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9章 哥哥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一直快将书翻完,听着这上面所写的功能,孟漓禾虎躯一震,原来这本琴谱,竟然是个神谱啊!

    孟漓禾一直翻到最后一页,看着上面继续问道:“这是什么?”

    “绝。”

    “绝什么?”孟漓禾眨眨眼,觉得似乎听不太懂。

    男子抬起头道:“这首谱子只有一半,所以这句话应该也是一半。”

    “一半?”孟漓禾愣住,难怪她觉得最后这首谱子有些短呢,可是看起来这琴谱很完整,没有缺页的痕迹,再看看这两个字,顿时有些了然,“难道,还有另外一半琴谱?”

    “应该是吧。”男子笑了笑,给了一个并不肯定的答复。

    孟漓禾忍不住仔细看向他,原本一开始以为他是对这本琴谱很熟悉,所以才一直不耻上问。

    但是仔细想想,如果这本琴谱真的是本神谱,那算是个宝物,必然不是谁都可以看到的。

    那他怎么会知道呢?

    心里的疑问越发加大,孟漓禾终于还是问出口:“你怎么知道我方才弹错了。”

    男子面色未变:“因为我在你弹的时候看了一眼曲谱。”

    孟漓禾看了看被她放在石桌上的琴谱,又想到他连胥都可以瞬间点穴的本事,不由摸了摸鼻子,好吧,他就算真的站在自己身旁看,大概自己也察觉不了。

    男子却是挑眉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孟漓禾天人交战了一番,在引狼入室和学会琴谱之间狠狠的纠结了一把,最后看着他这张长得还算道貌岸然的脸,终于开口道:“最后一个问题,你能当我师傅吗?”

    饶是云淡风轻如男子,听到这句话脸上也怔了一怔,第一次见面就拜人为师,这个女人,当真这么没有防备?

    事实上,孟漓禾可绝对没有这么心大,毕竟这么个武功高强到可以自由出入王府之人,虽然还分不清敌友,但她也知道,正是这么厉害之人,想要做什么绝不是她能阻拦的。

    那还不如,就此取材比较现实。

    终于,男子还是问了出口:“你不怕我是坏人?”

    孟漓禾毫无负担的笑了笑道:“看着挺像正人君子。”

    男子忍不住笑着摇摇头,最终道:“我并不想进王府见到其他人,因此只能在晚上教你,拜师就不必了,我应该也不会在殇庆国待太久。”

    “你肯教我了?”孟漓禾几乎是眼前一亮,不来王府见人最好啦,那就说明活动范围仅在这个小院,也就不存在什么引狼入室了。

    简直不能更棒!

    男子好笑的点点头,俊逸的侧脸在月色下变得柔和无比,真是好看到连天地都失了色。

    不过,孟漓禾虽然花痴,但也仅仅类似于现代的女生喜欢喜欢哪个明星,凑在一起八卦八卦谁谁谁很帅的态度,绝对不滥情。

    加上,她身边就有宇文澈这种大帅哥,对一般人也有了免疫力,只不过,这人长的绝对不是一般,所以她才感慨了一下。

    而且,此人十分温和,举止也十分有礼,让她下意识觉得舒服不少。

    鉴于孟漓禾连指法都不对,所以男子只能从头教起,好在他十分耐心,讲的方式又通俗易懂,孟漓禾倒并未觉得枯燥。

    而且讲到琴谱,孟漓禾才知道自己为什么错的这么严重。

    本来古代的曲谱就是由字组成,一个组合就能代表在何处转音,那么这个组合自然有无数种可能。

    偏偏孟漓禾并不精通古琴的音律,所以也只是摸索着破译出一版。

    但是这男子却因为自己对音乐的感知甚至可以说是直觉,成功破译这些。

    无论如何,孟漓禾都觉得,这个人她是赖定了。

    有事做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墙外,打更之人已经报了四更。

    孟漓禾这才惊觉已经这么晚了,打了个哈欠道:“要不然今日先到这,你若是明日有空,还是晚上见。”

    男子点了点头,起身。

    孟漓禾忽然想到什么,在他转身离开之际喊道:“我不能白和你学,明日我会为你准备好充足的银两。”

    本来,她也想找琴师教自己,这么好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更何况,她也不想白白占别人便宜。

    “音律本就是高山流水觅知音。我也去觉得与你有缘。”

    男子没有说下去,孟漓禾却懂了。

    这男子气度不凡,定不是缺银两之人,如今她忽然提起,倒是有些侮辱这风雅之事了。

    想了想,还是道:“那好吧,日后有需要我的再说。”说完,还特意焦急的补充道,“当然,不能是违背良心,杀人放火之事!”

