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3章 大家好脑洞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时辰了?”

    孟漓禾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撑着头看天,对着院中扫地的小丫鬟问道。

    昨夜,她给宇文澈按摩了太久,这会醒来腰酸背痛的,加上后来又因刺杀的事商讨到很晚,孟漓禾醒来的时候,宇文澈已经不在身边了。

    所以,这会干脆推开门走出来。

    小丫鬟吓了一跳,赶紧道:“回王妃还早,王爷特意嘱咐说王妃累了,可以多休息一会。”

    说着,也不知道想到了啥,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脸色有些绯红。

    “哦。”孟漓禾改成两只手扶着腰,又往屋内走,边走边说,“不睡了,给我拿洗漱的东西过来。”

    小丫鬟连连应着,帮孟漓禾一切都伺候好。

    孟漓禾又坐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回趟离合院。

    想到梅青方等会会来,还是先让宇文澈和他谈比较好。

    而且涉及到用兵方面,她就不在行了,并且这种涉及到朝廷兵力之事,她下意识的,还是觉得避讳一些比较好。

    毕竟,她虽然为这件事出了不少力,但归根结底是风邑国的公主。

    所以,这一早,大家就有幸目睹了孟漓禾拖着腰,身残志坚的从倚栏院走回了离合院。

    加上之前的一日一夜王爷王妃没开卧房门甚至没用餐的消息早已传遍府内上上下下,角角落落。

    所以这会大家看着自家王妃这动作,深觉何谓纵欲过度的下场。

    而且还听说昨天早上,王爷甚至差人以风寒为由为早朝告了假,顿时浮现那句诗词:王妃来到倚栏院,从此王爷不早朝。

    真是吟的一首好诗,棒棒哒。

    不过孟漓禾显然不知道他们所想,她这会正因为梅青方很快就要过来,又忧心起那件事。

    所以,在回到离合院简单用了饭,又听到梅青方来的消息,估计着差不多谈完的时间后,孟漓禾这才又重返了倚栏院。

    不过,好在她在院子里伸展了一下小胳膊小腿,所以,尽管依然有些酸疼不过终究走起路来没有那么扭曲了。

    于是,大家又一次惊诧了。

    这才多么一会,王妃就恢复了生龙活虎,再次朝着倚栏院出发了!

    他家王爷,你还好吗!

    所以说古代人民的精神生活的确匮乏,整天猜测别人八卦为乐。

    不过,自从茶庄中毒事件后,明显丰富了许多。

    因为大家传的实在太神乎,导致现在不仅有了很多王爷王妃死忠粉,甚至开始卖起了画像,加上话本越来越流传,各种奇葩故事都有,所以一定程度上,宇文澈和孟漓禾可以说是造福了全人类,当然,如果话本流传够广的话。

    而作为造福全人类的两人的手下,一度觉得自己是交了大运。

    毕竟,这种整天置身于主人公身边的机会,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啊!

    简直就是说出去嫉妒不死你夫斯基。

    而一路承载众人目光的孟漓禾,完全目不斜视,终于走到了倚栏院。

    不过,为了出现的并不突兀,孟漓禾还是请院门口的侍卫进去做了通报。

    正厅内,梅青方忽闻孟漓禾到来,脸上仍旧不自觉僵了一瞬,在宇文澈下令请入之后便开了口:“覃王,既然事情已吩咐完,下官便先告退了。”

    察觉到梅青方的不自在,以及故意的避开,宇文澈心里多少有些不是很爽,毕竟,同样是男人,即便这个男人懂得规矩,并不越矩,但也改变不了他喜欢孟漓禾的事实。

    更何况,这个人和孟漓禾之间还有他不能知晓恩秘密。

    压了压这不自觉冒出的火气,开口道:“你不必走,孟漓禾是来找你的。”

    “啊?”梅青方直接愣住,完全没想到是这个状况。

    而这一说一话间,孟漓禾已经走到屋门口,看到梅青方的脸时,不由更加闪出一抹担忧之色。

    真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定了定神,孟漓禾抬脚走入。

    “你们聊吧,我还有些事。”

    宇文澈抢在孟漓禾开口前先说道,说完便抬脚走了出去。

    孟漓禾有些发愣,她还以为,这个家伙昨天反应那么大,今天不会轻易给他俩空间呢!

    为了说服他,她甚至想了很多种办法。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主动让出来了?

    心里一丝感动划过心底,这个男人看起来霸道强硬,可是遇到真的事情时,却又是这般通情,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啊!

    当然,这只是孟漓禾的感觉,那些只是碰到宇文澈衣角就被扔出几丈远从而摔断腿的人绝对不这么想。

    “王妃找下官有事?”

