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3章 接吻技巧什么鬼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眼珠转了又转,甚至在给他催眠后,想了许久,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而倚栏院,宇文澈在听了半天管家关于那些送赠之品介绍之后,哪怕冷静如他,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他之前也只是扫了一眼,看到有些小玩意,虽不怎么贵重,但出自民间,想来孟漓禾说不定会喜欢。

    但是,这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是什么?

    宇文澈看着手上的一本《论情为何物》以及地上一堆诸如《夫妻蜜语》《"qing ren"夜话》等书籍,颇为无语。

    看起来,父皇治理的国家很是不错,百姓在温饱之余还有力气看这些。

    “王爷,晚餐已经准备好,王妃还特意送了她亲自做的药膳。”身边,伙房送餐的领头丫鬟,在布置好饭菜后,过来回报。

    平日里,宇文澈事情较多,且两人分住不同的院子,所以基本上并没有一起用餐。

    宇文澈诧异转过头:“药膳?本王并未生病。”

    丫鬟道:“王妃说,这几日王爷劳累,需要补一补。”

    管家立即笑的一脸暧昧。

    好像王妃睡在王爷屋子是前两天的事了,这会才说要补补,啧啧啧,简直想做什么不言而喻啊!

    而且,还不亲自来,只是送这种参汤,肯定是等着王爷先开口,真是有心机,他喜欢!

    果然,宇文澈似乎嘴角微微一扬,接着道:“那请王妃一同过来用餐吧。”

    他这两日,一直忙着各种事,包括一些善后工作,也不比前两日要清闲多少。

    所以,倒是没怎么见到孟漓禾,说起来倒是也有些事情要和她讲。

    管家眼观鼻鼻观天,他就知道!!

    丫鬟却低头道:“回王爷,王妃今日多吩咐了几个菜,很早就送过去了。这会,怕是已经用完了。”

    “下去吧。”宇文澈眉头蹙了蹙,走向餐室,没有让管家离开,管家只好在后面紧跟着,时刻等着回话。

    终于,宇文澈在坐下后,用勺子舀了舀碗里的药膳后,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今日,可是王妃的新侍卫有来?”

    管家小心思顿时乱蹦。

    就知道王爷肯定会问,拼命忍了一路,状似不在意也一定会问。

    知王爷莫若他!

    不过脸上却十分严肃,深沉回道:“是的。”

    其实管家也不理解,这个王妃怎么还会收个新侍卫,最主要这侍卫还不是一直在府里。

    不过,王爷默许的事,他可不敢管。

    宇文澈搅了搅面前的药膳,终于将勺子放下,改吃其他东西。

    原来,他竟是沾了凌霄的光么?

    哼。

    虽然知道她和凌霄没什么,但莫名的,就是不爽。

    大概,宇文澈这个王爷的认知里,沾光这件事并不属于他。

    又或者说,要沾也是沾他的光。

    于是,管家就开始注意到,宇文澈再也没碰那个装着药膳的碗,自始至终。

    这是,生气了啊?

    生王妃的?

    想来想去,管家还是好心道:“王爷,这药膳是否不合胃口,用不用老奴请王妃再去做一碗。”

    “不必。本王今日不想喝,这碗赏你,你也去用餐吧。”宇文澈冷静擦嘴,离开餐室。

    管家愣了愣神,这是,亲自去找王妃了?

    咦,不对,怎么走进了卧室?

    管家独自端着药膳在院中风中凌乱,直到他终于在半个多时辰后听说,王妃去了倚栏院。

    啧啧啧啧,所以晚上早就约好了?

    那他还瞎操心什么劲。

    而事实上,约好是不可能的。

    但宇文澈能想到,凌霄来了,那就是催眠时间到了,那么孟漓禾为了避免他误会,肯定会过来倚栏院住上一晚。

    而他所料并不假,孟漓禾果然出现,虽然比她料想的迟了一些。

    “王爷,今晚凌霄来了,所以……”

    孟漓禾一寻到宇文澈,便解释道。

    前几日,她出入倚栏院太频繁。

    所以,宇文澈已经命人见到王妃不需通报。

    果然,她问了一下宇文澈在哪,便直接走了进来。

    “我知道。”宇文澈靠在床头,低头翻着书籍,并没有抬头。

    室内的烛火打在他的侧颜之上,将原本颇有些冷峻的脸衬得柔和许多,孟漓禾看的一时有些出神。

    宇文澈察觉到那丝目光,似乎很受用,虽然依旧翻着手上的书,目光也集中在书上,嘴角却很快弯了一下,又迅速蹦紧,快的让孟漓禾以为是这烛火下的幻影。

    “刺啦。”油灯的灯芯忽然蹦出一声响。

    孟漓禾猛然回神。

    他刚刚说了什么?

    他知道?

