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2章 王妃施暴啦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宇文澈忽然倾过来的身子,孟漓禾内心警铃大作,瞪大双眼,紧张道:“你要做什么?”

    看着她这幅样子,宇文澈心情很好,一只手抬起摸着她一旁的脸颊大言不惭道:“做流氓的事啊,不然我对你那么好,你却觉得我流氓,不做点什么,你怎么知道什么才是真流氓。”

    孟漓禾慌乱中回过神,下意识想要躲避,不过慌乱中却猛然醒过味来。

    说起来,这个宇文澈几次三番逗自己吓自己,整天就是以逗她玩为乐,所以这会肯定和之前一样,又一次吓她。

    忍不住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古代人民的精神生活真匮乏,不然怎么有人以此为乐。

    要是在现代,看看电影打打游戏不是很好吗?

    哪有这么多时间逗人玩啊!

    不得不说,这样的情况还能神游至此,姑娘你真是一条汉子。

    然而,就是这么一瞬,宇文澈的头已经低下,原本是抱着几分玩笑的他却意外的发现孟漓禾没有躲,顿时眼眸一深,在自己没有过多思索的情况下,将双唇覆了上去。

    唇上忽然多了一个柔软却带着强势的触感,孟漓禾终于从神游天际中回过神,意识到宇文澈真的亲了过来,孟漓禾只觉脑子一空,整个身体都僵住。

    而宇文澈那一天中都在烦闷的心,此时终于找到一个宣泄口,让他忍不住沉沦。

    孟漓禾的脑子已经被搅成一团浆糊,只感觉唇被撬开,然后上演着书中描写之状,只不过,她是被动的那一方。

    直到触到一只带着火热的手,从她衣服的下摆伸进,孟漓禾才猛的一个激灵回了神,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气,将宇文澈狠狠一推,方止住两个人愈演愈烈的状况。

    宇文澈被猛然推开,一瞬间清醒的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做了什么。

    只不过,那明显已经带着某些情动的眼里却并没有什么后悔,只是眸光幽深的看着孟漓禾,呼吸还带着些急促和沉重。

    孟漓禾也是有些气喘吁吁,尤其是经过这一大力推搡之后,更是累的身体有些发软,却也不知究竟是因为什么,让她此时有些虚脱。

    良久,孟漓禾才深呼一口气道:“宇文澈,你太过分了吧!”

    宇文澈眼定一丝落寞一晃而逝,似自言自语般道:“过分么?”

    孟漓禾此时才没注意到他的神情,只觉得越来越委屈,甚至再次说话都带着些哭腔:“难道还不过分?我为了你们宇文家的江山把初吻都给你了,你现在只是为了个玩笑就又这样对我?你把我当什么了?”

    听着孟漓禾的控诉,宇文澈莫名滑过一丝心疼,不过却敏锐的抓住关键点:“玩笑?你觉得我对你是在开玩笑?”

    “不是吗?”孟漓禾眼圈通红,“你敢说你刚刚忽然欺身过来不是为了吓我?”

    宇文澈一愣,方才,他起初的确是有那个意思。

    或许是习惯了这样撩逗小猫般的相处方式,但玩笑的成分有几分,连他也不确定。

    尤其,是在意识到,这个女人让自己的心有些乱了以后。

    然而宇文澈的沉默,却被孟漓禾当成了默认。

    顿时一股更加不舒服的感觉袭来,心里只觉真的是委屈透了,几乎是顷刻间,方才还只是红了的眼精,现在却从里面大颗大颗掉出泪来。

    宇文澈眉头狠狠皱起。

    他本身就不知如何面对流泪的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自己惹哭的。

    心里有些不忍,却又不知怎么解释方才的举动,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对自己解释。

    如果白日那个吻,还可以说是为了行动。

    但是刚刚,即使他确实有些失去理智,但也知道,他宇文澈失去理智,那是几乎没有发生过的事。

    他不是懦夫,可以不相信****。

    但,如果真的****发生在他身上,他也并不想逃避。

    可是在这些之前,他首先要确定的是,自己的心思,否则,便是不负责任。

    不止对别人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他没有心情像他父皇一样,喜欢一点便宠幸,不喜欢便抛开,他只有一颗心,若是没有动,怎么都无所谓。

    但若是动了,那也只有这一颗,那也只对一个人。

    他不想再看到哪个女人如他娘般下场,一个女人为了你付出一切,生儿育女,到头来,一个冷宫一个人,了却残生。

    所以,他很谨慎。

    在没有万分确定之前,不会轻易开口。

    所以,即便眼下看着孟漓禾泪如泉涌的样子有些心疼,却也还是动了动唇,沉声说道:“对不起。”

    哭的梨花带雨的孟漓禾一愣,她以为宇文澈得逞了,以他恶趣味的本色肯定还会嘲笑自己两句。

    所以,方才故意哭的特别凶,好看看他是不是也能吓到。

    事实上,她委屈是委屈,但却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侮辱。

    这种感觉很莫名其妙,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

    或许,是因为对方太帅?

