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3章 皇帝寿宴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尚浓,更深露重。

    然而,皇城的街上却不比往日宁静,人声,马蹄声源源不断。

    今日是殇庆皇寿辰大典,因为是殇庆皇五十岁整岁庆典,所以这一次办的十分之隆重。

    不仅大臣可携带夫人入皇宫参加,三品以上的官员甚至可以携带嫡系子女一并参加,而在宫外的城中,甚至也广发糖果,糕点,几乎可以称的上是前所未有的全民盛典。

    皇宫不远处,马车内坐着的孟漓禾微微掀起车帘,看向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宫门口。

    一辆辆华贵的马车在宫门口纷纷停下,里面不停走出携家眷而来的大臣们,之后再由早已迎在那里的太监和宫女们,纷纷带进皇宫,为的是安置到为等待寿宴开始的而暂时准备的据点。

    大概是看多了别人的结伴而来,对比现在自己一个人前来的处境,孟漓禾心里忽然有些说不出的酸涩。

    自从上一次与宇文澈在倚栏院有点不欢而散后,竟是一次也没见到过他,不知道是他真的还在生气,还是只是为了接待各国使臣而忙。

    仔细想想,她和宇文澈之前拌嘴不是一次两次,但是再怎么,他好像也没有真的生过多么严重的气吧?

    但是,就算接待使臣,无论如何,也不至于今日还需要陪同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倒有些想知道,是什么使臣这么重要了,重要到连她这个正牌王妃都不顾的地步了。

    心里颇有些不畅,孟漓禾放下车帘,抑郁的沉默半晌,接着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却还未平复下来,便觉身子忽的向前一倾。

    而接着,车外已经有人大声开口。

    “恭迎覃王,覃王妃!”

    孟漓禾猛的回过神,这才意识到马车想来已经停在了皇宫口。

    将方才的心思悉数收回,孟漓禾调整好表情后,这才施施然走下了马车。

    车外,等候的宫女明显有些诧异,想来还是有些年轻,那下意识的向后寻人的动作还是很难被忽视。

    孟漓禾心里刚刚压下去的烦躁又不由涌了上来,这个死宇文澈,下次再敢让她自己来,她就罢工,哼!

    心里有些不爽,忍不住出声道:“覃王并未在马车上。”

    那小宫女一愣,随及明白过来,看到孟漓禾眼中的不愉,立即道:“奴婢给覃王妃请安,覃王妃这边请。”

    还算识相,她现在不爽的很,最好不要撞到她的枪口上!

    许是察觉到孟漓禾那生人勿近的气场,小宫女一直安安静静,甚至有些战战兢兢的领着路。

    孟漓禾这个名字有多出名,除了城外的百姓因为小画本而知道外,那就是宫里的人深刻的清楚了。

    不管是因为对皇后的事情,还是当场破案被皇上赏识的事情,都足以让她的名字传遍皇宫内每个角落。

    所以,小宫女此刻完全不敢惹她,只是匆匆忙忙把她带到临时休息的宫殿,由殿内当值的宫女接手后,便离开,去迎接后面所到之人。

    因为距离皇帝寿辰大典还有段时间,人也还未到齐,因此,眼下为了避嫌,暂时将男人和女眷分开安置。

    之后,时辰到达之前,才会各自到寿辰大典举行的地点汇合。

    所以,孟漓禾现在所处的宫殿,周围全部是各夫人们或者是一些嫡女们。

    因为有殿内的宫女通报,所以,孟漓禾一踏进殿内,便见几乎所有人向自己行礼,嘴里清一色说着:“见过覃王妃,给覃王妃请安。”

    孟漓禾有些吓了一跳,她倒是没想到,这个人数居然这么庞大,这皇上还真的是……举国同庆啊!

    这些光是大臣的女眷们,这就有上百人吧?再加上男眷们……

    真是不知道等会举行朝贺仪式的地方有多大,怎么能容纳这么多人。

    点了点头,孟漓禾没忘记开口让大家免礼。

    不管怎么说,虽然这个宇文澈让自己有点不爽,不过他给的身份——覃王妃,倒是颇有些分量的嘛!

    毕竟,在场所有人,都要恭恭敬敬的对她行礼,于是,孟漓禾那憋屈的小心思,这会又有些爽了起来。

    啊啊啊,难怪那么多人喜欢权利呢!

    给别人下跪和被别人行礼的感觉果然不一样啊,每个毛孔都散发着太爽两个大字!

