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9章 潜伏行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在问出这句话后,自己脸上也是一红,不过宇文澈习惯了整日逗她,现在想来也是如此,当即无奈道:“好了,王爷,别闹了,我真的有点困,让我睡一会。”

    说完,干脆闭上眼睛,再次睡了过去。

    昨晚加今晨,她的确是有些尴尬的,还有那一小丢丢的害羞。

    毕竟,一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起了反应这种事,任谁都不能特别平静。

    不过,经过宇文澈今日这句出府的提醒,她倒是忽然反应了过来。

    想来,他昨日也是本着逗自己的心情压上来的,只不过,他到底是个男人,那样的环境下,可能他自己也没料想到那个结局。

    既然这样,她倒想通了,毕竟他是个男人,还是个常年禁欲的男人,这种反应实属正常。

    至于是不是因为她的缘故,她本来确实红着脸纠结了很久,导致觉都根本没睡,但是,经过早上宇文澈那一句提醒,她也彻底不纠结了。

    一个还想着让自己出府的男人,怎么可能对自己动情?

    所以,现在与昨日又一样的情景下,她倒是忽然放松下来。

    宇文澈爱逗弄她为乐,那就随他吧。

    只是,现在是真的有些困,所以干脆就这么睡了下去。

    宇文澈却真的黑了脸,自己还搂着她,她就竟然这么睡了?

    明明,昨日还那样尴尬过,今天,就又这么不把他当回事了?

    眼眸深了又深,却终究还是将她放了开来。

    他不会傻到再次故意去吓她,更不会傻到真的对她做什么,达到让她不离开的目的。

    并不是因为他素来不喜欢勉强人,而是对于孟漓禾,他尤其不想勉强。

    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子,不是谁都囚禁在笼中的。

    勉强为之,那也一定是斩断了她的双翼。

    他更希望,她是心甘情愿留下,那样,他会带她一起翱翔。

    叹了口气,宇文澈走出屋子,坐在方才孟漓禾坐过的石凳上,也闭起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

    “呀,你怎么没叫我起来,饿不饿?”孟漓禾从屋内咋咋呼呼跑出来,抬头看着天空上明显不在头顶正上方的太阳道,“几时了?”

    宇文澈睁开眼:“还有一个时辰,不急。”

    “那你等等,我去速速热个饭。”

    孟漓禾说着赶紧去鼓捣,幸亏早上做了很多,这会只要热一下就好。

    不过,这个宇文澈早上貌似吃的不少啊。

    孟漓禾一边热饭,一边摸着咕咕叫的肚子不停腹诽。

    两人很快用了饭,又仔仔细细的贴上人皮面具,换上了那两人柜子里的行头,这才出了门。

    不得不说,这人皮面具做的可是相当好,连孟漓禾自己看着自己都看不出什么破绽。

    因为两人现在伪装的身份,不可能坐着王府的马车大摇大摆过去,所以也只能沿袭那对夫妻之前的样子,走路过去。

    虽然不是很远,但毕竟距离所住地也有十来里。

    若是前世的她,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什么。

    现在这具身体却明显吃力很多,好在孟漓禾这几个月调理的还不错,不然说不定走到一半,就要累趴下。

    终于到达之时,两人才发现这是处破旧的庭院。

    虽然之前暗卫已经打探好回报过,但两人也没有想到会破旧如此。

    不过,他们并没心思关心这些,此处荒凉,鲜有人来,对于这些奸细来说,倒是个好去处。

    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等会,到底要进行什么样的考验。

    按照夫妻告诉所言,宇文澈在那残破的大铁门上,按照规律敲了敲。

    很快,便有一男子谨慎的打开门,看了看他们,又探出头四处张望一番,才又将门关上。

    接着,两人被引到一处院落。

    与外面看到的情况不太符,里面的院落倒是比较整洁,显然是刻意修整过。

    只不过,除了那名男子,却也没见到其他人。

    孟漓禾疲劳之余有点囧,难道他们来太早了?

    怎么这会还不见人。

    还有没有点时间观念啊!

    然而,很显然,人家的集会不可能像她想的这般草率,很快,那男子便忽然开口:“两位何人?”

    “蝶舞。”

    “飞絮。”

    孟漓禾和宇文澈低着头回道,因为这个人到底认不认识那对夫妻,他们并不知道。

    要是抬起头暴露表情就麻烦了。

    所以随机应变这种事,妥妥要这两个狡猾的人来才行。

    然后,他们就听到头顶男子的声音传来。

    “好了,接吻吧。”

    “什么?”孟漓禾终于忍不住抬头,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

    宇文澈也是皱了皱眉,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这个组织当真变态。

    那男子挑挑眉:“这是组织对你们的考验,和我无关。”

    孟漓禾抽抽嘴角,那你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干嘛?

