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3章 住进王府吧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能想到师徒恋违背伦常,只是因为她想到了在现代时所看的古代小说。

    但宇文澈想到这一点时,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个十分护食又霸道的男人,自然想的更为深远许多。

    只是,奇怪的是,这个名叫子宸的男人似乎还完全不避讳他。

    到底,是有何目的?

    宇文澈的目光越发深邃起来。

    然而,孟漓禾却并未想到那么多,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原本,她最开始的打算是请子宸来王府里做琴师,后来子宸表示不愿见他人,而且很快会离开殇庆国,便也作罢。

    而如今,他既然不马上离开了,也见了宇文澈,会不会愿意留下呢?

    念头一起,孟漓禾越想越觉得可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子宸,那你最近住在哪?”

    “客栈。”

    孟漓禾目瞪口呆,这人好有钱啊!

    要知道,她在现代时,想在哪个城市长住,可绝对不敢一直住宾馆的好吗?

    于是,更加觉得心里的计划可行。

    不过,如今宇文澈在场,她自然要考虑他的感受,虽然他方才说了信自己,不代表就愿意让别人住到府里来。

    所以,还是转头看向宇文澈道:“王爷,既然我要和子宸学琴,是不是可以请他住到王府中来呢?反正院子这么多,我问起琴来也方便……”

    宇文澈一愣,从这女人方才问那个问题时,他就有不好的预感,没想到,还真的……

    只是,这个子宸对孟漓禾明显不一般,住进来,他岂不是和引狼入室没什么区别?

    只不过,让他当场拒绝,却也是做不出的。

    于是,只是挑了挑眉,淡淡回道:“住不住进王府,也要看你这位子宸师傅的意见。”

    宇文澈没有正面回答,甚至还无视子宸的话,特意加重了“师傅”二字,然而孟漓禾却有些理解过急,眼里还闪着亮光道:“你答应了?”

    接着,不待对方回话,便转向子宸道:“子宸,那你愿不愿意住进来?毕竟,客栈那么贵,我也可以回报一下你,不然我白白承你所教,于心有愧啊!”

    子宸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在思索。

    然而,自始至终并没有看宇文澈一眼,仿佛,他并不是自己的考虑范围以内。

    冷漠如宇文澈,也忍不住有些气恼。

    他那句话,恐怕任何一个男人,都能察觉到拒意吧?

    然而,却见子宸半晌露出一笑:“也好。”

    孟漓禾马上拍手欢呼。

    毕竟,眼前这人可以算是自己的大恩人,没有她,方才在宫里还不知道怎么出丑呢!

    只不过,虽然已经决定下来,这么晚了也不可能再收拾一个院子出来,加之子宸的行李还在客栈,便也约了收拾妥当再来。

    孟漓禾累了一天,自然也无力气再学琴,更何况如今子宸已要住进王府,来日方长,也不需要这么急。

    于是,在与子宸道别之后,孟漓禾便揉了揉有些酸的小腰,和宇文澈挥挥手道:“王爷,那我回去休息啦,你也早睡哦。”

    宇文澈看了看四周,此处在王府里十分偏僻,因此少了许多灯火,沉默一瞬后抬手:“我送你回去。”

    孟漓禾一愣,怔怔的被他拉着朝她的离合院走去。

    两个人在府中并不是没有这样并肩行走过。

    只是,或许是夜色太深,月色太迷人,让人忍不住有些恍惚。

    孟漓禾安安静静的走在宇文澈身边,偷偷看着这面色依然冷峻的男人,心里却忍不住有些激动,他,这是因为天黑,所以在送自己吗?

    孟漓禾竟然有一种,走在大学校园,被男朋友送回宿舍的错觉。

    没想到,在大学里拼命读书的她没体验到的事,到了这里来体验了。

    只不过,人家那是手拉手,他们……

    啊!天哪!

    他们也在拉着手!

    孟漓禾的心忽然彭彭直跳,这才回忆起,仿佛今晚他们这样的牵了无数手。

    怎么牵起来的呢?

    孟漓禾开始神游,好像最开始是自己拉着他朝芩妃的宫殿走的,之后就那么不自觉的牵了起来。

    甚至,中途分开几次,又自然而然的回到了牵手状态!

    他们这是中邪了吗?

    而且,天哪,她还是一开始的主动之人,那他,只是被动接受吗?

    孟漓禾忽然有些慌乱,这个男人肯定觉得自己太主动了吧?会怎么想自己呢?

    仗着自己今晚对他的帮助接近他?让他无法拒绝?

    事实上,若是孟漓禾没有接触感情,她的智商绝对是够用的,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像宇文澈这种男人,别说只是帮忙,就算是救命,只要他不愿意,也别想让人接近半分。

    但是,现在某人在智商为负时,真的想不出那么多,只觉脸上像火一样烧。

    她要怎么消除这种误解?

