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4章 宴请皇兄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初夏的阳光,一向暖而不烈。

    孟漓禾被这暖意晒的舒服的翻了个身子,接着却觉得有些刺眼,忍不住睁开了眼。

    大大的阳光洒在她的被子之上,孟漓禾不适应的又眯了眯眼,哑着嗓子喊道:“豆蔻,几时了?”

    从醒来就在门外守着的豆蔻闻声进门,有些无奈的道:“公主,你总算醒啦,已经要中午了。”

    “啊?”孟漓禾一个激灵坐起,揉了揉刚醒来还有些昏昏涨涨的头,掀开被子跳下床,“快,拿东西给我洗漱,我忘了要去请皇兄了。”

    豆蔻倒是不急不慢道:“公主,不用着急,二皇子已经到了,王爷亲自去请的。”

    “啊?”孟漓禾瞪大眼,觉得真是太丢人了,上一次她来的时候自己就睡着了,这次竟然是还在睡,不由郁闷道,“皇兄已经来了?那怎么不叫醒我?”

    “是王爷说公主昨晚睡得晚,让奴婢到了正午餐前再叫你的。”豆蔻解释道,越发觉得覃王真的对自家公主不错。

    “哦。”听到宇文澈的吩咐,孟漓禾不知怎么,脸有点红,昨晚的确是睡得晚了点,但是让她睡到这会,哥哥不知道怎么想啊……

    想着,还是赶紧洗漱完毕,又换了身新衣服,便匆匆忙忙而去。

    只是,才走出离合院,便有人来报,说是王府外,有一名为子宸的男子前来。

    孟漓禾不由懊恼,她真是睡觉误事啊!

    到了现在还没有交代去收拾个院子出来。

    啊,她忽然又想到,她昨晚还迎了个婆婆进府,按理,应该一大早去探望的。

    天哪,为啥她一场懒觉已经变成了,妹妹,儿媳,徒弟,哦不,朋友,都不称职了呢!

    孟漓禾忽然不知道现在该去做什么了。

    “怎么一大早就苦着一张脸?”

    身边,宇文澈的声音忽然响起。

    孟漓禾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不早了,都中午了。抱歉,我起晚了。”

    宇文澈嘴角微微扯了扯:“寿宴已过,如今风平浪静,也没有其他的事,休息一下无妨。”

    这还算没有其他的事啊?

    孟漓禾瘪瘪嘴没有说话。

    似是猜到她所想,宇文澈开口道:“方才已请人将琴师引入你们常弹琴的后院,待他收拾完毕再引他入正厅,母妃也已安顿好,不必担心,至于皇兄,已经在正厅坐好,就等你过去了。”

    孟漓禾不由愣住。

    所以,在她早上睡懒觉的时候,宇文澈已经默默的把一切都打点好了?

    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竟是这样细心。

    “你将那个荒废的院子收拾出来了?”

    孟漓禾不由问道,那里不像其他院子,一直有人打理,简单整理便好,那里要收拾的话,还是着实要废些功夫。

    “嗯。”宇文澈点点头,“那里安静,你昨日说过,子宸不喜见人,我便命人把那个院子整理出来了。”

    “哦……”孟漓禾觉得自己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好像越发觉得宇文澈温柔了怎么回事?

    是她因为自己心思造成的错觉吗?

    孟漓禾觉得自己要冷静一下,于是避开他的目光道:“那我去看看子宸。”

    说着,便要独自离开。

    然而,宇文澈却一把抓住她的手,皱眉道:“急什么?你就这么急着见他?”

    孟漓禾脚下一顿,因为宇文澈那语气里,有着明显的不悦。

    而察觉到孟漓禾颇有些被吓呆的模样,宇文澈心里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叹,方才看到她听到子宸后迫不及待相见的模样,下意识便觉得不是很舒服,所以方才的语气,是太凶了吗?

    忍不住想到昨天的那本书,宇文澈清咳一声道:“我的意思是不用急,皇兄还在正厅等你。”

    “哦。”孟漓禾果然脸色和缓很多,继而想到什么,问道,“皇兄在正厅……你是备了酒宴吗?”

    “不错。”宇文澈点头,“我请皇兄先入座后便来接你过去。”

    孟漓禾有些惊讶,下意识便道:“这样啊,你派人来叫我一下就好啦,何必亲自过来。”

    宇文澈表情僵了一下,没有立即回答。

    孟漓禾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到自己说错话了。

    毕竟,让宇文澈亲自来接人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她要是再不领情……

    “那个我的意思是……”

    “走吧。”孟漓禾还要说,宇文澈却已经开口打断,抓着她的手也没有放开,而是就这样抬起步子。

    手被牵扯着带动,孟漓禾也赶紧动了动脚步跟了上去。

    然而,在路过了几个下人的身边,迎接了诸多注目礼后,终于脸上开始发热了起来。

    宇文澈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是因为昨天她有事拉着他走,他便默认了这种方式?

    可是,大白天被这么多人看着牵手,很不自在啊……

    再说了,这些下人们也会不自在吧,毕竟古代人都很羞涩……

    然而,事实上,孟漓禾真的多虑了。

    因为王府中人,早已目睹了多次自家王爷抱着王妃的模样,以及经历了种种被虐狗事件后,早已练成一颗金刚不坏之心。

    牵手吗不就是?