    男子勾唇一笑:“好。”

    “那你怎么称呼?”孟漓禾最后问道,毕竟他不肯当师傅,总要有个称呼他的办法。

    “子宸。”男子淡淡的回道。

    孟漓禾一笑,接着对他欢快的摇了摇手:“好子宸,那,明天见!”

    子宸点点头,孟漓禾只感觉到自己衣角动了动,眼前的人便消失不见。

    瞬移吗?

    真是到处都是伪科学的存在啊!

    “属下保护不周,请王妃责罚。”

    忽然,胥一下单腿跪在孟漓禾的面前,低头说道。

    “啊!”孟漓禾一愣,难怪她一直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情,原来是忘记让他帮胥解穴了!

    肯定是子宸在走之前,帮胥把穴道解了。

    真是比她这个当主子的强多了。

    心里有些沮丧,方要开口说这不是你的错,却忽然眼珠一转:“想要责罚?”

    “是!王妃但罚无妨。”胥回的很坚定。

    “好。”孟漓禾点点头,“那就罚你将这件事保密,任何人都不许知道,包括王爷!”

    “啊?”胥脑子有点短路,一时没反应过来。

    孟漓禾想了想还是解释道:“你方才虽然被点了穴,但应该听到我请他教我练琴了,可是若传出去,势必影响不好,我不想王爷误会。”

    胥其实很想说,那就不要和他学啊!

    看着就不靠谱!

    当然这必须是因为自己被点穴点的脖子都僵了。

    不过他不能说,作为暗卫第一要认清的就是,主子做什么都有她的道理,无条件服从。

    而且,王妃这么怕王爷误会,也是很在乎呢!

    左右,有他看着,就算被发现,他也可以证明王妃清白。

    胥也不傻,想了想回道:“属下遵命,但属下希望,下次不要被点穴。”

    虽然,这种事拿出来说很丢人,但也必须争取一下自身利益啊!

    这样,他才有时间赶紧练功,增强武功!

    孟漓禾一愣,忍不住笑了:“好!”

    因着有这句保证,所以在第二晚子宸到来之时,胥虽然还是免不了先被了穴,但好在有孟漓禾的解释,子宸还是很快将人解了穴。

    而胥也果然如他所应般,并没有向宇文澈汇报孟漓禾这段时间每晚必做的行动。

    事实上,这段时间,宇文澈也是十分繁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无暇顾及的上孟漓禾。

    因为随着殇庆皇寿宴的到来,各国使臣,以及附属邦国等都提前到达京城,为了当天的朝贺。

    所以,作为皇子,也随之多了许多事。

    而孟漓禾则刚好在这没人打扰的时候,真的和子宸学起琴来。

    从指法开始的基本功慢慢学,不过好在她本身识谱,又够努力,加上或许是这具身体中,终究是流着她母亲的血,因此,虽然时间不长,倒也没有一直停留在练指法程度。

    甚至于,就像是骨子里的弹琴因子被激发了一样,随着技能的增加,孟漓禾愿意花在学琴的时间越来越沉,甚至渐渐开始,一整晚都在练琴,而白天则用来补眠,妥妥的日夜颠倒。

    反正,凌霄最近似乎也被什么缠了身,有段时间没出现,她倒也乐得轻松。

    只不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在某个她刚刚窝在被窝里准备补眠的清晨,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到了覃王府。

    孟漓禾看着喜悦的站在床前叽叽喳喳的豆蔻,脑子带着些缺眠的茫然,后知后觉的开口道:“你是说,我皇兄来了?”

    “对!”与孟漓禾呆滞的表情刚好相反,豆蔻激动的大声应道。

    孟漓禾有些愣住,是孟漓江?

    然而,伴随着惊讶,孟漓禾发现自己似乎还有些雀跃。

    难道,是因为这具身体里流淌的血?

    又或者是,在她未到来之前,孟漓江在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几乎占据了全部。

    如果以一个外人的角度来审视,这原来的公主大概就是一个哥控。

    不过倒也可以理解,毕竟两个人是双胞胎,一个被欺凌的公主,身边只有一个像天神般的哥哥保护她,所以,自然便更加亲近吧?

    至少,孟漓禾如今,竟然莫名感觉到一股喜悦,甚至将她方才的瞌睡都赶走了许多。

    嘴角不自觉绽开一抹笑:“在哪?带我去!”

    既然,这个身体这么想亲近,孟漓禾也不想违背本身的意愿,毕竟,她占了人家身体,不管她的仇也好爱也罢,她都会好好替她延续下去。

    而前厅内,等了许久的孟漓江,终于在见到那抹久违的身影时,下意识露出一个只有在妹妹面前才会露出的温柔笑容后,却在孟漓禾彻底走到眼前时,脸色骤然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