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2章 不做你师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流畅的琴声源源而来,宇文澈的面容却越发凝重。

    要不是此时还拉着孟漓禾的手,他的人恐怕已经到达琴声所起之处。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犹豫间,却让他听出,这曲子,分明就和孟漓禾今天在皇宫弹奏的一模一样。

    疑惑之色顿起,不由看向面前之人。

    而孟漓禾此时果然一脸怔仲。

    她知道,这个院子的位置好像的确离她练琴的院子有些近。

    因为芩妃临时进府,又是晚上,来不及收拾一个空置的院落出来,而这里,是平日准备给客人的客房。

    今夜只是给芩妃临时居住,而其他院落已经在派人连夜布置,明日便可以搬过去。

    原本,她以为子宸明知她今晚在皇宫,所以不会前来。

    所以,方才看到这两个院子紧邻时,并没有多担心,可是,她怎么会想到,今夜他却来了?

    一阵莫名的心虚从心里升起,孟漓禾有些慌乱,明明她没做什么,就是学了个琴而已,但是,怎么就有一种被抓包了的感觉呢?

    一时间,场面冷了下来。

    宇文澈的话再一次被打断,然而,在这孱孱的琴声中,也没有了再开口的兴致。

    树上,胥简直要抓心挠肝!

    他作为暗卫,并没有允许今夜跟随入宫。

    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个主子一回来,这感情似乎是突飞猛进!

    当然,以前固然也是十分好,但也并没有这么如胶似漆!

    牵着手什么的,还是很难看见的。

    而且,刚刚王爷这副样子,简直揍是要说甜言蜜语的节奏,肿么就被打断了呢!

    他纠结半天才决定,违背道德偷听一次的好吗?

    毕竟!这可是王爷说甜言蜜语啊!

    能够听一次死了都值啊!

    正所谓,好奇害死猫,他就是忍不住好奇嘛嘤嘤!

    对面,夜看着一脸苦逼的胥,再看看王妃,只觉这主仆俩真是越来越像。

    但是……

    他……是……谁?

    空中,夜无声用唇语对胥问道。

    胥这才一愣,啊,对呀!

    现在问题的关键,并不是听不到甜言蜜语,而是不要让王爷误会!

    糟!

    不过,胥转念一想,幸好有他,可以证明!

    不过,隐瞒不报,希望别被王爷打死……

    树下,宇文澈忽然看着孟漓禾开口。

    “你知道是谁。”

    不是疑问句,只是陈述。

    孟漓禾一愣,只得点点头:“是教我弹琴的人。”

    宇文澈眼前微微一眯:“晚上?”

    孟漓禾低下头,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一定要在晚上练琴。

    她记得子宸说过,不想见王府其他人,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也不想当她的师傅,只是应邀教教她而已。

    可是,这样说出来,怎么连她自己都觉得无法接受呢?

    无缘无故的大半夜天天见面。

    听起来就很奇怪啊!

    “我……因为……”孟漓禾支支吾吾,很少见的这么口齿不清。

    树上的胥也开始抓耳挠腮,王妃,你可别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为什么我觉得你这样更容易让王爷误会呢!

    “他是男人。”

    宇文澈又徒然开口,眼里滑过一丝冷然。

    那一闪而过的怒意让孟漓禾心里猛的一跳,下意识抓紧他的手:“是,但是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宇文澈看着她眼中闪现的慌乱,而手掌中原本握着的手,忽然加大力度将他反握,似乎是怕他离开。

    脸色不知不觉间竟缓和了下来,低声道:“好,我听你说。”

    然而,这一声,却让孟漓禾猛的睁大眼睛,仿佛不可置信般看向宇文澈。

    这个男人,竟然肯听自己说?

    而且,脸色仿佛也没有以往那样难看了。

    是他的错觉吗?

    为什么总觉得今晚的宇文澈格外的温柔?

    不过,不管怎样,能够听她说,便是对她最大的信任了。

    孟漓禾也不再犹豫,干脆一五一十将认识子宸前后的所有经过全部讲了一遍,当然选择性的去掉了那句“如虎你不愿留下,我可以带你走”。

    并且,为了表明自己的话没有半句假话,孟漓禾还特意在最后说:“胥每晚都有在一旁陪同,你可以向他求证。”

    树上,一听这话的胥赶紧摆出严肃脸,点头以证王妃清白。

    开玩笑,一直藏在暗处的他,终于有此发光发热的机会,怎能不牢牢抓住?

    甚至,若是王爷不信,他还打算哼几首王妃弹奏的小曲儿!

    虽然,没有之前的《南山南》好听,毕竟人家是有歌词的,然而也还不错啊!

    他会说他已经暗戳戳的填了词吗?

    然而,事实证明,他就是图样图森破。

    因为宇文澈自始至终没有看过他一眼,任凭他脑袋点的如捣蒜,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最终,也不过是获得了几个夜投来的鄙视目光而已。

    胥愤愤转过头,咋地,又想打架?

