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84章 峰回路转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父皇。”孟漓禾不等殇庆皇开口,便率先叫了出口。

    众人有些不解,都不知她为何这个时候出声,难道,是为了给覃王求情?

    然而,却见他们的覃王听到这一声后,眉头紧紧皱起来,脸色越发变得不好看。

    然而孟漓禾已经顾不上去看宇文澈的神情了,甚至就连皇后那嘲笑的神情也干脆忽略。

    罢了,就让她得意一次吧!

    “你又有何事?”殇庆皇将目光调转了过来,神情里带着些若有所思。

    孟漓禾慢慢跪了下去,郑重道:“父皇,儿媳有一事禀告。关于梅大人听从覃王安排而不上报皇上一事,其实是我所要求,并非覃王意愿。覃王方才是在替我顶罪,请父皇明察。”

    一片哗然。

    “孟漓禾。”宇文澈也开始低声警告。

    这个女人是疯了不成?

    竟然要来替自己担罪责?

    心里有些惊喜,有些感动,但更多的却是担心。

    他怎么说也是皇子,父皇不会对他如何。

    但她不过是个质子王妃,即便无事还怕招来个莫须有的罪名。

    更何况,如今父皇正在震怒中。

    若当真发起火来,她恐怕是父皇最不需要顾及的一个。

    就算不伤及性命,也免不了受皮肉之苦。

    她已经为自己做了太多事,今日,竟能为他做到这一步。

    顿时,除了方才复杂的情绪,心里更涌起一种坚定。

    日后,只要他在,定拼尽性命守护!

    而皇后那边,更是当做了一个笑话般率先开口:“哎呦,覃王妃,本宫知晓你本事很大,但要替覃王背黑锅,也要先看看自己是不是真有这么大本事,你倒是给本宫说说,这梅大人,凭何听你的吩咐?”

    孟漓禾早料定皇后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不过却也不急不恼。

    “因为此案本来就是我与梅大人一起破获,至于今日的行动,也是我所建议,覃王本不想冒险,但我觉得,斩草要除根,所以才请求王爷不要轻举妄动,在今日将人一网打尽,否则,只是抓几个人的话,刺杀的计划这次落空,只要人在,计划就可以再次形成。至于为何不告诉父皇,王爷前面已将理由说清,但此事,我们的确先斩后奏,皇上若要责罚,我们也不会有怨言,只不过,希望皇上明白,此事,儿媳才是此行动的关键,请皇上量刑责罚。”

    瞬间,人群中几乎炸了锅。

    孟漓禾再次从那个方向感到一个视线,然而却比之前多了几许犀利。

    只不过,这次,她目不斜视。

    现在,谁也没有眼前的这件事重要。

    “你是说,这次破解刺杀朕的行动,有你参与?”殇庆皇也忍不住惊讶了起来,不由转头看向梅青方,“梅大人,可有此事?”

    梅青方心里有些无奈,原本,并不想将他二人牵扯其中,但眼下的情景,已经不可能。

    他了解孟漓禾,更信任她,既然她开了口,无论她的打算如何,他都会无条件拥护她。

    因此,也开口道:“回皇上,此事与其说是覃王妃参与,不如说是覃王妃主导,臣惭愧,若没有覃王妃,怕是根本不会得知今日这个刺杀皇上的计划。”

    “哦?”听到可能发现不了这个计划,殇庆皇的面色终于有些凝重起来,干脆边花园的石凳上一坐,抬手道:“朕要知道这件事的始末。”

    梅青方应了,接着便将如何认识孟漓禾,又如何被协助破案,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当然,尽量讲的十分客观。

    那些他在她面前的局促,动容,甚至那些他都无法正视的心思,全部隐藏了起来。

    只是,单纯的讲了一个无比精彩的破案故事。

    在场人无不倒吸着冷气,甚至惊讶于覃王妃为何如此厉害。

    不过,最震惊的大概莫过于那个最熟悉的孟漓禾的人,她的哥哥孟漓江。

    没想到,妹妹不仅没有被欺负,反而已经这么强大。

    难怪那小子现在浑身上下又流露出一种“我老婆就是厉害”的气息!哼!

    所以说任何哥哥看着自家又白又嫩的妹妹被猪拱了大概都是这种想揍过去的心态,至于你长的像不像猪,谁管你!

