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8章 自取其辱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一句话,似是玩笑,但那暧昧的语气,却更像是**。

    孟漓禾忍不住心头一跳,即便是知道他大概在陪自己做戏,也还是不由的被这一声蛊惑。

    不过,演技经验丰富的某只王妃,自然不会轻易掉了链子,只是稍微稳定了一下心神,便笑意浓浓的看着宇文澈说道:“对王爷你嘛,打不得骂不得,那就只好让你从现在只许看着我一个人好了。怎么样,王爷同意吗?”

    宇文澈眯了眯眼,忽然“哈哈”大笑道:“夫人的意思,我怎敢不从。”

    凤清语此刻铁青着一张脸,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眼前的这一幕,根本就是两个人在表演浓情蜜意!

    她就算是瞎也看得出来!

    好你个宇文澈,竟然就这么讨厌我吗?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这个女人,你竟然肯和她连起手来无视我!

    你就不怕,我偏偏让你们不能如愿?

    而宇文澈这一声笑,本来在这个热闹的地方并不突兀,然而,突兀的却是,这一声,来自宇文澈。

    试问满朝文武,有几个人听到过宇文澈的笑声,别说是这样开怀的放声大笑,恐怕,就连微笑都没见过吧?

    因此,整个硕大的殿,一时间竟然莫名安静了下来,众人下意识齐刷刷的看着这个方向。

    自然,很显然的结果就是,皇上和皇后的视线也转移了过来。

    只不过,二人看到这边时的神情却是截然不同。

    皇上很显然气压有些低,眉目中充满不满。

    然而,皇后却好似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甚至故意开口道:“本宫还没有见过澈儿这么高兴呢,难道是辰风国的公主非常得澈儿的欢心?”

    此话一说,厅内更是一片寂静。

    因为谁都知道,这个辰风国公主过来殇庆国的目的是和亲,如今这皇后说这话,不是摆明着什么意思吗?

    只是,让大家想不通的是,这二皇子宇文澈已经和亲过一次了,总不能,这次,还要和另外一个国家的公主再和亲一次吧?

    这不管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孟漓禾更是忍不住嗤之以鼻,皇后您能不能稍微含蓄一点啊?

    好歹是一国之母啊!

    这样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对你有啥好处呢!

    不知道往往把脸伸太长,最容易被打脸了吗?

    不过,还没等她内心的吐槽冒完,宇文澈已经先一步有了行动,只见他站起身对着皇后说道:“母后误会了,方才儿臣是对着漓禾所笑,与辰风公主没有半点关系。”

    凤清语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这句话,不仅是丝毫没给皇后面子,更是直接打了她的脸,让她觉得几乎没有颜面再待下去。

    而孟漓禾只是扬扬眉,颇为不在意的继续坐在那里,仿若一点都不稀奇宇文澈会这样说。

    然而皇后不愧是能坐上那凤位之人,脸色只是微微僵了一下,便恢复如常继续道:“原来如此,不过辰风公主这是来找覃王妃的吗?本宫倒是没想到,辰风公主与覃王妃相处如此之好,那本宫便放心了。”

    孟漓禾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好?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她关系好?

    还有你放心是几个意思?

    是想含蓄的让大家想入非非么?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倒是凤清语开了口:“回皇后娘娘,清语的确和覃王妃一见如故,几乎觉得亲似姐妹呢!”

    说完,还特意含情脉脉的看了宇文澈一眼,真是皇后娘娘的神补刀。

    果然共同的敌人都是朋友么!

    自己都将皇后和辰风公主凑在一起了,也真是功劳大大。

    孟漓禾小心思不着边际的飞转。

    眼见皇上并未开口阻扰,皇后更加不知收敛的添了一把火道:“那真是太好了,既然如此,那澈儿可以带辰风公主多回一下你的王府,也可以多和覃王妃交流交流感情,覃王妃和辰风公主都是初来乍到,也好有个伴儿不是。”

    这话若是再有人听不出是怎么一回事,怕是这些年在官场上是白混了。

    但此事又事关重大,且看皇上的脸色,明显并不赞同,只不过尚在沉默未发而已。

    于是,大家干脆低下头努力将自己装成空气。

    凤清语却勾了勾唇,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接着回道:“多谢皇后美意,那,清语在这里先谢过覃王了,也请覃王妃日后多多指教。”

    说完,竟然不再向方才那般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而是直接面向宇文澈,满眼柔情。

    指教?指教你个头!

