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82章 阴谋破获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眉间紧锁,觉得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

    宇文澈倒是不心急,他只是表明了态度,却并未再多说,他知道孟漓禾有自己的思考。

    但是,殇庆皇原本低沉的脸上,因为孟漓禾的迟迟不开口而逐渐露出不奈。

    如今文武百官在场,甚至还有他国使臣,而且,毕竟是他的寿宴之上,他不可能让如此多的人等在这里。

    然而,方要开口,却听一阵嘈杂声隐约响起。

    殇庆皇脸色一变,立即吼道:“来人,怎么回事?”

    孟漓禾也不由抬起头,这声音,似乎来自宫墙以外。

    算了算时辰,的确应该是围攻皇宫的行动开始不久。

    那么想来,应该是梅青方的人已经与之交战了。

    只不过,当初想到的是殿内的丝竹之声应该可以掩盖外面打杀的动静,如今,却是因为这一出,导致外面的情景提前暴露了。

    不过,声响并不大了,而且地点本来是南门,离这里应该较远,那如今的打斗声,想来只是因为一些余孽吧?

    说起来,也不知梅青方有没有与他的哥哥正面遇见。

    果然,不过一会,打斗声停,而皇上派去打探情况的人也回来,只不过,回来的却多了一个梅青方。

    孟漓禾不由仔细的看了梅青方几眼,只见他的神情的确有些波动,衣衫还有些凌乱。

    按理他不会武功,应该不用亲自上场,那么看来,或许是真的与哥哥有了接触吧?

    只见他先行行了个礼,然后刻意压下脸上有些恍惚的神情,开口道:“启禀皇上,是一些企图攻打皇宫的人作乱,臣已擒拿归案。”

    众人忍不住惊叹,竟然有人要攻皇宫?

    这是要将殇庆国一举歼灭吗?

    文武百官可是均在场,到底谁如此大胆?

    然而,皇上不愧是皇上,听到这话忍不住皱皱眉,将所有疑惑在脑子里走了一遍,只是思索片刻便将注意力转到眼前:“所以你早知今日有埋伏?”

    梅青方一愣,没想到皇上这么快猜到,但也赶紧回道:“回皇上,不错。臣月余前捕获几名奸细,从而得知今日行动,臣担心打草惊蛇,故提前做好了埋伏,准备等对方行动之时,一举歼灭。”

    皇上愣了愣,不由仔细看了看眼前之人。

    此人是他钦点的金科状元,他不会不熟悉。

    只是,他一直不激进,也不在朝廷站派别,每每提出的一些政见也大多颇为温和。

    倒是想不到,他竟然有这么大的魄力。

    沉思片刻,殇庆皇再次开口:“对方有多少人?”

    “回皇上,人数只有百余人。”

    “百余人?”皇上似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百余人便想攻朕的皇宫?”

    众人也是纷纷嗤笑出声,这么点人,怕是连皇宫都进不去,那些大内侍卫几下便可将其料理吧?

    这个梅青方,看不出来,倒是个会邀功之人,这么点人,根本用不着他特意去派人对付吧?

    然而,梅青方却神情未变的回道:“皇上,人数虽然不多,但这些人,却已在皇宫周围事先埋好了火雷。这些人只需趁机点燃便可。”

    皇上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梅青方继续回道:“他们的目的,是皇上。这些火雷的位置大多靠近皇上的寝宫,其余则分布寿宴殿外,就算火雷的威力不足以对很多人造成伤亡,却也可以将宫墙炸碎。”

    众人这才收起了方才的所有不屑。

    火雷?

    听说那可是威力极大的东西。

    能把宫墙都炸碎,那他们这肉身又怎能抵挡?

    顿时,一阵阵后怕涌入,不知不觉间便出了一身冷汗。

    只不过,在这种震惊中,还是有些人带着许多疑问。

    火雷,只是传言中的东西。

    听说,也是“斩月刀”的制造者,无意研究而得,甚至最后也是因此不幸而死。

    至于秘方有没有传给徒弟,并不得而知。

    最多也就是有他留下来的少数火雷于世。

    甚至,连战场上都无人用过。

    怎么会忽然出现?

    是大量还是只有几枚?

    如果是大量,那说不定是得到了秘方,那对他们可谓是灭顶之灾。

    那么,远不是后怕,而是现在才要真正恐惧起来。

    而孟漓禾大概是因为在现代的熏陶,所以觉得火雷大概就类似于炸药这种东西,倒没有多少震惊。

    只不过,也朝宇文澈看了一眼。

    因为最开始,他们得到的只有时间和地点这个消息。

    却不知道,原来,还有一拨人,去埋了雷。

    而宇文澈只是平静的回望,眼里没有半点诧异。

    孟漓禾顿时回味过来,这个宇文澈想来早就知道了,因此提前做了部署。

    这样也难怪他为何这些天连夜里都不回来。

    她本来还在想,就算白天要陪那个公主,总不至于晚上还要留下。

    原来是这么回事。

    莫名的,心情好了不少。

    而殇庆皇却脸色沉了许多:“你是说,火雷集中在朕的寝宫周围?”

