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8章 原来是神谱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事情其实十分简单,但是却也异常让人郁结。

    因为欧阳振修炼到最后一关时,迟迟不能练成,甚至出现了有些气血不顺的征兆。

    长此下去,很容易便走火入魔了。

    而诗韵有个从小青梅竹马的伙伴,告诉她,自己那里有可以调理气血的药物。

    因为此人的确医术高明,传言自小便从师青谷神医,再加上两人认识良久,诗韵便深信不疑。

    却没想到,诗韵抱着拿药的心情而去,却被她这个青梅竹马的伙伴下了药,甚至想要强占于她。

    而她拼得一丝力气与他拉扯,终于跑出来之后,却正好被赶来的欧阳振撞到她与那人衣冠不整。

    因此,也就由此产生误会,甚至对她和那人大打出手,更是因为气血攻心,走火入魔,所以一出手就将那人打死。

    而诗韵因为有些药力的作用,加上她一直急着解释,相信他不会对自己出手,所以并没有去反抗,以至于最后也落得重伤。

    只不过,也许欧阳振尽管走火入魔,潜意识对诗韵还是下不了杀手,所以才屡次让诗韵没有致命。

    不过,听完这件事,孟漓禾和宇文澈都沉默了。

    虽然的确与他们所料一样,是个误会不假,但是,却是个很难疏通的误会。

    毕竟,那个当事人已死,而欧阳振也处于疯癫状态。

    要让他清醒过来相信,恐怕只能靠他对诗韵的信任。

    但是,当日他又为何只见到诗韵与那男人,连解释都不听就误会了呢?

    恐怕,也只有让欧阳振来告诉他们了。

    孟漓禾在心里叹了口气,又安慰了诗韵几句,这才走出房门。

    因为她那一觉睡得着实有些长,所以,即使才过来一会便已到了黄昏,因为着急想对策,所以干脆拒绝了宇文澈想要一起与她共进晚餐的提议。

    毕竟,和那个家伙在一起总觉得格外的费神,虽然也很开心,但对于自己安静的思考却极为不利。

    所以,孟漓禾决定最近没什么事的时候,还是自己待着比较好。

    难得有人会拒绝自己,宇文澈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不过却也最终没有说什么,便让她离去。

    也许,他也是时候冷静一番了。

    只不过,孟漓禾因为有心事,加上白天睡了太久,作息有些颠倒,一直到月上柳梢头,还没有任何睡意。

    不由十分郁闷的在心里抱怨这个古代起来,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娱乐的人生到底要怎么活啊!

    孟漓禾越想越悲催,看看周围,她所有可以勉强称为娱乐工具的东西只有——那把古琴。

    孟漓禾忧愁的看着它,片刻后,忽然眼前一亮!

    对了,古琴!

    她完全可以去练琴嘛,她上次还记得有些音乐说不定可以舒缓情绪,现在怎么就忘了呢!

    说时迟那时快,孟漓禾心里有了打算,便开始行动起来。

    找了琴谱,又抱了古琴,便独自朝之前宇文澈专门给她练琴的院落而去。

    虽是晚上,但因为有胥在暗处陪伴,所以,倒也没有任何的害怕。

    而且,她这个贴心的暗卫胥看出她不愿惊动别人,还主动做了他的小厮,为他在院子里点上了几盏油灯,之后,才又隐去。

    孟漓禾看着手中的琴谱,终于磕磕绊绊的又开始弹起来。

    忽然,一阵清风扶过,孟漓禾只觉眼前一晃,接着一个男子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你的琴谱破译错了。”

    孟漓禾一惊,立即循声看去。

    只见一个陌生男子,正站在她的侧前方,望着她。

    清冷的月光下,月白色衣衫几乎与这月色融为一体,而那俊郎的面容,却几乎让这月光都黯然无色。

    孟漓禾觉得,这大概是她除宇文澈之外,看到的最帅的男子。

    而与宇文澈不同的是,他的面色虽然淡漠,却并不清冷,但仅仅是站在那里,却让人无端生出一股敬畏,那种威严,似乎比宇文澈还要高上一酬。

    甚至,让她觉得,说他是人中龙凤也不为过。

    一番打量之后,孟漓禾虽有点沉于“美色”,却也没有忘记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接着,忽然神色一凛,朝四周喊道:“胥。”

    然而,本应该在暗处的胥,此时却没有任何回应。

    孟漓禾心里一沉,脸色倏地一变。

    “他无事。”许是看出孟漓禾的心思,男子解释道,“我担心他出响动,便将他暂时点了穴,即便没有我解穴,两个时辰后也会主动解开。”

    孟漓禾悄悄放下些心,不过却依然看着他道:“你有何事?”

