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2章 古代人民的热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王妃,王爷说百姓送来的那些东西,要您来安排。”

    离合院内,管家对着蹲在地上兀自忙着的孟漓禾说道。

    孟漓禾此时正拿着巾帕,为刚喝饱奶的两只狐犬擦了擦沾了些奶的嘴巴和前爪,之后一手抱起一只小狐犬放回窝里,这才站起身,回道:“那走吧,去看看。”

    解毒已过几日,孟漓禾终于在好好休息了两天后,把两只狐犬从茶庄接回,本来想带着诗韵一起下山,但如今茶庄事忙,许多茶叶怕是要重新种植,所以她虽然心急自己的记忆,但也还是坚持留下来先帮忙。

    不过,因为此事宇文澈处理的十分适当,那十八位太医也不知回去如何向皇上说了一番,总之,只是第二天,皇上为安抚覃王宇文澈的赏赐,便随后送来。

    而那价值,别说是今年茶庄的所有损失,就是去掉重新买茶苗种植所用的银两,也依然所剩颇多。

    所以,这一次,宇文澈倒是因祸得福。

    而更加因祸得福的似乎来自民间。

    因在孟漓禾的提议下,那些中毒之人,不仅这些天在王府内好吃好喝照顾着,而且出府后还每家每户送上了五十两白银。

    毕竟,在孟漓禾现代的观念里,这件事无论如何也算是王府的责任,那么精神损失费,营养费,什么心理建设费之类的,都不能少,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可是难得的拉拢人心的时候,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小器。

    所以,无论这个时代的人认为多么不需要,她也坚持要给予补偿。

    虽然,也花费了很大一笔银两。

    但,王府不缺钱,而且,相比于钱来说,人心却是最难买的。

    但是要知道,五十两白银,这这可是多少农民多少年才能赚来的所得。

    以至于到了最后,甚至有人感慨,为何中毒的不是他们,现在中毒还来不来得及这一奇葩问题。

    再加上,孟漓禾从最开始作出的表率,到最后宇文澈的争先试药,更是让这些人传的越发精彩。

    看着两三日就流传开来的覃王夫妻小话本,孟漓禾再一次感受到了古代人民的八卦,以及论谣言是怎么生成的。

    因为,宇文澈并没有吻住她的双唇,接着两人用那灵巧的小舌争相去抢那口中的解药好吗?

    而且抢的面色通红,覃王妃几乎站立不稳,还靠着覃王的大手将她的腰身拖住,最后终于被覃王将药抢夺过去,最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这都是什么鬼?

    想写小说也要合理啊!

    解药在口中是会化的啊!

    而且特殊时期要懂得和谐好吗?

    哦,对,这是古代。

    孟漓禾风中凌乱的站在一堆百姓送的东西前,脑袋嗡嗡响。

    东西并没有多贵重,很多都是自家做的干货美食,她倒是颇为感谢。

    只是,那剩下了一堆奇葩东西是啥?

    谁能告诉她,为何还有生子秘籍,房中术这种猎奇又羞羞的东西?

    以及,还有各式各样她都看不懂的小道具,到底是什么玩意?

    看这数量,绝对不可能只是那些中毒之人送来的。

    那皇城百姓们,你们会不会太热情了一点?

    以及,还有些古代人应该有的矜持吗?

    真是心好累。

    “你确定这些东西,王爷让我处置?”孟漓禾不可思议的扔掉一个火辣小肚兜道,“王爷见过这些东西了?”

    “是的。”管家笑的眼眯成一条线,“王爷看过了。”

    孟漓禾无力扶额:“吃的东西送到厨房,这些用的……随便处置吧。”

    “啊?”管家觉得有些听错,随便……是怎么处置?

    “哦对了。”孟漓禾走了两步又停下,“吃的东西拿给黄太医先检查一番。”

    毕竟,如今他们得了便宜,难保有人再借机出来加害。

    管家连连称是,直叹王妃想的真是周到,不过一抬头,才发现人已飘远。

    原来是害羞。

    管家默默称赞自己的机智,然后大手一挥,命人将东西都搬到了倚栏院。

    “啧啧啧,这才几天不见,主子便已经成了菩萨转世,那小的岂不没准也是仙童转世?。”

    离合院内,凌霄翩翩而至,一见面就开始揶揄。

    不过,他倒是规矩许多,看到仰躺在藤椅上闭目的孟漓禾,强忍住了伸手捏鼻子的冲动。

    他可不想再和那个暗卫打一架。

    孟漓禾无语的睁开眼,忍不住白了凌霄一眼:“你竟然也看话本?作为一个阁主,还有没有点追求啊!”