    看着宇文澈从屋内走出,梅青方忍不住开口问道。

    孟漓禾回过神,直接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他面前道:“这里没有外人,说话不必拘谨,我有件事要问你,你哥哥今年多大?”

    梅青方一愣:“今年应该二十有五。”

    孟漓禾沉吟片刻:“你与他是否很想象?”

    “我与他幼时十分相像,甚至大家都说若不是个子有差,都以为我们两人是双胞胎。”梅青方下意识回道,说完忽然眼前一亮,“漓禾,你是不是在哪见到他了?”

    孟漓禾最担心的事眼看就要发生,最后还是问道:“青方,你诞辰那天收到的毛笔,上面可有刻着一朵白色的梅花?”

    梅青方点点头:“不错,你如何知晓?”

    孟漓禾不由向后退了两步,如今看来,几乎是**不离十了。

    闭了闭眼道:“我的确看到一个二十四五岁,容貌和你很像之人,而且他颈间带着一个木刻毛笔挂坠,上面刻着一朵白色的梅花。”

    梅青方呼吸一窒,双手一把拉住孟漓禾的两只胳膊,急切道:“在哪?你在哪看到的!他一定是我哥哥,告诉我,我去找他!”

    孟漓禾却皱着眉,并没有回答。

    梅青方只觉有些不对,冷静下来问道:“怎么了?难道,他出了什么事?”

    说完,再看孟漓禾的表情,越发觉得可能,不由更加紧张起来,语气都显得小心翼翼:“你告诉我,他现在还有没有活着?”

    孟漓禾深吸一口气,她并不是故意想要吊梅青方的胃口,只是说出来,怕是对他的打击更大。

    但是,早晚都是要说的,她既然答应过帮助梅青方找哥哥,以及查清返工之事,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但如今有了消息,断没有不告诉他的道理。

    终于还是开口道:“青方,王爷有没有告诉你,昨日我们去了什么地方?”

    梅青方点点头,想到孟漓禾竟然又一次伪装人潜伏了进去,就忍不住有些后怕。

    当日她伪装成村姑与奸细谈判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没想到,她为了破案又一次深入险境。

    只是,这和他哥哥有什么关系?

    关系……哥哥……

    梅青方心里倏地一沉,一个十分不好的念头应运而生。

    不可置信的开口道:“难道,你是在那个院子里看到的他?”

    孟漓禾眼中透着许多不忍,终于,还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梅青方两只手无力的从孟漓禾的双臂上垂下。

    那个院子的人,不就说明,他的哥哥是奸细?

    怎么会?

    他哥哥明明就是殇庆国的子民!

    怎么会做出刺杀殇庆皇的事?

    那是他从小最敬爱的哥哥,说着执剑保卫苍生,再也不会让他受欺负的哥哥,怎么可能,做出背叛国家的事?

    他不信!

    “不可能。”梅青方不停摇着头往后缩,眼里的亮光破碎一片,只知道重复着这三个字。

    孟漓禾看的心里尤为难受,她比谁都清楚,他的哥哥之于梅青方是什么样的存在。

    父母早亡,哥哥离散。

    如果说为父母查清真相,是活下来的信念。

    那这个一直找不到的哥哥,甚至可以说是他活下来的希望。

    可是,却在找到他时,得知他是这样的立场。

    这已经不是一人执剑,一人执笔了。

    这是朝廷官员对待奸细贼子。

    是正与恶,黑与白的对抗。

    想了想,终于还是说道:“青方,既然他还惦记着送你那只笔,就代表没有忘记你们的承诺,或许,他这样做,是有什么苦衷。”

    孟漓禾其实并没有什么把握,毕竟,兄弟分离十几载,人是会变的,谁也不能肯定幼时的豪情壮志,就一定会让他成长为英雄。

    而且明知弟弟为官,却依然要如此,她也实在想不到是什么苦衷,如果真的有,也必然是天大的苦衷。

    但是梅青方颓废至此,她仍旧从中看到一点希望。

    毕竟,昨日那人之样,虽然看不出什么,但至少不是个猥琐凶恶的小人。

    从他从房顶跳下那一瞬,她恍然还以为这是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哥。

    只希望,你还留着一点善,可以为了你的弟弟迷途知返。

    梅青方眼里果然燃起了光亮,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以孟漓禾的观察力,可以这么郑重的和他说,那就已经**不离十。

    再加上她说的挂坠,几乎连最后一丝不可能都否决了。

    因为那个挂坠,并不是仿照给他的毛笔而作,而是幼时两个人还未分开时,一起用木头做的木笔和木剑。

    准确来说,后来送的那只笔,是按照当年的木笔而作。

    而那只木剑挂坠,现在正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或许,孟漓禾说的对,他的哥哥是有些什么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