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0章 所谓妹控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许是因为一丝骨子里的兴奋,以及一丝作为陌生人的忐忑,孟漓禾并未敢仔细观察这个记忆里熟悉,实际对她而言又很陌生的人。

    所以,如今,倒是没有发现孟漓江的神色变化。

    只是,努力沿袭记忆里那样,对着面前的孟漓江道:“皇兄,你怎么来了?”

    孟漓江听到妹妹的声音,表情有一丝缓和,却依然沉着脸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那个覃王对你不好?”

    孟漓禾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这张熬了一夜的脸,经过十几个小时没有睡觉,恐怕现在皮肤粗糙,脸上无光,最重要是黑眼圈肯定特别严重。

    因为这张脸肤色十分白,稍微有一丝黑眼圈都非常明显。

    早知道,刚刚就补补妆再赶来好了啊!

    然而她如今又没办法解释,只能硬着头皮道:“没有,他对我很好。”

    因为她总觉得听着孟漓江的语气,若是真的说对她不好,搞不好会打起来啊啊!

    虽然有个保护自己的哥哥真是不能再棒,但是最好不要发生家庭内部斗争啊!

    而且,宇文澈对她,其实,似乎,大概,好像,确实挺好的吧……

    头顶上方却忽然传来一声叹息,接着一只大手便揉了揉她的头顶,孟漓禾听到孟漓江带着内疚的语气道:“你总是这样,被欺负也不和哥哥说,这次,是哥哥害了你。”

    或许是动作太温柔,或许是语气太过自责,孟漓禾只觉心里有一丝不适,下意识抬起头来。

    而这一个近距离的对视,才让她得以仔细看看现实的孟漓江,而不是存在于这具身体记忆中的样子。

    眼前的人,与孟漓禾长的极为相似,甚至相似的让她都有些震惊。

    像是她穿上了男装?

    不太准确,但却确实忍不住这样想。

    因为虽然还是这张脸,放到孟漓江的身上,却多了许多刚毅和俊郎。

    许是因为习惯在战场的缘故,本来有些或许俊俏的脸,透着些许沧桑,倒让他越发有男子气概起来。

    孟漓禾第一次觉得,原来一张脸放在两个人的身上,甚至还是性别都不同的人身上,这么不违和。

    真是同卵双胞胎的神奇之处啊!

    某生物学的不错的人犹自感叹着。

    不过说起来,她如果是风邑国的第一美女,孟漓江妥妥是第一美男吧!

    这容貌和宇文澈都可以一拼呢!

    不错不错。

    于是,孟漓江就清晰的看见,在自己说完那句很内疚的话后,自己的妹妹抬起头,看着他炯炯有神。

    “阿禾?”孟漓江疑惑的叫出口,不知道是不是孟漓禾经历了许多事,他总觉得这个眼神有些陌生。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她这个妹妹竟然盯着哥哥看了许久!

    哎,果然虽然骨子里流着人家的血,但这灵魂也妥妥的不一样啊!

    孟漓禾赶紧说道:“皇兄你误会了,宇文澈真的对我挺好。”

    听到这话,孟漓江似乎有些发愣,不过,让他相信那个冷血的覃王会对一个战败国的人质公主好?

    他最多就是当做这个妹妹的安慰而已。

    不知想到什么,嘴角忽然露出一个冷笑:“最好是这样,如果不是,哥哥带你走。”

    孟漓禾顿时有些惊恐过度,带她走?

    她可是维系两国的桥梁,即便宇文澈答应放她离开,也是要做很多表面工作。

    这个哥哥居然这么霸气?

    虽然不现实,但莫名有点苏是怎么回事?

    孟漓江却完全不知道她的这些小心思,只是话锋一转,有些忧伤的看着孟漓禾道:“这个婚事如果我知道,绝对不会答应,但是等我知道之时,你已经到了这里,我甚至来不及阻止你大婚。”

    孟漓江的表情说到后面时痛苦不已,谁能知道他毕生的愿望也不过是保护好这个妹妹而已,而这个妹妹却为了他,葬送自己的人生。

    所以,如果妹妹真的过得生不如死,他确实也做好了带她走的打算,只不过,他要部署好一切而已。

    但无论怎样,她已经嫁作人妇,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他终究还是害了她。

    或许是双胞胎之间特有的感性,孟漓禾只看了孟漓江一眼,就能感觉的到他十分痛苦。

    她拥有孟漓禾的记忆,自然知道,这个公主的确是为了帮他争取三年的练兵时间,为了不让他在战场做俘虏才远嫁的。

    不得不说,这种生死相依的亲情,十分震撼她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如果他知道,真正的孟漓禾在途中已经被毒死……

    忽然,一股不忍从心底深处涌出,孟漓禾觉得或许她真的应该做些什么了。

    “皇兄,我真的不骗你,宇文澈那个家伙真的对我很好,连王府都归我管呢。”