    梅青方静静的将故事讲完。

    与孟漓禾的一点一滴,却也似画卷般,再次在他的脑海里美丽的展开了一遍。

    让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的确确被这幅画卷里的人吸引过,着迷过。

    可是今天,却也要将这幅画卷永远收起,将他对那个女子所有的爱意尽数封存。

    以后,他便是她最忠诚的臣子,最默契的伙伴,最信任的朋友。

    仅此而已。

    唯一可惜的是,他的第一段情,却注定不为人知,甚至连她本人也不知道。

    不过也好,这样,他还可以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笑,即使,这幸福与他无关。

    “皇上,就是这样。”

    梅青方最后用四个字总结着。

    也在心里对自己说,就是这样了,已经很圆满。

    殇庆皇久久的凝视着眼前的孟漓禾。

    他知道她聪明,却没想到这么聪明。

    也难怪,凡是与她接触过的人,哪怕一开始是对手状态,到了最后也能甘愿追随左右。

    这个女人,真的厉害的让人恐惧。

    当然,恐惧的不是他。

    如今要恐惧的,怕是那些与宇文澈为敌的人吧?

    他的二儿子就厉害,再加上这么个王妃……

    最重要的是,这个王妃对她的夫君好像很死心塌地呢!

    不然,哪个女子敢在这种时候,挡在男人的前面。

    也许,这就是天意啊!

    殇庆皇的眼中不知何时已经转成了诸多赞许。

    皇后脸色铁青,尤其感觉到身边的宇文畴对她越发怨念的目光,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这场戏就这么揭过。

    她在孟漓禾身上屡次讨不到好,不能再冒险了。

    “哈哈哈。”殇庆皇忽然朗声一笑,“你们三人这一出戏,真是让朕不拍手叫好都不行啊!”

    此话一出,识相的大臣们赶紧出声,纷纷赞扬覃王妃如何机智勇敢,覃王如何孝顺忠诚,甚至梅大人也被频频赞与其中。

    三个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皇上应该是不会追究先斩后奏这件事了。

    毕竟,这件事的威慑力已存在,皇上不过也是不希望后人也如此做而已。

    如今,看到皇上如此在意先斩后奏这件事,想来不会再有人敢傻得学他们。

    终于,一片恭维声中,殇庆皇抬起手压了压,御花园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梅青方护驾有功,且办案有方,任命为大理寺卿。”

    梅青方一愣,倒没想到因祸得福,赶紧接旨谢恩。

    倒并不是因为他看重这个权势,而是大理寺里有许多资料可以查,这样,说不定可以查到他的父母当年之事!

    “覃王部署周密,救驾功不可没,特赐良田三百亩,望覃王可好生管理。”

    宇文澈神色未变,亦接旨谢恩。

    然而,轮到孟漓禾的赏赐,殇庆皇却停下了,似是不知道该给这个儿媳什么赏赐比较好。

    最终,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孟漓江,看着孟漓禾开口道:“覃王妃。方才梅爱卿说,若没有你,便无法得知今日之行动。因此,对你的赏赐,朕觉得,应该等价于朕的性命。所以,朕今日破例赏你一个心愿,任何要求朕都可以满足你。”

    满朝震惊。

    这个赏赐真的是太大了。

    对着皇帝提心愿,这真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不过,他们更好奇,这个覃王妃要提什么。

    毕竟,虽说皇帝说了任何要求都可,但却也一定不要真的当做任何要求,不然你要下他的江山试试,呵呵……

    众人还在让思绪的野马脱缰,却见孟漓禾抬起头道:“父皇,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满足?”

    “不错!”殇庆皇转了转眸,“甚至你让朕大赦天下,朕也会答应。”

    咔吧,咔吧!

    一片下巴掉落的声音。

    为官这么久从没见过的事。

    孟漓禾却有些心领神会了,这个殇庆皇,想来是给她带走孟漓江的机会。

    倒也是用心良苦。

    毕竟,现在孟漓江关于妖功的事还没解除,即使王将军中了毒,但吐了那么多血,也无法表明如今受伤如此严重没有妖功的功劳。

    所以,现在带走他,不管事实是否能澄清,最起码不会受到牢狱之灾,别人也说不出什么,谁让她救了皇上的命。

    如今,就算一命换一命,皇上的话在先,文武百官也没人敢说什么。

    毕竟,皇上说了,这个赏赐,可以和皇上的性命等价。

    所以不管提任何要求,谁又敢反对说这个要求大过皇上的性命呢?

    可是……

    孟漓禾忍不住看了看孟漓江。

    孟漓江说过他只用了三成功力,简单防卫而已。

    她这样固然可以救他,但却不能还他一个清白。

    留言还是会有,猜测还会如影而至。

    骄傲如孟漓江,又怎会容忍?

    而且说到心愿,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请求皇上……

    孟漓禾忍不住低头又看了看手掌那一小片像血又不是血的东西,却发现它似乎因为方才出的汗而融化了许多。

    顿时瞳孔一缩,脑子里豁然开朗。

    对啊,血,吐了那么多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