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81章 与你同罪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不等皇上吩咐,便已经有懂事的太监吩咐着将人安置,而太医也随后要离开。

    只不过,却在走的那刻听到孟漓禾开口:“太医,请留步。”

    太医脚步一停,深吸了一口气,皇上虽然尚未怪罪,但是等治好王将军的毒,他也会自行请罪。

    只是,如今,怕是免不了被这个覃王妃侮辱一顿吧?

    毕竟,他伺候过皇妃无数,像那种毫无能力的女子尚眼高于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又何况,当真有些真才实学之人?

    罢了,侮辱便侮辱吧,谁让他技不如人呢?

    而且,他今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颜面也几乎丢尽,之后,免不了被人诟病,如今,当真给他一棒也好。

    他直了直腰,硬着头皮抬起头:“覃王妃请讲。”

    然而,眼前,孟漓禾的神情却让他大出所料。

    不是嘲讽,亦没有半点高傲,孟漓禾的脸色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带着比方才还要柔和的光芒,对着太医说道:“太医,王将军的情况特殊,你到来之时,看到的便是王将军受了一掌,因此并未想到他会中毒,这并不是你的错。若不是我救皇兄心切,相信皇兄的为人,换做我对一个陌生人,我也同太医一样,关注点全部放在伤之上,所以太医不必自责,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每一个人都会忽略的地方而已。”

    太医顿时愣住,任他做了半天思想准备,也没想到,这个覃王妃对他根本不是侮辱,而是在众人面前帮他开解。

    看众人的表情便知道,最起码大部分人都认可了这个说法,甚至颇为理解。

    顿时心里更加惭愧不已,一个女子尚且如此坦荡,他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简直羞耻!

    眼见太医脸上的红晕都泛到了耳根,孟漓禾干脆转向了皇上道:“皇上,儿媳也是想借此表达,凡事不要只信表面。”

    皇上沉默半晌,终于开口道:“你说的确实不无道理,不过,你哥哥打王将军一掌是事实,至于中毒,也并不能证明,你哥哥对他没有用‘红魄掌’。”

    孟漓禾脸色一僵,继而却转向太医道:“所以,在我解开这个谜之前,王将军的苏醒或许是最能证明我哥哥清白的人,那么太医,有劳了。”

    而此时,听了那一番话的太医又怎会有其他想法,立即道:“王妃放心,臣定会竭尽所能为王将军解毒!”

    孟漓禾含笑点头,太医这才又朝皇帝行礼后离去。

    殇庆国若有所思的看着孟漓禾,又扫了一眼宇文澈的方向,眼眸加深。

    他近些时日觉得异常疲劳,颇有立太子之意。

    而朝中,虽然他也看重二皇子宇文澈的能力,但原本一直是大皇子宇文畴的可能性最大。

    毕竟,有皇后在那,有皇后的娘家在那,只此一个原因,就是宇文澈所无法比的。

    然而,近日情形似乎愈发变了。

    先是无意间与方将军交好,再是因为茶庄事件获得了民心,如今,若是当真可以证明孟漓江的无辜,只怕是王将军的那一脉交好也只是时间问题。

    毕竟,没有什么比救命恩人来的更重。

    倒是没想到,他这个二儿子倒是有福,似乎自从娶了覃王妃,越发顺利了起来。

    再看孟漓禾,不管她之前传言如何,从她的能力到人品,都确实更适合那个位置。

    心里颇有了一番计较,脸色却沉了下去。

    “覃王妃,如果只是这样,你的哥哥依然有嫌疑,事情彻底清楚之前,朕恐怕并不能放他离开。”

    孟漓禾神色未变,只是道:“那是自然,不过儿媳有一个请求。”

    “讲。”

    “让儿媳一同留下,直到证明皇兄清白为止。”

    孟漓禾说的坚定,宇文澈却微微蹙眉,孟漓江更是脸色一变。

    “禾儿,不要管皇兄,你先回府。”

    孟漓禾却并不理会,只是看着皇上,以表态度之坚定。

    殇庆皇扫了她一眼,又问道:“那若是到最后都无法证明他清白呢?”

    “那……”孟漓禾顿了顿,“儿媳愿和皇兄同罪。”

    “孟漓禾!”

    “禾儿!”

    两个男人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相同的是,声音里都是满满的紧张。

    孟漓禾心里微微一震,孟漓江的反应她能猜到,但是宇文澈却在她料想之外。

    好像哥哥出了事,她真把这家伙忘了呢!

    说起来,若是自己同罪,恐怕要连累他吧?

