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1章 天造地设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余光一扫,看着孟漓禾已经蹲下身去摸向她的小腿,嘴角一弯。

    “怎么样?真的不能动了吗?”

    孟漓禾抬起头,看着一动不动的宇文澈,眼里越发焦急。

    “嗯。”宇文澈轻哼。

    孟漓禾目光骤然一缩,只觉方才所有的担心化成现实,胸口忽然有些发闷,眼前忽然一黑,便要向后倒去。。

    黄太医脸色骤然一变。

    而几乎是同时,宇文澈忽然向前一步,一把揽过孟漓禾,眼见她微闭着眼,干脆再伸出一只手将她腾空抱起,看着孟漓禾因惊讶而睁开的双眼道:“刚刚站太久,麻了。”

    孟漓禾一愣,顿时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这个臭男人,竟然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吓死了好吗?

    顿时一个气不过,举起小粉拳就朝他胸口使劲砸过去。

    砸死你砸死你!

    啊,胸肌这么发达干嘛,手好疼!

    宇文澈却扬起了嘴角,任她在怀里使劲扑腾,抬头道:“本王试药结束,各位还有疑问吗?”

    太医们集体擦了擦冷汗,命是保住了,不过看到王爷和王妃这种打情骂俏,以覃王的性子真的不会被挖眼珠吗?

    而王府中人纷纷昂首挺胸可骄傲,他家王爷王妃妥妥就该这样,情趣!

    只有众人纷纷摇头,接着将手里的解药为中毒之人服下,心里却不住感慨,王爷王妃这么恩爱简直想让人哭,生死与共什么的,简直话本情节,太潸然泪下。

    而发完脾气的孟漓禾,也终于意识到,现在这个环境下,她和宇文澈的行为有多……不妥。

    赶紧挣扎的从宇文澈身上跳下,整理了一下衣衫,悄悄问道:“你真的没事?”

    宇文澈挑挑眉:“看他们。”

    孟漓禾扭头看向众人,只见几乎所有中毒之人,均已下了藤椅,在原地试着行动,不管行动的迅速还是缓慢,这毒肯定是解了无疑。

    一颗心终于稳稳的落在肚子里,孟漓禾长出了一口气,有些脱力。

    “花脸猫。”宇文澈忽然带着笑意开口。

    孟漓禾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好像是哭了,所以现在脸上很花?

    不过,她也没涂什么脂粉,应该还好吧?

    倒是这个臭男人,就算花了也是他的功劳好吗?

    还好意思说?

    拉过一把藤椅,宇文澈忽然低声附在她耳边,悄声开口道:“坐下休息,这次轮到你看看戏。”

    孟漓禾茫然看他,不知何意。

    不过,有的坐当然好,她刚刚真是耗尽了精力。

    宇文澈侧过头,目光穿越喧闹的人群,看向一处。

    孟漓禾也随之看过去,只见那里站着的,正是之前一直质疑自己的两名男子。

    心里滑过一丝微讶,她方才的注意力全部用在了宇文澈试药这件事上,倒真的忘记了这两人。

    所以,宇文澈这是在为自己报仇?

    之前,一直都是她单枪匹马冲出去战斗,宇文澈在一旁观战,今日猛然调了个儿,倒是颇有些新奇。

    她现在很好奇,宇文澈要怎么收拾这两个人。

    而宇文澈之前看自己时,也是这般心态吗?

    不由哑然失笑,不过,缩在人身后的感觉,真好。

    孟漓禾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两名男子,却只见二人定定的站在那里,若不是眼珠子在咕噜的转,她都差点以为这两人僵住了。

    而忽然,两道飞快的闪光滑过,孟漓禾眼前一亮,隔空点穴。

    难怪……

    几乎是立刻,两名男子便重新恢复了行动,而下意识的便是要逃。

    而宇文澈却忽然冷冷一声吩咐:“来人,将那两人带过来。”

    那两名男子一愣,还没来得及有更多反应,便被人钳制住,压到了宇文澈和孟漓禾面前,自然,也站到了众人之前。

    从方才开始的喧闹终于安静下来,众人均看着宇文澈,默默揣测。

    覃王不会是要算方才这两人刁难王妃的仗吧?

    以方才看覃王宠王妃的样子,委实有可能啊!

    而宇文澈却并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只是开口道:“你二人为何没有服药?”

    二人一愣,方才一看到众人解了毒,便想趁着混乱将药毁掉,可是手里还未用力,便不能行动,亦无法开口讲话,心里就清楚一定是被人发现。

    所以待可以动之时,不作他想,便要赶紧逃跑,倒是忘记了再毁掉药。

    这会被这么一问,才发现两人手里均攥着药。

    众人更是疑惑,这二人没有服药,刚刚似乎是走过来的吧?

