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5章 情人相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我是鬼吗?”

    床边,宇文澈不满的开口。

    孟漓禾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看到是宇文澈,这才松了一口气。

    自从她住进来以后,也是亏得上次凌霄想要戳破窗户纸这一提醒。

    她觉得窗户纸这种东西极为不靠谱。

    再加上,她在现代习惯拉上厚厚的帘子,将光线全部屏蔽在窗外,让屋子黑漆漆一片,才觉得没人打扰,可以睡得十分好。

    所以,那次之后,她干脆也派人装上了厚厚的窗帘。

    所以这个窗帘如今就发挥了她的好处,即使外面已经艳阳高照,她这小屋仍然漆黑一片,什么光也透不进来。

    所以,看到一个人影坐在床头,她才能吓个半死。

    “你怎么来了?”孟漓禾缓了好一会,终于重新坐起来。

    宇文澈在黑暗里看她:“你不是要去带诗韵去山庄么?怎么?不想去了?”

    孟漓禾眼前一亮:“你同意啦?”

    原本,她还以为今天还要去找他再费口舌的,没想到,他竟然主动答应了。

    “我若是不答应,你便不会去吗?”孟漓禾好笑的看向她,这种给个糖就乐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容易被感染。

    孟漓禾一噎,瘪了瘪嘴:“你要是不答应……嘿嘿,我就说到你答应为止。”

    宇文澈挑挑眉,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不过,有个条件,要在我在的时候,才能接近欧阳振。”

    孟漓禾一愣,知道宇文澈还是不放心她的安全,心里暖洋洋的,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反正,她不会再草率的让任何人犯险了。

    她自己也不会再以自己诱敌。

    毕竟,异地处之,她不会希望宇文澈如此。

    宇文澈看了看她睡的乱糟糟的头发,忍不住伸手将它揉的更乱,这才心情很好的站起身道:“快些洗漱起来吃饭。”

    说完,便将窗帘拉开,接着走了出去。

    耀眼的阳光从窗户洒入,屋内瞬间便浸在光明和温暖之中。

    孟漓禾却摸了摸头顶上的呆毛,丝毫没有大早上没洗漱被人看到的窘迫,还吐了吐舌,腹诽了一下这人怎么这么恶趣味,这才跳下了床。

    两人一起吃了个早饭,这才坐着马车一路向蜀山庄而去。

    而另一边,宇文澈已经直接派人将诗韵送到蜀山庄。

    所以,倒是不用再去接她,直接到那里会合。

    许是因为孟漓禾这一觉睡得太晚,等他们到时,诗韵已经在那边安顿好,一见到两人,便赶紧迎了上去。

    最近几天一直在忙茶庄的事,几日不见,诗韵看起来倒并没有疲惫,反而或许是因为来见欧阳振,特意打扮了一番,而且脸色红润,想来也是激动的缘故。

    孟漓禾和她已经很熟了,见状忍不住打趣道:“诗韵,你今日真美,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啊!”

    此刻宇文澈还在场,诗韵有些抹不开,脸上一红,虽然已嫁为人妇,却看起来比孟漓禾这个大姑娘还羞涩。

    当然,她并不知道孟漓禾还是个姑娘罢了。

    不由看向宇文澈,希望自己的主子能帮自己一把。

    然而,宇文澈只是淡笑不语,淡定从两人身边走过。

    诗韵目瞪口呆,王爷刚刚是笑了?

    有着那样宠溺表情的人,真的是宇文澈?

    顿时,深刻的理解道,何谓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

    因为几日没见,所以孟漓禾先对诗韵做了一些询问,随后又给她催了一次眠。

    她的状况确实有好转,但相对于上一次,并没有什么大的进步,最多只是将原本梦里那张脸具体化了。

    不过,好一些的是,也多记起了几个片段,虽然微乎其微,但聊胜于无。

    “王妃,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他?”

    刚刚做完催眠不久,又一起用了午饭,诗韵终于忍不住焦急的问出,因为随着每一次催眠的深入,她对欧阳振的记忆便越发清晰,而那随之而来的思念更是越发深刻。

    孟漓禾与宇文澈对视一眼,因为这次是孟漓禾临时起意,之前并没有和诗韵打好招呼。

    所以,她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诗韵,见是可以马上见他,但你只能偷偷看,不能出现在他面前。”

    “为什么?”诗韵一听就愣住,虽然之前并没有和她详细说明,但也透露过给她,欧阳振是走火入魔,可是即便是走火入魔,她也愿意陪在他身边,而不只是为了恢复自己的记忆,偷偷看他几眼。

    “因为他会伤人。”孟漓禾犹豫间,宇文澈干脆替她开口。

    “伤人?”诗韵愣了愣,随及却立即说道,“我不怕,而且我是他娘子,他就算走火入魔也该认得我,怎么会忍心伤我?”

