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7章 玩笑开大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先前的怒气尽数消散,原本的恐惧却俱上心头。

    直接朝他冲过去,紧张的问:“你伤到哪了?严不严重?”

    然而,宇文澈却只是看了看孟漓禾,没有开口,然后直接朝床上而去。

    但那明显不稳的脚步,以及有些凌乱的呼吸,明显就是受了重伤的节奏!

    孟漓禾紧张不已,赶紧追了过去。

    而宇文澈此时已经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看样子十分虚弱。

    孟漓禾方才的担惊受怕如今得到了证实,更是越想越严重。

    所以,尽管猜想着大夫可能马上就会赶来,但还是觉得等不了了。

    万一,他受伤的地方是动脉,说不定需要马上止血。

    所以,她现在只想知道,宇文澈伤到了哪里。

    因此,干脆一只手伸过去,直接将宇文澈的腰带一解。

    宇文澈身子一僵,倏地睁开眼。

    却见身子上方,孟漓禾满脸焦急,手几乎是颤抖的在解自己的衣服。

    顿时心里一软,看着这张因为自己满是焦急的脸,一时间新潮澎湃,难以平复。

    太久没有看到有人对自己这般焦急了,久到他都忘了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但是,没有人会拒绝把你放到心尖的感动,纵使冷情如宇文澈,也无法避免这个神情给自己的巨大撞击。

    因此,只是僵了一瞬,身子便随着心的柔软,而软了下来。

    不过,却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不厚道啊!

    而就是这么一个思考间,孟漓禾已经将他的上衣全部扒开,露出那精壮健硕的胸膛。

    宇文澈嘴角抽了抽,下意识闭上眼睛装死。

    孟漓禾却愣了愣,咦,怎么没有伤口?

    难道有隐形伤口?

    想着,便伸手把每一寸皮肤都摸了一遍。

    宇文澈额头青筋暴起,忽然觉得自己真是自作自受。

    方才,他安顿好后,便准备回来看孟漓禾,却看到夜一脸苦逼的站在门外。

    心念一转,问了问怎么回事,就听说孟漓禾似乎很担心他受伤。

    于是,看着自己身上的血,本来只是打算回来换衣服的某王爷,忽然恶趣味发作,想要吓她一下。

    可是没想到,吓是真吓到了。

    但是,这样子被她检查身体,受苦的好像是自己。

    孟漓禾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宇文澈完好无损的胸膛,没有伤,那这些血是从哪里来的?

    难不成……

    孟漓禾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下意识就去拉宇文澈的裤子。

    接着,宇文澈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按住,轻咳一声道:“我没事。”

    听着他有些发虚的声音,孟漓禾还是很疑惑,这货不会真的伤到了根本吧?

    然后目光就忍不住瞟向了某个部位,结果!!!!

    孟漓禾看着某个人支起的小帐篷,恨不得把它打断,顿时明白过味来,感情这厮是逗自己玩呢!

    他根本就没有受伤!

    什么发虚的声音,根本就是心虚吧!

    孟漓禾气的脸色发红,甚至很快,眼圈都现出红色。

    宇文澈心里莫名有些发慌,看到她这幅明显被欺负惨了的样子,清楚的感觉到后悔,后悔不该拿这种事开玩笑,不过,他也的确没想到孟漓禾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

    心里叹了一口气,并且一向高冷的王爷甚至做了个决定,若是她要骂自己就让她骂吧,他一定不会反驳。

    毕竟,好像真的把她吓到了。

    而且,说到底,她是因为担心自己。

    一想到,她方才焦急的样子,他都想骂自己是混蛋。

    然而,出乎他的所料,孟漓禾红红的眼睛里,竟然瞬间涌出无数的泪珠,争先恐后的从眼眶里奔涌而出。

    而她只是那么坐着,什么声音也不发。

    或许是之前自己吓自己的场景太惨烈,也或许是上一次眼睁睁看着他徒手拦刀的画面太刺激,总之方才看到他衣衫的血时,她的确是吓到了。

    她原本也以为,自己发现被骗之后,按照自己的脾气至少会把他大骂一顿,可是却莫名的心里轻松很多,而浑身力气也像被瞬间抽走一般。

    看着她这幅样子,宇文澈心里狠狠一揪,差一点都想起身将她抱住,却听孟漓禾忽然开口道:“你身上的血是哪里来的?”

