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9章 红魄妖功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不由四处张望着,却只见殿外匆匆跑来,朝着皇上便是一跪道:“启禀皇上,大事不好,风邑国皇子与王将军起了冲突,王将军这会,怕是……怕是不行了。”

    孟漓禾手中的酒杯怦然落地。

    酒杯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接着盘旋几下便停下。

    声音不大,却足以在这安静的大殿之中显得愈发突兀。

    众人不由循声望去,看到的便是一张不加掩饰的震惊脸,顿时有些沉默,只道这覃王妃倒是颇重亲情,然而更多的却是对整件事的沉思。

    王将军是朝中的两大猛将之一,与另外一人加起来,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殇庆国的半壁江山。

    而另一人,孟漓禾也打过交道,便是那在茶庄失了爱妾的方将军。

    两人均是性格颇有些莽撞,意气用事,却也不乏睿智。

    唯一不同的是,上一次与风邑国对战,出征的是王将军,而风邑国迎战的,恰恰就是孟漓江。

    这一点,众人知道,孟漓禾也知道。

    如今,虽然两国因为和亲的缘故,签了和约,因此已不是互相为敌的关系。

    但是对于武将而言,王将军的几个得力部下,都在与风邑国的战争中惨死他乡,虽然或许并非死于孟漓江之手,但却也不得不算到他的头上。

    而孟漓江的手下,又有多少人死在了王将军手中,这也是不言而喻。

    只不过,之前在寿宴上,彼此可能迫于如今两国的关系这种局面,彼此隐忍不发。

    几个思量之间,包括皇帝和宇文澈在内,所有人大概都想到了这一层。

    而如今,怕是这两人在殿外偶遇,便忍不住发生了冲突。

    孟漓禾忍不住责怪自己,她之前一直担心哥哥此次来宫中会出事,却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皇后身上,结果竟然将最大的隐患忘记了!

    只是,忽然想到今日寿宴上,关于那些人刺杀皇帝的阴谋,如今,两大将军之一的王将军却出了事情,这只是巧合吗?

    来不及细想,皇帝那边已经思量一瞬后起身:“王将军在哪里,带路!”

    皇帝起身,众人哪还敢坐,稍微懂点眼色的便知道赶紧交代好家眷,自行跟着皇帝后面前往,以示对王将军的关心,而即便那不懂眼色的,看到大家纷纷跟了上去,也赶紧随后加入到队伍中。

    因此,一时间,皇帝的后花园倒是前所未有的涌进了这么多人。

    而孟漓禾,自然也是在皇帝动身后,第一个就跟了过去。

    抛开急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更清楚,这里是殇庆国,而现在的情况,对孟漓江十分的不利。

    而她,除去这个身份可以或多或少的对孟漓江有所帮助外,她还是个法医,最重要的是,她始终不太相信孟漓江会这么鲁莽,鲁莽到在别国的皇宫把人杀死。

    只不过,待她到达时,看到的场景还是把她吓了一跳。

    眼前,孟漓江被殇庆国的侍卫们举着刀围作一团,而他只是漠然的站在那里,眉头紧皱。

    而他的前方不远处,一男子正仰面躺在地上,只看衣服便可知,确是王将军无疑。

    只见他胸前的大片衣襟被染成了红色,而他则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嘴角还挂着血迹,让人一看便知,这是一口血吐出,染红了衣襟。

    而在他身旁,是一名孟漓禾并不认识的官员和刚刚闻讯赶来的太医,许是才赶到,便看到了皇上到来,于是赶紧要行礼。

    孟漓禾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因为眼前几乎可以算是凶案现场。

    而皇帝看到这一切,果然眼色阴沉,抬手制止了太医的行礼,示意他尽快为王将军查看之后,才看向孟漓江道:“风邑国二皇子,不知王将军如何得罪了二皇子,令二皇子下此重手。”

    孟漓江亦是面似冰霜,却也开口道:“回殇庆皇,我路过这御花园时偶遇王将军,他直接朝我打了过来,我承认我的确回了一掌,但我只用了二成功力,不可能会对王将军有如何大伤害。”

    殇庆皇忍不住紧皱着眉,看了看王将军身份的林副将。

    林副将立即支支吾吾开口道:“皇上,王将军刚刚喝醉了,所以可能一时冲动,但是……但是臣的确看到王将军只受了一掌便倒地。”

    殇庆皇不由再次看向孟漓江。

    据他了解,这个风邑国的二皇子因为母妃的缘故,应该并不受待见,但是却因为过人的才华和军事能力,愣是在军队打出了一片江山。

    而他之所以受众人拥戴,最重要的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的为人,铁血却不阴险,凡事敢作敢当,最不屑于耍阴招。