    男子的眼中忽然流露出一种笑意,孟漓禾忽然莫名觉得有些眼熟,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只听他道:“覃王妃果然是名不虚传,半夜见到陌生人并不惊慌,还能如此沉着的问着所来何事。”

    孟漓禾忽而一笑,也或许是她遇到的危机太多了,多到她已经很快的可以分清自己的形势。

    “你的武功这么高,连我的暗卫都能被你随手制服,你若是想对付我,可谓是轻而易举,而你既然还未动手,我自然要问问你所为何事。”

    “哈哈哈。”男子爽朗一笑,只不过即便如此,依然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

    “问的好,我的事就是想告诉你,你的琴谱破解错了,所以你弹的曲子是不对的。”

    孟漓禾一惊,这才想起他方才的确一来便说了琴谱之事,是自己方才太紧张没有注意到,不由问道:“你会破解琴谱?”

    这个琴谱即便是她,也是研究了上次的密函后推理而得。

    所以,如果说有错,绝对是有可能的。

    可是,这个人,为何会破解琴谱?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男子笑道:“我行走江湖多年,的确对这破解方法了解一二。方才,我也是恰巧路过,听出有差错,才忽然想要进来看看,顺便想告诉你,你的指法并不正确。”

    孟漓禾不会傻到真的对他的话完全相信,不过,若是他真的会破解琴谱,那她也不介意请教上一番。

    至于为什么这个人愿意倾囊而授,她才不管,最多给他些银两,其他的,看他人品吧!

    孟漓禾小眼珠转了几转,终于开口道:“好啊,既然你这么热心,那就麻烦你来帮我破解一番。”

    男子将她的眼神都收入眼底,不过却也并未拆穿,而是向前两步,走到孟漓禾的眼前,很礼貌的道:“我可以坐下来吗?”

    孟漓禾猜到他大概是想要直接弹出正确的曲子,于是,干脆站起身,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他。

    虽然她坐的是凉亭里的草席,可以稍微挪一点位置给他,不过,若不是必要,她并不喜欢离男子这么近。

    男子看到她的动作,并没什么反应,而是径直坐了下来,双手扶于琴上,接着看着眼前的琴谱,便开始弹了起来。

    而当他开始弹起这首她练过很多遍的曲子之时,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弹的有多烂,而且有多错。

    这音符从男子的手中弹出,便是让人瞬间心旷神怡的动人乐曲,甚至让她本来有些浮躁的心,也安宁了不少。而想到自己所弹……

    孟漓禾你到底是有多大的勇气弹出的啊!

    人家别人弹琴最差也是不对调,你是根本没有调啊!

    明明钢琴过了八级,音乐细胞一直很强的孟漓禾,顿时陷入了深深的怨念。

    不过,也只是那么一会儿,随着曲子的持续流出,孟漓禾只觉得连怨念都消散了。

    剩下的感觉只有如同轻风扶面,百花盛开,天地一片祥和。

    直到一曲终了,孟漓禾还久久的陷在那种舒心的情绪中回不过神。

    半响,才终于崇拜的看着男子,眼里都露出的小星星,比此时天上的星星还灿烂。

    “天哪,你简直太厉害了!”

    孟漓禾从不吝啬赞美,也不羞于表达崇拜之情。

    一般的男子遇到这么直白的姑娘,怕是多少也会不自在。

    然而,这个男子却只是勾唇一笑,淡然道:“这曲子的功效是安心凝神,你觉得很舒服,不是我的功劳,是因为曲子。”

    孟漓禾一愣:“曲子的功效?”

    男子点点头,朝着琴谱上一指:“过来看。”

    孟漓禾随着动作望过去,只见那手指所指处,刚好有一串类似乱码的东西,关于这个,她之前也纠结过,不过一直没有破解出来,而似乎又不影响琴谱,便也干脆不再管它。

    男子接着道:“这个文字的破解方式与琴谱一致,只不过,这里的文字,是古文字。”

    孟漓禾顿时领会了,难怪她研究了半天组成不了字,原来是这个时代的古文字。

    这时代的古文字可和现代学的繁体字不一样,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甚至不专门学,都无法认识。

    孟漓禾忍不住翻到之后的一个曲子,指着那上面的“乱码”问:“那这是什么?”

    “人心欢愉。”

    孟漓禾吃了一惊,又翻到下一个:“这个呢?”

    “蛊惑心智。”

    “这个呢?”

    “深陷疯癫。”

    一直到快将书翻完,听着这上面所写的功能,孟漓禾虎躯一震,原来这本琴谱,竟然是个神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