    虽然她有九成的把握解决这件事,但是她觉得,还是应该把话说在前头。

    于是,孟漓禾看了一眼宇文澈后,再次转向殇庆皇道:“但是,儿媳之所以要与皇兄共罪是因皇兄不止为兄,更似父母,但此事与覃王无半点关系,若儿媳有罪,还请不要牵扯覃王。”

    此话一出,众人立即颇为震撼。

    倒是没想到,这个覃王妃如此有情有义。

    然而,那个被有情有义待之的某王爷此时却黑了一张脸。

    这个女人,难道以为方才叫她是怕拖累他?

    聪明如厮,不知道自己所做多么愚蠢么?

    竟然主动与别的男人同罪,当她这个夫君是摆设吗?

    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要依靠一下他的力量?

    此事,若是当真不是孟漓江所做,那解毒也罢,确认功夫也罢,他都可以尽全力彻查,她却偏偏要自己挡在前面,最重要的是,还把他护在了身后!

    这恐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忍的事!

    顿时,向前两步,直接站到孟漓禾的身旁,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开口道:“儿臣恳请父皇,同样允许儿臣留下。”

    殇庆皇嘴角泛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所以,你要告诉朕,你也要和你的王妃同罪?”

    孟漓禾愣住,心跳忽然加速,不知为何,忽然既期待又害怕他口中的答案。

    “儿臣会陪她一起查明此事为止,儿臣相信她的判断,因此儿臣也相信一定不会有获罪那天。”

    孟漓禾不由一愣,方才宇文澈所答,的确像他的风格,自信却不会轻易让自己陷入不利。

    自己好像永远差了一道呢!

    虽然没有令人心跳的答案,但却莫名让她底气更加加强了不少。

    然而,却听殇庆皇忽然一声厉喝:“好大的口气!你以为,朕会让你们无休止的查下去?要查,也要给朕个期限!”

    孟漓禾怔住,皇上说的没错,这里是皇宫,不可能像宫外一样方便,而且,今日寿宴人数众多,只怕嫁祸之人,也在其中,若是散了,怕是更难上加难。

    但是,让她现在就给出答案,她,的确还没有头绪。

    怎么办呢……

    期限,期限要多久合适呢?

    万一真的没查到,宇文澈岂不是被自己连累?

    就算他是皇子,皇帝或许不会真的如何,但是牵扯一条性命,以及这动机,若是被居心叵测之人利用,加以渲染,最起码,与王将军一定要交恶了。

    宇文澈的心思她知道,她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他的大业。

    孟漓禾皱着眉,从未像此刻般焦虑过,因为,如今不止是她和孟漓江,而且把宇文澈也卷了进来。

    怎么办,怎么办,突破口究竟在哪……

    孟漓禾越发焦急,脑子便越发混沌,更是什么都思考不过来。

    忽然,手上,一只大手覆了上来,粗糙的,与一般肌肤不同。

    孟漓禾心里一跳,因为他不用看便知,这是宇文澈的手掌,那个被剑所伤留下了一道疤痕的手掌。

    所以,才会有这种有些粗糙的触感,却也意外让她安心的触感。

    忍不住想到自己方才手握孟漓江的动作。

    所以,宇文澈这是在为她打气?

    心里莫名有些小感动,还有,那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么多人盯着的窘迫。

    明明,方才她自己就这样拉着孟漓江的手,却也没觉出任何不妥,怎么这会和宇文澈牵手,就这么脸热呢?

    难道,这也是因为双胞胎互相太熟悉的缘故吗?

    无论如何,孟漓禾胡思乱想一番后,却也真的奇迹般的安稳了下来。

    皇上,现在还在等她的答案。

    孟漓禾抬眼扫视了一下四周,瞧着每个人的神情,心里计量着她所需要的时间。

    真是太难了。

    尤其是,这些人似乎都是神情坦荡,而且目光还若有若无的偏向宇文澈牵着她的手。

    孟漓禾只觉脸上更热,手掌微动,终于忍不住,将手从宇文澈的手里抽了出来。

    宇文澈脸色有些沉。

    为什么孟漓江就懂得回握,这个女人就不懂呢?

    看不出他的用意吗?

    怎么和孟漓江就肯握着手半天,和他就不肯呢!

    宇文澈越想脸色越黑,干脆不给他好脸色。

    孟漓禾头顶三条黑线滑落。

    这家伙又怎么了?

    可能被降罪眼皮都没眨一下,这会别扭个什么劲?

    手里温度那么热,都被他烫的手心都出汗了好吗?

    孟漓禾忍不住低头看看有些发湿的手。

    然而,就这么一看,却顿时愣住。

    她的手上是什么东西?

    怎么会有小片红色?

    是血吗?

    不对啊,颜色并没有那么红。

    而且,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从宇文澈的手上?

    不对,她方才只是被宇文澈握住,并没有挨到手心。

    那和她的手接触过的,就只有孟漓江了。

    孟漓禾忍不住向他的手看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