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章 怎么是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武功却似乎不相上下,没有谁能占了上风。

    孟漓禾眼眸一闪,看着身边侍卫:“你们两个,上,去帮忙。”

    不过,她总觉得,那个紫衣男,总是一副变态巴拉的样子,自己,还是不要落在他手里比较好。

    侍卫得令立即加入混战,果然,虽然两名侍卫的武功远不如二人,但以一敌三,紫衣男子明显开始有些应对不暇。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依旧没有一丝慌乱。

    反而手脚并用中,还瘪了瘪嘴:“美人,你以多胜少欺负人啊!”

    孟漓禾真是要被他这幅样子弄崩溃,大哥,你以为这是比武吗?

    你明明是来抢人的好不好!

    稍微有点觉悟啊!

    于是没有好气的说:“是啊,欺负的就是你,大家干巴爹!”

    说完,露出一口白牙,明明是灿烂的笑意,却带着几分阴森森的味道。

    话一出口,四个人的剑均微微一颤,险些再次破功。

    孟漓禾觉得,自己对于这种不正经的人,简直没办法正经说话了。

    心好累。

    反正他眼看不敌,不如自己先休息为静。

    刚要闭眼,却听紫衣男子一声大叫:“给我把美人抓走!”

    心一惊,赶紧看向旁边。

    根本没有人!

    而宇文澈也是立即回头,却见紫衣男子趁着这个空挡,将剑直直刺来。

    孟漓禾心里一慌:“小心!”

    宇文澈立即闪身!

    然而……

    “噗嗤!”剑偏离胸口,却依然刺进了他的手臂。

    佩剑掉落,鲜血如注。

    “你使诈!”

    孟漓禾大怒。

    “兵不厌诈。”紫衣男子看着孟漓禾,满眼调笑。

    然而,宇文澈却仅仅皱了皱眉头,手臂一抽,生生将胳膊从剑中抽离,趁着紫衣男子分神之际,一掌便朝他的胸口拍去。

    紫衣男子迅速向后退去。

    然而,还是被这一掌击到。

    一口鲜血从紫衣男子口出喷出,瞬间,黑色面纱上沾满鲜血。

    饶是前世看惯了尸体和伤口的孟漓禾,看到这当面的打斗,也不由心里狠狠的颤了一下。

    “美人,你今天有英雄救美,但我还会回来的。”

    捂着胸口,紫衣男子从地上站起,却丝毫不显狼狈,嘴里依然说着让人想抽他的话。

    说完,不再逗留,施展轻功飞走。

    宇文澈和侍卫均要去追。

    “不要追了。”孟漓禾在后面喊道。

    宇文澈停下脚步。

    孟漓禾赶紧上前,看着满袖鲜血,带着心悸的说:“你在流血!”

    说着,职业习惯,让她抬手一把抓住宇文澈的胳膊翻看伤口。

    温暖软润的手指,第一次触碰到了他的手臂,小脸带着几分焦急的神色。

    在战场上,他已经受过不知道多少次的伤了,这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事。”

    刚想要抽回,却被她紧紧的抓住了,脸上满是坚持。

    “不可以!受伤了,就一定要包扎,乖!”

    宇文澈身子一僵,面色有些古怪。

    孟漓禾却完全没有注意,只是认真的查看出血位置。

    天哪,竟然刺伤了动脉。

    这可怎么办?黄太医刚刚被自己安排去救治伤员留下了,现在身边连纱带都没有。

    这荒郊野岭的……

    秀气的眉头紧皱,孟漓禾绝美的小脸上一片苦恼。

    这么近和一个女人接触,宇文澈不由有些不习惯。

    他不喜欢女子身上的脂粉香,那样造作的味道,只会让他作呕。

    可眼前的女子,身上不知用了什么香粉。

    淡淡清甜的味道,如同盛放的花蕊一般的清新淡雅,不会让人心生厌恶。

    却见孟漓禾忽然眼前一亮。

    “借你的佩剑一用。”

    因为刚刚走神,宇文澈竟是没有来得及阻止。

    只见孟漓禾拿起剑,竟然朝自己的身上划去。

    宇文澈下意识抬手。

    “刺啦!”裙外的薄纱被划下一大块,宇文澈手一顿,看到薄纱下的衣裙里衣,眉头再次皱起,这女人,难道是视礼教于无物么?

    还是,在她们的国家内,女子都是如此的粗放?

    孟漓禾将薄纱朝着伤口上面狠狠一勒,再用力在上面打了个结。

    看着血流速度明显减少,终于呼出一口气。

    额头上却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好啦,血马上就会止住了,不用担心,我马上找东西帮你包扎!”

    孟漓禾如释负重,开始寻找棉布准备裹上伤口。

    看着她再次把视线投向了自己白色的里衣,宇文澈一个不自在,忍了忍还是开口:“其实我可以点穴止血。”

    孟漓禾手下一顿。

    天哪,她怎么忘记他是武功高手,肯定是会点穴的啊!

    简直欲哭无泪。

    自己刚刚一定蠢爆了。

    “多谢。”

    宇文澈有些不自在的开口,他这些年受过无数的伤,一向是自己疗伤,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紧张的为他处理伤口。

    心里一丝暖意流过,看到她垮下的小脸,不自觉的便说出了道谢。

    “没关系啦。”孟漓禾迅速挤出一个笑脸,抬头看向他,“你刚刚不是也救了我,我还没……”

    话没说完,却在看到他的脸时一愣。

    “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