    刚这么一想,就听那男子忽然低声开口:“而且你们又不是没有当面做过这件事,现在还矜持什么?”

    还做过?

    孟漓禾脑子发蒙,她也看得出这对夫妻小日子过得很不错,夫妻生活咳咳也不错。

    但是,也没必要在别人面前秀吧?

    孟漓禾忍了忍还是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并不能考验什么,毕竟,谁都可以和谁接吻吧?”

    “那可不是。”男子忽然表现出一副特别懂的模样,“接吻这种事,若不是相爱的人,一定可以看出来。”

    孟漓禾心里咯噔一声,她学过心理学,忽然想到这个人说的其实并没有错。

    所谓食色性也。

    接吻这种亲近的事,最容易暴露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毕竟,就算再装,也有下意识的抗拒甚至是嫌弃。

    所以,现代拍电影时,即便两个人都是影帝影后,也可能会NG很多次。

    但他们,却只有一次机会。

    这个组织,真的是……

    既专业又神经病啊!

    孟漓禾简直想挠墙。

    她的初吻难道就要贡献给一次任务?

    她不甘心!

    早知道,就让那个青芷来算了。

    不对,青芷要是过来,那不是代表她要和宇文澈接吻了?

    不知道为何,一想到有个女人要和宇文澈这样那样,她就从心里产生一种难受!

    她这个正牌王妃还没出府呢!

    孟漓禾半天不做声,脸上的表情却愈发精彩,而那男子的目光中,很显然有些疑惑。

    宇文澈皱了皱眉,忽然一把拉过孟漓禾,在她还在微诧间,低头将唇覆了上去。

    孟漓禾只觉心咚的一声,双手下意识抓住宇文澈的双臂。

    男子这才收起淡淡怀疑,开始有滋有味的看了起来,并且说道:“很好,我说停才可以。”

    因为,他还要时间观察。

    这一个声音,让孟漓禾彻底的回神。

    她现在是在演戏!

    一定不能提现任何抗拒!

    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接吻的最高境界不就是****吗?

    反正初吻也没了,姑奶奶我豁出去了!

    于是,干脆双眼一闭,将嘴直接张开。

    感觉到对方唇一动,这种明显邀请的动作,让宇文澈眸光瞬间加深。

    干脆,随了她的意,让自己的舌大摇大摆的进去做客。

    孟漓禾想到了结局,却没有想到影响力。

    很快,便沦陷在其中,管它做戏还是什么,通通都想不起来。

    “红极一时的蝶舞飞絮果然恩爱,百闻不如一见。”

    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屋顶传来。

    宇文澈放开孟漓禾,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两下,才将还没回过神,并且有些瘫软的孟漓禾揽在怀中,开口道:“可是过关了?”

    “那是自然。这么动情的吻一个女人,若这女人不是自己所爱,说实话,我可做不到。”

    那人翻身而下,站到两人面前。

    孟漓禾依然有些晃神,不过经过他们对话,却也清醒过来,暗自感叹幸亏带着人皮面具看不出脸红,不然她现在一定丢人透了!

    不过,一想到这人皮面具并不包含唇,也就是说,这双唇是她和宇文澈的真实唇,便还是一阵脸热。

    不过虽然脸色看不出变化,这娇羞的模样,却让后面来的男子更加确信。

    将一张纸递上,男子再次开口道:“这里面是详细时辰和行动地点,看完毁掉。”

    宇文澈点点头,将纸接过。

    听到行动,孟漓禾这才彻底回过神,抬头看向那男子。

    只见那男子,大概二十五六的样貌,面容可以称得上是俊朗,一只手执着一把剑,立于前。

    孟漓禾不由有些发愣,不为别的,而是因为,她怎么觉得,这人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要是再看,你的夫君要吃味了。”

    面前的男子忽然开口道。

    孟漓禾吃了一惊,下意识朝宇文澈看去。

    宇文澈却不介意般开口:“说笑了,娘子与我甚为恩爱,怎得这样便吃味?”

    孟漓禾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学的倒挺像,那飞絮好像确实是这个腔调。

    但是,要是他?哼哼,他才不会那么心大。

    只不过,腹诽归腹诽,孟漓禾还是惦记着眼前之人,故意正色道:“我只是看你脖间那只毛笔挂坠很别致。”

    “哦?”男子似乎有些惊讶,下意识摸了摸脖子,这才想起或许是方才从房顶翻下时不小心露出,将木刻的毛笔吊坠在手中摸了摸,笑道,“不错,这挂坠我也是很喜欢。”

    然而,就是这一个动作,却让孟漓禾顿时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