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88章 感情确定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再次回到殿中时,宇文澈正坐在那沉默的饮着酒,一杯接一杯,杯杯一饮而尽。

    孟漓禾微微蹙了蹙眉,在一旁落座。

    许是因为宇文澈的气压太低,原本想一过来就忍不住分享这个消息的孟漓禾有些不知所措。

    她倒是没想到,宇文澈会这么不高兴。

    只不过是让他回避一下啊,不至于吧……

    孟漓禾颇有些头疼。

    一时间,两人沉默不语。

    不过,反正一会儿也可以解释清楚,孟漓禾并不着急。

    这会,她还有更重要的事。

    殇庆皇此时也已走回原位,重新执杯饮酒,很快,大殿之上又开始了一轮新的歌舞。

    孟漓禾假装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周围。

    出乎所料,辰风国公主这次坐在座位中目不斜视,仿佛忽然间就变得收敛了许多。

    那侍卫却已不见。

    孟漓禾挑了挑眉,并不意外。

    有些意外的是,另一位喜爱关注她和宇文澈的人,丞相之女。。,此时却并不在座位之上,不知道去了何处。

    不过,那刚好。

    这样子,便无人注意到她和宇文澈,也是时候行动了。

    方才,殇庆皇虽然答应了她的请求,却还是讳莫如深,只同意他们趁这会儿寿宴还未结束,偷偷用一顶娇子将人接走。

    但是,对于她来言,却是求之不得。

    毕竟,她只是想帮宇文澈,顺便看看有没有办法将人治好,并不想引起轩然大波。

    收回视线,孟漓禾对着殇庆皇旁边站立的福公公点点头,看着福公公已悄悄走向殿外,这才对着独自饮酒的宇文澈低声开口道:“王爷,可否随我出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宇文澈执杯的手一顿,眸中闪过一丝波动,没有扭头,只是看着前方低沉道:“你的心愿……父皇允了?”

    孟漓禾余光注意着四周,继而点点头:“嗯。”

    宇文澈忽然自嘲一笑,扭头看向她,语气里有着隐隐压制的情绪:“真是没想到,哥哥的性命都排在之后,你的那个愿望就这么的迫不及待?”

    孟漓禾一愣。

    若是往常,她肯定会如对殇庆皇那样,解释清楚自己这样做的原因。

    或者,会像以往那样,不经意说着“大哥,还不都是为了你,还不速来感激。”这种话。

    可是,此刻,她却莫名的,想到殇庆皇对她说的话。

    “你把你的皇兄和澈儿放在了同等位置。”

    再联想到自己对自己的猜测,一时间,竟是莫名有些心跳加速。

    再见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时,下意识便有些闪躲。

    可这幅样子在宇文澈看来,却是极端心虚的表现,心里那股怒气更盛,他以为,这个女人就算对他没有感情,也不至于避如蛇蝎。

    上一次,她那劝自己多去陪同辰风国公主的话还言犹在耳。

    这次,竟是把他推给别人还不算,反倒是自己也要离开了。

    他宇文澈,真的有这么不堪?

    说不清什么感受,他只知道胸前那块堵的发疼。

    想到孟漓禾方才焦急的表情,终是忍不住质问道:“孟漓禾,你就这么急?连一晚上都等不了?连寿宴结束都等不了?”

    孟漓禾眉头一皱,当然急啊!

    寿宴结束就要引起别人注意了。

    看了看门口处福公公的身影,孟漓禾脸色更急道:“王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再说,这件事的确很急,一刻都等不了。”

    说完,甚至拉了拉他的手,想要将他趁着无人注意悄悄出去。

    冰凉的触感从手中传来,宇文澈皱皱眉,下意识想要拉住这只发冷的手,却想到什么,直接挥开。

    接着,几乎逃离般的转身朝殿外走去,他方才差一点就要失态,酒,真不是个好东西。

    孟漓禾心里有事,倒也不在意他的态度,转头看向周围,再次确认无人注意到后,便也赶紧跟了出去。

    “覃王,覃王妃,这边请。”

    殿外,已经等了一会儿的福公公见到二人出来,赶紧迎上去带了路。

    宇文澈还沉浸在方才的情绪里,如今看到福公公一时有些发愣。

    他的父皇不是还在殿里么?怎么福公公却要引他去别处?

    难道,是已经拟好了圣旨,到别处宣读?

    神色骤然冰冷:“是父皇的命令?”

