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6章 弹琴风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此话一出,孟漓禾顿时脸色一冷。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苏晴,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今日这种日子,对着她发难?

    只不过,她只是朝皇后看了一眼,便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恐怕,今日,苏晴只是个枪,真正要让她难堪的人,是皇后!

    孟漓江的手仅仅攥了起来,他想得到妹妹在这里会受委屈,但是想到是一回事,看到却是另一回事。

    妹妹从来没有学过琴,如今他们这个做法,摆明了是想让她难堪!

    理智虽然告诉他如今不能冲动,但是,他却不能保证,等一会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虽然觉得没什么希望,但是孟漓江还是朝着宇文澈望去,毕竟,方才他与禾儿牵手而来那一幕,连他都几乎要相信,这对人是相爱的。

    不过,让他的确有些诧异的是,宇文澈的脸色确实是冰冷到极点,甚至可以说,目光几乎如刀子般投射到方才那女人的方向。

    苏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若是平时,宇文澈肯看她一眼,她一定欣喜若狂。

    可是如今,他却是因为那个女人,对自己怒目而视。

    而他,又何时因为别人有过这么大的情绪。

    不甘心,夹杂着酸楚,几乎让她眼眶有些湿润起来,几乎是有些示弱的对上宇文澈的目光。

    然而宇文澈却直接冷漠的移开目光,拒绝再看她,哪怕只是因为愤怒。

    苏晴方才一直给孟漓禾难堪,他碍着是在皇宫,以及那位丞相大人的面子,没有给她更大的回击,却没想到,她竟然还藏了后招,而且,还是和那位联合起来。

    孟漓禾的琴技他不是没有领教过,如果真的让她在这里谈,那丢脸是肯定的,他倒是可以不在乎,但不代表,谁都可以以这个为谈资,当之为笑料。

    而若是她不从,那皇后……

    果然,不等这个念头结束,皇后便已对着孟漓禾开口:“也好,本宫也有所耳闻。不知覃王妃,可否愿意为皇上弹上一曲祝寿呢?”

    孟漓禾心里冷冷一笑,皇后就是皇后,还知道拿皇上出来做挡箭牌,一句话,便封死了她的退路。

    还好,她练了这么多天,虽然比不上别人的童子功,但是,也不是完全不会。

    心里转了几个来回,终于下了决定。

    方要起身,却觉身边一个身影先她一步站起。

    孟漓禾身形一顿,下意识扭头,只见宇文澈已经站起,对着皇后道:“启禀母后,漓禾并非自小练琴,恐破坏了父皇的雅兴,儿臣想,父皇,母后,还是不要让她献丑了。”

    场中所有人的心中哗然一片,虽然表面不能作声,内心却震撼不已。

    这话虽说是有些嫌弃王妃的意思,但是个人都能听出,这是在维护她。

    这个覃王妃,当真是这么得了覃王的喜爱吗?

    让他不惜忤逆皇后?

    而此时,几乎已经半站起的孟漓江又坐了回去,看着比他行动还快的宇文澈,心里踏实了几分。

    看样子,这个覃王,对自己的妹妹果然不是没有情!

    那小子,就看你的了!

    然而,皇后自然不会将这番话听进去,而且她有些意外宇文澈如此在意的举动,因此,眼见皇上已经准备要应,感觉打趣的对着皇上开口道:“皇上,覃王妃是自家儿媳,就算弹的不好,皇上想必也不会怪罪的吧?”

    皇帝的眼里极快的闪过一丝冰冷,不过转瞬即逝,只是笑着开口道:“那是自然。”

    皇后勾唇一笑:“澈儿,你看你父皇都这样说了……”

    “但是……”

    “王爷。”宇文澈还要再次开口,孟漓禾却直接开口打断道,“今日是父皇大寿,既然父皇不嫌弃,那就让臣妾献个丑吧。”

    说完,极快的朝着宇文澈眨了一下眼。

    宇文澈微微一愣,看着孟漓禾如此自信的模样,有些疑惑,此刻是真的不知道她是自我感觉良好,还是有什么后招。

    但是,时已至此,话已被她说出口,他如果再拦,便真的不妥了。

    孟漓江也是紧紧锁住眉头。

    他并不知道孟漓禾为何这样说。

    以前,只要一个神情,他就能看懂她心里所想的。

    可是现在,明明只隔了几个月,他却觉得眼前的人,仿佛脱胎换骨般换了一个人。

    倒是没有什么不好,这个妹妹更加灵动更加活泼更加聪明,不再懦弱被人欺,可是却总觉得,带着一股他不熟悉的陌生。

    然后就在这一个思索间,孟漓禾已经走到了苏晴身边,对着她开口道:“苏小姐,今日我并未带琴,可否借用你的?”

