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1章 哥哥的下马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这个迫不及待之人,却在进入离合院门口时,倏地停住脚步。

    第一反应,竟然是,拔剑!

    因为眼前,宇文澈看到的情景是,一男子背对于他,正在弯腰抱起藤椅上的孟漓禾,动作十分之轻柔,最主要是,身体靠的非常之近!

    宇文澈的剑甚至已经出鞘几分,只不过,在理智即将彻底飞出去之前,忽然想到,他来离合院本就是因为孟漓禾的哥哥到来,那这个男人,难道是孟漓江?

    将剑收回,宇文澈止住了冲动,却依然走近男子,他要确认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孟漓江。

    而因为担心妹妹着凉,准备将妹妹抱回屋子里面睡的孟漓江,又怎会听不到身后剑鞘摩擦的动静。

    只不过,他的动作却没有半分迟缓,似乎身后的动静,并不能对他产生任何威胁,依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将孟漓禾抱起,只是,却在抱起后,转过了身,直接面向宇文澈。

    四目相对,宇文澈几乎只在一瞬间便确定,眼前的男人就是孟漓江无误。

    因为,那眉眼真是太像了。

    只不过,即便如此,看着孟漓禾依偎在别人的怀里安稳睡去,即使那个人是她亲哥哥,宇文澈还是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而面前的孟漓江似乎更是不屑,从头到脚毫不掩饰的将他打量了一番之后,没有说一句话,眼里的不满情绪,却是比什么都浓烈。

    而宇文澈方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孟漓江忽然眉目一厉,眼里充满了警告,宇文澈丝毫不怀疑,如果这个人不是孟漓禾的哥哥,现在两个人一定已经打的天崩地裂。

    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用这样的眼神对他,果然,风邑国的战神孟漓江,名不虚传。

    然后这个战神的警告,却只是不想任何人出身吵醒自己的妹妹,因此看到宇文澈又闭上了嘴,这才低下头看向怀里的孟漓禾。

    只见她美目依然紧闭,睡得十分香甜,这才神情有所缓和,转身朝孟漓禾的卧室走去。

    宇文澈亲眼看到眼前人从对他的冷冽忽然变为对孟漓禾的柔和,不知怎的,一丝莫名的情绪便从心底升起。

    倒是没想到,这兄妹的感情竟是这么好。

    不过已经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亲近啊……

    院子里的宇文澈胡思乱想,将孟漓禾放回屋子的孟漓江已经出来,看他盯着前方发呆,便是一声轻咳。

    宇文澈回过神,看了看眼前的人,这才收敛好一切情绪,客套道:“不知皇兄前来,未能及时接待,还请海涵。”

    孟漓江有些诧异,因为他未想到宇文澈竟随着孟漓禾的称呼叫他一声皇兄。

    本来,他甚至想好了,这个覃王看到他,说不定会针对战败一事奚落一番,毕竟覃王名声在外,绝不是什么善人。

    但是……

    他确实有些困惑了。

    不过,常年宫中生活,善于伪装的他面上却也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道:“无妨,我只是临时起意,提前在寿宴前见见禾儿而已。”

    宇文澈亦冷静的点点头,不过听她提到孟漓禾,忍不住继续寒暄道:“让皇兄见笑了,明明皇兄难得前来,她却贪睡了过去……”

    “贪睡?”孟漓江目光一冷,倏地朝宇文澈撇过来,“禾儿气色很差,眉间都是倦色,我还想问问你,她是何以至此?”

    “气色很差?”宇文澈一愣,他这些日子的确没见她,不过也经常过问孟漓禾的情况,听说她没怎么出院子,能吃能睡,想来是前段时间太累,想着刚好让她好好休息一下,所以也没有再让她做其他事,怎么会气色不好么?

    难道,真的是前段时间累坏了?

    孟漓江见他如此惊讶,心里估计恐怕这个妹夫很久都没有见过自己妹妹了,心里顿时颇为不爽道:“你不知道?你几日未与她相见了?”

    宇文澈一噎,若是别人问起,他绝对不屑理会,而且也从未有人敢这种态度对自己讲话,可这个人是自己王妃的亲哥哥,且这问题让他莫名的有些心虚,偏偏他的确是有段时间没见,便尽量忽略掉孟漓江那让他颇为不适的态度,开口解释道:“近日父皇寿辰临近,诸事繁多……”

    “诸事?”孟漓江冷冷一哼,“陪伴辰风国公主便是所谓的诸事?”

    孟漓江本不是冲动之人,他国王室之事,他本不该探听,即便大家心知肚明,他也该装聋作哑才是,但是这事事关他的妹妹,他就是觉得不能忍!

