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2章 心甘情愿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侍女引她过来的,正是倚栏院的餐室,而宇文澈就坐在餐桌前,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认真的看着。

    而他的眼前,是满满一桌子明显凉透的饭菜,但是却看得出根本未动。

    孟漓禾忍不住有些发愣,这个宇文澈,难道是在等她?

    “来了?”宇文澈从桌前抬起头,在她的脸上打量了几眼,便放下手中的书,接着开口,“坐吧。”

    然后,又吩咐了人将饭菜重新热了一遍再端上来。

    于是,孟漓禾原本想说两句话便走的打算,如今却怎么也无法开口实施了。

    “你一直在等我?怎么不先吃了?”孟漓禾看着面前的菜,最后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道。

    宇文澈却很平静道:“说了会等你。”

    孟漓禾觉得自己有点小感动,不对,好像是很感动。

    明明很冷情的一个人,这样忽然温柔起来真要命啊!

    “听说你这几日休息不好,这是我特意吩咐人熬的安神汤,多喝点。”宇文澈还在接着温柔。

    因为,其实,经过下午的谈话,他莫名有些心虚。

    不知道孟漓江和孟漓禾说了多少。

    若是孟漓禾知道他这几日陪一个欲和亲的公主,虽然只是皇后的计策,但毕竟他也被算在了和亲皇子的挑选之列,那孟漓禾总会不高兴的吧?

    毕竟,他们虽然只是名义夫妻,但也说好了,不会为对方戴绿帽子。

    当然,他情况特殊,毕竟一个男人妻妾成群也很正常,而且,他又是一个皇子。

    但是,莫名的,他就觉得孟漓禾会生气。

    而且似乎,他还不排斥这种事。

    他真的是越发被她影响的深了。

    然而,事实上,孟漓禾其实压根不知道这件事,毕竟她哥哥也不是没事在背后嚼舌根之人,他只要保证自己妹妹幸福,至于其他的事?

    他只知道,敢对不起他妹妹的人,将来总有一天让他还回来!

    所以,孟漓禾现在只是单纯对于宇文澈的示好有些不适应,于是难得的,默默的点点头,小口小口喝着汤。

    虽然她方才吃了几口饭,但是确实没吃好,如今她自然也不会拂了宇文澈的好意。

    只不过,大概是由于有些感动,孟漓禾反而比任何时候要拘谨一些,心思也有些恍惚,一时倒是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安静下来。

    “我这几日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你不必多想。”

    沉默中,宇文澈忽然开口。

    孟漓禾一愣,这是在向她解释?

    解释他这几日没有理会她?

    心里有点受宠若惊,于是赶紧说道:“没关系啊,你是王爷,有你的责任,你忙你的,我不介意的。”

    而且,她还有点小小的私心,毕竟只有在宇文澈忙的情况下,她才有空专心和子宸学琴啊!

    宇文澈听到那句责任时忍不住微微的皱了皱眉,之后抬起眼静静的看了她一会,似乎要确认她说的是不是真的,观察了一会又没看出什么什么,不由低下头淡淡开口道:“既然不介意,晚上就好好睡觉。”

    孟漓禾这次彻底惊住了。

    所以,他是以为自己因为他的冷落,所以才彻夜难眠吗?

    这会不会太自我感觉良好了一点?

    嘴角抽了抽,孟漓禾忍不住道:“我睡的不好,不是因为这个,你不用多虑啊。”

    “不是因为这个?”宇文澈皱了皱眉,忽然看向她,试探着开口,“那你知不知道,我这几日在做什么?”

    孟漓禾之前有听说,大概是接待使臣之类,于是直接道:“知道啊,你好好接待你的就是,多陪着玩玩。”

    宇文澈深吸一口气,眯了眯眼:“多陪着玩玩?”

    孟漓禾大眼睛无辜的眨了眨,咦,怎么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想了想,还是答道:“对啊,这样才有助于国家之间的和平嘛!”

    “国家之间的和平……”宇文澈嘴角泛出一丝冷笑,“你果然是热衷于做维持和平之事!”

    孟漓禾脸色一僵,宇文澈这是讽刺她做和亲公主吗?

    真是不知道怎么忽然又绕到了她身上,简直莫名其妙。

    方才的感动忽然就转化为不爽,忍不住说道:“宇文澈你什么意思?我热衷和平?我和你这和亲也不是我愿意的吧?”

    宇文澈忽的站起身,一张脸上满是嘲笑,只不过大概连他也不知道是嘲笑别人还是自嘲。

    “孟漓禾,你不用一遍一遍提醒我,你嫁给我不是自愿!”

    说完,便将手中的汤匙一扔,直接拂袖而去。

    留下孟漓禾一口汤哽在喉里。

    这是什么情况?