    因此,他如今这样底气十足的说出,殇庆皇的确有一瞬的迷惑。

    不止是他,就连此时站在孟漓禾身边的宇文澈也忍不住深思起来,之前在覃王府,他能忍受孟漓江如此挑衅的话,虽然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是孟漓禾的哥哥,但也有一定程度上,他敬佩这个年轻的将领。

    而与他们不同,孟漓禾听到这句话,却莫名放下了半颗心,因为,她相信孟漓江,或许是因为过去的记忆,让她更了解这个人,她只知道,既然孟漓江这么说,那么这件事,想来有隐情,那么很可能,孟漓江就是被人陷害。

    既然如此,那就还有机会!

    福尔摩斯不是说过么?真相只有一个。

    那,她就想办法找到就是了!

    “皇上……”忽然,太医一声明显有些变了语调的声音传来,“您……请看。”

    众人均朝那边望去,却均是震惊不已。

    只见王将军的上身的衣服此时已被扯开,而左胸之上,赫然有一个红色的掌印!

    虽然,掌印很淡,但却也清清楚楚的看清。

    孟漓禾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却听人群中不知何处,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红魄掌!”

    众人面上有的惊恐不已,有的略显迷茫。

    而孟漓江却不由握紧了拳,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许是因为终究是孪生兄妹的缘故,看着孟漓江如此,孟漓禾只觉心疼不已,没有多做思考,竟是朝着孟漓江身边走去。

    本来,她就站在围着孟漓江的侍卫外围,如今,干脆不顾刀剑直接闪了过去。

    宇文澈只觉身边身影一晃,就见孟漓禾朝里一挤,那紧邻的侍卫感觉到周身有人靠近下意识便朝人刺去。

    宇文澈呼吸几乎一滞,飞快的伸出手,才将那快要刺中孟漓禾的剑挡开。

    那侍卫这才反应过来是谁,顿时吓得手都在发抖,手中的剑几乎都要握不住。

    而宇文澈竟也没有比他好多少,那一瞬,他感受到的恐惧,甚至比这侍卫只多不少。

    不同的是,这侍卫是在担心自己的性命,而他,是在担心孟漓禾的性命。

    额前渗出几滴散落的细珠,宇文澈不由苦笑,难怪都说成大事者不能有牵挂,因为这将是他最大的弱点。

    然而,这个大弱点孟漓禾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只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孟漓江,双手忍不住去握住他的手,将他紧紧握住的拳掰开,轻声道:“哥哥,别担心,我会帮你。”

    轻柔的话很明显起了效果,孟漓江渐渐的松开拳,回握住了自己的妹妹。

    虽然,他不觉得这个妹妹可以帮到他什么,但是,自己的妹妹这样对自己,心里却也是极欣慰的。

    不过,眼下更欣慰的却是,这个宇文澈。

    方才那快如闪电的动作,他妹妹孟漓禾可能没有在意,但是他却瞧的清清楚楚。

    与其说是他出招快,倒不如说,他的注意力始终没有从孟漓禾的身边离开,即便,是在如今几乎所有人都被红色掌印和红魄掌夺去了注意力的情况下。

    或许,禾儿说的是真的,这个宇文澈当真对他很好。

    不由深深的看了宇文澈几眼,自是将他的后怕收入眼底。

    眼里,终于有了不合场合的笑意。

    也许,如果这件事可以脱身,他可以放心离开了。

    然而,如今想要脱身,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此时,拜百官都在此所赐,人群终于开始不那么安静起来。

    皇帝忍不住问道:“太医。你可听过红魄掌?”

    “这……”太医擦了擦汗,“皇上赎罪,臣只会判断病症,并不懂武功……”

    而此时,一直站在身边的副将林瑞主动开口道:“皇上,臣之前听闻过一些关于红魄掌的传言。”

    皇帝出声:“讲。”

    林瑞立即答道:“回皇上,红魄掌是江湖上的一种邪功,据传此掌用于人身上便会出现一个红色掌印,而人则会心肺俱裂,口吐鲜血而亡。”

    比话一出,众人均震惊不已。

    没有想到,堂堂风邑国皇子,竟然练邪功,并且,还歹毒的用在他们的王将军身上!

    而太医听后果然道:“回皇上,从王将军的脉象看,确实是心脉受损,而如今,也已经停止了脉搏。”

    “大人!”

    人群中,终于爆出一声大哭。

    方才,迫于皇上在场,没有出声的王夫人,此时听到王将军已去,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了起来。

    林副将也是双眼通红,几乎想要冲过去手刃孟漓江,替王将军复仇,但却又猛然想到什么,脸色霎时变的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