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80章 太医你错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臣还听说,练此邪功者,需每七天食一颗童子心,但,练成者,却几乎天下无敌!

    此话一出,方才还喧闹的场所瞬间变得一片寂静。

    食童心?

    这是多么歹毒之人!

    众人几乎像看向煞神一般的看向孟漓江,几乎不敢相信这个看起来一脸正派,传言也颇有傲骨的皇子,竟然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

    而就是这一看,才发现,他们的覃王妃孟漓禾,此时已经和他并肩站到了一起。

    顿时,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看来这个覃王妃,如今是摆明了立场,无论如何,都要和她的皇兄站在同一方了。

    然而,孟漓禾却仿若未觉般,并不理会众人的目光,而是对着孟漓江问道:“皇兄,你告诉禾儿,你有练过‘红魄掌’吗?”

    孟漓江摇摇头,丝毫没有任何犹豫便道:“没有。”

    “好。”孟漓禾不再多问。

    既然孟漓江如此说,那她就信。

    因为,这是孟漓禾的哥哥,作为孟漓禾,她相信他不会骗他的妹妹。

    也因为,作为方小雨,她相信她的直觉。

    虽然,恍惚间,她已经快要忘记自己曾经的身份,几乎,要与这具身体融为一体了。

    转过头,孟漓禾这次却看向了殇庆皇。

    唇轻启,一如当年般坚定。

    “父皇,儿媳请求查看王将军的尸体。”

    众人一愣。

    几个月之前,孟漓禾在后宫当场验尸,这是在场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

    这件事后来有被传的多么邪乎,也是所有人始料未及。

    不过,毕竟没有现场看到过,这会,听到她如此说,众人免不了的好奇。

    而殇庆皇却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孟漓禾。

    这样的孟漓禾他十分熟悉,当时,她就是这样一个人站出来,便将本已百口莫辩的端妃洗刷的清清白白。

    因此,他几乎不再需要再考虑,便应了。

    他也很想看看,她又能从这个被太医诊断为心脉受损而亡的王将军身上,检查出什么来。

    除此之外,王将军是国之栋梁,抛开孟漓江是不是清白,他更想给他一个公道!

    孟漓禾得到殇庆皇的允许便要抬步离开,却觉手上被人一拉。

    “禾儿,你……”孟漓江欲言又止,他完全不清楚为何他的妹妹会提出看尸体。

    记忆里,他的妹妹十分胆小,别说看人的尸体,哪怕就是动物尸体也不敢看上一眼。

    而且,这是在皇宫,绝对不会容许她放肆的地方。

    孟漓禾却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孟漓江的手,看着他眼中的疑惑和担忧,安抚道:“我没事。”

    接着,便抽出手,从袖中拿出她特制的手套套在手上。

    她今日的确做了许多准备,虽然目标本来是防备皇后的,不过,最终还是用上了。

    王将军身边的夫人还在抽泣,副将也是在咬牙发抖。

    孟漓禾视而不见,朝着王将军蹲了下去。

    如太医一般,手搭在了王将军的手腕上,接着,又搭到了他的脖颈之上。

    孟漓禾脸色沉了沉,这个人,的确已经没有脉搏了。

    不过,现代医生的好习惯却让她继续验了下去。

    “麻烦帮我拿一盏油灯。”孟漓禾抬头道。

    太监获得皇帝的许可后,赶紧递了上来。

    今日的寿宴本就从中午开始,喝酒看戏,与晚间的宴会接起来。

    之前在殿内吃吃喝喝,并没有注意时间,不过这会天色却已是晚了。

    若不是因为今日这御花园灯火通明,怕是众人也看不清王将军身上的掌印。

    因此,众人均纷纷猜测,大概孟漓禾是为了验尸,所以加了一盏灯。

    然而接着,孟漓禾又从袖中拿出一把刀,正是当年因断案有功,皇帝赏她的那柄“斩月刀。”

    众人纷纷大惊!

    他们可是听说过,当初孟漓禾用刀割过妃子的脖子,难道,她现在要对着王将军的尸体!

    王夫人也立即反应过来,一把扑到王将军的身上喊道:“不要!不要碰我夫君的身体!”

    孟漓禾一愣,方才说要验尸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大反应啊!

    怎么这会忽然歇斯底里起来了?

    不由皱眉看去,却见王夫人死死盯着自己手中的刀,仿佛随时防备它朝王将军的身上落下。

    脸部抽了抽,僵硬道:“王夫人,我不会伤害王将军,这刀,并非用于他身上,你可以起来了吗?”

    王夫人愣了愣,似乎不信她的说法,但是感受到皇帝凌厉的目光,终究还是将信将疑的直起身子。

    只不过,她却也做好了准备,若是孟漓禾真的要对王将军如何,那自己拼死也要阻止!

