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4章 墙角好劲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挑挑眉,略微不解。

    孟漓禾坦然说道:“王爷,凌霄确实不是王府的人,但是我亲手下厨确实是为了王爷。”

    “为了我下厨,恰好分给他?”宇文澈冷冷回道,“你觉得我会信?”

    孟漓禾简直抓狂。

    宇文澈你的智商呢!

    现在并不是讨论到底谁分谁啊!

    平日的睿智哪去了?

    她甚至开始担心,自己的药膳是不是太安神了一些,让他的脑子都不转了。

    “我是说,我为他下厨,是为了帮你!”

    孟漓禾大吼,什么时候和宇文澈讲话也要这么费劲了,真是。

    宇文澈这才转过弯来,不过面不改色道:“帮我什么?”

    孟漓禾从袖口中掏出一张纸递过去:“自己瞧。”

    宇文澈诧异接过,将纸展开,上面写的明显是一处地址。

    “这是什么?”

    孟漓禾下意识看看四周,虽然知道有暗卫,还是谨慎了一下,看到外面并没有闲杂人等才道:“黑色莲花。”

    宇文澈瞳孔立即紧缩:“你是说……”

    “不错。”孟漓禾点点头,“我之前让凌霄帮忙查,没想到他真的查到了,而且还有额外收获。”

    “是什么?”宇文澈皱眉问道。

    “是一对可疑夫妻。”孟漓禾回道,“据凌霄所说,这两人在这标记前出现过,最重要的是,这两人趁人不注意,将标记擦掉了。”

    宇文澈眉头一拧:“也就是说,这个记号这次的含义已经传达完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孟漓禾终于开心起来,要保持这种智商谈话多么省力气啊!

    “这两人可有跟踪?”宇文澈再次问到关键所在。

    孟漓禾眼珠一转,故意道:“所以我亲手煲汤,才换来了这两人的地址。”

    宇文澈挑挑眉,不置可否,那明显和缓许多的脸色,却透着许多的得意。

    孟漓禾心里翻了个白眼,出息。

    谁料宇文澈又换了个脸色道:“没想到,你的亲自下厨,便可以换来逍遥阁阁主这么大的面子,说起来,送到我这儿,什么也得不到,你是不是觉得很浪费?”

    孟漓禾刚顺下去的气又噌的窜了起来,这人还有完没完了?

    变着花的说凌霄对她好吗这是?

    当她听不懂?

    但是,现在正事要紧,她也懒得和他吵,当即咬牙切齿道:“不浪费,我心甘情愿!”

    “哦?”宇文澈倒是有些意外,目光直直看向她,下意识问出的问题连自己都惊讶,“为何?”

    孟漓禾瞪了他一眼:“因为我对你无所求。”

    宇文澈一愣,眼里让人看不懂的情绪一闪而逝。

    顷刻,却又笑道:“既然心甘情愿,那日后我想喝的时候,会差人通知你,到时候就劳烦王妃下厨为我亲手熬吧。”

    孟漓禾:……

    所以,她这是掉进了自己挖的坑?

    为何她总觉得她的坑之外,还有个大坑呢?

    不过就是个药膳而已,她亲手不亲手也是配好料扔锅里熬,她倒是无所谓。

    所以干脆道:“好。”

    宇文澈嘴角一扬,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不过倒也终究没忘记正事,低头看向她道:“那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带暗卫过去查查那两人。”

    说着,便向外走。

    “等等!”孟漓禾却忽然从床上站起,“我也去!”

    “你去?”宇文澈皱皱眉。

    “嗯。”孟漓禾点点头,“现在还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万一需要催眠当场审也说不定。多一个人多些胜算。”

    宇文澈却依然皱着眉不答,莫名的,他并不想让孟漓禾再去接触危险。

    孟漓禾似乎看出他所想,继续劝说道:“如果那两个人是奸细,那么伪装在人群里,身边应该只是普通百姓,以你和暗卫的武功,保护我一个人,应该不会有问题。或许只有这一晚上了的时间了,我们不能错失良机。”

    宇文澈想了良久,终于被她说动,点了点头,带着她悄然离去。

    城中一处院子内,烛火闪烁。

    宇文澈带着孟漓禾飞到所在屋子的房顶。

    大隐隐于市,的确难以让人察觉。

    但是,却也有一个很大的隐患,那就是,反之,易难察觉有别人靠近。

    但凡是会武功的人,武功略高一点,房顶房内这么近距离的气息,一定都能感应的到。

    然而,因为这个院子周围都是普通老百姓的院子,气息错杂,倒让他们已经习惯,甚至不会故意去分辨。

    因此,即便不会隐藏气息的孟漓禾,此刻站在房顶上,也没有半点被他们注意到。

    孟漓禾很满意,赶紧拉着宇文澈趴下听。

    毕竟,房顶站着两个大活人,虽然是半夜,但被看到也很诡异啊。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她怕自己听不清。