    孟漓禾捏了捏眉心,心道他确实会认出你不假,但是他恐怕现在最想伤的就是你。

    孟漓禾并不知道他们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诗韵的样子,如果直接这么说,不知道她是否能接受的了。

    犹豫间宇文澈再次开口:“诗韵,你还记得你之前身上的伤?”

    诗韵点点头,她怎会不记得,她曾经伤的那么重,王爷几乎等于把她从鬼门关抢回来的。

    虽然之前的记忆她没有,但受伤之后的情景历历在目。

    “那本王现在告诉你,你那次,就是被欧阳振打伤的。”宇文澈直言不讳道,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隐瞒。

    诗韵已经不是听到记忆里的事就会承受不住晕倒了,所以,不管当初发生过啥,她都有权利知道。

    “王爷,你说什么?”诗韵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一样僵住,嘴里喃喃道,“怎么会?他怎么会伤我?”

    宇文澈定定的看着她:“那就要靠你自己想起来了,到底是误会还是什么,也都要你自己才能解决。”

    诗韵闻言身子一震,愣怔了半响后才坚定的开口:“好,我一定会恢复记忆,我相信他绝对不是故意伤我,如果他有误会,我会为他打开心结。走吧,我只在暗处看着他。”

    说完,便率先走出,单薄的身躯,却透着不容忽视的坚决。

    孟漓禾心里有些颤动。

    这就是爱吧。

    忍不住想起在现代时听到的那句话,就算你用枪指着打伤我,我也会相信你是走火。

    当时听到这句话之时,她甚至感慨这话的浮夸,怎么可能有人眼睁睁看着对方伤害自己,还会觉得对方无心。

    可是当她亲眼看到这一幕时,她才深刻的理解到,这就是对爱人的信任,没有任何条件。

    也是第一次,心灵上受到极大的触动。

    如果之前救这两个人,还是因为答应宇文澈的请求的话,那么现在,她就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治好两个人。

    莫名的,她开始相信,或许当年发生的的确是误会。

    宇文澈说过,当时欧阳振正在冲破神功最后一关,本身心智情绪都容易不稳,那如果那个当口产生什么误会,也可以理解。

    毕竟,再怎么信任,也敌不过神功为他带来的扰乱。

    就像诗韵再怎么深爱,也敌不过失忆为她带来的对爱人模样的遗忘。

    所以,她现在迫切希望这两个人全部痊愈,解除误会,让有"qing ren"终成眷属,让这份可望不可及的爱情延续下去。

    “你在想什么?”

    宇文澈本来已经走了两步,却觉身边并没有孟漓禾的脚步声,不由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却见孟漓禾犹自望着诗韵的背影发呆,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孟漓禾被问的回过神,忽然似感慨般的开口道:“我在想,有个人和自己相爱真好。”

    说完,便也抬脚朝外走去。

    宇文澈却一怔,眼眸深了又深,良久,才迈开脚步追了上去。

    很快,三人便要接近欧阳振的院落。

    但是为了不让他发现,他们也只能在尚远的地方便停住。

    选了两颗位置较好的大树,诗韵一个翻身便纵身而上。

    她的武功自这几日记忆逐渐恢复之后,因为是骨子里根深蒂固的东西,所以武功倒是恢复的神速。

    只不过,孟漓禾还是第一次看到诗韵用武功,顿时惊奇不已。

    宇文澈将孟漓禾一揽,也朝另一颗相邻的树上飞去,并且好心告诉她:“诗韵的武功很高,几乎可以以一敌胥和夜两个人。”

    孟漓禾顿时瞪大了双眼,傻兮兮的问道:“我现在学武功还来得及吗?”

    被宇文澈一个鄙视的双眼噎回,愣是不爽的翻了几个白眼。

    接着,才意识到自己站在大树上,一个不稳可能会掉下去摔个屁股开花,立即便将宇文澈抓的更紧了,成功再次换来宇文澈的鄙视。

    孟漓禾干脆无视他的眼神,转头看向院落,却没有看到身旁宇文澈弯起的嘴角,透着多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院内,远远的可以看见,一身黑衣的欧阳振正在独自练剑。

    那把长剑在他手中舞的眼花缭乱,缤纷错杂,宛如一副绝世高手的姿态。

    而相比于两人的轻松气氛,另外一棵树上的诗韵却凝重很多。

    刚开始,尚能控制住情绪紧紧的盯着那张脸,到了后面,泪水大颗大颗的掉落,即使她拼命捂着嘴,那有些破碎的哽咽声还是从手边露出。

    孟漓禾立即心生不忍,甚至于差一点跟着红了眼眶。

    难受中,只觉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手掌粗糙却宽厚,突如其来的安慰,让孟漓禾下意识反手抓紧,两只手却顿时一齐僵住,因为那紧握的姿势,分明就是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