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0章 我是你儿媳妇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儿媳,参见芩妃娘娘。”

    忽然,孟漓禾对着芩妃行了个礼。

    温和的话语,让那个还在尖叫的人有些愣住。

    嘴里那恐惧的喊话声也停住。

    宇文澈眼中露出一抹惊喜。

    片刻后,芩妃忽然慢慢的凑上前。

    一双藏在凌乱头发后的双目闪着光,面色平静了不少,细细打量着孟漓禾道:“你是谁?你认识本宫?”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还好,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那就好办多了。

    而且,似乎别人认识她这件事,让她有很大的安全感。

    于是,微笑着点点头道:“芩妃娘娘,我是覃王……”说着又一顿,想到芩妃疯的时候宇文澈还没有封王,便赶紧改口道,“我是宇文澈的……媳妇。”

    宇文澈听闻忍不住朝孟漓禾看了一眼。

    孟漓禾脸上一红,只装作没有看到,只站在那里默默给自己洗脑,我这是为了安抚病人,病人……

    芩妃却显得有些不满,嘴巴甚至如孩童般撅了起来:“你胡说,本宫的澈儿还这么小,哪来你这么大的媳妇。”

    孟漓禾一怔,看起来这个芩妃的记忆,是停在了当年。

    但既然眼前这人的举动很像孩子,倒也很温柔的安抚起她:“芩妃娘娘,你睡太久忘记了,你的澈儿已经长大了,喏,他就是。”

    芩妃疑惑的看向宇文澈,眼里不知怎的,还是透着许多恐惧。

    孟漓禾皱了皱眉,忽然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不顾那上面有多脏,再次安抚道:“芩妃娘娘你仔细看看,他的眉眼对不对,是不是只是长大了?”

    芩妃在她手上那温柔动作的安抚下,果然显得安心了不少,也敢仔细看去。

    宇文澈一言不发的与她对视,眼里充满了孟漓禾从未见过的期待,只是想必那张脸面瘫已久,此时倒也做不出什么柔和的表情。

    不过对于孟漓禾而言,这已经足够好。

    这才是有血有肉的宇文澈,是那个冰冷的覃王,远远不能比的。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宇文澈却未从芩妃的眼里看到认同,只见她慢慢收回目光,悄悄对孟漓禾道:“是有点像,但他不是。”

    孟漓禾疑惑:“为何不是?”

    芩妃两只手都拉起孟漓禾,小声说:“本宫的澈儿很可爱,没有这么冷。他……我害怕。”

    宇文澈一僵,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孟漓禾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宇文澈可爱,天哪,她还真的想不出来。

    不过,现在芩妃娘娘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

    忍不住拍了拍宇文澈,憋笑道:“没事,慢慢来。”

    宇文澈额头跳了跳,不用想也知道孟漓禾在笑什么,只不过,却奇异的没有感到生气,反而,在她这轻松的语气里,释然了许多。

    转回头,孟漓禾看着芩妃道:“芩妃娘娘,他真的是你的儿子,你知道,男孩子长大就没那么可爱了。”

    宇文澈额头再次跳了跳,觉得可爱两个字和自己挂钩怎么都不爽,但听到孟漓禾说自己没那么可爱,好像还是不爽。

    真是莫名其妙!

    芩妃却一脸不赞同:“你说的不对,本宫的儿子,八十岁也会一直可爱!”

    “是是是。”孟漓禾好脾气的应道,“宇文澈八十岁也是个帅老头儿。”

    说完,又脑补了一下宇文澈八十岁的模样。

    头发花白吗?背部佝偻吗?

    还会对着人冷下脸吗?

    不知道,会不会背着手对着儿子一脸说教。

    然后那个做母妃的也护着孩子说可爱。

    想到这,孟漓禾忽然心里一酸。

    那个样子的宇文澈,她是没机会看到了吧?

    “你真的是我的儿媳妇?”听着孟漓禾的回答,芩妃觉得很满意,不由有点相信起来。

    孟漓禾收回涩涩的情绪,点头道:“我是。”

    芩妃这才好好打量起孟漓禾来,最后勉强点了点头道:“长的还算凑合。”

    孟漓禾挑了挑眉,感情这是婆婆见媳妇,怎么看都是丑吗?

    不过倒也不想和她计较。

    这会她就是个孩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童言无忌。

    然而,芩妃却板起了脸:“但是太不懂礼仪!”

    孟漓禾吓了一跳,这是要让她下跪怎么着?

    就听芩妃再次开口:“既是本宫儿媳,为何不叫一声母妃?”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这还真是演戏要演全套啊!

