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5章 寿宴开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只感觉到手上一暖,低头一看,只见一只大手,已经牵起她的手掌,拉着她向殿外走去。

    身后,瞬间如炸了锅一样喧闹。

    因为没有人敢相信,这个整个殇庆国最冷情的王爷,竟然有一天会牵起一个女人的手!

    只是这一个举动,就足以让所有人的大跌眼镜。

    而苏晴,更是脸色煞白。

    她爱了这个男人六年,身边所有的女子都嫁了,她还在等着他,他娶了正妃,她依然在等着他。

    可是,自始至终,他都吝啬的没有给过自己一个眼神。

    然而,他却牵起那个女人的手?凭什么!

    只不过,孟漓禾已经无暇顾及那些夸张的言语和几乎要杀死她的目光了,这会只是懵懵懂懂的被宇文澈拖着向前走。

    这还是宇文澈第一次主动牵她的手,而且,是在当着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恐怕这一次,不仅在皇宫和民间,很快在文武百官之间,她也即将出名了吧。

    真是,我明明没有做什么,江湖中却已有我的传说。

    压力好大的说!

    “傻了?”

    耳边,宇文澈用着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孟漓禾扬了扬嘴角,也悄声回道:“王爷,我有没有说过你其实很苏?”

    “酥?”宇文澈挑了挑眉,“你品尝得出的结论吗?”

    品尝……

    不知为何,孟漓禾一下就反应出来两个人之前那无比火热的吻。

    脸上顿时一热,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正经啊,怎么认识越久越刷新她的认知呢!

    手里忍不住用了下力,想要使劲掐他一把,然而因为牢牢的被他攥住,只能动动手指,说是掐,倒更像是在他手心里挠了一把。

    宇文澈用力压下她那只乱动的爪子,好笑道:“你真的是只猫吧?”

    孟漓禾手上不能动,只得狠狠的瞪着他,以示愤怒。

    宇文澈淡定的回望,任她怎么折腾也逃不出的五指山。

    偏偏两个人还这样拉着手走着,远远望去,就好像两个人在深情对望,让今日所有出席在宫中的人,都觉得闪瞎了眼。

    走路都要这样望着对方,这两个人是有多恩爱,简直不敢深想。

    “方才,为什么不回苏晴的话?”终于,宇文澈感觉到孟漓禾不再挣扎,淡淡问道。

    孟漓禾一愣:“你都听到了?”

    “听到几句。”宇文澈转回视线,继续望着前方行走,不过依然边说道,“我印象中的孟漓禾不是这么等着被欺负的人,还是说你料定了我会来救你?”

    救她……

    孟漓禾想到方才苏晴的咄咄逼人,以及那处处想要让她难堪的话,不禁有些气结。

    与其说是救,不如说是他自己招惹来的自己摆平吧!

    想到这,孟漓禾故意说道:“王爷,苏晴说的话,不管是你让我一个人来皇宫,还是多日天天陪辰风国公主,都是实情,我又有什么好回的呢?”

    宇文澈脚步一顿,扭过头看向孟漓禾,目光带着些许审视。

    孟漓禾也因他的动作停住脚步,倒是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不由皱皱眉。

    片刻,宇文澈忽然探身过来:“孟漓禾,你方才的语气,让我觉得你是在吃醋。”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一句话脱口而出:“不敢不敢,王爷招惹桃花的能力那么厉害,如果我要是每个醋都吃,恐怕现在已经淹死了。”

    说完,心里一惊,她在说什么!

    怎么听起来好像更酸了?

    刚想解释什么,却见宇文澈眸光骤然加深,忽然开口道:“彼此彼此。”

    说完,便不再多说,继续拽着她向前走去。

    孟漓禾有些恍惚,彼此彼此是几个意思啊!

    还有,她什么时候招惹过桃花啊?她一直很本分的好吗?

    然而,两人已来到台下,文武百官也从另一侧,走在皇子们的后面,即将到达。

    孟漓禾只好收回心神,老实站定。

    毕竟,今天这种场合,还是要做足了表面功课。

    因此,孟漓禾微微低下头,摆出一副端庄的姿态,却又不显得谦卑。

    然而,看到宇文澈与孟漓禾两人的这一幕,在场之人,神色各异。

    而这为首的便是大皇子宇文畴。

    宇文畴尚没有正妃,因此今日他是独自一人登台,原本这并没有什么,但偏偏,这个本该属于他的女人,如今牵在别人的手中,叫他怎么不恨!

    而今日的孟漓禾,这一身也是打扮的格外隆重。

    长裙极地,衬的她的身姿越发妖娆动人,鬓如流云,将她本就绝美的脸显得更加端庄秀美。

    轻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夺去了在场所有女子的光彩。

    宇文畴恨恨的看了几眼,终于掉转头率先走上台。

    接着,宇文澈才拉着孟漓禾一同跟上。

    接下来,便是各皇子尾随其后。

    许是因许久未见,宇文峯看着孟漓禾特意微微朝他点了点头,神情亦有些恍惚。

    特意不去想,不去看这些时日,却似乎还是移不开目光呢!

    只是,他终究还是错过了时机吧?

