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5章 敢和别人扮夫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啊啊啊啊,她到底是什么命啊!

    孟漓禾欲哭无泪,根本不敢看宇文澈一眼。

    白日里,百姓送那些书就算了,别以为她没看到里面掺杂了某某之术。

    晚上,竟然还看到了现场版教学。

    这奏是命吗?

    尤其是,现在虽然是看不见了,但是偏偏之前看了半场,配合上这个声音,脑子里的画面根本控制不住的涌现。

    孟漓禾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事实上,觉得不好的并非她一人。

    宇文澈此刻真是后悔,在第一次察觉到什么之时,没有果断带她离开。

    而现在,一只手里握着的是她的腰,半个身子都与她相贴。

    他丝毫不怀疑,以孟漓禾现在呆愣的程度,只要一撒手,她就会直接从屋顶滚下去。

    所以,他只能抓的更牢一些。

    但是,他是冷情不假,但不代表他不是个正常男人。

    身下软香在怀,耳边活春宫萦绕。

    宇文澈觉得,他一定是造了什么孽。

    老天爷要这样考验他。

    干脆,闭上眼睛,念起了清心咒,试图将身体的温度降下去。

    而收效尚不可知,但来自他掌心那灼热的温度,孟漓禾却感受到了。

    甚至于从那具身子传来的热度都清晰的感觉到。

    呜呜,谁让她曾经怀疑过宇文澈的能力。

    这就是现世报吗?

    这个男人,不会兽性大发吧?

    可是这么一想,脑子里的画面似乎配合着声音,瞬间换了人。

    孟漓禾脸色一白,身子忍不住一动。

    “什么人?”

    屋内,忽然一声厉喝。

    宇文澈不再犹豫,将孟漓禾一揽,瞬间从屋顶飞下。

    凉风习习,孟漓禾红透的脸这才消掉,只觉脚底有了实感,才发现,宇文澈已然带着她到了院内。

    与此同时,屋子房门打开,方才还在屋内纠缠的男女,已然穿上衣物,冲了出来,只是,依然有些衣冠不整。

    看到宇文澈和孟漓禾却神色一缓,随及目光凌厉:“你们竟敢偷听墙角?”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所以这是因为看他们是一对儿,所以觉得是来偷看他们现场版的?

    大哥你是做了多少这种事啊!

    我们还没有那般无聊。

    宇文澈却是一声轻笑,十分挑衅道:“偷听墙角被发现不跑,还敢来院中,你作为奸细的警觉性呢?”

    两人果然脸色一变,立即便要对着他们出手。

    宇文澈倒是不急不忙,甚至还在孟漓禾耳边说道:“别怕,他们武功一般,看内力就知道了。”

    不然,他也不会带孟漓禾到院中来。

    果然,都没用宇文澈出手,光是夜和胥,就已经将两人擒住,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什么动静。

    “果然只是传递信号之人。”

    宇文澈轻声说了一句。

    孟漓禾却明白,这两人,想来就是隐于百姓间,为一次次行动,传递信息之人。

    既然这样,武功不高也是合理。

    毕竟,在百姓中隐藏,越平庸越不引人注目。

    “带进屋子。”宇文澈低声开口。

    为了防止引人注意,所以方才两人被宇文澈点了哑穴,这会再悄无声息带到屋内,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王爷,时间紧迫,我直接来审吧。”

    孟漓禾看了看二人,既然已经打草惊蛇了,那不如问个清楚。

    听到孟漓禾这般说,那二人起初是奇怪,随及眼中流露出的却是满满的不屑。

    审他们?

    就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

    以为她自己是谁?

    然而,宇文澈根本没有理会这二人,而是点点头,令胥和夜去屋外守着。

    孟漓禾拿出铃铛,飞快的朝着两人摇晃。

    这还是第一次,她同时催眠两个人。

    她也想要知道,催眠两人时的情景是不是和她想象的一样,刚好,就拿这两人当实验品吧。

    反正,即使不成功,长夜漫漫,还有的是时间审。

    而很快,随着铃铛摇晃,两个人的眼中从不屑到迷茫,很快失去焦距,最后闭上。

    很快为两人做了深度催眠,确认他俩的确全部进入睡眠状态后,孟漓禾开口道:“现在你们二人,仔细听我的问题,然后回答。”

    两个人懵懂的点点头。

    宇文澈这才解开两个人的哑穴,由着他们回答。

    孟漓禾直接问道:“明日,是什么行动?”

    “集会。”

    “集会。”

    两个人异口同声。

    孟漓禾想了想,开口问道:“你们两个分别叫什么名字?”