    宇文澈也是一愣,他没想到孟漓江竟然为了自己的妹妹摆到台面上,只是,纵有千般不满,他也并没有发泄出来,只是脸色也冷了几分道:“此事我心里有底。”

    “最好如此!”孟漓江直接剐了他一眼,“否则,我也不会坐视我的禾儿在这里受委屈。”

    说完,便不待宇文澈回话,竟是直接拂袖离去。

    于是,一向习惯让人看自己背影的某王爷,还是第一次被人甩了脸色,偏偏这脸色,还不能甩回去。

    不过,这个大舅子倒还真对了他的脾气,若是那般圆滑虚伪之人,他倒是不屑了。

    想着,便也没再多话,随他而去。

    只不过……

    “胥。”宇文澈忽然冷下脸。

    树梢上的胥打了个哆嗦,接着便立即现身对着王爷行礼。

    “王妃这几日有何异常吗?为何这么困?”

    胥方才已经想到宇文澈一定会问到这件事,脸上尽量做到处变不惊,诚恳道:“回禀王爷,并无异常,只是王妃这几日晚上睡得不太好。”

    说完这话,胥默默在心里为自己伸了一根大拇指,夜夜练琴,就是晚上睡得不太好啊!

    又没有撒谎又没有露馅,简直机智!

    果然,宇文澈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多问。

    然而,就在他以为万事大吉时,宇文澈忽然开了口:“今晚让王妃去倚栏院,不管他何时起来,本王都等她。”

    胥一张脸顿时僵住。

    所以,他还是搞砸了?

    不知是不是宇文澈有先见之明,总之孟漓禾这一觉的确睡了太久,等她醒来之时,甚至已经天黑。

    孟漓禾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和哥哥聊天的时候?

    老天,她怎么这么大意!

    这下,那个孟漓江又该觉得是宇文澈把他累着了吧?

    宇文澈,对不住了啊!

    我真不是有意给你树敌。

    善良的孟漓禾偷偷在心里为宇文澈点了一根蜡。

    然后她就发现,啊,居然天色已经黑到要点蜡的地步了啊!

    那哥哥肯定已经走了吧!

    不过,还好,反正她知道哥哥如今住在接待各国官员的驿站,而且短时间应该不会离开。

    她总有时间再好好招待一番。

    只不过,恐怕又要到了练琴的时间呢!

    赶紧起了床,问了问豆蔻时辰,准备洗漱后,吃点东西便过去,却见胥忽然出现,而且一脸的为难,似乎还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孟漓禾忍不住开口。

    胥一脸苦逼道:“王妃,王爷让你今晚上侍寝。”

    “噗。”孟漓禾一口将漱口水喷出。

    豆蔻十分淡定的递上帕子,然后使劲瞪了胥一眼,虽然是事实,不过不能说的含蓄一些吗?

    胥显然吓了一跳,但是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啊!

    王爷让王妃晚上去倚栏院,难道不是侍寝?

    别以为他没成过亲,就不懂啊!

    孟漓禾按了按额头上跳起的青筋,无力道:“将王爷的话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说一遍。”

    原本,暗卫在覃王府,主子谈话时是不得故意听的。

    不过,他如今既然是王妃暗卫,虽然也要听命王爷,但是不是主子,所以还是可以听的,并没有破坏规矩。

    所以,并不认为自己是偷听墙角,而是保护王妃安全的某只暗卫,便把王爷到来后和孟漓江,以及和他的对话,一五一十,原原本本的描绘了一遍。

    而且,特意将王爷与孟漓江之间的剑拔弩张刻画的有模有样,近而淡化自己那句话引起的剧烈后果。

    孟漓禾觉得头有些疼,谁能告诉她,如何巧妙维系哥哥与老公之间的和谐关系?

    这简直太头大了啊!

    原来这就是男人们面对婆婆和媳妇的心情吗?

    苦逼啊!

    幸亏她现在没有婆婆,不过就算将来有,她一定非常理解她老公,妥妥的!

    只不过,现在不是她担心这个的时候。

    因为,她今晚要是去了倚栏院,那子宸怎么办?

    这个时代又没有个手机可以联络,那不是让人家白跑一趟?

    又没有问过他在哪里住,不然还可以派人去通知一下,这可怎么是好!

    这个破古代,还真是不方便啊!

    算了,宇文澈大概也许是关心一下她,不是说这几日都很忙吗?

    那她干脆速速过去一趟,然后再回来好啦?

    反正,他们又不是这种侍寝的关系。

    她如果执意回来,他应该不会拦才对。

    既然打定了主意,孟漓禾干脆洗漱完毕之后,匆匆吃了两口饭,便赶向了倚栏院。

    然而,却没想到,待他到了倚栏院之后,侍女引她而去的却不是卧房或者正厅。

    而孟漓禾到达时,看到眼前的宇文澈,忍不住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