    她之所以非要宇文澈带她上来,便是想干脆听一下,两个人有没有可能直接透露什么信息出来。

    催眠固然也可以,但既不用打草惊蛇,又能听真话的情况,自然不能放过。

    而宇文澈颇为无语的看着孟漓禾一只手拉着他的腿,生怕自己掉下去,另一只手紧紧扒着屋顶上的瓦片,两只脚踩在屋顶上,耳朵紧贴屋顶,呈十分不雅的半跪半趴的姿势。

    这样子,还真是……

    宇文澈忍不住转头看了看分布在不远处的暗卫,暗卫齐齐飞开一段距离,然后齐齐闭上眼睛,表示什么都看不到。

    只有夜和胥身形未动,反正……也习惯了。

    宇文澈额头跳了跳,真是蠢到家了。

    忍不住也趴下身,将孟漓禾禁锢在自己怀中。

    孟漓禾一愣,许是感觉到了安全,双脚终于离开屋顶,干脆全身趴在了屋顶上,毕竟,不会掉下去了啊哈哈。

    宇文澈:……

    真蠢。

    于是,夜和胥就看到,屋顶上,自家王妃趴于其上,自己王爷趴在一旁,只不过大半个身子都几乎覆盖在王妃身上。

    这个画面……

    虽然,王妃姿势雅观了,但似乎更加不能直视了啊!

    这当真是来执行任务,而不是趁机**?

    啧啧啧啧啧。

    然而,屋顶上的孟漓禾此番却是严肃的多,因为她的确听到屋内有两个人的说话声。

    不由屏气凝神,仔细听了过去。

    不知道两人在说着什么,仿佛隐约听到女子的一阵低笑声。

    接着,便是一个男子声音传来。

    “明日便要行动了,我们今晚是不是放松放松?”

    孟漓禾眼前一亮,果然是明日!幸亏他们今日来了!

    这个凌霄发现的还真是及时。

    忍不住朝身旁的宇文澈看去,示意他仔细听,却见他表情与往日不同,似乎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异。

    还来不及细想,屋内女子的声音已经传来:“不行,都知道明日要有行动了。”

    “明日行动还要申时呢,不影响。”

    男子又开了口,让孟漓禾更加兴奋。

    x时,已经知道行动的时间了,接下来,只要知道地点!

    于是,更加紧的贴到屋顶的瓦片上。

    却听屋内似乎安静了下来,两个人不再说话,而隐约的似乎有些水声,却是极浅,并不像是洗澡。

    难道,是在准备什么武器?

    孟漓禾心里十分警觉。

    而既然确定不是洗澡,便也没有其他顾虑。

    当即,便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块瓦片,准备看看两个人在鼓捣什么。

    要说这古代的房顶就是这个方便,拿起一块瓦片,里面的情景便一览无遗了。

    然而,方一拿起,就觉手上多了一只手,那力量似乎是往下压,阻止她拿起瓦片。

    然而,孟漓禾此时已经拿起,方要以为有什么不妥,想顺从宇文澈的意思盖回去,却不慎刚好瞄到里面的情景。

    顿时头皮一阵发麻。

    而手背上的那只手,也明显僵住。

    里面,一对男女正在床榻上热切亲吻,那从嘴边因为亲吻发出的隐约水声与方才所听无差。

    最主要的是,两人一边亲吻一边脱彼此身上的衣服。

    那急切的动作,很快让两人身上的衣物尽数除去。

    孟漓禾怎会想到是这个场景?

    活了两世都没和男人亲近过的她,顿时觉得脑袋都冒烟。

    慌忙间,就要将手中的瓦片朝屋顶使劲盖去。

    幸亏覆在手上那只手察觉到她的力量及意图,连忙止住她的动作,以免她用力过猛,惊动到让屋内的人。

    然而,这一用力不要紧,却让孟漓禾意识到,此时并不是她一个人。

    身边还有一个与她紧贴的宇文澈!

    顿时,心跳更加加速,脸上红的要滴血,偏偏屋内的烛光从这瓦片中射出,将那张窘迫的脸映的清清楚楚。

    孟漓禾全身都僵住,完全不敢抬头。

    只觉手上的手,微微用力,慢慢的将她的手压下。

    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要轻轻放回去。

    赶紧排除杂念,将注意力全部放在盖瓦片这件事上。

    然而,越是盯着瓦片,那瓦片下方的景色却越发无法忽视。

    那两具交缠的身子,紧紧相贴,就如同她与宇文澈现在的手……

    啊,她在想什么!

    孟漓禾干脆闭上眼,但那手上的温度却更加清晰,觉得越发炙热的一些。

    瓦片终于悄然盖上,屋内人完全没有发觉。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赶紧便要从宇文澈的手里挣脱出来。

    却听屋内,女子一声高亢黏腻的声音忽然响起,随便一想也知道,这大概是进入了正戏。

    果然,男子沉重的呼吸声越发的响,而那肢体撞击的声响更是让孟漓禾觉得,震耳欲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