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86章 敢和我抢男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气势沉稳的站在那里,淡淡的说出这一句。

    众人的目光不由尽数朝她望去。

    只见她脸色如常,目光带着些坚定,是一种说不出的自信。

    让人甚至只望一眼,便忍不住相信她说的话。

    在场的年轻男子何曾见过如此从容之女子。

    印象中,女子都该是娇羞的,甚至抬眼看一眼男人都要赶紧低下去。

    那种含羞带怯的模样,也确实取悦过他们。

    但是,当一个绝色女子,大方的仰头站在那里,那种不羞不怯不急不燥的面容,还是让他们都忍不住目光随之而动。

    让他们忍不住想知道,这样的女子,是否也会害羞,那时候该是个什么样子,甚至真想让她害羞的对象是自己。

    一时间,竟是不由羡慕起覃王来。

    倒是想不到,这冷情的覃王竟然这么有福气。

    “覃王妃,说来听听。”

    倒是殇庆皇此时有些沉不住气,率先开了口。

    孟漓禾点了点头:“皇上,儿媳需要一些药材,可否请人去太医院去一些果导。”

    殇庆皇不了解药材,立即吩咐人去取。

    然而,在场却不乏有许多人知道这东西。

    因为这东西,根本就是泻药!

    不管是治病也好,使过小阴谋的人也罢,对这个药都不陌生。

    只是,这个覃王妃这个时候要这个做什么?

    很快,量不小的果导便被送了过来。

    孟漓禾检查了一下,发现无误后,便请人又端了一碗水,之后便将这些药粉洒入了水中。

    药粉很快融化,在水里消失的没有踪迹。

    孟漓禾这才端起碗,朝着孟漓江走去。

    举刀的侍卫见她过来,皇上也没有开口,便也自动让出一条路,让她走入。

    “皇兄,要借你的衣服用一用了。”

    孟漓禾说完,看着孟漓江身上因被酒打湿而发深的部分,将碗里的水泼了上去。

    众人目瞪口呆,这是做什么?

    然而,还没惊讶完,另一件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事也已经发生。

    孟漓江身上被泼的那一块,此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很快便红成一片。

    顿时都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就连殇庆皇都忍不住站起身,挥开那持刀侍卫,朝着那边走近了几步。

    “覃王妃,这是……”

    孟漓禾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声道:“父皇,儿媳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殇庆皇赶紧摆手,示意她快速说下去。

    孟漓禾倒也没有卖关子,直接道:“儿媳觉得,如果不出所料,王将军身上沾的并不是酒,而是我碗里的东西,而皇兄身上也并非酒,而是碱。这两种东西遇到一起,就会变成红色。”

    众人此时的目光简直可以用膜拜形容。

    这个覃王妃也太博学了吧?

    竟然知晓这么多?

    孟漓禾却在心里吐了吐舌,无色酚酞试剂遇碱变红色,这是化学里面最简单的知识啊!

    唯一不同的是,她知道泻药里基本都是无色酚酞这个成分,而别人不知道而已。

    殇庆皇也愣了愣,继而喊道:“来人,将王将军的衣衫速速检验。”

    顾及到孟漓江的衣衫还穿在身上,殇庆皇并没有命人进行检验。

    不过眼下,只要检查出王将军身上的确如孟漓禾所说,便可证明,王将军之所以身上出现掌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很快,将那件已换下的衣服做了检测,又当场验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果然和孟漓禾的猜想一模一样!

    此时,再也没有人怀疑孟漓江练什么妖功,那之前他所说的只用了两成力,也更有了说服力。

    而且,眼下这状况,再想不到是嫁祸,那一定是脑子有了问题。

    孟漓禾这才又接着说道:“之前我以为,王将军吐血只是为了让人觉得他心脉损伤,如今看来,更是为了用血掩盖他衣服上的红色。而皇兄说过,他只用了两成功力,那就不该令人吐血。但王将军所中之毒实则为假死之药,也不能达到吐血效果,因此,我斗胆猜测,事情发生之时,还有第三个人武功很高的人在场,而他,才是真正的黑手!”

    此话一出,林副将立即脸色一变,十分气恼的喊道:“覃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不成?”

    殇庆皇也是眉头紧锁,这个林副将跟了王将军不下十年,可谓是王将军一手提拔,与王将军亦师亦友,说他伤害王将军,不亚于说儿子弑父。

    孟漓禾却带着安抚的笑了笑:“林副将,我刚刚说的是武功很高。请问,你的武功能高过王将军吗?”

