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4章 本王来接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王妃教训的是,是苏晴冒犯了。”苏晴压下心头的不快,脸上依然是方才那副甜美的笑,看着孟漓禾佯装只是疑惑的说道,“那王妃是自己过来的吗?覃王……”

    “王爷所忙之事,自然是为了皇上分忧,这是做臣子的本分。”

    苏晴一句话还没说完,孟漓禾已经接过话来,而且一上来就扣了个皇上这么大的帽子,直接让苏晴吓了一大跳,接着还扬扬眉继续说道,“我等做女人的,自然要时刻为了夫君分忧,这是做妻子的本分。而不是时刻缠着自己的夫君,让他以你为首。”

    一句话,不仅堵了苏晴的口,让她欲挑拨欲奚落,而没有出口的话堵的结结实实,甚至将在场所有人都推下了名为“本分”的深渊。

    众人果然立即收起了一副看戏的姿态,心里多少有些惶恐,这个覃王妃,她们之前只是听说过,但是都觉得不过是侥幸,如今一见,果然是个厉害角色。

    当下,不再敢有过多的想法,甚至不再敢有眼神接触。

    孟漓禾对于大家的反应很满意,淡定的端起桌上的茶,等着看苏晴还要再说什么。

    不过,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丞相千金,苏晴很快将脸色恢复的很好,只不过,那眼中却闪过一抹狠决,接着低下头道:“王妃教训的是,也是了,覃王即便是一直陪同辰风国的公主,也是为了国事,只是不知道,王妃如此大度,苏晴惭愧。”

    孟漓禾眉头一皱,方才这个苏晴说什么?

    宇文澈一直陪同辰风国的公主?

    脑中不由闪过之前在倚栏院与宇文澈的对话。

    “我这几日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你不必多想。”

    “没关系啊,你是王爷,有你的责任,你忙你的,我不介意的。”

    “那你知不知道,我这几日在做什么?”

    “知道啊,你好好接待你的就是,多陪着玩玩。”

    ……

    所以,她那天是让他多陪陪辰风国的公主?

    孟漓禾忽然明白宇文澈到底是为什么生气了,骄傲如宇文澈,第一次来主动对她解释,但是她不仅不领情,还将人推了出去。

    难怪,他会说那句话,维护和平之事……

    只是,这样说来,让皇子们陪辰风国公主,目的,恐怕不是陪同外来使臣这么简单吧。

    恐怕,真正的目的,是挑选一个合适的皇子,进行和亲吧……

    辰风国国力一向强盛,似乎一直不屑于与别国和亲,不过如今新皇登基不久,若是有这个打算倒是正常。

    毕竟,每个新皇登基,都免不了一番改革及换血,而殇庆国又刚刚与她的国家联姻,想来如今,能避免两国联手对付他们的办法,和亲也是最好不过了吧?

    至少,在登基的前几年,可以暂时避免战争。

    孟漓禾只是这么一想,辰风国的打算便想的通了,那么看宇文澈他们的行动,殇庆皇看来也是极力促成的,只不过,让已经有了正妃的宇文澈参加,这恐怕又是皇后背后使了什么手段吧。

    毕竟,就算宇文澈和亲不成,也能给她添堵不是?

    孟漓禾忍不住觉得可笑,这个皇后对自己,还真的是看的重呢!

    苏晴在一旁将孟漓禾的神情收于眼底,方才孟漓禾那惊讶的神情一闪而过,之后便哑口无言,看起来,覃王根本就没有告诉过孟漓禾最近的行踪,而今日也没有一同过来,那是否重视她,还不是明摆着的?

    当即,又有些忘乎所以起来,心头想狠狠刺激她的**欲发强烈。

    毕竟,就是这个女人,害自己失去了嫁给宇文澈的机会。

    她可是足足等了那个男人六年!

    因此,干脆再次故意佯装无辜道:“呀,王妃不知道这件事吗?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挑拨你们关系的。”

    孟漓禾顿时要被她浮夸的演技所折服了,这古代人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喜欢此地无银三百两,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是故意提醒别人,还是真当别人是傻子?

    说起来,只有皇后,这种总爱在背后使阴招的人,还颇有点脑子。

    孟漓禾忽然有些兴致缺缺,懒得和她再多说一句废话了。

    苏晴却立即得意洋洋,甚至骄傲的看向四周,去确认围观人的目光,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到处炫耀自己的胜利。

    “时辰已到,请各位去往天庆台。”

    门外,太监一声长长的传唤声响起。

    众人立即整装待发,今日是皇上寿宴,可不能因为任何事耽误。

    只是,这殿里,只有孟漓禾的身份最尊贵,她不走,没有人敢走。

    而孟漓禾却似乎毫不在意般,依然喝着手中的茶。

    众人的目光不由怨念了起来,看向苏晴的脸色也不会太好,毕竟,若不是她一再的去挑衅覃王妃,这个覃王妃刚刚到来之时,也不是个要刁难大家的样子。

    苏晴果然有些受不住这种压力,只不过,让她去和孟漓禾道歉?她可不愿意。

    再说了,她也不觉得自己有说错什么。

    这个女人,占了她的位置,如今就要受覃王这般冷落才好!