    和亲并非你情我愿这件事,不是早就心知肚明吗?

    怎么现在好像又因为这个生起气来?

    看着因宇文澈走出餐室而微微晃动的门,再低头看看面前这一桌子的菜,孟漓禾心里忽然有些恍惚,一个从没有过的念头忽然涌起,难道……

    一时间顿时心跳如鼓,应该不会吧……

    晃了晃头,把那个一直避免去想的念头努力挤出去,拍了拍有些发热的脸,终于站起身离开。

    毕竟,子宸可能还在等她,至于其他,她不敢多想。

    果然,一走到那个院落,就看见一个男子背对于她独自站在凉亭之内。

    月光下,身姿伟岸,衣珏飘飘,只不过那背影却在如水的月色下,衬出淡淡落寞。

    孟漓禾两步跑上前:“子宸,等久了吧?抱歉哦,有点事耽搁了。”

    子宸闻声回过头,目光中透着一丝惊讶,嘴边却不由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我还以为你今夜不会来了。”

    “怎么会啊!”孟漓禾大大的眼睛弯了弯,“说好的每晚练琴,你这个师傅都不缺席,我这个做弟子的怎能旷课?”

    子宸眸光深了深,抬手将她额前一缕因奔跑而垂落下的秀发别在耳后,却并不多做逗留,在孟漓禾刚觉有些不妥时,便已离开,错开目光,状似淡然道:“你毕竟是覃王妃,侍奉夫君是首要。”

    孟漓禾却是脸上一红,之前在心里冒出的一丝念头似乎又浮起,下意识便说道:“别开玩笑,那可是不近女色冷情冷面的覃王,怎么可能喜欢我,让我侍奉。”

    说完却脸色一僵,糟了,她怎么把方才心里一直打转的话说出来了。

    最近这些日子,她和宇文澈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同,而且刚刚在餐室的反常都忍不住让她多想,可是,只是一想,这个反驳的理由便忍不住自动冒出。

    可是,最不该的却是,把这话说给了一个外人。

    子宸虽说接触了一些时日不假,但她并不了解他的身份,说完全不防备绝对做不到。

    所以,目前来讲,她方才的话的确过头了。

    而子宸果然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尤其是眼里的光芒似乎闪了闪,十分惊讶的说:“你们……”

    孟漓禾一愣,只觉子宸那眸子不知怎么有点熟悉,但因着这个话题有些心虚,也干脆错开目光,转移话题道:“哎呀,我今天都来晚了,我们快练琴吧。”

    说着,便坐到了琴前,也不等子宸再说什么,便开始拨起了琴弦。

    子宸的眸光闪了又闪,终于没再多问。

    孟漓禾着实松了一口气,想来子宸不管什么身份,也不会在意她和宇文澈的夫妻关系到底是名义还是实质吧?

    方才也许只是一丝惊讶而已。

    她其实也没必要这么紧张的。

    只不过,紧张虽然去除,她今晚却似乎依然不在状态,明明之前练好的曲子,却频频错音,这让她十分懊恼。

    子宸静静的盯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道:“音自心生,你的心不静,而且精神状况也不是很好,回去休息吧。”

    孟漓禾手下一顿,有些挫败的将手从琴上拿下。

    她今日确实睡得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实在不该这样。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心里确实感觉有些飘忽没有实感,怎么想努力踏实下来也做不到。

    而子宸又继续说道:“听说马上就是殇庆皇帝寿辰大典,据我了解,你应该要全天出席的,这几天还是多休息吧。”

    对此,孟漓禾之前也是考虑过的,她怎么也要调整两天,把这日夜颠倒的作息调整过来,才能保证在大典上的全力以赴。

    因为,她心里清楚,每一次去皇宫,只要有皇后在,她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更何况,如今还多了孟漓江,她的哥哥。

    想到此,她也点了点头,算是应了子宸的说法。

    只不过,在她站起身,与子宸告别后,却听到身后的子宸忽然开口:“天高海阔,若是你不想囚禁于此,我可以带你走。”

    孟漓禾讶然回身,身后却已没了子宸的身影,那句话也像幻觉一样,轻飘飘散落于空。

    愣了愣,看来,她这是又遇到一个要带她离开的“好心人”了,运气不可谓不错嘛!

    只是,他用的是“囚禁”……

    孟漓禾皱了皱眉,若是之前,她刚刚到王府时,或许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现在,却觉得这两个字十分违和。

    因为,她一点也没有初来时,身不由己被“囚禁”的感觉,反而在这里越来越舒心?

    不敢再往深想,孟漓禾扭头走了回去。

    她真是中邪了,才会忽然冒出“心甘情愿”这四个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