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5章 哥哥也吃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启禀王爷,琴师已到。”

    宇文澈速度开口:“请。”

    接着,一个白衣胜雪的人影便出现在厅门之内。

    孟漓江随意的看了一眼,然而,却顿时愣住。

    子宸今日一身飘逸的白衣,黑发不像一般男子一样高高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而是仅在头顶上略微慵懒的扎了一束,其余头发却散落下来,与额前长长垂落的发丝混在一起,无端生出许多飘逸。

    再加上那身白衣,真真让人只觉眼前一亮。

    孟漓禾方才因孟漓江即将离开尚有些失落,抬头一看,还是不由有些惊艳。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白天看到子宸这个样子呢!

    这老天果然对她真不薄,身边都是一水儿的美男子。

    然而孟漓江却是十分诧异,这人为何让他觉得面容如此熟悉呢?

    而且还透着一股说不出来亲近感?

    明明,越仔细看他,越愈发肯定,他的的确确没见过这个人。

    念头转了几个来回,孟漓江没有出声,只是不动声色的打量。

    看出哥哥的疑惑,孟漓禾赶紧站起身道:“子宸你来了,过来坐。”

    子宸点点头,抬步走到位子之上。

    孟漓禾又接着介绍道:“皇兄,我之前在寿宴上弹的琴你有听吧,就是子宸教我的,我现在请他住进王府继续教我弹琴了。这就是子宸。”

    孟漓江诧异挑眉。

    这个男子,抛去那股熟悉的感觉不谈,怎么看都不像寄人篱下,敢当琴师之人。

    接近禾儿会有什么目的吗?

    到底禾儿是目的,还是覃王是目的?

    可是看他这一身气质,却又实在不能和奸诈之辈联系起来。

    他一向光明磊落,很少对人持小人之心,但是关乎他最在意的妹妹,他草率不得。

    “子宸,这是我皇兄。”孟漓禾又对着子宸介绍道。

    孟漓禾在介绍,孟漓江虽有怀疑,但也不好一直沉默,便微微颔首:“多谢子……”

    孟漓江不由顿住,子宸会意道:“鄙人姓苏。”

    孟漓江点头:“多谢苏先生对令妹倾囊相授,观先生气度不凡,不知是何许人也?”

    察觉到孟漓江的试探,子宸倒也不恼,而是温和的回道:“苏某来自海外,不是如今这三国之人,只是恰好游历到此,与令妹有缘相见。”

    三人闻言无不诧异。

    宇文澈和孟漓江都有些恍然,难怪看他,的确不像这尘世里之人,如今说来,恐怕是在海外隐居的岛上吧?

    只是,终究没有全信。

    只有孟漓禾瞪大眼睛,甚至还拍了拍手道:“海外?好酷!”

    毕竟古代没有飞机汽车,一个人出来长途跋涉的游历,听起来就很潇洒啊!

    说不定将来她也可以!

    子宸微微一笑:“你喜欢海外?”

    孟漓禾点点头:“喜欢啊,我也喜欢到处走走看看。”

    “若是喜欢,有机会可以带你去。”子宸眼中温柔,语气也颇有些宠溺。

    “真的吗?说定了,不许反悔哦!”

    孟漓禾激动不已,来到古代,她除了王府几乎哪都没去过呢好吗?

    想想将来也可以四处走走,就觉得很美妙哦!

    “绝不反悔。”子宸郑重承诺。

    夫君宇文澈和妹控孟漓江难得默契的对视一眼。

    只不过,宇文澈眼里带着些不爽。

    而孟漓江,除了诧异,好像还带着那么点……幸灾乐祸?

    宇文澈觉得牙有点痒,他好像真的就是在引狼入室!

    孟漓禾笑了一会儿,不知道又想到什么,小脸又垮了下来。

    孟漓江觉得自己好像变得更加妹控了,怎么就这么喜欢眼前这个表情丰富的妹妹呢?

    只是,这表情变化的会不会太快了点?

    刚刚还艳阳高照,这会就阴云密布了?

    忍不住失笑道:“禾儿,你这又是怎么了?”

    孟漓江不问还好,这么一问,孟漓禾小嘴一瘪,倒有些撒起娇来:“皇兄,还不是怪你,人家子宸都可以陪我,你连多住几天都不肯。”

    她这会从心里上已经认可孟漓江为亲哥哥,所以撒起娇来一点负担都没有。

    孟漓江却是心思不已。

    之前他对孟漓禾的疼爱,是来源于同胞的血脉,以及一起失去母亲后的相伴。

    可是,这个妹妹虽然和自己亲,也都是低着头,很少大声说话都,像今天这样撒娇,绝对是从来没有过。

    不由觉得十分受用,甚至一下子软到了心里,化成了水一般。

    伸出手在孟漓禾的额前轻柔,力度刚刚好到不至于弄乱她的发髻,颇为宠溺的说道:“哥哥真的有事,这次若不是惦记你,也不会亲自来,如今看你过得好,便也安心回去了,等有空会再来,到时候一定不会这么匆忙。”

    宇文澈额头跳了跳,今天是宴会,还是宠溺大会?