    只得恭敬的叫了一声:“母妃。”

    芩妃这才淡淡的“嗯”了一声,表示满意。

    然而这一声,听到宇文澈的耳里,心里却并没那么平静。

    一种说不出的欣喜在骨子里蔓延。

    他还是第一次,在短短的时间里,体会那么多复杂的情绪。

    甚至让他开始认识到,以前那些无悲无喜的日子,竟是那么的乏味。

    “那母妃,跟儿媳回王府吧。王爷已经被皇上封了覃王,接你去府上住。”孟漓禾顺着竿子开口。

    芩妃皱了皱眉,最终倒真的点了点头。

    孟漓禾嘴角一翘,对宇文澈眨了眨眼,然后搀着芩妃走了出去。

    身后,宇文澈深呼一口气跟上,脑子里却不知怎么,都是孟漓禾大眼睛眨呀眨的动作,像个小猫爪一样,挠的他的心里发痒。

    殿外,轿子已经停好。

    然而,芩妃却怎么都不肯再挪动脚步。

    孟漓禾皱皱眉,看着抓着她的瑟瑟发抖的手,丝毫不怀疑,若是这会将她放开,她还是会像最开始那样大叫。

    宇文澈也看出些问题,遂摆摆手让那两名侍卫退下。

    直到人已消失,芩妃才终于又恢复了神色,只不过依然有些不安的抓着孟漓禾。

    孟漓禾好生安抚了一番,才哄得她最终上了轿子。

    然而,与宇文澈并肩走在轿子后面的孟漓禾,却不由皱起了眉头。

    虽然不知道芩妃到底经历了什么,但看样子,她十分怕男人,尤其,是带刀的男人。

    嘴角还一直是那句“不要杀了我。”

    难道,当初有人要杀害她吗?

    可是,如果是这样,那她疯了这么多年,那人为何没有动手呢?

    而且,还有个问题,看芩妃这样子,显然是受到了惊吓而致。

    但她既然能听得进去自己的话,就说明此病不是很难治。

    而且隔了这么多年,想来当年应该更容易治疗才对。

    虽然古代没有什么心理学,也没有专门治这种神经失常的大夫,但不代表没有治疗这种病的方法。

    那为什么,皇上会放弃对她的治疗呢?

    不是曾经,皇上对芩妃也是十分宠爱的吗?

    只因为她疯了傻了,便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不问这么多年?

    那还养着她有什么意义。

    倒不如来一刀,痛快,一了百了。

    皇家的人,都这么冷酷吗?

    还是说,皇家,真的没有爱情。

    心里,忍不住一阵一阵的发凉。

    刚刚确认的感觉,也如同一个笑话般嘲笑着她的天真。

    宇文澈,宇文澈……

    将来,也会成为一个这样的帝王吗?

    “小雨,你怎么了?”

    忽然间,一只大手拉住她的手,语气里带着些焦急。

    孟漓禾茫然的抬起头,却觉眼前有些朦胧。

    啊,她怎么哭了?

    刚要抬手擦,却觉一只手已经先她一步伸了上来。

    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孟漓禾忍不住,一个眨眼,两行泪再次滚落,却因泪水掉落,眼前恢复清明。

    只见宇文澈紧紧皱着眉,动作小心翼翼,却又无比的温柔。

    孟漓禾忍不住紧咬住下唇。

    为什么忽然对她这么好?

    是因为她救了他母亲吗?

    可是,她不能任由自己再这样沦陷下去了。

    一把挥开宇文澈的手,孟漓禾倒退两步,小手也从他的手掌中抽出。

    宇文澈眉头皱的更紧,满脸都是浓浓的疑惑。

    孟漓禾别开双眼,哑声道:“我手脏。”

    宇文澈却忽然一笑,再次伸出手,坚定又霸道的拉住,拽着她往前走。

    “你没有嫌弃母妃,我又怎么会嫌弃你。”

    孟漓禾心里更加苦涩,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别哭,我不要你哭。”

    身边,拉着她的人又开口,特有的霸道。

    孟漓禾却真的不再落泪,自暴自弃的想,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两个人终于再次手拉手,跟着轿子慢慢朝宫外走去。

    身后,紧跟着的福公公松了一口气,脚下却因放松猛然一个踉跄。

    “哎呦”一声低呼,脚有点扭了。

    但是没办法,皇上交代了要走偏门,要避开人。

    他必须将他们安然送出去才算完成任务。

    本来,这是个很简单的差事,本来这会都在寿宴大殿,没什么人。

    但是前提是,前面那两人没有不停虐狗的话。

    就这么一会会,又是摸脸又是牵手的。

    覃王,你真的没有被人附身吗?

    完全不认识了好吗?

    福公公一瘸一拐,附带着苦瓜脸在后面跟着。

    孟漓禾走了许久,终于平静了下来,一边觉得自己丢人,一边让理智回笼,继续思考着之前的疑惑。

    忽然,她轻声开口道:“宇文澈,如果你喜欢的女人有一天疯了,你会怎么做?”

    宇文澈一愣,意识到她在想什么,继而看着她道:“我会将她治好为止。”

    孟漓禾的双眸闪了又闪,看了看身后的福公公,手忍不住伸向了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