    只有孟漓禾转了转眼珠,瞬间将一切明了。

    “回王爷,我二人中毒不算深,方才,想看看是否有效再服。”

    其中一人唯唯诺诺,与方才刁难她时的模样相差甚远。

    不过,这话却说的极有水平。

    她就说么,皇后那边派来的人,怎么会有多蠢。

    果然,众人在听到这话后,纷纷表示理解,毕竟,这两个人纠结的颇深,若是确认每个人都没事后再吃,虽然听起来颇为卑鄙,却意外的符合两人的气质。

    宇文澈却挑了挑眉:“是么?那既然如此,现在吃吧。”

    两人顿时一惊,就算方才那个药馆学徒不说,他们也知道,所谓以毒攻毒,他们既然假意中毒,若是服下,便会中新毒。

    谁又知道,这解药里含了什么毒,若是像之前毒一样,是个********还好,若是当场就毙命的……

    其中一人赶紧回道:“多谢王爷惦念,草民下去自行服用便可。”

    说着,两人便相视一眼,朝一旁而去。

    然而宇文澈却目光一凛:“喂他们吃。”

    话一说完,不待二人有所行动,身边忽然多了几个侍卫,用以四对一的架势将两人分别固定住,接着,飞速掰开二人的下颚,将二人手里的毒药,一把灌了进去。

    之后,便放开,退至一旁。

    看着二人瞬间惊恐的目光,众人有疑惑有了然,却无人出声。

    很快,两人便感觉到一阵腹痛,接着便更加难以忍受起来。

    不过,这两人大概也是死士,愣是拼命忍着不动。

    直到,一口鲜血再也绷不住,纷纷喷洒而出,接着便开始七窍出血而亡。

    众人纷纷惊慌不已。

    只有孟漓禾只是有些意外,她倒没想到宇文澈竟是让他们直接死,原以为揭穿也就罢了。

    不过,仔细想想,以宇文澈的手段,别人骑到自己头上,想必是不能忍。

    而这两人不用审,也知道是谁派来的,直接查尸体也不错。

    孟漓禾太过淡定,宇文澈忍不住向她看了一眼。

    孟漓禾立即会意,忽然从藤椅上跳起,佯装恐慌道:“王爷,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和大家一样服的相同的解药吗?”

    宇文澈满意回头:“那就有劳太医查看了。”

    几名太医纷纷上前,查看许久后才开口:“王爷,王妃,这两名男子之前并未中毒,所以服下解药才会暴毙而死。”

    “原来是这样啊。”宇文澈拉着长音感叹道,接着看向孟漓禾,“都怪本王急于救人,竟错手害了两人呢。”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王爷你演技也不错。

    而且,真腹黑。

    我差点就信了呢。

    然后就见她也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安慰道:“王爷切莫自责,方才此二人一直刁难臣妾,想来不是什么好人,如今这般,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众人立即纷纷应和,表示的确是这样,我们都在现场看着呢。

    只有实在太了解宇文澈和孟漓禾两人的人,心里忍不住抽搐不止,就说这两个人配,这会竟然还开始对戏了。

    恭喜王爷你又找到新乐趣,真是太棒。

    宇文澈依然有些痛心疾首,待众人安抚半天之后,才点头表示勉强接受。

    只是让人准备两身寿衣,表示虽然是坏人,但死者为大,也是入土为安好。

    众人均感慨王爷王妃果然是好人,

    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寿衣,愣是当着众人的面……当然遮了层帘子,就这样就地换了起来。

    直到……

    一名换衣人忽然站直身子,无法惊讶道:“王爷,这两人,这两人……”

    宇文澈波澜不惊:“有话直说。”

    “这两人净了身了。”

    满堂哗然。

    宇文澈猛的一皱眉:“当真?”

    说着,便大步走过去看了一眼,接着沉默了半响忽然道:“既然如此,许是与皇宫有关,那只好禀明父皇处置了,先抬下去吧。”

    百姓顿时浮想联翩,这两人明摆着是来害王爷和王妃的,若是宫里的太监所为,那肯定与宫里人脱不了干系。

    但是毕竟是皇子,肯定不会是皇上,那能支配太监的……

    众人下意识捂住了嘴,毕竟皇后这个位置,绝对不是大家可以当着这么多皇宫之人的面可以讨论的。

    众太医却纷纷摇了摇头,来一趟覃王府,只坚定了一个信念,惹不起。

    惹不起覃王,也惹不起覃王妃。

    绝对必须一定不能与其作对。

    因为人家连杀个人,都是美其名曰宅心仁厚,着急解毒什么的,太可怕。

    只有孟漓禾,在心里为他竖了个大拇指,这小子越来越狡猾了哇!

    真是深得吾心哈哈哈,完全没有臭味相投的自觉性。

    妥妥的一对儿,不能再配。