    眼见她并不相信自己,孟漓禾叹了口气,一手持刀,一手持灯,对着太医道:“太医,可否请你帮忙将王将军的眼皮扒开?”

    太医看了皇帝一眼,看到对方点头,便伸出两根手指,将王将军的上下眼皮扒开。

    孟漓禾接着凑近,不停的调整着两个手的位置。

    在场之人,包括宇文澈在内,全都疑惑不解。

    不是验尸吗?

    摆弄刀和灯做什么?

    只不过,宇文澈虽不解,眼里却满满的都是期待。

    因为,他的小王妃已经不止一次的作着奇怪的事情,却次次都给他惊喜了。

    忽然,一道光晃过,直直的射入王将军的眼中。

    孟漓禾仔细瞧去。

    接着,又示意太医扒开另一只眼,如法炮制的去查看另外一只。

    最后,才将刀收回,当真是没有碰到王将军半点。

    接着,又去查看王将军身上的红色掌印,眉目中终于露出许多疑惑的神情。

    而这一幕,却让场中一人的眼眸深了又深。

    孟漓禾奇怪的扭头,朝着人群看去,烛火中,却并未看过熟悉之人的面孔。

    忍不住摇摇头,她今日是怎么了?

    为何老是觉得有道熟悉的目光看着自己呢?

    眼睛因光的刺激有些花,晚上还真不是个验尸的好时间。

    不过,暂时够了。

    孟漓禾终于站起身,朝着皇帝开口道:“父皇,儿媳初初查看,王将军并没有死。”

    “你说什么?”皇帝震惊不已,甚至声音都扬起了几分。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毕竟这人是他不可多得的爱将。

    “王妃,你说大人没有死?”王夫人忍不住喊了出来,眼里终于燃起了一抹希望,哭喊道,“求求你救救将军,求求你……”

    众人更是惊诧不已,这怎么可能,明明太医已经确认过了!

    整个场中,怕是只有宇文澈眼中,闪着光芒,那光芒透着一丝得意。

    因为他相信孟漓禾,这个女人的判断从来没有错过。

    而这道光芒,甚至让同样震惊的孟漓江都觉得有点眼瞎。

    这种为自己的人骄傲的自豪感……

    孟漓江不合时宜的想,他大概不只是对这个妹夫一点放心了。

    还不知道,到底谁会担心呢……

    “王妃,臣确定,王将军已经没有脉搏!”

    太医不服的反驳道。

    他是听过这个王妃验尸很厉害,但是验尸和看病是两码事!

    “不错。”孟漓禾却肯定了太医的话,“脉搏的确感觉不到。”

    太医这才得不屑反问:“人没有脉搏,又怎会是活的?”

    然而孟漓禾却温和一笑:“太医。一般来说,脉搏没有,的确是判断死亡的方法。但是,却不是唯一方法。”

    太医皱了皱眉,意外的没有反驳。

    他所学的知识里,检验人是否死亡的方法只有心跳和脉搏。

    但是,想到孟漓禾方才古怪的动作,他忽然意识到,或许自己只是孤陋寡闻,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相比于丢面子,他更希望有更多的东西可以学得。

    虽然,这个王妃看起来十分年轻。

    但,若是真有真才实学,他也不介意敬佩一把!

    眼见太医没有再开口,孟漓禾知道他已有判断,便继续道:“人若死亡,瞳孔会扩散。然而,王将军的瞳孔,不仅没有扩散,反而有所缩小,所以,由此判断,王将军的脉象可能为假,而最有可能的原因便是,中了毒。”

    一片哗然。

    中毒?

    太医猛的怔住。

    他的确是有听说过,有的毒药可以让人产生假死状态,只是,方才他却完全没有想到,就这样直接忽略过去,草率的断了一个人生死?

    太医不禁感到一阵后怕,赶紧找来银针,刺破王将军的血管,去验那血。

    果然,银针变黑。

    太医呆愣在那里,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颤颤巍巍向皇上禀报道:“启禀皇上,王将军的确中了毒,臣会立即查看是何毒药,为王将军解毒。”

    话毕,殇庆皇点了点头。

    众人只觉十分不可思议,这个覃王妃几乎没有碰过王将军,到底是如何看出来的?

    顿时,看向孟漓禾的目光,变得严肃许多。

    要说方才还有些看戏的意思,那么现在,却是再也不敢再生半点不屑。

    毕竟,若不是她,这个保卫殇庆王朝的王将军便只是一具死尸而已。

    而如今,既然王将军还活着,那么自然不能这样扔在地上。

    不等皇上吩咐,便已经有懂事的太监吩咐着将人安置,而太医也随后要离开。

    只不过,却在走的那刻听到孟漓禾开口:“太医,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