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0章 王妃有心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哦?”男子似乎有些惊讶,下意识摸了摸脖子,这才想起或许是方才从房顶翻下时不小心露出,将木刻的毛笔吊坠在手中摸了摸,笑道,“不错,这挂坠我也是很喜欢。”

    然而,就是这一个动作,却让孟漓禾顿时脸色一变。

    “王爷,你先回府吧,我想,先去个地方。”

    马车上,孟漓禾忽然开口。

    方才两人顺利的得到了行动的具体时间和地方之后,便一路假意再次回到了那个院子,之后为了掩人耳目,在太阳落山后,才悄悄避开人坐上了回王府的马车。

    只不过,相比于行动成功应该有的喜悦,孟漓禾却是从那扇门出来之后便忧心忡忡。

    她很希望自己是多想了,但是偏偏越想越不对,终于,想来想去,还是做了在半路下车的打算。

    而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面前的宇文澈自是没有看漏,只不过,她没有主动开口告诉他缘由,他也没有刻意去问,却没想到,她并没有和自己解释什么,反而开口就是要自行离开。

    压了压心头些许的不适,宇文澈故意状似不在意道:“要去哪?需不需要我……”

    “不用了,这里离府衙不远,我自己过去就好了。”孟漓禾直接打断,她想得到这次刺杀行动有多重要,宇文澈之后肯定迫不及待的去准备后续计划。

    “府衙?”宇文澈下意识眯了眯眼。

    孟漓禾一愣,糟,怎么就说出来了?

    都怪她光想着梅青方的事了。

    不过,她能在半路下车,倒也没想着隐瞒宇文澈,既然说了,干脆点头道:“嗯,我找梅大人有点事。”

    宇文澈脸色沉了沉,所以这个女人这一两个时辰魂不守舍,就是因为梅青方?

    亏他还以为,或许她是因为方才那个吻有些不自在。

    方才那个吻,他本意确实是为了那伪装的身份经过考验,但是吻上她双唇的一霎那,那柔软的触感,清香的气息,都让他沉迷。

    甚至于在一瞬间的沦陷后,放任自己从做戏到浅尝即止,可是钱尝最后都变成了沉迷,最后还是没有让他把持住。

    一直吻到连他自己都意乱情迷,连呼吸都那么不由自主。

    他一向不喜人接近,却在吻孟漓禾之时没有任何不适之感,相反,他并不排斥。

    但如果对象换成别人,他不确定他能做到如此地步。

    所以,他虽不懂****,却也不是傻子。

    这个女人,他确实不讨厌,甚至,还有一丝丝想要靠近。

    莫名的,他觉得,如果他的人生一定要脱离孤单,有一个想要携手相伴的人的话,孟漓禾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

    毕竟,过去的二十多年,他都没有过这种心情。

    可是,这种心情还没有彻底安稳下来,甚至都没有想好后面要如何面对之时,这个女人便已经忘记了这个,连他都觉得缠绵悱恻的吻,而满脑子都在想梅青方?

    虽然,他能猜到,或许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梅青方说,但是,他就是不痛快。

    “去梅大人府衙。”

    低沉的声音,忽然对着马车外发号施令。

    孟漓禾一愣:“你也去?”

    “怎么?有我在,你们不方便谈话?”宇文澈淡然挑起眉毛,语气却不怎么善。

    孟漓禾被他问的一噎,因为这件事还真的不方便和他讲。

    顿时皱了皱眉,斟酌道:“王爷,这件事关乎梅大人的私事,确实……确实还不能和你说。”

    宇文澈眼睛眯了眯,竟然是梅青方的私事。

    他自认为平时最不喜干涉别人的事,因为那些事简单来讲就四个字,与他何干?

    但是听到孟漓禾为了别人的私事来隐瞒他,他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不爽。

    忍不住深呼一口气,他可能真的需要冷静一下了。

    “回府。”宇文澈忽然对着车外喊道。

    “王爷,你这是做什么?”眼见马车再次调转了方向,孟漓禾皱眉问道。

    这个男人,不至于这样吧?

    就算他在乎自己的名声,她尚且有交朋友的权利吧?

    要是他今日敢强迫自己,那她一定会反抗!

    孟漓禾本就烦闷的心瞬间燃起怒火,紧紧瞪着宇文澈,只等他说什么过分的话,就将火焰喷出去。

    然而,出乎孟漓禾的意料,宇文澈并没有迎接她的目光,而是闭起眼,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却莫名的透着些许疲惫,淡淡道:“明日我会请他来府中,刚好我也有事和他谈,今晚还未用餐,先回府吧。”

    “哦。”孟漓禾轻声应了应,只觉方才那升起的火焰瞬间消散。

    她还鲜少看到过这样的宇文澈。

    似乎她的印象里,宇文澈一直是无坚不摧的。

    在她每次需要的时候,都像天神一样出现在身边。

    是什么让他有这样的倦容?

