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7章 王爷狼变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这还不够,只听那女子再次开口:“而且,每一次集会,都会有一道关卡验明每个人的身份。”

    孟漓禾一愣:“验明身份?怎么验明?”

    总不会,身上还刺了一些刺青之类的吧?

    要是这样,可真的就难办了。

    她可不想为了这个还在身上扎上点针眼。

    宇文澈也是皱了皱眉,这个组织也好国家也罢,看起来都是十分庞大,从这很严格的规矩就能看得出来,想来,也不是短时间了。

    那四人都能潜伏那么多年,可见,敌人早已觊觎他们很久了。

    也真的是时候,把这些藏在京城里的蛀虫连根拔起了。

    这么想着,那女子已然开口:“每次验明的规矩病不同,一般人是问一些组织的事情,以及自身的事情。”

    孟漓禾提起的心放下不少,毕竟,刚刚已经问了很多关于他们以及他们所了解的组织的事。

    只要别动她的身体,一切都好商量。

    却听那男子开口道:“但是,因为我们是夫妻的关系,因此除了那些,还会考验更多。”

    “啊?”孟漓禾这次真心苦了脸,“还要考验什么啊?”

    “每次考验的内容不一样,我们也不知道。”

    孟漓禾无语望向宇文澈,怎么会这样?

    人家是真的夫妻,还有那种关系,所以问点什么没关系,他们并不是啊!

    于是,孟漓禾忍不住道:“所以,他们会问你们,对方身体上有什么特征这类的问题吗?”

    宇文澈眼角挑了挑,没有开口。

    孰料那女子却点了点头:“确实有问题,我二人身上均有胎记,我的左肩有一处圆形红色胎记,他的大腿上有一处淡黑色的。”

    孟漓禾捏了捏眉心,这什么奇葩组织到底是?

    明明一想到明日去做卧底还很亢奋以及刺激,为毛有一股浓浓的中二感?

    真是整个人都不能好了。

    宇文澈嘴角抽了抽,看着孟漓禾一副生无可恋样,忽然觉得幸好,他没有选青芷。

    孟漓禾深吸一口气:“说吧,你们之前都被考验过什么,我听听。”

    说完这句,她恍然产生一种感觉。

    那就是,当年考试之前堵作文题目之感。

    但是,以她的人品,每一次都没有命中过。

    这一次,她自然也不报太大的希望。

    但是,咱问问历届考试题目总是可以的吧?

    可怜的孟漓禾怎么也没想到,即便到了古代,也没有逃脱掉这一悲剧使命。

    “第一次,我们二人是问对方身体,之后当场验明。”

    孟漓禾脸部抖了抖,难道还要当场脱衣服?

    “第二次,我们是被问对方的一些习惯。”

    “第三次,我们忽然遭到了袭击,最后是因为互相舍命救对方而过了考验的。”

    孟漓禾点点头,这两人的感情倒是很深,毕竟,若是不舍命救对方,说不定就算是真的也过不了了。

    所以说出这种题目的人,也不一定能筛选出真正的人吧?

    果然……

    所谓应试考试的局限性。

    “第四次呢?”孟漓禾接着问。

    “第四次就是明日。”

    孟漓禾颇为纠结,怎么觉得做了几道历年真题也没啥提升呢?

    真是心都碎了。

    只好忍住头疼,将二人的情况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的再问了一遍,直到问到半夜,打更人报了三更,她才吐出一口气,作罢。

    宇文澈不由失笑,想了想自己也没什么可问的,便差暗卫将两人秘密带走。

    但是,他和孟漓禾却留了下来,因为明日他们要从这里出发,要向平日一样,否则很容易被怀疑。

    虽然,明日之事依然没有十全把握,但是既然地点已知,他的人也会全部包围起来待命,而眼下这个情况,他倒是觉得,也许只有和孟漓禾假扮才有成功的可能。

    毕竟,若是再来一次考验舍身相救。

    对方若不是孟漓禾,他不确定自己可以达到。

    两人很快被带走,夜还未回,人皮面具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所以,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

    孟漓禾问了诸多问题,有些困意袭身,想到明天还是一场硬仗,不由打了个哈欠说道:“王爷,不如我们先睡一会吧?”

    宇文澈点了点头,孟漓禾没有武功,底子终究没有他好,他也不希望她因自己再屡次休息不好。

    两人一起进入内室,想躺下来休息一会。

    然而,直到走到床前,两个人的脚步才同时刷的停住。

    因为此时,床上还散落着两人的外衫,而那皱起的床单,散落的鸳鸯棉被,无一不提醒着刚刚这张床上发生着什么。

    尤其是,这个发生的状况,他们还亲眼看过!