    “噗。”凌霄直接喷笑,“还不是因为是主子你的事迹?话说回来,倒是看不出来,那个覃王倒真是对你用情至深啊!”

    孟漓禾扶额,下意识回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

    她知道宇文澈这次举动外人看起来确实容易引起遐想,但她也很清楚,宇文澈对她不是那种感情。

    大概是,盟友?

    应该不止,或者说共同患难下的产物?

    孟漓禾忽然也有点摸不清。

    凌霄却是眼眸一转,飞快的从她的话中捕捉到信息,难道……

    “喂!”正想的出神,孟漓禾忽然朝他喊了一声,“有时间想这些,还不如赶紧去帮我找标记!”

    凌霄好笑的看着眼前凶巴巴的孟漓禾,眉毛一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找到?”

    “什么?”孟漓禾一下从石凳上跳起,激动的拉住凌霄的衣袖,“你真的找到了?”

    凌霄立即洋洋自得:“不是早就说了,这个皇城,就没有我凌霄找不到的东西。”

    “哇,太厉害了!”孟漓禾一双眼睛晶晶亮,丝毫不掩饰对他的赞美。

    本来,她对凌霄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要在整个皇城找一个不起眼的符号,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比大海捞针都要难得是,还不能明目张胆,否则会打草惊蛇。

    不然,宇文澈和梅青方那边,不会都迟迟没我查到。

    看起来,他这次倒是拜托对了人。

    凌霄却有些晃神,原本,他与孟漓禾习惯了做戏,以及打闹。

    然而,这句话,这个眼神,却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那张小脸上清清楚楚的写满了崇拜。

    真心实意,没有任何矫揉造作。

    与他常年打交道的任何人都不同,那些人或畏惧,或恭维,最多算是敬畏。

    但单纯只是崇拜的眼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于是,也是第一次,满足之心无限膨胀。

    凌霄嘴角扬了扬,十分自得道:“除此之外,我还有更大的发现。”

    “哦?”孟漓禾眼前一亮,“快说快说。”

    凌霄再一次朝着孟漓禾伸了伸爪子,这一次,这女人可别想用一把瓜子把他忽悠过去。

    孟漓禾也终于良心发现,不再动那盘瓜子的歪主意,看了看天气,转了转眼眸道:“今日,主子我就给你亲自下厨吧?”

    凌霄一愣,孟漓禾下厨?

    这绝对是超出他任何想象的东西。

    他想过这女人也许会许他钱财,许他条件,或者干脆找个东西糊弄过去。

    却没想到,竟然为自己做饭这个回答。

    心里一丝异样滑过。

    毕竟在这个年代的男子认知里,女子亲手秀荷包,女子亲手做饭,似乎感觉上都差不多。

    不过,他也不会自作多情到真的以为孟漓禾对他有那个意思。

    不过,却也有些好奇,一个公主,一个王妃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难道?

    不知为何,方才那抹异样忽然转化为一丝不明的情绪,状似随意道:“哦?那倒是要尝尝了,真没想到,覃王这么好的福气。。”

    “啊?”孟漓禾愣了愣,大概是这两日被话本折腾太敏感,又或许是方才凌霄一直调笑她,听到这话,她下意识便回道,“和他什么关系?我又不给他做。”

    本来,她要亲自下厨,其实真没想那么多。

    对于一个现代人而言,别人来家里,自己炒两个菜做顿饭几乎就是基本礼仪。

    而且,她更多的想的是,凌霄这种病,不仅需要催眠暗示,最好还是可以有其他辅助治疗。

    那她的其中一味药膳对安眠解压应该不错,不妨可以试试,刚好他又提出,不如假装个人情给他。

    “是么?”凌霄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忽然追问道,“你的厨艺不是因为他而学?”

    “什么啊!”孟漓禾无语,“我早就会了好吗?老实在这等着!”

    说完,不再理他,直接走出离合院,直奔厨房。

    不过,凌霄的话却让她想到,似乎宇文澈这几日,也是殚精竭虑的。

    那干脆,她多做一些,让人端给宇文澈一些好了。

    想着,便加快了小碎步伐,欢快而去。

    于是,这一晚,有幸喝到孟漓禾亲手煲的汤的,是两个男人。

    凌霄本没有多大期待,所以,当喝到虽然掺杂着淡淡药味,却又似因这一抹药味混合,而变得味道更加奇妙的药膳时,很认真的考虑起一件事。

    那就是,到底是绑走她方便,还是自己天天赖在这里方便。

    想了想,似乎都不怎么方便,那就日后多来几次好了。

    喝的既然舒爽,自然把他查到之事抖出也颇为痛快。

    孟漓禾眼珠转了又转,甚至在给他催眠后,想了许久,终于下了一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