    福公公一愣,再看看宇文澈的脸色,这才意识到宇文澈大概还不知道皇上与覃王妃所谈,犹豫了一瞬还是道:“老奴先在前面带路,时间紧迫。具体……劳请覃王妃路上说吧。”

    “有劳公公。”孟漓禾不做犹豫便回道。

    福公公很快朝一个方向走去,脚步不快不慢,方便他们随后跟上。

    宇文澈神情没有半点缓和,甚至还又涌起了不知情的恼怒感,这会儿对着孟漓禾更没有好脸色,只是冷冷道:“孟漓禾,你最好和我解释清楚是去做什么,否则……”

    “否则什么?”孟漓禾也直接接过话,她方才本已想马上解释给他听,但这人脸色也太臭了吧?

    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怒气:“否则要杀了我吗?”

    宇文澈神色一变,嘴唇动了动,如往常般威胁人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孟漓禾终于叹了口气,看着他道:“宇文澈,你信不信我?”

    宇文澈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

    都已经要走的人了……

    “有意义吗?”他问。

    “很有意义。”孟漓禾答。

    “信。”

    没有犹豫,也没有说谎,这一刻他扪心自问,对于孟漓禾,那个敢为他挡箭,为他以身犯险,陪他一起打探敌情,为他在皇帝面前揽过一切过错的女人,他的确已经完全信任。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她还不是心心念念要离开这里?

    虽然,那是他们早就谈好的。

    但到了这一刻,他却忽然发现,之前所纠结的事,一下变得不那么纠结。

    因为,他之前只是在纠结要不要拥有,可现在,他发现他更不想面对失去。

    “那就跟我来。”

    再一次,孟漓禾抓起宇文澈的手,坚定的拉着他朝福公公所在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宇文澈没有再挣开。

    不管前面等着他的是什么圣旨,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触摸到她的温度。

    孟漓禾的嘴角在黑暗中翘起,从她听到他说信自己的那一刻,就十分的开心。

    不是没被搭档信任过,但从来没有过这般开心。

    眼下还有事要做,也不想去想为何会有这不一样的情绪。

    就冲这个信任,今晚她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忽然间觉得不需要解释要去哪里了,就当,给他个惊喜好了。

    “孟漓禾,你就这么开心?”

    行走中的宇文澈看了半晌孟漓禾的表情,明知自己不该问,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孟漓禾一呆,有这么明显吗?

    不过,嘴角还是又上扬了几分,朝他点点头:“心愿达到,当然开心啊。”

    宇文澈越发觉得气闷,胸堵,呼吸不畅。

    他白白以冷情王爷著称。

    没想到,这个女人看起来那么重感情,实际却是这般冷酷无情。

    也许,她的感情是对亲人的吧?

    要不然,方才也不会毅然站到孟漓江身边。

    现在好了,可以直接和他离开了。

    “王爷,你干嘛绷着一张脸啊?”孟漓禾笑了一会儿,却发现宇文澈的脸色似乎越发难看。

    “你是希望我在这个时候开心?”宇文澈不答反问。

    孟漓禾转转眼珠,好像也是哦,他现在还没看到给他的惊喜。

    不过尽管如此,一想到很快可以圆他的心愿,孟漓禾还是觉得非常的高兴。

    当下,小嘴儿和灌了蜜糖一样,笑的都眯了眼:“我希望你时时刻刻都开心。”

    宇文澈的脚步猛然一顿,行走的步伐骤然停止。

    孟漓禾没反应过来还在继续朝前走。然而,因两人自一开始都是牵手状态,宇文澈这么忽然一停,让孟漓禾的手被猛然一拉,反作用下,一下子拉回到宇文澈的身前,甚至差一点撞到他的身上。

    孟漓禾不明所以的抬起头,却看见宇文澈正直直的看着自己。

    宫中,挂起的灯笼,烛火闪烁。

    映在两个人对视的眼中,眸光仿佛映进了星光一样闪烁明亮。

    宇文澈微微开口,在这寂静的夜更显得越发磁性。

    “你刚刚说什么?”

    孟漓禾心里一跳,方才的话却在他这样注视的目光下,怎么都不好意思再说出口。

    脸上渐渐发热,孟漓禾忍不住低下头。

    看着眼前,女人那低垂的眉眼,宇文澈原本烦闷的心似乎有了一瞬宁静,平添了许多柔软。

    “你希望我时刻都开心,对吗?”

    孟漓禾脸上越发热,被他拉着的手心都开始冒了汗。

    她这是怎么了?

    真的是对他有感觉了吗?

    天哪,所以,她是在恋爱吗?

    两辈子都没谈过恋爱的某只,这会真的迷茫起来。

    终于,还是在那审视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宇文澈脸色彻底缓和了下来。

    忽然间,想要留住这个女人的愿望特别强烈。

    忽然间,好像心里的想法都确定了下来。

    忽然间,非常想要告诉她,只有你在,我才有可能开心。

    或许是紧握的手让他加深了这个念头,宇文澈深吸一口气,终于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