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6章 担心你安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夜忍不住缩了缩。

    没办法,王妃气场太强大。

    宇文澈额头跳了跳,怎么也没想到她从这里下手,但是自己对她一直霸道贯了,这会若是再强硬,以这个女人的性子,以后肯定以牙还牙,只好忍了忍道:“你也知道是假扮。”

    夜简直震惊。

    王爷什么时候做事还要和别人解释了。

    而且,只是假扮一下夫妻啊!

    这都不行,将来怎么纳妾。

    冷静如夜,都忍不住向宇文澈投去同情的目光。

    孟漓禾却冷哼一声:“假扮就可以了?我这个正牌王妃同意了吗?”

    “……”宇文澈难得也有这么哑口无言的时候。

    “胥。”孟漓禾也不管宇文澈答不答,忽然出声。

    胥很快也出现在屋内,低着头尽量掩盖他那一张八卦脸。

    “给我看着这个屋子,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将人带走!”

    胥愣了愣,偷偷瞄了一眼夜,随即大声喊道:“是!”

    确实很久没打架了啊!

    而且,王妃真霸道,莫名有些带感!

    夜忍不住脸部痉挛了一下,因为他发誓在胥的眼神里看到了期待。

    真是不怕被王爷削啊!

    刚刚王妃那一句话,要是别人,估计这会早不知道被扔哪去了。

    虽然王爷现在没发火,不代表他能忍啊!

    果然是跟着王妃混出胆子了啊。

    真是不嫌事大。

    宇文澈按了按不断跳动的额头,最终无奈道:“孟漓禾,正事要紧,你别无理取闹。”

    夜彻底石化。

    竟然这般语气,服了。

    然而,孟漓禾却不怕死的反问道:“你也知道正事要紧?听都不听我说,到底谁无理取闹了?”

    宇文澈闻言脸色果然恢复到冰冷:“青芷武功很好,你没有武功,没有什么好说的!”

    孟漓禾噌的冒出一股火,她就说连听都不听她说,原来是嫌弃她不配站在他身边吗?

    “我倒是不知道,原来做你的王妃,还需要武功,那她武功那么好,你怎么不把她娶回去?”

    “你!”宇文澈这次真的有些动怒,连声音都带了许多方才没有的冷意,“我再说一遍,不要无理取闹。”

    孟漓禾却冷冷一哼:“好,我不无理取闹,这案子从头到尾破获的人都是我,既然你不带我,那我去找梅大人假扮这两人。”

    说完,不去管周身那骤然冷下来的气场,直接朝外走。

    “胥,带我去梅大人的府衙。”

    胥这次终于犹豫了,因为这分明就是两口子吵架的节奏啊!

    这种事,掺和多了绝对没有好下场。

    虽然他只是服从命令,但王爷一定不会轻饶他。

    忍不住偷偷看了看夜,只见他一脸幸灾乐祸,一副你活该的模样,真是……欠扁。

    然而,只是这么一个犹豫,就见宇文澈脸色骤然冰冷,若是方才只是凉意,这会那就是活活的冰冻。

    “孟漓禾,我尚且不敢保证可以护你周全,梅青方一届书生,你就这么信的过他?”

    孟漓禾脚步骤然一停,心里莫名一软,原来宇文澈这样武断,只是因为担心她的安全。

    可是,她却没头没脑的和他吵成这样。

    所以说,孟漓禾,你的智商又去哪了?

    这本来是不难发现的事,怎么就……

    之前才嘲笑过宇文澈丢掉智商的她,这会真是苦笑起来。

    所以两个聪明人碰到,就是互相刺激成傻子了吗?

    孟漓禾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过头时,脸色与方才明显不一样,而最不同的便是那眼神,黑亮的眸子发着异样的光彩,偏生还带了几许坚韧。

    “宇文澈,我要跟你一起去,就是因为,我信得过你。”

    宇文澈一愣,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话。

    “夜,胥。方才王爷交代的事,你们先去办吧,这两人我还有事情要审,先留下。”见宇文澈没有出声,便知这已经是松口的征兆,干脆将两人全部打发出去。

    夜犹豫了一瞬,却见宇文澈并没开口阻拦,想了想还是问道:“那青芷……”

    宇文澈的额头跳了跳。

    “不许找来!”孟漓禾大声回应。

    果然……

    屋内三个男人心里同时默默的想。

    夜和胥对视一眼,悄然离去。

    房内又剩两人。

    孟漓禾看着脸色依然有些冷峻的宇文澈,忍不住吐了吐舌,没办法,自己惹的祸还要自己平啊!

    “王爷,刚刚是我误会你了,你就不要生气啦!”