    孟漓禾忽然有些烦,一想到这个女人有可能进入到覃王府,就觉得一种发自内心的郁结。

    哪怕并不久留,她也下意识的排斥。

    那里,是她来古代后的第一个家,她不知道还能在这里多久,但是,她却真的不想那里最后的记忆,是一片乌烟瘴气。

    脸色终于忍不住的冷了下去,孟漓禾几乎是带着情绪的看向宇文澈,如果可以,她真想狠狠的瞪上这个男人几眼,干什么天天惹一堆桃花?

    然而,对方却并没有朝她看过来,而是看向皇后开口道:“母后赎罪,儿臣近日怕是没办法带辰风公主回府了。”

    “哦?”皇后修长的眉头一挑,意味不明的笑道,“澈儿莫不是有什么事?”

    “回母后,的确是。”宇文澈回答的不卑不亢,然而言语间却又似透着点歉疚,“漓禾自嫁入王府后,便一直为王府诸事操劳,身体微恙,因此儿臣早已打定主意,待忙过父皇寿宴后,在府上陪漓禾好好静养一番,若是有空,也希望能陪她一起出游。”

    说完,还特意看向孟漓禾,目光中是他从未有过的柔和。

    此话一出,当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及其幻妙。

    再偷偷去看孟漓禾的脸色,虽然依然绝美无比,却似乎略显疲惫,接着众人再一想到前些时日覃王茶庄所发生之事,不由了然。

    这个覃王妃听说为这件事出了不少力,如今看来,想来的确是,否则,怎能将覃王都打动?

    看向孟漓禾的目光中,从一开始的纯属旁观,渐渐多了几丝认可。

    只不过,覃王公然顶撞皇后,怕是不好收场了。

    而孟漓禾更是震惊的连眼睛一时都忘记眨了,尤其是在他这难辨真假的目光中,一时甚至只知道与他对望。

    如果是之前,她或许会觉得,宇文澈是拿她当挡箭牌,但是,她记得,那些事情发生和解决后,她每顿饭里都加了许多上好的补品。

    虽然宇文澈没说过,但她知道,那一定是他吩咐的。

    因此,即便这个理由是假的,忽然听到他方才那样认真的话,她也一下便被感动了。

    “哈哈哈。”一直未发一言的皇上忽然一声大笑,“倒没想到,朕的二皇子还是个情圣,说起来也是朕的思虑不周了,这几****也颇为操劳,待今日寿宴后,便领一个月假去好生享受你的新婚吧!”

    皇后脸色顿时一变,然而还不待她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宇文澈已经开口道:“多谢父皇。”

    说完,便重新坐下,这期间甚至看都没看凤清语一眼。

    凤清语狠狠的抿着唇,从小到大,她都未受过这样的屈辱!

    “辰风公主。”皇上却又再次开了口。

    毕竟,如今的局面,是希望两国交好,而并非交恶。

    只不过,在他的眼里,这个辰风公主却并不比孟漓禾尊贵多少,说到底,都是嫁过来,维持关系而已。

    而且,私心里,他倒是更喜欢孟漓禾,毕竟,拿着聪明的脑袋做事,那叫胆识,拿着愚蠢的脑袋蛮干,那叫莽撞。

    更何况,和亲只是两国邦交手段,可以两情相悦固然好,但是,任她挑皇子?

    它辰风国还没那么大面子。

    不过是个刚坐上龙椅的新皇而已,即便国力再强,也暂时不足为惧。

    因此,一个思量间,皇上只是为了缓和局面说道:“辰风公主可能有所不知,二皇子刚刚大婚不久,因此可能招待不周,朕替他说个情,但朕可以让其他几个儿子女儿多陪陪你,可就不要再记怪朕的二皇子啦。”

    辰风公主一愣,便感受到一个颇为冷冽的目光,意识到出自于谁之后,赶紧收回方才的愤恨情绪,对着皇上回道:“皇上说笑,清语不敢。”

    皇上这才点点头,示意大家继续。

    凤清语虽然泱泱,却也赶紧的回到原位,方一坐下,便听到那目光的主人开口:“早就和你说过,不要妄想和覃王妃斗。你竟然还敢趁我不在的时候过去,真是自取其辱。”

    凤清语脸色一变,若不是碍于这么多人,几乎就要哭出来。

    而另一边,方才一直忘记眨眼的孟漓禾,这会却是心情颇好,甚至忍不住偷偷瞅了瞅孟漓江的方向。

    方才这一出,哥哥应该相信她说的是真的了吧?

    宇文澈当真没有欺负她,反而,对她维护有加。

    只不过,咦,哥哥好像不在耶,出去了吗?

    孟漓禾不由四处张望着,却只见殿外匆匆跑来,朝着皇上便是一跪道:“启禀皇上,大事不好,风邑国皇子与王将军起了冲突,王将军这会,怕是……怕是不行了。”

    孟漓禾手中的酒杯怦然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