    想虐怪我们这群单身狗?

    不约,我们不约!

    下人们一脸正经。

    孟漓禾一脸通红,终于还是在一个分岔路口停下,犹豫道:“那个,王爷,既然你准备了酒宴,我想去请子宸一起过来,毕竟他传授我琴意,总不能……”

    “我已派人请了。”宇文澈脚步只是停了一下,便丢下一句话再次迈开脚步。

    而且这一次,牵的力度还有点大。

    眼看摆脱无望,孟漓禾干脆自暴自弃的放弃了。

    只是在行走的过程中忍不住偷偷的想,宇文澈现在好像不排斥和她接触了,是不是代表,他对自己也有了一些好感?

    可是只是这么一想,便赶紧晃晃头。

    孟漓禾收住你的心思,你是早晚要离开这里的,你不可以做一个后宫里争宠的金丝雀!

    想着可能会有的很多很多女人,孟漓禾终于冷静了下来,看向宇文澈也清冷了许多。

    面前这男人,还是一脸冷然,没有表现什么温柔的情绪,果然,还是她的主观意愿导致了误会吧?

    也好。

    孟漓禾一时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落,就这么跟着走进了正厅。

    孟漓江坐在那里,一下子就看到从门口进来的两人,方要微笑开口对自家妹妹说话,便顿住。

    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到,门口这两个人,在……牵手?

    再多的心理准备也没有料想到这个局面。

    看起来,果然是他之前太过担心了,禾儿过得似乎是真的很好,而且好的……让他出乎意料。

    孟漓禾还在出神,只听耳边宇文澈的声音传来。

    “皇兄久等,我把漓禾带过来了。”

    孟漓禾这才猛然惊醒一般,抬起头,察觉到孟漓江的目光,赶紧意识到什么,手像被烫了一样从宇文澈手里离开,脸上随及也尽数染上了红晕。

    孟漓江看到自己妹妹如此,心里那所剩不多的疑虑也尽数散去。

    看来,是两情相悦。

    倒是没想到,这个妹妹,倒是有福气。

    “过来坐吧。”孟漓江毕竟为兄长,虽说是在王府,但也没打算多么客气,眼下就是坐在那里开口,只是眼神移开,假装没看到孟漓禾那尴尬的神情。

    “哦。”孟漓禾这才偷偷深呼一口气,暗怪自己刚才反应太大了,这样一来,好像更加欲盖弥彰了吧?

    宇文澈几不可见的扬了下眉,而后坐下,那脸上却有着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

    孟漓禾这会坐了下来,终于恢复了神色,有些不好意思道:“皇兄,我昨晚睡得有些晚,让你久等了。”

    孟漓江听到这话不由露出一丝宠溺之笑:“无妨,和皇兄有什么见外的?”

    孟漓禾吐了吐舌,嘿嘿一笑。

    哎,真羡慕原来的孟漓禾有个这么好的哥哥,只是,却被自己霸占了。

    不过,放心,她也不会白白占有,她也会对这个哥哥很好的。

    想到这,孟漓禾不由说道:“皇兄,你难得来一次殇庆国,不如来王府多住些时日吧,正好我也没有出去怎么玩过,可以一起去玩啊。”

    孟漓江只觉妹妹这性子真是变了好多,听到她这话忍不住看了一下宇文澈,见他倒是没多大反应,不由摇头失笑:“都成了亲的人了,怎么这么不稳重?”

    孟漓禾一愣,下意识看了宇文澈一眼。

    宇文澈也正好在看她,视线交汇,孟漓禾赶紧扭了回去。

    “皇兄,那我也算是尽地主之谊了,用没有错吧?”孟漓禾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听到孟漓禾称自己为主人,宇文澈嘴角微微翘了翘。

    孟漓江失笑的点点头:“对对,你现在可是殇庆国的媳妇儿了,真是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啊。”

    “喂,皇兄,你说什么呢!”孟漓禾忍不住抱怨,她也就是那么一说,可这当着宇文澈的面说媳妇什么的,都是有些……

    “好了,不逗你了。”看出孟漓禾的窘迫,孟漓江终于好心停止逗这个变得异常活泼的妹妹,脸色收敛一些说道,“不过军队还有事,我明日便启程回去了。”

    “什么?明天就走?”孟漓禾真的惊呆了,她还以为可以好好和哥哥亲近一点,毕竟,来到古代,这可是遇到的第一个亲人。

    看出孟漓禾眼中的失落,孟漓江也有些不忍,不由语气放缓道:“别难过,哥哥会再来看你。”

    他们自小就是如此,如果不是当着他人,在私底下的时候,他们更愿意称哥哥,而不是皇兄。

    孟漓禾还是瘪着嘴,嘴上不说,但是心里颇有些受打击。

    孟漓江还想开口安慰,却听厅外,突然而来的一声禀告。

    “启禀王爷,琴师已到。”

    宇文澈速度开口:“请。”

    接着,一个白衣胜雪的人影便出现在厅门之内。

    孟漓江随意的看了一眼,然而,却顿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