    孟漓禾的脸再一次成功红了。

    宇文澈也觉身上忽然升起一股热潮,手都不自觉的攥了攥。

    “来人。”宇文澈迅速镇定了一下,便朝外喊道。

    暗卫很快进入。

    孟漓禾并不怎么认识,事实上,她也完全不敢看是谁。

    宇文澈淡定的指了指那张床:“收拾一下,换个床单。”

    暗卫脚下一抖,啥?

    不由朝着床上看去,那床上的模样俨然……

    再配上这房间里若有若无的气味……

    我滴了个娘亲大舅姥爷啊!

    原来夜和胥贴身就干这种事啊!

    心里顿时升起浓浓的同情之感。

    “还不去?”宇文澈冷冷开口。

    暗卫一个激灵,迅速脚底生风,实则硬着头皮上前。

    然后很快的用指尖,没有就是指尖,十分嫌弃的捏起床上的衣服和床单,被子等东西,飞快拎走。

    接着,又跑到一旁的衣柜里,找到了新的床单被褥枕头等东西,几乎将那床上所有的东西都换了个遍。

    甚至,还特别贴心的打扫了一下屋子,甚至开了窗通了新鲜空气。

    简直要为他点三十二个赞,棒棒哒!

    然后,就在宇文澈同意后,像风一样的男子般飞出去,寻找水源……洗手。

    不然一定会烂掉!

    所以说,这个世界永远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大家都能同时成为覃王府暗卫是有原因的。

    毕竟,都这么萌。

    孟漓禾终于呼出一口气,如此一来,就没什么痕迹了。

    再扭捏的话,倒显得太做作了。

    而且,睡觉这种事,让男人主动开口,毕竟容易产生联想。

    于是,干脆大方开口道:“好了,咱们睡吧!”

    说完,便直接关上了窗子,像往日睡在倚栏院般那样,率先脱鞋上了床。

    宇文澈嘴角抽起一抹笑意,也随后跟了上去。

    然而,两个人都躺在床上之时,不知为何,方才那股倦意却似乎被另一种奇怪的感觉取代。

    虽然,这张床什么都换了,但是并不能改变发生过什么的事实啊!

    孟漓禾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简直都要崩溃了,她一定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太刺激的画面,所以才会想!

    一!定!是!

    绝对不是她春心荡漾,她这么纯情,才不会!

    床榻被孟漓禾扭动的不由轻轻摇晃,宇文澈觉得自己也很不淡定。

    他已经努力摒除那个画面了,这女人竟然还这么不老实?

    她是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多危险,还是把自己不当男人?

    不知怎的,脑子里一有这个念头,宇文澈便十分不爽起来。

    有时候对别人太过信任,恰恰是觉得这个人对自己没有威胁!

    他是想要她的信任不假,但前提是,她也要时刻记得自己是个正常男人。

    一向都觉得十分镇定,很少有情绪波动的某王爷,不知怎的,在今夜忽然就陷入了死角,怎么样也无法解脱。

    身边,孟漓禾还在翻来覆去折腾,因为和他同盖一床被子,因此被子也被顶起再落下,落下再翻起。

    那波动的画面更是让人火大。

    既然她不怕,那就吓吓她。

    反正,看这个样子,她也是睡不成了。

    那么一夜这么长,不做点好玩的怎么行?

    宇文澈嘴角一勾,终于一个翻身起来,忽然压到孟漓禾的身上。

    看着孟漓禾在黑暗中骤然因恐慌睁大的双眼,故意低头凑近她,鼻尖几乎已经擦到她的鼻尖。

    孟漓禾本就脑子里一团乱,忽然被宇文澈欺身而上,那脑子里的画面几乎到了现实,顿时脑袋嗡的一声,心跳几乎两百八,即使她看不到自己,也知道自己脸上一定通红一片,舌头都开始打结道:“你,你干嘛?”

    宇文澈故意低声开口,带着不知是故意的沙哑还是刻意的沙哑,声音因这份沙哑显得磁性无比:“你动的我睡不着,我只好过来压着你睡。”

    孟漓禾顿时吓的不敢再动。

    但是,那灼热的呼吸喷到自己的脸上,那张帅的天怒人怨的脸,既不离开,也不靠近,就这样鼻尖擦着她的鼻尖。

    孟漓禾忽然觉得很渴,舌头忍不住伸出一角,舔了舔嘴唇。

    几乎是瞬间,宇文澈的眼眸骤然加深,呼吸也似乎更加灼热起来。

    而目光,更是从看着她的双眼,全部移到了嘴唇上。

    孟漓禾心里莫名一慌,身下赶紧动起来作势要推开他:“你下去我不动了。”

    却觉身上的身子猛然一僵。

    宇文澈低哑的声音传开,死死的按住她:“别动。”

    接着,孟漓禾就感觉到腿上一阵异样,眼睛忍不住睁大,再也不敢动,因为她就算再没有经验,也能感觉到,宇文澈狼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