    宇文澈一愣,诧异她竟然还会主动和自己说话,便也老实答道:“诗韵被打了一掌吐了点血,不过她武功底子好,伤不算重,休养一些日子便好了。”

    孟漓禾起初听到开头的话还有些紧张,听到后面的话后,也彻底放下了心来。

    现在这个样子,宇文澈不可能还乱说。

    点了点头,孟漓禾从床上站起,表情却没有多少生气,而是平淡道:“你换衣服吧,我去看看诗韵。”

    说完,便不再看宇文澈,转身走开。

    “小雨。”眼见孟漓禾已经快要拉开那扇门,宇文澈还是喊出了口,她现在这个样子实在太过反常。

    孟漓禾拉着门的手一顿,没有回头,停在了原地。

    宇文澈的眼眸变得深邃,在她身后问道:“你不怪我方才故意逗你?”

    “怪。”孟漓禾看着门的方向开口,“但我更庆幸这只是个玩笑。”

    说完,没有再等宇文澈的回应,便拉开门,大步走出。

    屋内,宇文澈的眼眸一片幽深,手也不自觉攥起,有什么东西似乎在心里荡漾开来,也有什么东西渐渐变得坚固起来。

    虽然诗韵只是受了些内伤,总体来说,比那一次宇文澈所受的伤还要轻上许多,所以只要静心休养一段时间便好。

    但是,孟漓禾还是不放心她再留在这个蜀山庄,而且既然都已经正面见过了,甚至恐怕发生了历史的一幕,那么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思前想后,孟漓禾还是在天亮后将她带回了王府。

    这里毕竟离皇宫很远,宇文澈又不放心她在此,所以,还不如回王府再做打算。

    听说欧阳振当时打斗的情景,和当日把她误认为诗韵时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诗韵一开始并没有反抗,直到被众人唤醒才开始与大家一起联手将欧阳振镇住。

    但是交手时,为了不伤欧阳振,还是硬生生受了一掌。

    好在,不知为何,打过来的掌并没有当时对宇文澈时,用了十足的功力,而是保留了一些,所以才让诗韵免于重伤。

    不过这段时间接连的刺激,对欧阳振并没有多大的好处,她迫切的需要找到可以安抚欧阳振情绪的办法。

    因为宇文澈说过,只有让他情绪稳定,他才可以为他用内力疏导体内杂乱的气血。

    而她也可以在他情绪平稳之时,对他催眠,进行心理上的疏导。

    但无论如何,情绪一定要稳定。

    所以,在找到办法之前,不能再刺激到他。

    因为几乎一宿没睡,孟漓禾将诗韵安顿好后,便随便吃了点东西去补眠。

    等她醒来之后,听闻诗韵已经醒了,又赶紧前往她的住处去探望,可谓是马不停蹄。

    诗韵现在所住的院子,是之前与欧阳振成亲后,宇文澈特意单独赐的一处别院。

    原本,是打算等他们成亲后,便由他人替换掉,而他们则负责管所有的暗卫。

    只是没想到,因为欧阳振帮忙练神功的缘故,还没来得及实施这一计划,便发生了这个变故。

    所以,这个院子,他们也并没有住多久。

    不过,孟漓禾还是根据宇文澈所说,将她安置在此。

    这样,对于她恢复记忆,也有一定帮助。

    而等到孟漓禾赶到之时,意外的发现宇文澈也在,而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诗韵见到她第一句话便是:“王妃,属下全都想起来了。”

    孟漓禾简直大喜,她的确想过见欧阳振会对她的记忆有帮助,却没有想到竟然一下子让她的记忆全部恢复。

    只不过,虽然如此,诗韵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喜色,反而,带着好似深深的忧郁。

    宇文澈也是前脚才到,孟漓禾后脚便赶了过来,所以这会,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找遍了名医,却没想到,还是孟漓禾将她治好。

    一开始本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却不料,孟漓禾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

    那欧阳振,说不定,也可以治好。

    那他这辈子,欠下的最深的债,或许终于可以偿还了。

    只是,诗韵看起来面容憔悴,宇文澈张了张嘴,还是沉默的看向了孟漓禾。

    而猜到她可能是想到了那段不好的经历,孟漓禾干脆先聊了许多其他的,以缓解她的情绪。

    等她的情绪舒缓了许多,孟漓禾还是将话问了出来,毕竟事关欧阳振的痊愈。

    “诗韵,你能不能告诉我,导致你失忆,欧阳振走火入魔的那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诗韵神色有些悲凉,半响才从牙缝挤出几个字:“阿振当时的确想杀我。”

    孟漓禾一惊,下意识看向宇文澈。

    只见他在接触到自己的目光后,犹豫了一瞬,最后还是看向诗韵道:“诗韵,你若是还想救欧阳振,便将当日之事一五一十和王妃讲清楚,这样,才有机会让他恢复。”

    诗韵猛的回过神,对于孟漓禾,她如今自然是深信不已,想到她或许也可以将欧阳振治好,赶紧点了点头之后,才慢慢将当日发生之事,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