    苏晴一愣,她没想到孟漓禾真的敢应。

    毕竟,她得到的所有消息都是,孟漓禾压根不会弹琴。

    不过也好,她的这个琴,对人的要求也极高。

    如果弹的好,会加倍的悦耳。

    如果弹的不好,也会加倍的难听。

    这个女人想要出丑,那就让她出个够吧!

    到时候满朝文武都拿她当笑料,看覃王还怎么继续宠她!

    想着,便直接答道:“王妃请便。”

    接着,便走了下去,将舞台让给了孟漓禾。

    经过这么一出,大家也都大概看得出,这个覃王妃,怕是琴技不怎么样,不然也不会让覃王出来替她挡。

    不过,事不关己,他们只是听着便是。

    孟漓禾脑中不由浮现出子宸的模样,干脆,也学着他的架势,十分沉稳的坐了下去。

    与一般女子不同,没有丝毫扭捏拘泥,而是大气沉着,让人恍惚觉得,她并非只是表演个才艺,而是要用这琴指点江山。

    空气渐渐凝固起来,而周围,一个人的眼眸逐渐加深。

    感觉到一道熟悉的目光投过来,似乎与她每次练琴时极像,孟漓禾下意识扭头,却奇怪的未看见什么熟悉的面孔。

    不由心里好笑起来,她还真是想太多子宸了,竟是差点以为,这皇宫里,也坐着他。

    不过,也好。

    既然,这道目光如此熟悉,她也更安心许多。

    就当,她如今只是在子宸的教导下练琴吧。

    双手放在琴弦之上,孟漓禾略微沉思片刻,便缓缓弹了起来。

    姣好的面容若隐若现。

    十指如葱,纤细修长。

    不断在琴弦上抚弄,交错。

    光是这幅美人扶琴图,就让人不觉看呆,让人如置身画中。

    再加上,那可以唤起人喜悦的琴音。

    当第一个音符跃然而出时,众人只觉那声音似乎拨动了脑中的一根弦,心也跟着接下来的音符而动了下去。

    这会再也没有人可以怀疑这个女子是否会弹琴,是否弹的好。

    因为,大家只觉那每个音符都跳跃了起来,跟着心情也变得欢快无比。

    怎么会有这样动听的乐曲?

    动听到已经可以忽视弹奏的是什么,只要随它而动即可。

    并非名曲,甚至没有人听过。

    但是,却只有孟漓禾知道,她这个曲子,出自于那本琴谱。

    没有办法,拼琴技,她这个半路出家的人,自然是拼不过别人。

    那就只能取巧,弹那个带有效果的曲子了。

    她选的这首曲子的功效是可以让人摆脱烦闷,从而愉悦起来,而本身就愉悦的人听到之后更会觉得心旷神怡。

    今日既然是寿宴,那还是这首曲子最合适。

    一直到曲子完毕,众人都还未从乐曲中醒过神来,又或者说,是曲子的效用延续了下来,让他们依然好似沉于其中。

    就连坐在她身旁,离她最近的孟漓江,此刻也彻底放下了心来。

    虽然不知道妹妹是如何会弹琴,但是,至少今日,她一定会免于刁难。

    而且说不定,就因为这一曲,她还会由此闻名。

    虽然,他并不在乎这个名声,但或许是因为母妃的缘故,他这会只感觉到深深的骄傲。

    弹奏之人并不会因为曲子而动心神,但或许因为是因为弹奏了喜欢的曲子,孟漓禾的心情也不错。

    这会,恬淡的站起身,对皇上皇后行了一个礼,接着直接对着皇上道:“儿媳祝父皇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此话一出,众人才纷纷回过神,意识到,原来方才那美妙的曲子,是出自这位覃王妃之手。

    紧接着,龙颜大悦,更是赏赐了这次献艺以来最贵重的东西。

    众臣更是纷纷举杯赞赏,一时间,竟是达到了宴会的最高峰。

    苏晴有些无措的看向皇后,她真的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明明任何消息都是说孟漓禾从未学过琴,而刚刚覃王的表现……难道只是不想她显山露水?

    所以,她方才故意的为难,反倒为她做了嫁衣?

    一直以来都有信心等到宇文澈的心,此时竟然第一次开始不坚定起来。

    因为宇文澈对那个女人的维护,因为宇文澈方才仇视自己的目光。

    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方才,她有那么一瞬被觉得心情莫名愉悦起来,可是这会,却越想心越冷。

    然而高高坐于上的皇后此刻却脸色古怪,似乎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孟漓禾勾了勾唇,走回原位。

    再次朝着宇文澈眨了眨眼,却发现,他正凝眉望着自己,似乎是有一丝……不悦?

    孟漓禾心里一惊,不应该啊!

    这曲子起的是愉悦的效果,怎么到了宇文澈这里,却变了呢?

    这家伙,难不成有什么不一样的体质?

    然后,她就听到宇文澈冷冷的开口:“孟漓禾,你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