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6章 何为幸运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难受中,只觉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手掌粗糙却宽厚,突如其来的安慰,让孟漓禾下意识反手抓紧,两只手却顿时一齐僵住,因为那紧握的姿势,分明就是十指相扣。

    看着手掌心紧贴的姿势,孟漓禾顿时不知道作何反应。

    如果慌忙抽出来,明知道宇文澈是看出她难过给的安慰,那就会很尴尬。

    但这样子,实在是有些……

    然而,宇文澈却仅在僵了一瞬后便将手里的手继续握紧,双眼依旧看着前方的院子,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孟漓禾只好也维持着这样的姿态目视前方。

    毕竟,人家都不觉得有啥,自己要是大惊小怪就太丢脸了喂!

    不过,不得不说,因为手中的怪异,原本还有些替诗韵难过的情绪,也随之化为乌有。

    也正是手掌心的温度提醒了她,那两个相爱的人还在,只要有希望,就能有两只手再次牵起的一天。

    过了良久,诗韵才从树上主动下来。

    双眼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不过黑眸却十分有神。

    孟漓禾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与她一同走回。

    知道她需要时间梳理一下情绪,便让她独自在房间冷静了许久,之后才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又一次对她进行了催眠。

    这次催眠进行的比较久,因为诗韵的确是在看到欧阳振的刺激下,想起了许多许多的事情。

    于是孟漓禾也干脆一鼓作气,对她安抚情绪的同时,做了更多的引导。

    而等到这场催眠做完,天都已经黑了。

    不过好在收获颇多,孟漓禾终于长舒一口气。

    又不得不在山庄用了晚餐之后,孟漓禾天上的点点星光,有些为难的对宇文澈道:“王爷,我不放心诗韵,今晚不想回府了,不然你先回去吧,明日还要上朝。”

    宇文澈却摆摆手:“无妨,都留下吧,明早早起一些就是。”

    孟漓禾点点头,终于也没再多劝,因为现在赶回府也睡不了多久,还不如在这里早些休息。

    许是因为两个人近日同床共枕的次数实在过多,也或许是懒得再折腾,总之当下人们告知为他们准备了一间房之后,也没人说什么,干脆直接进了同一间屋。

    甚至连洗漱沐浴,都变得没那么尴尬了。

    只是极有默契的互相回避,让孟漓禾越发感叹自己特别像被温水煮的青蛙,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能坦然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了呢?

    完全想不通啊!

    不过,她做了很久催眠,也十分的劳累,也的确懒得想那么多。

    所以,换好了干净的里衣,孟漓禾便早早躺在了床上,等待着进入梦乡。

    然而,越是这么正式,就越是睡不着,反而,白日里的画面越发清晰起来。

    孟漓禾恨不得找人给自己做个催眠,然而,没人会啊!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郁闷。

    “睡不着?”黑暗中,宇文澈忽然开口。

    孟漓禾已经在床上静默了半天,不敢像那天那样翻来覆去,所以她没有想到宇文澈这会也没睡着。

    所以,也就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宇文澈侧过头看她,只见她郁闷的望着头顶,似乎因为睡不着而格外烦躁,眼眸一转道:“在想那个与你相爱的人?”

    孟漓禾一愣,这才想起白天的时候,她对宇文澈说的那句话。

    顿时无语,这个家伙记这些随口而说的东西总是这么在行。

    好气又好笑的开口道:“乱讲什么呢,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当然也没有那么好的机会,因为一天到晚都被你盯的紧紧的,别说谈恋爱了,多说两句话培养感情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这必须不敢和他说。

    宇文澈却忽然转过头:“有人和你相爱,便是好运吗?”

    这句话虽是在问孟漓禾,但其实更多的是问他自己。

    生在皇家,从小便被教许多帝王之术的他,从很小就被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红颜祸水。

    也有多少典故证明,作为帝王,专宠一个人的下场。

    但是,即便如此,或许是以己推人,他无法想象自己爱的人若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缠绵自己会是如何,那么反之,他若是真的爱那个女人,又怎忍心将她独自扔下,去宠幸其他女人。

    所以,相爱对于帝王来说,不是运气,而是负担。

    这也是他为何从不愿接触女人的原因。

    那个位子,他无论如何也会去争,就算是为了母妃。

    而事实上,他也一直努力着,从未因为那所谓的****困扰。

    直到最近,似乎事情有些偏离了轨迹,不过也还是在可控范围之内。

    孟漓禾显然没有想到他想的这些,而只把这个对话,当成是午夜两个失眠的人的闲聊,所以很自然的回道:“当然是幸运。世界之大,两个人相遇便不容易,相遇之后再相爱,那更是千万中之一的可能。而像诗韵和欧阳振这样,无论对方做了什么,也相信他是身不由己,这种爱情,自然是一辈子的幸运。”

    宇文澈一愣,他还是第一次从这种角度听到这个理论,倒是一时间无法反驳。

    甚至忍不住的想,如果照她所说,那一国皇子和一国公主,因为战争却最终成为夫妻的机会岂不是更小。

    那,算不算是一种运气呢?

