你仔细看看是什么?”

    欧阳振开始皱着眉,摇了摇头。

    孟漓禾也不气馁,再次鼓励道:“那是你曾经最熟悉的地方,你一定可以看的到,你再认真看看,是什么?”

    欧阳振眉头锁的更重,半晌,终于吐出三个字:“覃王府。”

    孟漓禾眼前一亮,要不是还在催眠,她几乎要欢呼起来。

    终于将欧阳振引导过来了!

    宇文澈也是面露喜色,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突破。

    他这个王妃,真的是他的福星。

    孟漓禾努力按捺有些激动的情绪,放缓声音道:“你慢慢朝你走,走过一条长廊,经过一个水榭,再走过一个凉亭,之后,前面有一个院子,知道是什么吗?”

    这一次,欧阳振答的很快:“倚栏院。”

    “对!”孟漓禾接着道,“你走进倚栏院,那有两株桃树,有个石凳,有假山……”

    孟漓禾这次很细致的将倚栏院描绘了一番,接着说:“那你平时在什么地方?”

    “树上或者屋顶。”

    孟漓禾试探着问:“和谁?”

    “和……”欧阳振眉头拧了起来,“诗韵。”

    孟漓禾与宇文澈对视一眼,成了!

    接着,便要接着诱导下去,毕竟,如果可以,将那个导致他走火入魔的原因找出解决掉,更容易消除他的心病。

    然而,还没等再次开口,便听又沉吟了一声:“诗韵。”

    这一声说的尤为冰冷,甚至让孟漓禾忍不住一激灵。

    接着,就见面前的欧阳振忽然睁开眼,眼睛通红,看着她道:“诗韵,你背叛我,我要杀了你!”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孟漓禾只感觉到眼前一黑,接着,身子被人一个翻转,只听一声闷哼。

    孟漓禾心里一沉,下意识便想到宇文澈为他挡了一掌,然而却听一声:“胥!”

    接着,便觉搂着他的人忽然离开,然后便是打斗的声音。

    没有人挡住视线,孟漓禾赶紧看过去,只见躺在地上的人,竟然是胥?

    孟漓禾被眼前的景色吓得腿都开始哆嗦,因为胥此时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煞白,眼也已经闭起,被夜搂在怀里。

    一只手搭着他的手,强行给他传输真气,企图护住他的心脉。

    “王妃,请你尽快弹琴,王爷不是他的对手,胥,也需要马上救治!”

    夜看着发呆的孟漓禾开口,声音竟带了许多的颤抖。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愣愣的点点头,几乎是半爬半跪的朝着古琴而去。

    十指拼命在发抖,虽然知道胥的命几乎就掌握在自己手里,却更因为如此,抖的几乎弹不了琴。

    孟漓禾使劲掐了掐自己,孟漓禾,不要害怕,你可以的!

    深呼一口气,紧紧的咬住下唇,让注意力集中到琴上。

    不能弹错,要快要快点起效……

    终于,琴音四起。

    或许是救人心切,这一次,奇迹般的,只弹了两句,欧阳振便开始安静下来。

    宇文澈迅速收回手,对着夜一声:“走!”

    接着,夜便抱起胥,而宇文澈则拉起仍在弹琴的孟漓禾,一把抱在怀里,两人以飞快的速度离开欧阳振的院子,进入另一个庭院。

    几乎没有任何停歇的,宇文澈命人送上千年人参,为胥含了两片,便开始为他传输真气。

    而夜则守在门外,等着大夫前来。

    胥的内力远不如宇文澈和诗韵深厚,且刚刚那一掌,距离实在太近。

    又因为是救人,根本来不及调整姿势,几乎就是自杀般的救治。

    孟漓禾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她知道暗卫的职责是什么。

    但是却没想到,她那个一直在暗处默默保护她的人,在她有危险的时候,竟然可以不顾性命。

    刚刚那一掌,宇文澈和胥都是用自己身躯在保护她,只不过,胥可能扑过来的位置刚好挡住了宇文澈,因此便又代他挨了一掌。

    可是,这一掌,对宇文澈可能不会致命,但是对他却不一样。

    怎么能这么傻呢?

    她值得吗?

    那是他的命啊!

    “王妃,你不要难过,胥……一定会没事的。”

    身边,夜忽然笨拙的开口。

    孟漓禾不由在泪眼中望过去,看向这个平日里同样不会怎么去过分关注的暗卫。

    只见他脸色竟是毫无血色,一看便是担心至极的表现,然而现在,却又来安慰自己。

    他同胥常年在宇文澈身边,两个人的情意不用讲,如果不是胥很危险,他也不会失魂落魄成这个样子。

    孟漓禾动动唇,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都怪她,都是她的错!

    如果不是她执意要治疗欧阳振,不是她说,还有他们保护她,他们又怎么会有此遭遇?

    她明知道欧阳振不能听到诗韵的,明明那会没有琴声可以安抚,她为什么还要冒险!

    她忽然无比深刻的理解到,宇文澈想要救治欧阳振的心情。

    真的没有哪一个人,面对为自己付出性命的人无动于衷。

    孟漓禾的下唇已经被她强烈的自责咬出血,她一字一顿的说:“夜,如果胥醒不过来,我以命抵命。”

    血顺着下巴流下,再配着她这句话,夜忍不住一惊。

    早前,他也对孟漓禾有过猜疑和防范,但却没想到她是这么有血性的女子。

    他们暗卫的性命,本就是为了主人而存在,何况,王爷还救过他们的性命,亲自栽培他们。

    他曾经庆幸过自己跟着王爷,如今,他更是庆幸王爷娶了个好王妃!

    她竟然将他们的命看的和她一样重。

    百感交集,却更是说不出一句话,只知道愣愣的开口:“胥一定不会有事。”

    “对!”孟漓禾眼中充满坚定,“他一定不会有事,我一定会救他!”

    胥点点头,只当她也是无力的一说,并没有再说什么。

    然而,孟漓禾却真的开始思索起来,要怎么才能救他?

    内脏受损,又不能开刀……

    好在宇文澈可以点穴止血。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快速愈合。

    愈合,愈合……

    孟漓禾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努力的思索,忽然,只见她眼前一亮,一把抓住夜:“夜,你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