    如今,看她和二哥的关系,恐怕只能是他的二嫂了。

    想到此,心微微一痛,便收敛了笑意,随后登上了台。

    很快,皇子们按序站定,下一步,便是各国来使登台。

    孟漓禾忍不住往人群中找寻孟漓江的身影。

    然而,只是一眼,她便锁定住那个目标。

    因为孟漓江在那些来使中,实在是太突出,突出到让人无法忽视。

    孟漓禾自豪的看着他慢慢离自己越来越近,有个这么帅的哥哥真是骄傲啊!

    然而,却在回眸的一刹那,猛的触到一道冰冷的视线。

    孟漓禾本已收回的目光忍不住朝着那个方向再次探了出去,却见一女子,正在一步步的登上高台,但那目光却直直的盯着她,无端的竟让她在这旭日阳光里,感受到了阵阵凉意。

    皱了皱眉,孟漓禾仔细扫了一下女子周边,顿时,心里了然。

    这个女人,恐怕就是辰风国的公主吧?

    看她一身华丽的衣装,娇艳的妆容,以及那似乎贴着皇室标签的桀骜不驯,都足以说明她的身份。

    只是,她为何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

    难道……

    孟漓禾忍不住看了眼身边的宇文澈,只见他目不斜视,似乎对于任何人登台都毫不在意,看到她看向他,还特意低下头,一脸坦然。

    然而,孟漓禾却再确定不过,宇文澈,你果然会招惹!

    这么多适龄皇子可以和亲,偏偏人家就看上了你这么一个已经封妃的,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办!哼!

    孟漓禾使劲瞪了一眼宇文澈便扭开,却没注意到对方那双眼睛中随及浮现出的点点笑意,以及台下,一皇子一公主,这两国来使看到这笑意后,那截然不同,却皆耐人寻味的神情。

    所有官员及家眷很快按序站好,接着便是皇帝一步步从台阶底端,从人群中间的红毯之上走上那只属于他的最高点。

    接着,才宣布,寿辰祭天正式开始。

    奏乐,礼花,皇帝致辞。

    整个天庆台的人,都为这一刻振奋。

    只有孟漓禾感受到了无比的心酸,因为她恍然看到了前世的领导致辞,非常拖沓冗长有没有,好歹快点进入到下一个欣赏歌舞的环节,这样至少我可以坐下啊!

    大概是感受到了孟漓禾深深的怨念,朝拜,祭天等活动终于在两个时辰后圆满完成,接着,大家终于可以挪动站的十分僵直的腿,进入下一个场地。

    而这个场地,便是寿宴正式开始。

    大家可以坐在各自的席位上,喝着酒,品着美食,看着事先准备的歌舞,及一些名门望族的官宦小姐们,今日要表演的才艺。

    因为,这是个十分好的被皇子看中的机会。

    就像在现代,有些女人挤破脑袋也要嫁入豪门一样。

    现在,孟漓禾便淡定的喝着小酒,看着这些大小姐们,一个个摩拳擦掌,又是跳舞又是吟诗作画,表演的好不尽兴。

    毕竟,她如今是王妃身份,不够操这份心。

    唯一不爽的便是,因为宇文澈是皇子,所以席位紧邻皇帝皇后下首,所以,倒也不能完全放的开。

    不过,她本来也不打算喧闹就是了。

    一片喧闹,一院和乐。

    皇上的兴致也是难得的高,在每位小姐们表演后,都给了不少的赏赐。

    孟漓禾事不关己的坐在那观看,直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舞台中间。

    忍不住眯了眯眼,虽然只是方才见了一面,但是她认得,那是苏晴。

    只见她站在一架古琴之后,接着朝着皇上的方向行了礼,之后,便在古琴之后坐了下来。

    孟漓禾之前不懂琴,但经过这段时间与子宸的学习,也懂了许多。

    看得出,苏晴面前的古琴非常的好,无论是做琴的木头,还是琴弦,都是极品。

    这样,除去弹琴本身的技巧,琴弦发出的声音,也会更加完美。

    看来这个苏晴,倒是下了不少功夫。

    只是不知道,她的琴技如何?

    因为是弹琴,人群很快安静了下来。

    很快,苏晴便开始弹奏了起来,弹的是一曲典型的名曲《凤求凰》。

    琴声温润悦耳,旋律优美动听。

    不得不说,苏晴弹的的确很好。

    作为一个同样练着古琴的人来说,孟漓禾由衷的承认,只不过,如果她不是频频朝着宇文澈送秋波的话,大概效果更好。

    很快,一曲结束。

    人群中爆发着激烈的掌声。

    即便是听不懂的人不少,但苏丞相那个身份,也值得让苏晴获得这种掌声。

    孟漓禾也给面子的抬手拍了拍。

    苏晴站起身,十分不屑的朝着孟漓禾的手扫了一眼,接着,平静的接受完皇帝的赏赐。

    然而,却并未如之前人般离去。

    而是,对着皇后开口道:“皇后娘娘,小女素闻覃王妃之母妃颇获弹琴人赞赏,今日,是否可让覃王妃露一手,也让我们开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