    也对了,这个王府内所有人的行踪,都在他的掌控中,他怎么会不知情。

    幸亏自己一开始就认清方向,主动向他投诚过来睡,不然还指不定觉得自己给他戴了多少绿帽子。

    只不过,她总觉得,今天的宇文澈似乎有些奇怪。

    开心?不是。

    不开心?好像,也没怎么发怒的样子。

    那是,累了?

    那还看什么书?

    本来想要说的话,忽然被这一局面抛到脑后,孟漓禾走上前,准备看看宇文澈在研究什么,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然而,才走到床头,便顿时身子一僵。

    整个人如被雷劈了一样,站在那里,完全说不出话。

    宇文澈感受到那僵硬的气场,觉得诧异,不由抬起头,却见孟漓禾此时正盯着他手中的书,眼中的诧异更甚,似乎还透着些震惊,而那脸上,更似染了红霞一般。

    皱了皱眉,不由低头看去。

    只见那被他敞开的那页,正画着一对男女,而那姿势,竟然是交颈缠绵?

    刷的一下合上书,只见那封面上,“接吻技巧”四个大字,正洒脱的躺在那里,那字体真是要多狂野有多狂野,一如现在他那犹如有万马奔腾而过的脑子。

    只不过是千里马还是草泥马就不得而知了。

    饶是宇文澈,也不由愣在当场。

    原本,他是知道今日孟漓禾会过来,特意没有出门,而是在床上闭目养神。

    而在听到脚步声的一刹那,鬼使神差的觉得,这样躺在床上任她进来,有些不妥。

    而发愣,则显得故意在等她,更是不妥。

    所以,便在她到来之前,随意抓起旁边桌上一本书,假模假样的看起来。

    目光虽然在书上,注意力却在孟漓禾身上。

    只因为,她方才那近乎痴迷的眼神太不加修饰。

    还是第一次,因自己这张脸而有些得意。

    但是,这本书……

    “咳咳,王爷,我什么都没看见。”

    孟漓禾移开目光,眼观鼻鼻观心,演技真是前所未有的……烂。

    宇文澈迅速将情绪整理好,淡定放下书,面无改色道:“我只是回报一下百姓的心意。”

    其实他真的是很冤枉,这书是随手从那堆书里抽的,确实想看看这现在百姓茶余饭后都在做什么。

    但是,他若是知道是这,绝对不会细看。

    孟漓禾抽抽嘴角,大哥你说的和真的一样。

    所以,你为了回报心意,难道要把大家送的东西都用一遍?

    不知道想到啥,孟漓禾脸上更红,脑子猛然一抽,然后她就听到自己说:“哦,那王爷学习的如何了?”

    说完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她在说啥?

    快来打醒她好吗?

    宇文澈也是一愣,随及眉毛一挑,看着眼前孟漓禾那张窘迫的脸,此时如煮透的虾一样,嘴角向上一扬,忽然站起身,凑近孟漓禾,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道:“你觉得这种东西,我还用学吗?还是说,你怀疑我的能力?需不需要我证明给你看?”

    低沉的嗓音带着迷人的磁性,以及那喷洒在脸上的灼热气体,孟漓禾心里蹦蹦直跳。

    这种霸道总裁邪魅王爷的既视感啊!

    不过,证明能力?

    怎么证明?

    别告诉她,真的会发生她脑子里想的那样!

    此处简直可以省略一千字!

    “嗤。”头顶上方,传来一声轻笑。

    “孟漓禾,你脸好红,在期待什么?”宇文澈放开钳制在孟漓禾下巴上的手,越发觉得逗孟漓禾是件天底下最爽的事。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她竟然又被耍了!

    整天以欺负人为了乐,到底还有没有点追求啊!

    简直凑流氓!

    真是期待你个大头鬼!

    而且明明是被她抓包,为什么最后还是她窘迫!

    这不科学!

    孟漓禾越想越气,干脆一甩袖子:“为了不让王爷担心我对你有期待,我回去了。”

    说完,就向外走,特别的干脆!

    “回哪?”宇文澈在身后开口,“回到有凌霄的院子?”

    孟漓禾无语扭头:“王爷,你也知道我们没什么,别一天到晚神经兮兮好吗?”

    宇文澈凉凉开口:“嗯。亲手做药膳,确实没什么。”

    孟漓禾一愣,顿时哭笑不得。

    所以说,今天晚上这么不正常,就是因为这?

    而且,她不是也给他吃了吗?

    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捏了捏眉心提醒道:“王爷,我还亲手给茶庄人做过饭。”

    宇文澈也淡定提醒:“茶庄是王府的产业。”

    “……”孟漓禾无语,所以,说来说去,就是觉得这次不是因为他?

    这还只是名义夫妻。

    这要是真夫妻……

    这占有欲真是不敢想。

    只不过,这次孟漓禾倒是不急了,不仅没离开,反而转回身,还直接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