    于是……

    一阵风刮过,树枝开始纠缠,渐渐飘远。

    一片树叶落到孟漓禾头顶,宇文澈伸手将她摘去,淡然道:“我信你。”

    感觉到那只手轻轻触碰,虽然只是一触即离,孟漓禾还是觉得头皮有些发麻,接着却又有些暖意。

    毕竟,她知道这家伙对绿帽子的执念。

    以前,明明没什么的东西,他都会发怒,没想到,这很难解释的事情他倒是信了。

    然而,人大概都是这样,你对我越好,我越想把心证明给你看。

    一时冲动的,就将宇文澈一把拉起。

    “走,我带你去见见他。”

    宇文澈有些讶异,因为方才听她口中说出来的感觉,像是此人为世外高人一样,并不愿意见人。

    以他的性格,自然事后会让人去查来路。

    但也没想到,孟漓禾会主动开口。

    不过,既然她不介意,他也很想会会这个夜探王府之人。

    孟漓禾方才只是一个冲动,根本没有考虑更多,直到踏进了那个院子,看到了在那里弹琴之人,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妥。

    毕竟,子宸特意有说过的呀!

    她可真是……

    这下,子宸说不定会生她的气了。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待她与宇文澈行至凉亭之外,与他相距不远处,那琴声还未停止。

    仿佛没有感觉到身边有人到来一般,子宸依然低着头,专注于手下的琴。

    而宇文澈却知道,这人早就知道他们的到来。

    武功高的人之间,都会有一种感应。

    而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与孟漓禾弹的是同一首曲子,但不同的却是,他手下用了内力。

    所以,出来的声音更强劲,音色也更有穿透力。

    而这内力又恰恰只用了一点,让宇文澈丝毫不怀疑,若是用了全部,说不定,这琴声定是会传播很远。

    曲子结束,子宸放下手,抬起头。

    “你来了。”

    淡淡的一句话,对着孟漓禾,丝毫没有顾忌到宇文澈。

    宇文澈几不可见的皱了眉。

    除了他的态度,另外的不爽,竟是因为他的容貌。

    他宇文澈自问是个从不在乎容颜之人,即便世人都说他举世无双,他也没有丝毫感觉。

    但是,眼前这个男子,却是他所见过的所有男子都不可比拟的。

    硬要说,便是这个人,的确有着世外人一般的感觉,仿若并不属于这世间,不沾染烟火之气。

    硬是把一身白衣,穿出了谪仙之姿。

    还是第一次,宇文澈这样在意别人的容颜,准确的说,在意孟漓禾每晚和这种容颜的人在一起。

    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确定?

    毕竟,他了解孟漓禾如厮,知道这女人看着聪明,其实颇会被“美色”迷惑。

    那么,他们夜夜相处,真的不会生出点……

    想到此,宇文澈忍不住有一点震惊。

    他何时这般不自信了?

    忽然,又有些无奈,原来,他也终究不能免俗。

    因为感情,从来都掺杂了太多的不确定,以及明明信任却依然存在的惶恐,紧张。

    这一番纠结宇文澈自认并未尽数反应在脸上,却并非没有被人捕获。

    不得不承认,子宸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

    片刻,又觉得正常,毕竟,面对的,是孟漓禾这般美好,女子。

    想到此,眼里,竟生出许多温柔及别人看不懂的骄傲来。

    让宇文澈看的越发心乱。

    而孟漓禾只是觉得颇有些尴尬,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道:“子宸,这是覃王,我……我带他来,是因为……”

    “无妨。”子宸大概知她心中所想,径直打断她的话,“我本也打算,留在殇庆国一段时日,日后总会照面。”说完,也淡淡的朝宇文澈点了点头,以示打了个招呼。

    宇文澈亦回礼,并没有计较他的礼数是否妥当。

    孟漓禾没细想,他所说的总会照面是什么意思,只是听到他说会留下来,十分高兴,顿时眼前一亮道:“你不走了?”

    子宸微微一笑,笑容里带着儒雅的宠溺:“只是暂时。”

    孟漓禾依然很开心,毕竟她觉得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需要请教。

    “那你是不是可以答应做我师傅了?日后可以继续教我练琴了?”

    子宸笑容未敛:“我可以继续教你,但是却不能做你师傅。”

    “为何?”孟漓禾颇为不解。

    在她心里,认个师傅很方便啊!

    她前世就有很多师傅,虽然,最后那个研制铃铛的,着实有些不靠谱了些……

    “辈分问题。我不能做你的长辈。”子宸明言。

    “哦……”孟漓禾这才恍然,在古代,的确是好像师徒的关系更加严谨了许多。

    基本上,师傅就相当于另一个爹的存在,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几个师徒恋都被当成违背伦常。

    而再看看子宸,这么年轻,最多当她的哥哥,让她像父亲那样对待,还是算了……

    然而,这个回答,听到身边宇文澈耳里,却并不是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