    女子先开口:“我真名叫舞蝶,白日叫婵娘。”

    男子也跟着说:“我真名叫飞絮,白日叫青壮。”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这都谁起的名字,还这么文艺,难怪是一对儿。

    “好了,飞絮你说,明天是什么集会,要具体一些。”

    飞絮答道:“明天是城内所有成员,最后一次集会,以通知到时候行刺殇庆皇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孟漓禾目光一凝,与宇文澈对视一眼,接着赶紧问道:“在哪里?几时?”

    虽然方才听到了时辰,但是为了保险,还是再确认一次比较好。

    “明日申时,地点在黑莲花所对方向,五里之外,具体地点还不清楚。”

    孟漓禾皱了皱眉,没有继续发问,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宇文澈推开窗,一个手势,便有暗卫上前,低声交代了一句,那暗卫立即领命而去。

    回过头,却见孟漓禾接着将两人暂时催眠到沉睡状态,之后,又陷入了沉思。

    知道她大概有自己的考量,宇文澈也没有开口催促,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不出声,显然也开始了思索。

    良久,孟漓禾才开口:“王爷,我觉得明日不能轻举妄动。”

    宇文澈皱皱眉看向她:“你是说,明日不能抓人?”

    “不错。”孟漓禾点点头,“虽然明日机会难得,但是若是抓了人,等于刺杀计划还不清楚,离寿辰还有十日之久,他们若是要策划什么,临时调派人手或许困难,但还是来得及。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那你想怎么做?”宇文澈问的十分干脆。

    事实上,孟漓禾刚刚提出的这一点,也在他的考量范围之内,但是,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便将这些人放虎归山,他还做不了这样的决定。

    而孟漓禾既然敢提出这个问题,想必是已经有了什么主意。

    孟漓禾直直的看向他,嘴里吐出两个字:“潜伏。”

    宇文澈一愣,这个手段他并不陌生。

    事实上,这也是他为何势力如此遍及如此庞大的原因。

    那就是,将自己的人,安插到所有人身边。

    但是,明日便是集会时间,这个时候所谓的潜伏,只能是伪装。

    所以,也就是说……

    宇文澈看了眼闭眼沉睡的两人,忽然开口:“不行。”

    孟漓禾一怔,怎么才刚提到这个就不行了呢!

    她的大计还没有说呢啊喂!

    想了想还是劝道:“这二人已经打草惊蛇,目前想要维持住明日不影响他们的行动,也只能假扮此二人。你们的人皮面具不是很厉害吗?只要我问清楚他俩的细节,只是去参加集会得到具体时间,应该不会出差错。”

    “所以接下来你就要说服我同意带你去,对吗?”

    宇文澈问的一针见血。

    孟漓禾果然一愣,被猜到了啊!

    这家伙有点了解自己了耶。

    不过,这不是更好吗!

    事实上,她一开始的确是考虑了让别人去,但是这两个人不同于其他人,他们是一对夫妻。

    如果仅仅是一对不相熟的男女,那么不了解对方的话,那种默契程度一下便能看得出,很容易露馅。

    如果露陷,那就是前功尽弃。

    其实若是诗韵和欧阳振都精神状态良好,肯定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可是,现在明显不行。

    所以,她想来想去,也只能自己和宇文澈去最好。

    虽然他们也不是真的夫妻,但优势在于,他们两个人共同经历了一些事,也有着基本的了解。

    还有一点就是,他俩够聪明!

    明天肯定会有很多需要随机应变什么的,交给别人还真是不放心。

    只是没想到,她还没说什么,宇文澈已经猜到她心里所想。

    不过,这不刚好说明了够默契吗?

    所以孟漓禾也老实回道:“是的,不过我有必须去的理由!”

    谁料宇文澈却听都不听便道:“否决。”

    孟漓禾气的直跺脚,忍不住喊道:“你至少听听我的理由啊!”

    “什么理由都不行。”宇文澈根本不给她留任何商量的余地,甚至扭过头直接对着窗外道:“夜。”

    夜很快现身。

    “将这两人秘密带回王府,照着两人模样做好人皮面具,另外,让青芷过来。”

    “是。”夜感受得到屋子里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不过他是王爷暗卫,无条件服从王爷命令,因此他二话不说,直接应了就要去办。

    只是刚一应声,连脚都没抬,就听孟漓禾开口:“慢着,青芷是谁?”

    夜脚下一顿,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只听宇文澈道:“我的暗卫。”

    “男的女的。”孟漓禾语气很不善。

    宇文澈愣了愣,有些不明所以,下意识回道:“女子。”

    然后,他就看到孟漓禾横眉冷对,声音更是十分冰冷的开口:“所以,你现在是要和别的女人假扮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