    想到此,心里更加不爽,无比锋利的话,便如刀子般从嘴里蹦了出来:“王妃娘娘,时辰已到,还请尽快前去与覃王汇合吧?不然去的晚了,万一覃王自己登上了天庆台,可就不好了……”

    苏晴嘴里说着不好,心里却巴不得,所说的一切变成现实,到时候她倒是要看看,这个覃王妃是有脸自己走上去,还是没脸的走回去!

    孟漓禾低眉,苏晴所说的登上天庆台,她有听说过。

    寿辰大典开始最初,皇帝会经过百官中间登上天庆台最高点,而在这之前,根据身份是要率先站好位置的。

    每个平台的高低,会由不同位置的人站立。

    先是皇后携众嫔妃,接着便是皇子们与王妃,之后是使臣,最后便是文武百官。

    所以,她过会要与宇文澈一起,走到那高台之上。

    她倒是不担心宇文澈会不等她,毕竟,他们有约定在先,这面子上的工程应该不会差,但是她现在想的是,宇文澈已经来了吗?会不会有什么事耽搁了?

    或者,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想到此,孟漓禾忽然脸色一变,心里竟是有些不安起来。

    苏晴冷笑着将孟漓禾的表情收入眼底,这个女人,不过也就是这么不堪一击么!

    她等下就要看看这个女人怎么丢脸!

    “孟漓禾,你还要让本王等你多久?”

    忽然,门外一个清冷的声音,似更锋利的刀锋般,划开了这诡异的宁静。

    孟漓禾诧异的向殿门口望去,只见那说话的主人,一身绣着巨蟒的华服,束发高耸,更显得英姿俊朗。就那样站在那里,神情中带着些丝丝不耐,正直直的望向她。

    而那人,不是宇文澈又是谁?

    顿时,苏晴的脸色变得煞白,方才初初见到心上人的喜悦很快被嫉妒淹没,因为宇文澈,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而且,最重要的是,宇文澈的面容虽然看起来依然冰冷,但是习惯了多年注目的她却再清楚不过,宇文澈那双看向孟漓禾的眼,并非毫无温度!

    难道,他真的看上了这个女人?

    这不可能!

    自己比她差在哪一点?她不甘心!

    然而,相对于她心中那排山倒海的情绪,周围的女眷们此刻却是更为震撼。

    因为,覃王出现在这里,而且口口声声的说“等”,那不就意味着,覃王是特意过来接这个覃王妃的?

    顿时,方才对孟漓禾奚落嘲讽的情绪,尽数转换为艳羡与不可思议。

    也立即衬得方才苏晴那一出极为讽刺,原来覃王根本不是冷落覃王妃,而是真的事出有因而已。

    不仅如此,还亲自过来迎接,这足以说明覃王对覃王妃有多么看重。

    这是他们在座所有的女人,从来都没有获得过的待遇。

    这个覃王妃,当真有本事,竟然可以入得覃王的眼!

    一时间,整个殿内从倒吸气的呼吸声,到连一根针落都能听到的静匿,所有人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

    唯有两道目光,穿过层层人群,在空中交汇。

    孟漓禾不知道此时是什么心情。

    许是因为几天未见,方才的担忧转为了欣喜,也许是因为自己刚刚经过一番刁难,他便一如之前一般,以这种英雄救美,打尽所有人脸的姿态出现。

    孟漓禾只觉得自己心脏狂跳,恨不得飞奔过去。

    可是,脚下却仿佛长了根一样动颤不得,仿佛那一刻才知道何谓近乡情怯。

    “怎么?腿麻了吗?需要本王过去抱你吗?”

    宇文澈顶着所有人的视线,再次问道,而那微微扬起的唇却让所有人都恍了一下眼。

    孟漓禾终于回过神,脸上倏地一红。

    这个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虽然知道你是故意说的,但是你真的是不知道害臊为何物吗!

    不过,终于还是从座椅上站起,朝着宇文澈走去,不然真的不知道他下一刻还会说出什么。

    虽然,为了维持仪态,步伐依然端庄,但那明显快了一些的脚步,却泄露了她心底最深处的情绪。

    望着朝自己而来的秀丽身姿,宇文澈勾了勾唇,接着,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掉下巴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