    为什么感觉谁都比他这个夫君还宠溺呢?

    而且,孟漓禾还在那只手上蹭了蹭,看样子颇为享受,简直更像一只被宠坏的小猫。

    虽然知道是哥哥,但为什么想要一拳把那只手打飞呢?

    宇文澈深呼吸,终于开口把某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皇兄说的对,身为一个皇子,还有很多事做,你若是想玩,我可以带你多出去走走。”

    孟漓江收回手,嘴角翘了翘。

    孟漓禾有些诧异的看了宇文澈一眼,然后低声道:“你不也是皇子……”

    宇文澈:

    难得的掉进了自己挖的坑。

    不过,覃王的智商绝对是够用,当即想到什么,开口道:“无妨,陪王妃天经地义,而且寿宴上,我也已经向父皇开过口。”

    孟漓禾愣了愣,好像宇文澈当时拒绝辰风国公主时,的确说了要多陪陪自己,当时以为他就那么一说,难道还真的有如此打算不成?

    倒是真让她受宠若惊。

    若是平时,她一定开心不已,可是此时,她还是陷在哥哥要走的憋屈中,毕竟和哥哥,跟和宇文澈是完全不同的啊!

    于是,脸上还是有些垮:“可是,你和哥哥的身份又不一样……”

    宇文澈目瞪口呆。

    他敢肯定,这个世界上会拒绝他宇文澈的人,一定只有这个女人!

    倒是子宸笑道:“你若是想要个哥哥,不介意的话,可以把我当做哥哥。”

    这话一出,宇文澈和孟漓江的表情顿时十分微妙。

    孟漓江第一反应就是,抢妹妹?!

    然后就是……

    和他抢妹妹?!

    为什么和他抢妹妹?

    凭什么和他抢妹妹?

    胆敢和他抢妹妹?

    正义妹控瞬间化为幼稚狂魔。

    而宇文澈则显然成熟的多。

    因为他想的是,呵呵,哥哥妹妹的……

    一听就不正常!

    肯定就是那种企图。

    所以说,在思想上,宇文澈的爱情想法比孟漓江的幼稚园想法,的确是成熟了诸多,让人可喜可贺。

    然而,孟漓禾完全没有察觉到他俩的心思。

    她只觉得,咦,子宸不做师傅做哥哥也不错啊!

    这样以后教她的时候也不会太严厉了吧?

    就算自己错了,撒个娇也能过去了吧?

    真是非常棒啊!

    于是,不由兴奋道:“真的?你愿意当我哥哥?”

    子宸点头:“我一直想要个可爱的妹妹。”

    孟漓江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捏坏了一只筷子,当他是死的吗!

    这一次,成功换来了宇文澈幸灾乐祸的目光。

    孟漓江用眼神怒视宇文澈,乐什么乐,我走了,闹心的还不是你?

    毕竟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听起来就……呵呵呵。

    这么一想,心情稍微又好了点。

    宇文澈果然脸色阴沉下去。

    看着那边认了兄妹的两个人对视而笑,恨不得掀了桌。

    屋顶。

    两个暗卫感觉到一阵一阵不同人传来的杀气后,只觉得,如果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三个男人就是一台生死大戏。

    “好可怕。”胥使劲窝在夜怀里。

    夜顶着面瘫脸:“滚出去。”

    “不要,我害怕杀气。”胥一脸赖皮。

    夜青筋直跳:“你一个暗卫害怕杀气,还要不要脸了?”

    “哇,夜你怎么骂人。”胥大怒。

    夜赶紧防备他偷袭。

    胥却干脆一屁股坐在他腿上:“不要就不要,一个暗卫要脸干嘛。”

    夜:

    胥偷偷露出狡黠的笑:我会告诉你我是觉得房顶太硬,我坐着不舒服?

    然而,不管杀气多么浓重,最后,这一场宴会还是圆满结束了。

    孟漓禾又和哥哥腻歪了半天,才在第二天早上,不得不含泪送孟漓江离开。

    或许是双胞胎,曾经长达十个月在母亲的身体里拥抱着,对于这种长时间的分离,孟漓禾当真感觉到了深深的不舍。

    孟漓江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要不是觉得妹妹在这确实是过得不错,都差点让他一时冲动想要把这个妹妹带走。

    终于,还是十八相送的告了别。

    要不是孟漓禾的表情当真太纯净,宇文澈都快受不了这种黏腻的兄妹情了!

    他将来绝不能生个龙凤胎!

    这不是给对方的夫君娘子的添堵吗?

    不过,孟漓禾本身就是双生子,她会不会也很容易生一对儿呢?

    那两个孩子会像谁呢?

    会不会一个像她,一个像自……

    不对,宇文澈黑着一张脸猛然停住,他这是在想什么?

    于是,孟漓禾一回头就看到身后的宇文澈,不由在悲伤中眨眨眼:“王爷,你脸怎么这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