    想到此,顿时眉头一挑,半开着玩笑道:“你既然这么想找相爱的人,那我不介意你近水楼台先得月。”

    近水楼台?

    孟漓禾疑惑的扭过头,看着宇文澈似笑非笑的神情,半晌,才终于明白,宇文澈这是指的是他自己。

    心里忍不住微微一动,却很快转回头佯装随意道:“开什么玩笑。”

    宇文澈却眉头紧皱,神情略有些严肃:“你觉得这很好笑?”

    孟漓禾却完全不理会他的态度,而是淡淡道:“不好笑,但我要的是一辈子一双人,而不是与别人分享雨露。”

    宇文澈一愣,孟漓禾这话,恰好撞到了他心里的想法。

    如果可以,他也不愿意为了皇位,周旋在各个女人之间。

    张了张口,忽然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孟漓禾忽然转了个身,背对他说道:“睡吧,我困了。”

    张开的嘴终于再次闭上,看着孟漓禾似乎只是随口一说的样子,又觉得像是松了口气,终于没有多说,而是也闭上了眼睛。

    而另一边,孟漓禾却慢慢的睁开眼睛,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却久久的望向黑暗,没有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昏昏睡去。

    然而,忽然间,窗外,夜的声音焦急的响起:“王爷,王妃,欧阳振发病了!”

    宇文澈忽的从床上坐起,神色冷峻道:“怎么回事?”

    孟漓禾也听到了动静,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赶紧就坐起来穿外衣。

    “回王爷,诗韵半夜偷偷去欧阳振的院子,被他发现后就打了起来,现在还没停。胥和一些暗卫都赶了过去,但欧阳振功夫了得,还是有些不是对手。”

    孟漓禾心里一沉,果然还是这样。

    宇文澈也顾不得那么多,穿上外衣就要往外跑。

    孟漓禾也赶紧随后跳了了床:“王爷,我也要去!”

    宇文澈脸色很差,语气生硬的回道:“你去做什么?老实在这里待着。”

    说着,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临了,还特意吩咐了一句:“夜你留下看着王妃,本王不回来,王妃哪也不能去。”

    接着,便独自运起轻功离开。

    孟漓禾急的直跺脚,虽然知道宇文澈是担心她的安全,但是她也一样担心宇文澈的安全啊!

    好歹,她还有个可以瞬间制动的铃铛啊!

    不过,夜是宇文澈的暗卫,宇文澈下了命令,他是绝对不可能因为孟漓禾的几句话便违抗。

    所以,无论孟漓禾怎么着急,夜都纹丝不动,连眉毛都没挑一下,就这样尽职尽责的看着她。

    孟漓禾开始还安慰自己说,毕竟这次这么多人,还有武功很高的诗韵在场,再加上宇文澈,应该不会吃什么大亏。

    但是后面又觉得,不对,诗韵之前对于欧阳振就没有反抗过,任由他将自己打成了重伤,这次万一也是如此,宇文澈会不会为了救她,更加危险?

    而偏偏宇文澈这一走,又迟迟没有回来,孟漓禾简直忍无可忍,几次三番和夜商量都无果。

    甚至于她主动提出将自己绑起来,让夜赶紧去支援,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去,夜也还是拼命摇了摇头。

    开玩笑,敢绑王妃?

    他真是不要命了。

    孟漓禾气急败坏,硬闯又无果,干脆打算直接为夜催眠。

    然而,夜一直跟在宇文澈的身旁,怎会不知道她有那等神器,因为直接就看出了她的意图,果断的在她掏出铃铛之时干脆直接闭上了眼。

    气的孟漓禾觉得自己心肝脾肾肺都要炸了!

    暗暗决定,等到胥回来,一定给夜告一个大大的状,让他们内部私斗,非常狠!

    而等到宇文澈平安回来之时,也一定要狠狠咬上他两口,以解自己这心头之恨!

    然而,终于等到宇文澈推开房门回来之时,孟漓禾看到他那煞白的脸色和满是鲜血的胸口时,顿时觉得血液开始倒流。

    先前的怒气尽数消散,原本的恐惧却俱上心头。

    直接朝他冲过去,紧张的问:“你伤到哪了?严不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