    今日帮她,可绝对不是为了得到他的感情。

    她虽然在今天后知后觉的确定了心意,但是那件事却是早就决定的,而且,她也一直认为,爱情,不是可以和感激挂勾的。

    就算她再喜欢,也不会利用这个来让他做出对自己感激的事。

    “你在想什么?”

    身边的宇文澈忽然停下脚步,直直的看着她。

    孟漓禾一愣,心虚道:“没想什么啊。”

    虽然这么说,被他握着的手还是下意识的抽了回来。

    宇文澈手里一空,温热的触感消失,仿佛身上某个地方也跟着空虚下来,不由皱了皱眉,脸色也跟着黯了几分。

    却不是愤怒,而是不舒服中带着些茫然和对自己的不解。

    原来他宇文澈,也有贪恋别人温度的时候。

    只是,对方收回手,再握便显得有些刻意,而且,孟漓禾的行动,分别透着些拒绝。

    该幸亏他今晚没说出口吗?

    还是误把她一次次为自己所做之事,当成对他的好感了?

    换做别人,她是不是也会这么做?

    “你……你和我说了什么吗?”

    孟漓禾忽然小声开口,刚刚意识到问他是不是说了什么自己没有听见。

    宇文澈回过神,神色淡淡:“我说,父皇寿宴,三天同庆,不用上朝。”

    “哦。”孟漓禾点点头,继而想到什么,犹豫了一下道,“我想好好招待一下皇兄。”

    “嗯。”宇文澈点点头,“确实应当如此,若他不嫌弃,也可以让他来府上小住,我也会尽力招待。”

    “谢谢你,真的。”孟漓禾觉得自己由衷的感激。

    如果这样,想必孟漓江可以安心许多吧?

    被迫嫁人,可以说是她的不幸。

    但是能嫁给宇文澈,却一定是她不幸中的万幸。

    他看起来冷漠无情,却从来没有勉强过自己,甚至在最大程度的配合她。

    也难怪,自己这颗活了两世没有波澜的心都忍不住跳动了吧?

    宇文澈没有回答,他忽然有些词穷。

    这个女人为他做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却因为他仅仅答应她招待她的皇兄,便感激至此。

    怎么就这么容易满足?

    还是说,很少有人真正为她做过什么。

    那种巴不得想要给她全世界,从而在她的眼中看到光芒的心愿忽然特别强烈。

    “你还有什么想做的吗?都可以和我说。”

    孟漓禾愣住,今晚的宇文澈真的真的太温柔了。

    不行,她要招架不住了,得赶紧走,不然就要露馅了。

    “没有。很晚了,我们快走吧。”

    孟漓禾低下头,面色有些不自然的快步向前走。

    又是这么明显的抗拒……

    宇文澈心里不免有些发堵。

    但是,冲动的时候已过,眼下,不想再做没把握的事。

    抬起步子,宇文澈跟了上去。

    只是,手没有再牵起,一路也无言。

    宇文澈也只是将她送到院门口,便转身离去。

    孟漓禾终于松下一口气。

    很快洗漱过后便倒回了床上。

    虽然很累,脑子也乱乱的,但还是觉得有点睡不着。

    只好拼命催眠自己,明天要去请哥哥,请哥哥,请哥哥……

    终于,在哥哥**终于战胜了春心萌动之后,孟漓禾涌现了令人欣喜的睡意。

    只是,在即将彻底陷入睡眠之前,脑子里却忽然冒出宇文澈那欲言又止的脸。

    这个家伙,好像是想要对自己说什么来着吧?

    可是,来不及细想,思维却尽数陷入了混沌之中,彻底睡了过去。

    而另一院落内之人,却并没有如她一样强迫自己入睡,反而坐在了书房里,静静的出神。

    直到东方发白,才唤人抬了浴桶进来,洗漱妥当后,推门而出。

    “夜。”

    一声低唤,夜迅速出现。

    “去查查昨夜之人。”终究,他还是决定查一下子宸的来路。

    不是因为对孟漓禾的不信任,而是,他必须确定,这个人对孟漓禾不存在威胁。

    “是。”夜应完便离开。

    只不过,在离开之前多看了几眼,他怎么觉得王爷一夜不睡,反而更加容光焕发了呢?

    明明之前一段时间没有休息,已经露出疲惫之色了呀?

    难道,真如胥所说,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夜忍不住心里偷偷打了个机灵。

    不对,他怎么也和胥一样八卦了?

    果然是被这家伙荼毒了,待会,要想办法去打一架……

    而宇文澈才没心思管这些暗卫的心思,他转身便走向院外。

    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