    孟漓禾故意说的特别轻松甚至还带着一丝甜蜜,因为她觉得,如今可以安慰到孟漓江的,大概就是她过得很好这件事了。

    孟漓江果然有些诧异,孟漓禾的语气里对宇文澈有说不出的亲近感,而且,似乎,这个妹妹也变得活泼了许多。

    虽然没说几句话,但那眼神里的光彩却不像是装的,和以前每次隐瞒谁欺负她时,那种躲躲闪闪的目光完全不同。

    “额,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黄太医。”孟漓禾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补充。

    孟漓江皱了皱眉,以往每次她被欺负,都阻止他问别人怕露馅,如今竟然主动开口,难道,真的对她还不错?

    再一次看了看孟漓禾的脸,忽然眯了眯眼道:“所以,王府中的大小事都是你在料理?”

    “对啊对啊!都是我在管呢!”孟漓禾点头如捣蒜,毕竟听说在古代,有了权就代表被宠幸嘛!

    咦,为什么这么说,忽然有一种她确实被宠幸的感觉呢?

    孟漓江却忽然一声冷笑:“所以,你就是因为管太多事,所以脸色如此不好吗?”

    看来,他有必要和这个“妹夫”好好谈谈了!

    孟漓禾简直要石化,这是什么诡异的发展方向?

    说好的权就是爱呢?

    所以,这就是一个妹控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孟漓禾觉得自己败了。

    好在,之后,孟漓江也没有过多提这方面的事,只是和她闲聊而已。

    而且为了方便聊天,他们还将场地辗转到了离合院。

    而从交谈中才得知,孟漓江这次是使臣的身份前来朝贺,当然目的其实在于不放心孟漓禾而已,不然以他一个皇子的身份,且还与殇庆国正面对战的情况下,根本不该由他前来。

    或许是见了哥哥心情比较放松,总之,孟漓禾在这份放松中,终于抵不过越来越沉重的倦意,直接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睡了过去。

    于是,妹控孟漓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眼中那抹只对着妹妹才流露出的温柔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幽深。

    他没想到他这个傻妹妹,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竟然并没有对这里的不满,即便他多方试探,他也可以感觉的到她对覃王的维护。

    而且,越发与她接触越能感觉到,她的性格不仅开朗,甚至可以说是变了都不为过。

    不再小心翼翼,眼中虽然很疲惫,但依然神采飞扬。

    再从下人们对她的态度来看,的确是足够恭敬。

    难道,妹妹真的如街上所传那般,与覃王很是恩爱?

    不!

    孟漓江只是这么一想,便立即否决了这个想法。

    他这个妹妹傻傻在府里不知道,但他却清楚。

    辰风国皇帝逝世,太子凤夜辰毫无任何悬念的继位,只因他的手腕在各皇子中,无人能敌。

    而凤夜辰同母的妹妹,如今的长公主凤清语,前几日便已率先到此,听闻有意与殇庆国和亲。

    而宇文澈这几日之所以这么忙,据他的消息,全部是因为同几位皇子在招待她,陪同她游玩。

    而和亲本应与未婚皇子,但宇文澈这个已大婚之人却在此列,不管是上面授意,还是他本人意愿,对阿禾都不是好消息。

    想到此,孟漓江的眼神越发冰冷。

    宇文澈,你若是赶这样对我的禾儿,休怪我不客气!

    而正在被人记上一笔的宇文澈,此刻已经赶回府。

    终于有个正常的理由可以不用去应付那个公主,宇文澈乐得其所。

    和亲之事,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件事又是皇后一手操办,所以特意安排他一同前去,他并不意外。

    皇后这些年,一向针对于他。

    加上孟漓禾进宫第一天就把她得罪的彻彻底底,所以她才这样恨不得利用一切手段给他们添堵。

    不过,他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和她正面冲突而已。

    毕竟,刺杀行动的攻克,他还要时刻确保万无一失。

    这个时候,他自己不能出任何岔子。

    而孟漓江的到来,比他预计的提早了两天,不过正和他意。

    王妃的哥哥到府,他这个做妹夫的于情于理没有理由不招待。

    想着,已经换好衣服的宇文澈大步向离合院走去。

    确实有些日子没见到孟漓禾了,现在见到了她哥哥,应该很开心吧?

    不知为何,一想到此,眼前便出现一张笑容满面的小脸,眸子中闪着只属于她的光芒。

    不自觉的,嘴角带了丝笑意,脚步愈发加快起来。

    于是,下人们便有幸目睹了王爷脚底生风,荣光满面的朝离合院走去。

    啧啧啧,真是有够迫不及待。

    然而,这个迫不及待之人,却在进入离合院门口时,倏地停住脚步。

    第一反应,竟然是,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