    孟漓禾表面端庄,内心小剧场颇丰富的一路坐到正位。

    然而,位子还没坐稳,便听殿门口又有宫女通报。

    孟漓禾似乎听到来人是丞相的嫡女,不过,不管是谁,她如今是二皇子正妃,大皇子没有正妃,后宫的妃子们也不会来此,所以,这个殿,不管谁来,都不会需要她站起来行礼的。

    因此,孟漓禾也只是不甚在意的听了一下而已。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除了她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向殿门口涌去,接着,竟是齐齐对她行礼,那阵仗,竟然丝毫不输方才对自己的姿态。

    孟漓禾不禁眯了眯眼,她来此不久,确实有听过丞相的势力颇大,但也没想到大到这种程度。

    毕竟,这个丞相的女儿,没有任何官阶,不像自己,这个王妃的身份,就相当于正一品。

    那么这些人对自己就是出于礼节,而对于这个女人,则是完全出于巴结。

    不过,孟漓禾随即释然了,因为管它势力大不大,她这个王妃没有必要过去巴结就是了。

    所以,也继续坐着不动,甚至,干脆闭上眼,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毕竟,起这么早,着实很困那!

    然而,维持着这个闭眼的姿势大概只有一分钟,孟漓禾便听耳边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民女苏晴给覃王妃请安。”

    孟漓禾无奈的睁开眼,她方才光顾着撇开关系,倒是忘了,这个丞相之女苏晴,按照礼节,也必须是要给自己请安的。

    只是这么一睁眼,孟漓禾便觉自己会晃了一下,因为眼前的人,穿戴的似乎有些……太富丽堂皇了点。

    好吧,虽然这么形容不像形容个人,但是,这头上的珠宝,会不会戴的太多了点?

    虽然,看起来倒是很华贵,而且这张脸,倒也是闭月羞花,的确还是很漂亮的不假。

    但是,她依然十分想问一声,大姐,你这头不觉得重吗?

    不过,心里虽然想了这么多念头,脸上还是尽职尽责的维持好了一个王妃该走的姿态,装作十分淡定的将目光从她的头顶下移,依然如方才般点点头,孟漓禾开口道:“免礼。”

    接着,便准备等她自行离开后,继续闭目养神。

    只是没想到,这苏晴只是将方才欠的身子抬了起来,之后并没有如其他人一样,各自找一处坐下休息,而是继续站在她的面前,并且继续开口道:“我方才就在王妃姐姐的后面,一直想赶着和姐姐过来请安,还是差了一步,不过,好像没有看见覃王,怎么姐姐没有和覃王一起前来吗?”

    此话一出,身边有按捺不住的人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目光,不用孟漓禾多想,也知道,大抵是惊讶后的嘲讽。

    今日,怕是很少有独自过来的女人,别说是她这个王妃,即便只是大臣的正妻们,也都是由大臣一道带过来。

    而眼下,苏晴这一句话,大家恐怕要疯狂脑补,自己是怎么怎么被宇文澈冷落了吧?

    孟漓禾心底不由冷笑了一声,接着才正式的看了苏晴一眼。

    与方才着装的打量不同,这次,孟漓禾是真真正正仔细看了对方一眼,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虽然并不知道是为何,但这双眼中,满满的都是挑衅,以及得意。

    孟漓禾忍不住开始猜想,宇文澈,这是你在外面招惹过的桃花吗?

    今日把老娘一个人丢过来本就不爽,还又让自己面对这样的局面,待会寿宴结束,咱们再算总账!

    只不过,孟漓禾早就在赵雪莹那里练过手了,如今对着一个大概可能似乎好像是因为仰慕自己丈夫而对自己挑衅的女人,倒并没有多少急躁,反而,有些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轻轻巧巧的开口道:“你叫我姐姐?”

    苏晴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这个覃王妃从这里下手,当即回道:“哎呀,是我的疏忽,一时看到王妃太亲切,就忍不住叫的亲密了一些,还想王妃不要责怪。”

    孟漓禾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无妨。不过,姐姐还是免叫了,我不习惯有个这么大的妹妹。”

    苏晴脸色一僵,这才想起,之前好像打听过孟漓禾的年龄,而且好像,自己还比她大了两岁。

    本来,孟漓禾是不知道她的年龄,随口这么一说,但是听到苏晴的耳里,却是结结实实的讽刺。

    而且,经由这么单独将“姐姐”二字提出,一旁的女眷们才想起,这个丞相家的嫡女千金,好像就是因为中意覃王,所以才一直不肯出嫁,因此耽误了年龄的。

    顿时,仿佛看好戏一般的静默着,毕竟这些女人,不管是对孟漓禾,还是对苏晴,都不过是表面的恭敬而已。

    而身为他们,最大的乐趣,恐怕就是看女人们之间的斗争了。

    苏晴果然双手忍不住攥了攥拳,好,覃王妃,既然你敢出招,那就别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