    不,她不会这样没节操。

    要么就是,被吻的滋味还不错?

    不不不,她到底在想啥!她哪会这么堕落!

    她只是生气他竟然敢开这么大的玩笑,要是这种习惯不制止,以后见谁都玩还了得?

    说起来,他的吻技真不错呢,当真没有亲过别的女人?

    啊!

    一想到自己是初吻,而对方可能不是,孟漓禾只觉感觉更是糟糕透了!

    所以,这个明明还在哭,却已经再次神游天际的姑娘,忽然一句话脱口而出:“你不是初吻吧?”

    问完之后,才觉得有些目瞪口呆。

    呵呵呵呵,她脑子一定是秀逗了,不然为什么竟说这种大实话!

    方才还陷入沉闷的宇文澈顿时怔住,这个女人,还真是……特别啊!

    嘴角勾起一抹笑,知道自己大概又要嘴贱,但还是没管住的开口道:“所以你哭了这么半天,就是觉得我的不是初吻?王妃放心,我也是初吻。”

    孟漓禾脸一红,没想到他还真答了。

    不过,为什么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

    这什么情况?

    当即故意沉下脸道:“鬼才信。”

    “嗤。”头顶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宇文澈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栽了,故意挑眉道,“王妃是觉得我技术太好?我说过,这东西不用学,天生的,无师自通。”

    孟漓禾真是被他的无耻程度震惊了,简直觉得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明明就是很冷情的一个人,为什么说出的话能这么让人脸红心跳。

    感情耍流氓这种事,你才是天生的吧?

    察觉到孟漓禾连耳朵都红了,宇文澈终于好心放过她,恢复正色道:“好了,我叫人送洗澡水,待会还要和你商量事情。”

    说完,便走出房门,去院子里交代着什么。

    孟漓禾深呼一口气,拍拍发烫的脸颊,深刻觉得,宇文澈一定是她的克星,因为她活了两世都没这样在一个人面前窘迫过。

    好在,宇文澈大概依旧有些担心孟漓禾多想,在她洗澡的时候,特意出了门,换到别的房间也洗了澡。

    直到孟漓禾换好衣服,收拾好才回来。

    不过,好人做的也仅仅如此了。

    两人刚躺上床,宇文澈便迫不及待的闭上眼,一点也不客气的吩咐:“来,按摩吧。”

    孟漓禾撇撇嘴,暗自为自己这个廉价劳动力点了个蜡,接着,小手便任劳任怨的活动起来。

    而且,大概是按摩的太舒服了。

    宇文澈重重的呼出一口满足的气,接着问道:“你会不会按摩身体?”

    于是,可怜的孟漓禾,在犹豫了几秒钟,又大声恐吓宇文澈敢动歪心思就和他同归于尽后,便又开始让他趴过去按揉起来。

    于是,即便孟漓禾到了后来直接坐到了宇文澈腿上,差点让他把持不住,他依然老老实实的趴着,一动不动,省的吓到她。

    真是柳下惠的楷模,好男人一枚,妥妥需要一枚奖章。

    不过,孟漓禾却没心情顾及到这些,因为宇文澈浑身都是肌肉,按的她太累了好吗?

    让她恨不得干脆踩上去,因为给他按摩爽了,自己却腰酸背痛了,真是得不偿失!

    于是,善于把思想付诸行动的孟漓禾,便真的这么做了。

    反正,踩背也是按摩的一种啊!

    他又没有规定自己用什么方式!

    大不了不愿意就拉倒,省的她累,哼!

    而本来在闭着眼,努力将思绪陷入混沌状态的宇文澈,忽然感觉身子一沉,接着便感觉两只小脚,在他的背上有规律的行走。

    出乎意料的是,竟然很舒服。

    孟漓禾本身就不重,脚下稍微用了些力,踩在自己的身上,比方才用手按,还觉得过瘾了许多。

    而随着那小脚的行走,甚至可以让他感受到脚的轮廓,心里描绘出脚的形状。

    加上本身就见过,一时间更是联想许多。

    忍不住苦笑道:“孟漓禾,你大概是第一个,敢踩到我背上来的人。”

    然后他就听到孟漓禾又是一句差点让他方寸大乱的话。

    “嘿嘿。”孟漓禾边走边喘着粗气,因为怕摔下来所以提着一口气小心翼翼,“谁让你对我耍流氓,我现在就对你施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