    “不错。”梅青方不加犹豫的开口。

    殇庆皇不禁感到一阵后怕。

    因为方才,若不是孟漓禾忽然出来查看尸体,并因为要留下查案而耽误了时间。

    他的本意便是安置好王将军,便先将孟漓江关起来,随后回寝宫!

    因为,他已没有心情再继续庆祝。

    而之前他特意吩咐大内侍卫加强对寿宴大殿的保护,却在方才心烦意乱那一霎那,并没有想起,自己独自回寝宫的安全。

    而算算时间,刚好吻合。

    也就是说,他回到寝宫时,火雷引燃,那么他即使不被炸死,也有可能被刺杀。

    因为侍卫集中在这个殿!

    顿时,眼里变得犀利起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阴谋!

    而孟漓江只不过是这个局里的一颗棋子。

    而经此一问,孟漓禾也瞬间恍然大悟。

    她方才就觉得事情发生的如此巧,原来,竟然真的是连环阴谋。

    不仅如此,如果不是他们事先知道了此阴谋,有梅青方在那里破解。

    那么,将孟漓江关起来,随后殇庆皇却被杀……

    那么,矛头便直接指向了孟漓江的人,也就是风邑国。

    孟漓禾忍不住泛起一身寒意。

    这根本就是挑起两国战争!

    这种一石二鸟的手段,她并不陌生。

    远在她还坐着马车要嫁到殇庆国的路上就发生过。

    只不过,那会,对象是她。

    而这会,却是她哥哥。

    孟漓禾忍不住握紧了拳,牙也止不住的咬上了下唇。

    这是她在有极大的压力和愤怒时,才会做的动作。

    到底是谁?

    反复盯上他们兄妹!

    嘴里泛起一起腥甜,那是嘴唇被咬破,血流入口中的味道,孟漓禾却无动于衷。

    身边,宇文澈的脸色却冷到了极点。

    这个女人是傻了吗?

    没事干嘛咬自己的嘴唇?

    不知道疼吗?

    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服,宇文澈伸出手下意识的扶上孟漓禾的唇,阻止她继续咬下去。

    孟漓禾只觉触电一般,下意识便将牙放开,愣愣的看着这个竟然摸上了她嘴唇的男人。

    没有牙齿的压制,一滴血从唇上钻了出来,凝成一个血珠。

    宇文澈一愣,因为他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去将它舔掉!

    他才是疯了吧!

    就算他对这个女人感觉不差,但是他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念头?

    还是在这种颇不适宜的场合?

    努力摒除杂念,宇文澈干脆一个用力,将大拇指狠狠的按压在孟漓禾的唇上。

    嘶……

    孟漓禾这才感觉到疼。

    这男人怎么就不知道轻重呢!

    就算要帮他止血,也不要用这么大力气吧?

    而且,还一副杀了人一样的狰狞表情!

    我咬的是自己,又没有咬你的嘴唇!

    忽然,这么一想,却又想到两人的确曾经唇齿相交,顿时,脸上生气的气焰又转成两团火霞,映在了双颊。

    一时间,两人忽然颇为不自在。

    孟漓禾感觉唇不在流血,便赶紧偏了偏头。

    宇文澈也不再继续,顺势将手拿了下去,视线转向了别处。

    不过,好在拜方才殇庆皇与梅青方的对话让大家太恐惧,因此这会倒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这颇为不适宜的举动。

    然而,孟漓禾还是在这偏头的瞬间,感觉到一道强烈的目光,远远的朝她射来。

    下意识的回望过去。

    只见辰风国公主,此时正在死死的盯着她。

    与周围人不一样,她的眼里没有恐惧,没有惊慌,只有对她毫不掩盖的厌恶,嫉妒,恨不得将她抽筋扒皮。

    孟漓禾不由冷笑。

    这女人,还真是执着。

    这个宇文澈到底哪里吸引人了,竟然才认识几天就爱成这样了?

    分明就是个冷漠鬼啊!

    当然,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冷漠,但整体来说也很冷吧?

    绝对不是大家都喜欢的暖男类型吧?

    就因为一张脸吗?

    虽然是帅的逆天了一些,但少女你不要太颜控好不好?

    不屑的想要收回目光,却察觉到另一道视线。

    孟漓禾迅速望过去。

    只见风邑国公主身旁,一侍从的目光只与她对视一眼,便自然的撇了开来。

    仿若,只是,不经意的扫了她一眼。

    但是,孟漓禾却眯起了眼。

    不对,这道视线虽然只是一瞬,她却捕捉到了许多意味在里面。

    审视,惊讶,戏谑……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读出了那么多的情绪,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这道目光,她见过!

    一定在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