    方才那还想要针锋相对的心情立即变成了淡淡的心疼,孟漓禾下意识便抬起双手,朝着宇文澈的头伸去。

    柔弱的手忽然贴上宇文澈的面颊,宇文澈只觉身上一僵,接着,太阳穴上轻柔适中的按揉,却让他浑身又放松下来。

    方才孟漓禾向他伸出手,他是有所察觉的,只是,却没想到,是来帮他按揉。

    这是因为自己闭上眼让她误以为是累了?

    有时候,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而他,明明前一刻,还想着将人先推开,容得自己冷静一下,想想自己最近的反常反应。

    可是,她却贴了上来。

    是她招惹自己的,那就别怪他了!

    一只手忽然抬起,按在孟漓禾的手上,宇文澈睁开眼,直直的看向她。

    孟漓禾一愣,赶紧解释道:“这是太阳穴,按压这里可以舒缓神经,减轻疲劳。”

    “是么?”宇文澈依然望着她,黑亮的眸中闪着方才没有的光彩。

    孟漓禾被看的有些发慌,下意识移开眼,脑子有些发懵的说道:“对啊!上次梅大人头疼,我就是这样帮他按揉,他说很管用呢!”

    然而,此话一出,孟漓禾就感觉到周身的温度瞬间便低了几度。

    糟!她说了什么!

    虽然她上次对梅青方,完全是出于医生的本能,但她怎么忘了,这是宇文澈啊!

    那个最爱误会最在意绿帽子的宇文澈!

    简直欲哭无泪!

    “那个,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孟漓禾赶紧在宇文澈多想之前慌忙解释。

    宇文澈却冷冷一笑:“我想的怎么样?”

    “就是……按揉这个不代表什么!只是大夫对病人的治疗!”孟漓禾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宇文澈将手中的手拿下,却依然拽在手心:“所以你方才是把我当病人?”

    孟漓禾一愣,她方才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就是看到他的倦容,觉得于心不忍。

    真的追究起来,似乎与当时看到梅青方头疼时,心情有些许不同。

    那个时候,只是想告诉他这样可以缓解。

    这个时候,却带着些以外的情绪。

    只是,宇文澈探究的目光让她想不了那么仔细,而且,她也不能让自己的话前后有漏洞。

    当即点点头:“没错。”

    仿佛是自嘲般一笑,宇文澈放开她的手,他宇文澈竟然也有这自作多情的一天!

    不知为何,随着手离开的这个动作,孟漓禾的心忽的有些失落,泱泱的将另一只手从宇文澈的脸上移开。

    “怎么?病人还没好,大夫便不治了?你给梅青方也是这么敷衍?”

    孟漓禾一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怎么就听着这么别扭呢?

    做为一个病人都要争风吃醋,还能不能行了?

    当即伸出双手对他重新按揉起来,并且身体力行,不仅按揉太阳穴,甚至连头部都开始按揉起来,省的某人再次挑刺!

    宇文澈比他高很多,即使坐着面对面还是有些吃力,孟漓禾干脆站到他面前,低着头为他按揉起来。

    好在这马车够大,即使站起来也不至于磕着头,孟漓禾觉得,这个姿势,实在比一直抬着胳膊要省力多了。

    然而,她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手上,却没有想到,这个姿势,让宇文澈直视的是她身体哪一部分。

    柔软且突出的两团就在自己脸的前方,甚至随着马车的颠簸以及她手上的动作,还有些轻颤,宇文澈避无可避,只得闭起了眼,否则,他也不确定自己会做什么。

    然而,眼睛看不到,头顶上的触感却愈发强烈。

    孟漓禾很有技巧的按揉着他头顶上的穴位,明明是小巧柔软的手却按压的十分有力道。

    那柔软的指腹紧贴他的头皮,很快让他的脑中产生一片一片涟漪,疲惫也随之消散。

    而那双手从头顶继续往下,不可避免的轻轻擦过他的双耳,偏偏只是轻触,很快又离开。

    可这间断的碰触和若即若离的触感,又是在耳朵这种极为敏感的区域,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冷静处之。

    果然,忍了再忍的宇文澈,终于猛的睁开了双眼。

    眼前,却再次出现那离自己极近的两团柔软。

    宇文澈双眼紧紧一眯,忽然伸出一只手,直接揽住孟漓禾的腰身,将她朝自己身上一揽。

    孟漓禾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腿上一软,便随着宇文澈的动作,跌倒在他的怀中,并且还是正面相对。

    心顿时漏了半拍,却听眼前,宇文澈忽然开口:“孟漓禾,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