    孟漓禾十分狗腿又十分坦然的道了个歉,眼睛还使劲眨着,拼命学着怪物史莱克里的猫一样卖萌。

    宇文澈额头两条黑线滑过。

    他真是很佩服这个女人,上一刻还可以和他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大有将房子掀了之意,下一刻意识到误会了别人,便可以这样坦然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若是其他人如此,他一定会鄙视这个人立场不坚定,没有骨气。

    但偏偏这件事发生在孟漓禾身上,却像是再自然不过。

    那感觉就像是,你终于在两军对垒中,忍不住拿起了武器,还没攻击,对方已经变成一团棉花。

    不仅让你没有办法再出击,竟然还黏了过来。

    宇文澈淡定拨开孟漓禾扒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故意不理会她那双猫一般的眼睛,冷哼一声转过身。

    啧啧,还傲娇了。

    孟漓禾忍不住抽了抽。

    不知为何就想起了那么一句,男人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然而,打宇文澈?下辈子吧!

    不过,她也不打算再多说道歉的话,毕竟,话说一次也够了。

    不然以后惯出毛病来,这男人本来就脾气臭,以后还怎么找老婆?

    不知为何,一想到宇文澈之后或许还有个真正的王妃,孟漓禾的感觉就越发怪异起来,心里也有些或多或少的黯然。

    她是不是太入戏了?

    虽然,方才说宇文澈不许和别人假扮夫妻,是有些故意插科打诨,为的是让他允许自己参加明日的行动。

    但一想到,宇文澈和别的女人假冒夫妻,或许也如对自己一般,心里就说不出的别扭。

    果然,就连假冒这件事,也是有所属权的吧?

    她真是越发看不清自己了。

    宇文澈方才本来是故意晾一下她,转过身后,却半天没有听到声音,回过头,却看到孟漓禾一张小脸上,眉头紧紧的拧起来,脸上透着许多失落。

    心里忽然就这么一软,是他方才的态度太冷了?

    好像,他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吧?

    甚至于,这个女人直接对夜发号施令,他也没有什么阻拦,她,到底还在失落什么?

    莫名的,不喜欢看到她这个样子。

    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看向她的双眸:“你在难过?”

    孟漓禾一愣,方才走神的心立马归位,看着近在咫尺的宇文澈,脸上刷的一红,赶紧道:“没有啊,不过就是个行动,我有什么好难过的?”

    宇文澈眯了眯眼,目光变得越发深邃,紧紧的盯着孟漓禾的眼,几乎想要将她的所想看穿,手上不自觉的越发用了力。

    孟漓禾感觉到下巴上的疼痛,一把将他的手拨开,转过头假意看向别处:“王爷,时间紧迫,我们还是讨论这次行动吧。”

    宇文澈空下的手动了动,看到孟漓禾终于不再是那副失落的模样,心里莫名轻松不少,便也接着道:“此次若是想卧底进去,只有我一人护你,情势会十分凶险,所以……”

    “我知道。”不等宇文澈说完,孟漓禾便开口道,“但是那是暴露的情况下,如若我们隐藏的好,也不一定就有危险。”

    宇文澈皱了皱眉:“我们现在对于这两人几乎算是一无所知,要伪装谈何容易。”

    孟漓禾却笑了笑,那笑容中带着自信与狡黠,转过头看向两人道:“王爷,我们还有一夜的时间好好了解,不仅了解他俩,还可以了解更多。”

    知道孟漓禾大概是想通过催眠来“了解”情况,便也不再阻拦,或许,倒真的是可以顺利也说不定。

    他方才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以孟漓禾的机灵劲,也确实不一定就会被人识破。

    何况,现在这两人的状态,对她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唯一担心的就是,她少问了什么。

    因此,宇文澈也干脆点了点头,又吩咐了几个暗卫一些事情之后,便站在孟漓禾身边,陪着她一道询问,也便于将她遗漏的问题问出。

    很快,孟漓禾便得知了许多重要的信息。

    而且,这里面确实有让人很头疼的一点就是,因为近期已经秘密集会过几次,所以原本可能彼此不认识之人,如今已经认识了他们二人。

    更头疼的是,他们因为主要掌管暗号标记等工作,非常重要,因此,才是夫妻档,以免其中一人出了意外,另一个人可以替补。

    但也恰恰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是这些奸细里面,唯一的一对夫妻。

    那么自然,关注点也多了很多,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容易露馅的几率也大很多。

    孟漓禾无奈的和宇文澈对视一眼,这什么命啊这是!

    若是早两天发现这标记还好说,说不定可以再发现其他人伪装一下,眼下,他们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了啊!

    然而,这还不够,只听那女子再次开口:“而且,每一次集会,都会有一道关卡验明每个人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