    林副将愣了愣,下意识回道:“不能。”

    “那就对了。”孟漓禾点了点头,“此人可以让我的皇兄无所查,便伤了王将军,定是武功极高,所以我指的并不是你。”

    林副将果然有些迷惑了,若说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他方才也没有感觉到,那这人的武功有多高?

    “所以,至于我的猜测是否正确,只能等到王将军醒来亲自告知了。王将军的毒应该并不难解,所以……”

    “皇上!”忽然,一声大喊打断了孟漓禾的话。

    接着,似乎是为了印证孟漓禾的说法,太医大喊道:“王将军醒了!”

    孟漓禾眼前一亮,果然!

    之前她想过将来要离开王府时,曾经假装不经意的问过黄太医关于假死的药。

    据他所说,这种药其实解起来并不难,几乎是服了解药马上可以醒过来,而且,对身体没有多大影响。

    如今看来,果然是如此!

    林副将第一个便冲了进去。

    孟漓禾脚步动了动,终于还是停下。

    她相信,是非对错,会有个决判,急不得。

    而且,王将军这会也需要有个信任的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

    想来殇庆皇也是如此所想,因此并未阻拦,也未进入,而是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坐在原地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林副将扶着受了伤的王将军走出。

    王将军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气势却依然不减,只是目光扫到孟漓禾和孟漓江时,有那么一瞬的不自然。

    他打死都没有想到,挽留他性命的,竟然是他方才要打要杀之人的妹妹,且这两兄妹,如此光明磊落,不管对他还是对他的手下,都并没有落井下石。

    终于,神色复杂的变化了一瞬,开口道:“皇上,方才,臣与孟……孟将军打斗之时,感觉背后有一道掌风朝臣袭来,因此臣本才没有来得及避开孟将军那一掌,且臣感觉的到,之所以受伤并非因孟将军那一掌,而是身后的掌风。”

    话一出口,满堂哗然。

    孟漓江的确如他所说,并没有用多少功力,且也并非没有给王将军离开的机会,想来,只不过也是为了应对酒醉的王将军。

    而那真正的第三人,才是事情的关键。

    加之两人都是因衣服上被洒了酒而相遇。

    那更是再次证实了,一切都只是阴谋。

    孟漓禾对着孟漓江展颜一笑,心里终于彻彻底底的松了口气。

    孟漓江满眼宠溺与惊喜,从刚刚开始,这个妹妹就给她无数的惊喜,虽然很不习惯,但相对于那个软弱的妹妹来说,他还是更希望她如现在这样,至少可以保护自己。

    两个人视线交汇,直到一个人忽然插了进来,将这视线硬生生阻挡。

    ……宇文澈。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大哥,要不要这么秀存在感啊?

    “好!”殇庆皇拍案而起,“既然如此,来人,给朕查,将那名倒酒的宫女查出来,朕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到朕的眼皮底下耍阴谋!”

    孟漓禾这才回过神,方才宇文澈的出现倒让她来了灵感,忽然转了转眼珠道:“父皇,其实背后是谁并不难想,只要想想,我的皇兄被嫁祸,王将军丧命,谁会获得最大利益便可知了。”

    说着,还似乎不经意的朝辰风国公主的方向看去。

    并不意外的,收获了一道怨恨,随及反应过来后惊恐的目光。

    “喂,你这个女人,不要血口喷人!”

    凤清语在她的注视下忍不住喊道。

    真蠢……

    孟漓禾差点笑出声,方要转回视线,却见她身旁站着的侍卫听到她这话后脸色一冷,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身上散发的气势却绝对不是一个侍卫可以拥有。

    这个人,不简单。

    孟漓禾挑挑眉,忽然一改不准备搭理她的主意,故意激怒道:“公主,我可没说你啊,你这样,不要让别人都以为‘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去。”

    “你!”辰风国公主还欲再说,身边,侍卫的身子忽然微微动了动,她的脸色顿时僵了一下,最后也不顾丢脸,竟是收了话。

    孟漓禾这才收回视线,再次印证了,她猜的没错。

    虽然有冲突,但兹事体大,殇庆皇也并不想理会两人的话语。

    孟漓禾也并未再多说,她相信,她想到的,殇庆皇不会想不到,对于阴谋,江山,他只会想的更多。

    她所在乎的,只是救哥哥。

    然后,顺便给那位公主填个堵啥的,哼哼!

    谁让她盯谁不好,偏偏盯上她孟漓禾的男人!

    边想着边朝宇文澈扫去,却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顿时脸上一红,天哪,她刚刚在想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